第1章 被蛇咬
    青云山,风光秀丽,景色瑰美。

    这个地方没有人工开发的痕迹,地处偏僻人烟稀少,就连大路都没有一条。

    在半山腰上,有一座古老的院子,门头上挂着一个字迹早已经模糊的牌子,隐约可以看到“天医门”三个字。

    “哎哟……仙儿师姐,已经六次了,求你收手吧。再这么下去,我迟早得被你玩死!”

    一个身材消瘦的少年被压在身下,大汗淋漓,面色发白,只能不住地讨饶。

    “萧鸣,你到底是不是男人?这才六次而已,你就不行了?”

    坐在萧鸣身上的,是一个灵气十足的少女,身穿白色的长衫,鹅蛋脸,一对宝石般地大眼睛,黛眉如山,高挺的琼鼻下是一张樱桃小口。

    这个女孩,仿佛九天玄女谪落人间,带着一股出尘的气质。

    她是萧鸣的师姐白仙儿,比他大两岁。

    “六次?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师姐,你赶紧停手,否则我可能会死!”萧鸣都快要哭了。

    他实在搞不懂,师傅为什么一直教白仙儿那么可怕的武技,导致了他几乎每天都要被当成肉靶子给虐上好几次。

    “没用的家伙!”白仙儿兴致缺缺地放开萧鸣的手臂。

    看了一眼这个愁眉苦眼的小师弟,白仙儿忽然压低声音小声问道:“萧鸣……你想不想要那个?”

    “哪个?”萧鸣微微一愣。

    “讨厌,你明明知道是什么,还装傻充愣!”白仙儿娇嗔一声,脸蛋上染上一层淡淡红晕,当真美丽不可方物。

    “师姐,你确定……就在这个地方吗?”萧鸣像是想到了什么,顿时心中一喜。

    一向矜持的师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胆了?

    “院子里面怎么了?反正师傅又不在,咱们做什么他又不知道。”白仙儿白了他一眼。

    “可是……要是被师傅知道了,不会把我们给打死?”萧鸣有些迟疑。

    “废什么话?这事你不说我不说,师傅怎么会知道?快点吧……不然师傅回来,一切就晚了。”白仙儿焦急地皱了皱鼻子。

    看到白仙儿那期待的眼神,如同羊脂白玉一样的肌肤,还有饱满的胸脯,萧鸣内心砰砰砰地乱跳,身体也是躁动不安。

    “死就死……”萧鸣咬牙,露出了豁出去的表情。

    他把心一横,开始解开自己的长衫,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样。

    “啪……”

    一声脆响之后,萧鸣捂着自己的手掌,疼的龇牙咧嘴,说道:“师姐,你干吗打我?”

    “你脱衣服干吗?”白仙儿瞪着眼睛,一脸愠怒。

    “师姐,你刚才不是说你要的嘛,难不成你想不认账?”萧鸣一脸地委屈。

    “小色鬼,你脑子净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我说的是这个……”

    白仙儿变戏法似地拿出了一个红色的本子,放在了一旁的石桌上。

    萧鸣爬了起来之后狐疑地打开红色的本子,只见上面赫然写着“广陵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字样。

    “录取通知书!”萧鸣激动地手都快要颤抖了。

    读大学,一直是他心中最大的梦想。

    想不到,就在今天一张录取通知书就真真切切地摆在眼前,这让他岂能不激动?

    “就知道你肯定喜欢,刚才还跟我装呢。”白仙儿得意洋洋。

    “师姐,你怎么搞到这个通知书的?”萧鸣一脸不敢相信地问道。

    “还记得上次来看病的那个老头吗?这件事情就是我托他给办的。”白仙儿坐在石椅上,摇晃着双脚。

    她那盈盈一握的小脚,泛着白皙的光芒,简直是巧夺天工的艺术品。

    “我要是出去上学了,那你跟师傅怎么办?”萧鸣变得有些犹豫。

    “师傅我自然会照顾,你不必担心。”白仙儿落落大方地说道。

    “可是……”萧鸣还想说些什么。

    白仙儿的黛眉一挑,不爽地说道:“废什么话!你是不是不想上学了?”

    “上上上……全世界最漂亮美丽的小仙儿,我上!”萧鸣连连怪叫。

    对白仙儿,萧鸣是一点儿脾气都没有的。

    当初师傅老人家把萧鸣跟白仙儿两个孤儿一块领进门的时候,白仙儿就一直表现的比萧鸣成熟和勇敢,武学造诣也极其变态。

    所以,萧鸣也一直被她也压的死死的。

    “好了,东西给你准备好了,你现在就走。要是等到师傅回来,你想走也走不了。”

    白仙儿把一个包裹给推了过来,说道:“这里面有你的换洗衣服,还有学费什么的。钱可能不是很多……你省着点花。”

    “知道了。”萧鸣点了点头,心中感觉暖暖的。

    收拾行囊,走出了青云山唯一的一座老旧的矮房之后,萧鸣看着群山之巅,顿时心怀万丈,因为外面的世界才是他最大的舞台。

    “师姐,你也要照顾好自己。”萧鸣扭头,恋恋不舍地看着白仙儿。

    “放心吧,我会的。”白仙儿掩嘴笑道。

    听到这话,萧鸣便头也不回地下山,消瘦的身影看上去有些单薄,却很坚强。

    等到他人在盘山小路上之后,一个穿着长衫的老者从围墙外面走了出来,愤愤不平地道:“这个小王八蛋,就这么走了……”

    “师傅,你要是舍不得他,就让我演这出戏干吗?”白仙儿嘟着嘴巴说道。

    “我舍不得他个屁!这货要是天天赖在这里白吃白喝,咱们天医门迟早会给他给吃穷了。对了……仙儿,我让你把那东西放进包裹里面,你放了吗?”老者背着手问道。

    “您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白仙儿嫣然一笑。

    “哎……这孩子是条龙,咱们这座小庙是供不下的,是时候让他出去闯闯了。”

    老者的语气陡然变得沉重,说道:“仙儿,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教他救人,却一直教你杀人吗?”

    白仙儿顿时收敛笑意,面容宛若寒霜一样冰冷,点了点头说道:“师傅,我知道。杀人,是我的宿命。而救人,是他的宿命!”

    “很好!你准备准备,咱们一起北上。这潭水,我们把它给搅浑。失去的东西,我也要一件不落地夺回来!”老者傲然说道。

    他的声音,振聋发聩,响彻在整个院子当中。

    下山走了两个小时,萧鸣觉得口渴,准备从包裹里面取出水果。

    只是,在他掏水果的时候,一样东西突然滑了出来,被他眼疾手快地给接住。

    这是一枚质地非常古朴的玉佩,上面雕刻着模糊的图案。

    看到这块玉佩,萧鸣沉吸了一口气。

    因为他听师傅说过自己被收养的时候,脖子上就挂着一块古朴的玉佩,这是他身世的唯一证明。

    没想到……白仙儿,竟然把这个东西也放进了包里。

    萧鸣心中涌起一片暖流,郑重地将把这块古玉挂在了脖子上。

    刚刚挂上脖子,那块古玉发出了一道微弱的金色光芒,转瞬即逝。

    那金光没入了他的体内,与血脉连成一体,永远难以分割!

    对于发生的这一切,萧鸣浑然不知,只是急于赶路。

    青云山这里地处偏僻,所以萧鸣必须在傍晚之前翻过一座山,这才能踏上去县里的末班公交车。

    只是,他还没有走出几步远,萧鸣便听到一个凄厉的喊叫响彻在整个密林里。

    “蛇……蛇……我被蛇给咬了。”

    萧鸣微微一愣,朝前走了两步,在密林的边缘位置看到了两男一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