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撒谎
    “唐楚,你先将你知道的一一说来。”赵县令问道。

    他没有将这些人分别录口供,毕竟这些小女子也是被绑架过去,谅他们也不敢说谎。

    唐楚抬起头看着赵县令,她知道,今日发生的一切都只是开始,而赵县令的话语和做法将会对所有人都产生巨大的影响。

    瞥了一眼旁边的赵箬竹,唐楚开始将几人被迷晕然后掳到破院,被妙音娘子威胁利诱的事情说了出来。

    过了一会儿,赵县令捋了捋胡须,听了唐楚的描述,他觉得这件事也太巧了些。

    虽然没有什么疑点,但是妙音娘子冲动的将华阳郡主击杀,妙音娘子又反被唐楚所杀,这简直就像是设计好的一样。

    面前的女子也就十六七岁的年纪做起生意很有一手,但看她脸上微微透着的苍白,赵县令知道,她还是被吓到了。

    “好了,具体情况我知道了,你先退后吧。”赵县令摆摆手,示意唐楚退下。

    “赵箬竹,你来说说妙音娘子为何要威逼利诱你们……”

    “谢瑶瑶,你来说说妙音娘子是如何击杀华阳郡主的……”

    “邹时焰,你来说说,你是如何找到华阳郡主她们所在的?”

    赵县令一个接着一个的审问,终于问到了邹时焰,而这个问题也是这个大厅里所有人心中的疑问,除了唐楚。

    邹时焰突然被叫住,愣了一下,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其实只要实话实说就好了。

    邹时焰看了一眼唐楚,她的眼里仿佛有星光闪烁。

    邹时焰不由得想到了唐楚这几个月的呕心沥血。

    其实,如何找到唐楚,对整个案件来说没有多大的作用,但是对唐楚来说,却是至关重要。

    她花了大价钱买那个香料,就是希望在遇难的时候,唐家的人可以通过燃烧艾条来寻找到她,可若是邹时焰将这件事说出去,那无疑是暴露了这件事,唐楚想要隐藏的秘密武器就会公示于人,那就真的是在做无用功了。

    如果邹时焰不说出去,那这件事就还有回旋的余地,以后若是再出现类似的情况,唐府的人依然可以用这次的办法安全的,无声无息的找到唐楚而不打草惊蛇。

    邹时焰不禁陷入了纠结。

    “邹时焰?”赵县令又一次问道。

    邹时焰抬起头,拱手施礼道,“大人,是这样的,我在街上看花灯,与华阳郡主和几位小姐离的都很近,她们出事的时候我不经意间看到了,就顺着他们的方向追过去,那个方向能够躲避民众方便行事的也就那所破院落了,小人便偷偷潜伏进去,果然看见了被关押在一间屋子里的华阳郡主和几位小姐……”

    邹时焰的话还没有说完,唐楚就瞪大了眼睛望着他。

    邹时焰居然撒谎了!

    心中犹如无数道浪花涌动,翻腾起伏,唐楚的呼吸都有些不稳。

    赵箬竹,谢瑶瑶,齐盛等人则还是专心致志的听着邹时焰的讲述。

    当时他们都被关押了,并不知道邹时焰是如何过来的,而齐盛应该是来得晚,而且是被邹时焰引到破院落的,因此无人知道唐楚的秘密。

    眼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滚烫的流了出来,唐楚并未察觉,此时双喜却在不经意间看到了,她凑近了唐楚耳边小声说道,“小姐,你怎么哭了?”

    听到这话,唐楚立即用手擦了擦眼角,果真有一滴泪滑落在脸颊。

    “我没事,好像眼睛进了沙子。”唐楚用力揉了揉,但是眼睛却越来越酸。

    她连忙用袖子遮挡,然后迅速地擦去所有的泪水。

    脸颊干了,衣襟湿了。

    唐楚看着和赵县令继续交代情况的邹时焰,一种有火苗燃烧,只觉得噼里啪啦的声音盖住了所有的声音与动静。

    今天发生了太多人。

    唐楚自己都觉得乱且让人揪心。

    但邹时焰所做的一切都直直的凸显出来,唐楚不得不直视这一切。

    今天,邹时焰第一次杀人是因为她。

    今天,邹时焰第一次撒谎也是因为她。

    唐楚又感觉心里涨涨的,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里面。

    虽然和上一世一样都不爱说话,不爱表达,但那个对自己珍视的人掏心掏肺好的性子还是没有变。

    所以说,自己也成了邹时焰想要珍视,想要掏心掏肺对她好的人了吗?

    “好!果真有胆识!”赵县令拍了一下桌子说道。

    这么一看今天的事情还是全靠了这个邹时焰,若不是他跟住了妙音娘子的行踪,也不可能这么快找到华阳郡主与赵箬竹等人。

    邹时焰笑了笑,说了句不敢当,然后就退到了后面。

    唐楚依然直直的看着他,邹时焰知道,但不敢回头。

    他撒谎了,虽然是为她好,但毕竟撒谎了。

    她以前喜欢的是那个纯洁无瑕的邹时焰,不知道现在的他会不会让她失望。

    邹时焰没有回头,也就没有看见,唐楚眼中感动。

    唐楚是真的没有想到邹时焰为了她撒谎,其实她已经为整件事想好了说辞,当时对谢瑶瑶和赵箬竹也是这样说的,说真话就可以,毕竟撒谎容易被人看出来,而她们在整件事中也没有什么可以撒谎的。

    唯独这件事,若是将真相隐藏的话,确实能为她带来一定的好处,毕竟以后再有类似的情况发生,她也能用这个对策。

    真正令她没有想到的是,邹时焰居然能想她之所想,并且为了她撒谎!

    一时之间只觉得感慨万千。

    邹时焰退下以后,赵县令示意齐盛开始他的讲述。

    齐盛走上前来,拱手朝着赵县令点点头,然后说道,“我们发现华阳郡主被捉走时已经晚了,并且对方设下了迷魂阵,我们被郡主了有一阵子才出来,这时候华阳郡主和几位小姐已经不见了踪影。”

    “再后来,我就派人去通知县令大人,又带着另外几个人去各种隐蔽的地方搜查,不知不觉就来到了破院的那条街,突然感觉到有人动手的动静,就隐藏起来,等移动到了破院附近时,就看见了邹公子,邹时焰示意我们华阳郡主就在屋子里,于是我们几人便一同将黑衣人斩杀。”齐盛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一切,不由得有些发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