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春雨贵如油
    阿宁当前主要负责准备迎春家宴等老爷和夫人还有公子小姐们回来。阿宁现在的居住的房里加上阿宁共有三人,除了阿宁另外两位都是在府里带了一年以上的大丫鬟了,一个叫春兰,另一个叫平儿,两个都比阿宁年长一些。春兰姐是个好相处的性格,主要负责三少爷的饮食起居,平儿在五小姐房里端茶倒水,平儿的性格也学五小姐一般,十分的不讲道理,脾气也很刁蛮。春兰夜里忙完以后回到房里看到阿宁以后和善的和阿宁说“你便是今天新来的丫鬟吧,听李嬷嬷说你叫阿宁,长得也是十分的清秀水灵呢。”平儿听闻以后上下打量了阿宁一眼,皱着眉头语气不善的说“这是哪儿来的乡野村姑身上难闻死了,这儿两张通铺,你晚上和春兰睡一起别挨着我,我怕沾了你身上的酸味,我明日里可是还要伺候五小姐,离我远一点。”

    阿宁听闻以后,低头闻了闻自己,并没有平儿姐说的酸味,春兰瞧阿宁这样赶忙说道“别听你平儿姐胡说,她就是刀子嘴的人,阿宁身上是香的,以后你住在这间房里,咱们三个就是姐妹了,在府内要好好相处相互照应才是。”平儿听到这里立马还嘴:“我可没这种姐妹,你看她看着就笨手笨脚的样子,以后惹事了别牵连到我。”春兰叹了口气,又笑着对阿宁说“你以后就和我睡一张通铺吧,明天还要早起采购家宴的材料,府里肯定忙的很,咱们早些睡吧。”阿宁听闻忙应答到“好,春兰姐姐,我去把蜡烛熄落就来。”夜里阿宁和春兰姐姐一同入睡感觉十分的安心。

    翌日,阿宁第一次在外面睡觉,一大早就醒了,醒了以后阿宁就去洗梳好,换上昨日里领的丫鬟的服饰,阿宁穿了粉色那一套,衣服款式简简单单,虽是丫鬟穿的衣服,但到底是高门大户人家的丫鬟,衣服款式简简单单的,但是穿上以后一看就知道主家不是普通人家。阿宁穿好衣服望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镜中的女子,看上去年纪不过十三四岁,正值豆蔻年华,眼睛宛若一汪泉水干净透亮,不被世俗沾染,眼角又有一丝微微的上扬,竟带着一丝凤眼的感觉,小小的鹅蛋脸,线条顺畅,鼻子小巧挺拔十分的秀气,唇不点而赤,即清纯无双又带着一丝娇媚,这种冲击让人看了都移不开眼睛,不过阿宁现在年纪还小,又加上在家里穷困身材发育的晚,看着还是娇憨的小女孩模样,若是成年以后这样的样貌也不知要迷倒多少的王公贵族。

    过了一会春兰姐和平儿姐也都纷纷起床了,两人梳洗以后就到各自的少爷和小姐的房中了,阿宁便去了李嬷嬷处,李嬷嬷带着她们一群新来的丫鬟布置迎春家宴,李嬷嬷给她们每个人安排了活计,分别打扫老爷和夫人的房间,还有给院子里再添置新花草,采购家宴的食材器具之类的事。

    李嬷嬷自然给阿宁分布的最累的活,让阿宁搬府里新置办的花草,阿宁被安排一个人在后院搬花草,阿宁过去以后看着满地的花盆简直欲哭无泪,只恨自己早上不多吃两口饭。撸起袖子就开始干活。沈府的位置在北方的一座小镇,这儿是南北的交通要道,因此既有北方的豪迈,又有被江南春雨冲刷的一丝淡淡脂粉气,小镇虽然比不了京城,但是这儿也是汇集了各种奇人异士,珍稀物件。沈府更是集百家之长,宅子建的高门大户有北方府宅的大气,府内又有江南的婉约亭台楼阁,假山流水,各种花草更是数不胜数。阿宁一直从早上忙到了正午,还好正值初春,阳光也不刺人,时不时的吹过一阵春风带着花香,但是肚子实在是扛不住了,叽里咕噜的叫起来了,还好院子里没人不然阿宁现在这肚子像打雷一样实在是太丢人了。

    刚这样想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声音,一个带着一丝讥笑和戏谑的声音“这么大的雷声,大中午的就要下雨了吗,不过春雨贵如油,多下一点甚好”说完就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阿宁羞的脸都抬不起来,面红耳赤的又在暗暗痛恨自己早知道干这么多活就该多啃两口馒头,奈何胃口小,简直欲哭无泪。阿宁缓缓的扭过头,身后站着两个公子,一个白衣似雪,仿若谪仙,但是眉宇间又有着几分桀骜不驯,正是自己那日见到的仙子,另一个一身红衣,领口还不经意的张开了许多,露出了白皙的脖颈还有一点胸膛,站在花丛中倒像个花妖一般,妖精呀,把阿宁羞的头更低了,阿宁以前在村子里哪见过这般人物。而且刚才戏弄自己的声音正是这个红衣的公子,阿宁心里默默腹诽“老天爷呀,这等人物放在阿宁的村子里是不是就是村子里人说的小白脸呀,比女子都绝美的容貌,今天肚子像打雷一样还被取笑了真是丢人丢出村了。”

    随即,红衣男子嘴角挂着一丝笑意开口道“三哥,这是府里新来的丫头吗,倒是十分可爱。”三少爷随即皱了一下眉头,表情十分不悦的看着阿宁脏兮兮的手还有因为来回跑动凌乱的发髻,张口到“府里现在已经找不到人了吗,什么野丫头都能用了”。阿宁心里马上想到李嬷嬷交代的那几句话:三少爷最注重整洁,如今自己这个模样难怪引三少爷不悦了。阿宁这才知道这两个公子原来就是府里的三少爷和四少爷,阿宁只好赶紧轻声答到“奴婢是新入府的丫鬟,还不太懂府中规矩,在此处为迎春家宴做准备把花草搬到正厅去。”说完肚子又在不争气的叫。

    这宰相府的四少爷倒是个不避人的性格,随即又哈哈大笑起来,声音十分的爽朗,阿宁想钻个地缝去了,还好那沈三公子开了口发了话“不成体统,还不快退下在这儿呆愣着干嘛。”阿宁听到以后感觉终于解脱了,飞快的转身就跑,差点绊到连廊的台阶摔飞出去,还好扶住了旁边的柱子才稳下来,但是头也不敢回的往前走,怕又被三少爷责怪,四少爷嘲笑。沈三公子看到以后更是连连摇头,四公子的桃花眼倒是笑的更甚了,这小丫头年纪虽小人也呆呆的倒是还挺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