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沈相回府
    自那日阿宁和府中的两位少爷见面以后,阿宁便再也没见过他们了,倒是见了几次五小姐,五小姐的年纪不大和阿宁年岁不相上下。阿宁那日用过午膳以后就又回后院搬花打扫去了,这沈府哪儿都好,就有一点不好院子太大了,阿宁一直打扫到了下午也不过忙了收拾出来了一个院角而已,阿宁累的坐在石凳上刚休息。便听到亭子传来了声音“曼儿,再过几日府里就是迎春家宴了,到时候你爹爹和你嫡母他们便回来了,你如今年纪也不小了,到时候肯定会有很多朝廷官员过来,你要好好表现,给你物色个好婆家,要胜过正房和五房的小姐们,给娘争口气。”

    “知道了娘,曼儿肯定会比那两个姐姐和妹妹在爹爹面前表现的更好,她们哪里比得上曼儿。”一会便看到从亭子那边走过来的五小姐,那五小姐身穿一袭淡黄色的长裙,因为是初春,领口还带有一圈毛绒绒的雪白的绒毛,肤白似雪,身边跟了好几个丫鬟,走路时眼角,轻抬着下巴看起来十分的倨傲,沈府的五小姐虽不是嫡亲的小姐,但是五小姐的娘,沈府的四夫人本是淮扬河上的乐师,当初在淮扬河上弹的一曲好琵琶,身份虽然低贱,但是因为和二夫人长得有几分相似,因此在府中也十分得宠,四夫人自小便把五小姐养的无法无天,在府中自然也不把别人放在眼里。

    还好阿宁这儿有个假山,院里还有很多桃花树还有各种稀罕的花树挡住了阿宁,没让五小姐一行人看到自己在偷懒,阿宁等那几人走以后又开始打扫院子。晚上累的躺在床上倒头就睡,平儿见状又和春兰说“你瞧着丫头可真会偷懒,才干了一日的活便这幅姿态,再过几日莫不是要让我伺候她了。”阿宁倒是听到了平儿又在说自己不过实在没力气去反驳了,很快就去见了周公。

    阿宁成日里忙的像个小陀螺一样,前院需要阿宁端菜了,阿宁得赶紧端菜递给主事的丫鬟,后院要阿宁洗衣服了,阿宁又得赶紧赶过去。阿宁现在的身份还不配去主家跟前伺候,主要忙活府里的一些粗活累活。阿宁感觉现在这样也很好的自己笨手笨脚不用去主家跟前伺候也不会出错,虽然三公子看着像仙人一般,但是阿宁看到以后还是很害怕的,总感觉三公子的眼神深不见底,而且在三少爷跟前,阿宁总是会自惭形秽。

    四少爷又没有公子样,成日里带一些花楼的姑娘来府里过夜,听春兰姐说,四少爷脾气是挺好的也不打罚丫鬟但是喝醉酒以后爱戏弄姑娘们,像小阿宁这样的还不够四少爷塞牙缝。五小姐的脾气又十分的跋扈不好相处,想到此处阿宁更觉得自己现在这样挺好的,阿宁十分容易满足,过了迎春家宴每个丫鬟还能领到两钱银子,够阿娘半年的药钱了,阿宁竟越想越开心,差点把浆洗的衣服都搓出火星子了。

    --只知逐胜忽忘寒,小立春风夕照间。转眼立春就到了,马上要举办迎春家宴了,老爷和夫人小姐们也都从京城回来了,阿宁和府里的丫鬟还有仆人们天一亮就在门口迎接夫人们回来,阿宁站在角落里,看到了从马车上下来的沈老爷还有夫人们,老爷为官已经几十载了,身上自是有不怒自威的神态,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了,但是身体并无发福之态高挺的鼻梁,还有长期为官沉淀的气场以及鹰一般锐利的眼神,年轻时也肯定是一等一的样貌。

    夫人是当朝天子的姑母,身上自带着皇家的威仪,夫人今日穿了一身天青色的长裙,容貌虽不及旁边的五太太那般姿态妖娆,但十分的端庄威仪,虽然已上了年纪,但是皮肤保养的十分光滑竟没一丝褶皱,完全看不出真实的年纪。

    随后下车的是府里的二小姐和大少爷和六小姐,大少爷的样貌虽然没有三少爷那般天人之姿,没有四少爷那般妖孽洒脱。却因为长期的管教,身上也带了不怒自威的气场,容貌也十分的俊朗,二小姐目光柔和,身上有这温婉的气质,倒是十分符合她嫡女的身份,容貌端庄可人。六小姐如今年纪虽小,神态颇有其母的几分娇媚,再过两年也是个美人。

    三少爷和四少爷一行人在门口迎接沈相的归来,阿宁只看到了三少爷的一个背影,三少站姿如仙鹤一般出尘绝然,沈相下车以后便像三少爷走来,三少爷双手合一微微低头向沈相问安“恭迎父亲大人母亲大人回府,”沈相见状连忙扶起三少爷“自上次迎春家宴一别,倾风现在身姿越发挺拔,眉宇间有你母亲当年的气质,”提及二夫人,沈相眼中一丝暗淡。三少爷在听到自己母亲时眼角撇向了大夫人,眼神带着一丝怨恨,眼光一闪随即又恢复了往日的疏离之态。沈相随即又问起“四少爷怎么不在此处迎接,”三少爷答到“四弟昨日身体不适,今日无法迎接父亲大人母亲大人。”

    “只怕是又去留恋烟花巷柳,喝的烂醉如泥了吧,真是个不争气的东西,沈家的脸面都让他丢清了。”沈相十分气愤的说到。阿宁没在意他们之间明里暗里的争执,只听到原来三少爷的名字叫倾风,沈倾风。

    沈相一行人一路舟车劳顿,寒暄过后随即便入府了。这些日子阿宁她们这些下人把府里置办的非常有迎春的气氛了,沈府不同于其他的府邸,最特别的地方上是后院里连着一座小山,山上又有着两眼泉眼,刚入春,山上的泉水就源源不断的往下流水,流入沈府的池塘,沈府又依着小山和泉水建了好多亭子还有假山,栽满了桃花和竹子景色即雅致又自然,迎春的时候特别适合和宾客做流觞曲水之乐。

    虽说是家宴但到时会有很多朝廷官员过来参加宴会,一来为了庆祝迎春之喜,又加上沈相在朝中有很多的老友和门生,都会趁着迎春家宴过来和沈相祝贺,这二来府中的公子和小姐也都到了加冠和及笄之年,一个个都是人中龙凤,特别是府中的大公子还是府中的嫡长子,以后也定是继承沈相位置的,这些人也为了和沈家结亲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