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天子送酒
    慕容烨乃是当朝天子,继位三年就把先帝在位时留下的沉珂旧疾清除干净,还把朝堂上勾当营私的各个派羽清除干净,在位以后南朝的经济发展十分迅速,军事也发展的非常迅猛,周边的小国不断被南朝的大军收服,目前南朝和燕国还有北凉三足鼎立,自从慕容烨继位以后,南朝的发展已经逐渐要超过其他两个国家了。

    但是慕容烨自继位以来一直忙于朝政,后位一直空缺,如今御史大人的女儿柳含烟现在被太后钦点为慕容烨的妃子,以柳含烟的姿色才情还有御史大人三朝为官且仅此一个嫡女,将来恐怕也是南朝的皇后,定有泼天的荣华富贵。

    阿宁捂着肚子一路小跑回到房间,疼的小脸都拧在了一块,直到躺在床上以后,从腹部传来的阵痛感才减轻了一点,阿宁心里只能一直默默祈祷,希望那个公子是个靠的住的,能把酒送给翠儿。自己现在身体是实在是动不了,期盼身体一会能快点好起来赶去后院的宴席上。顺便记一下是哪家公子,以后如果有缘的话一定要报了公子今日的送酒之恩。

    阿宁离开以后,慕容烨看着自己手中的酒壶,往日里都是下人们给朕送酒,有的连送酒的资格都没有,不成想今日居然有丫鬟让朕送酒的,宰相府还有这般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鬟,那丫头方才还以后报恩,还要上刀山下火海的,不过你一个小小丫鬟能帮我什么忙,慕容烨脑子突然里有了阿宁为了自己上刀山下火海的蠢样子,嘴角露出了轻笑,凤眼微微上扬。整日在皇宫中闷着,本想迎春家宴并没通知此处的官员,今日只穿了便服来宰相府,顺便看望一下自己的姑母,没成想这宰相府的丫头居如此肆意,不认识朕就罢了,还居然让朕送酒,真是活的久了什么离谱的事都有了。

    也罢朕今日就帮了你这个“小忙”,随即,慕容烨拿起酒壶便往宴席走去,宰相府倒是一等一的好地方,府邸依山而建府中又活水不断十分雅致。慕容烨今日来此处没有摆任何天家依仗,只带了几个侍从,入府并没有大肆声张,几日本就是家宴,慕容烨并不想摆天子威仪想于民同乐。慕容烨刚到后院以后,沈相立马就看到了慕容烨,连忙起身行礼,宴席的官员们也看到了皇上,都连忙跪下,直呼“皇上万岁”。“众爱卿不必多礼,今日是迎春家宴,朕也想与民同乐,不必同在宫中一般拘束。”慕容烨说完以后又看了一眼沈倾风,眼里有一丝看不透的意思,沈倾风随即也对上了慕容烨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慌乱,一双黑眸深不见底和往日的疏离完全不同,竟让久居高位的慕容烨都有了一丝不安。

    “朕今日前来还带了一壶美酒与众爱卿品尝。”说及此便把酒给了身边的下人。“皇上今日来老夫这里,臣不知皇上要来招顾不周,罪该万死。”沈相在旁谢罪。“沈相严重了,朕今日本来就没有通知任何人,并不想兴师动众的,今日本就是家宴,朕来此也是为了看望姑母的,姑母今日身体可安好”。“入春以来就一直有皇上吩咐的御医给我调理,身体自然十分康健,谢劳皇上的挂念了,”沈夫人在旁答道。

    “沈相府内的酒听闻十分不错,朕今日也带了一壶美酒,众爱卿快品尝一下,”慕容烨含笑说到。下面的官员还有女眷们尝完以后都连连称赞,不愧是皇家的酒果然是美酒,口感就是一流,慕容烨听闻大笑到,“那爱卿们一定要多喝一点。”三少爷和四少爷尝完以后这不就是自家的酒吗,不过没有戳破,并无言语。皇上来了以后宴会的气氛更浓了,特别是各家女眷,争相恐后的表演才艺都快挤破了头了,连一直不太言语的沈家二小姐都演奏了一曲古筝,声音绕梁不止,余韵不断,宾客们都沉浸在沈二小姐的琴音之中久久不能自拔,连皇上都忍不住夸奖,沈表妹的琴音绝佳,沈二小姐随即脸红低头谢恩缓缓落座。

    那柳含烟在和三公子见完以后便同母亲说到身体不适提前离席休息了,因此现在的柳姑娘并不在席上,不知慕容烨居然到此处了,柳含烟虽然对沈倾风有情,可是柳含烟更想做的是皇后,南朝的皇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沈公子虽然和自己自幼就相识了,但是沈公子只是相府的庶子,给不了自己那样高的地位,和倾风只能是有缘无分,只能怪沈倾风自己身份低微了,而自己和沈倾风的这段感情自然也不能别旁人知道,她柳含烟要嫁就嫁身份最尊贵的人。

    “糟了糟了,我怎么会睡着了,完了这下子恐怕要别李嬷嬷赶出府了,而且也不知道那公子后来有没有把酒送过去,”阿宁急的快哭出来了,阿宁躺在床上以后就迷迷糊糊睡着了,直到天已经有些暗了才醒过来,也顾不得其他了,阿宁连忙起床穿上鞋子就往后院跑去,到了以后哪儿还有人呀,宴会都已经结束了,各家大人都走了,那位公子也不在了,思及此阿宁还有一丝小小的失落。

    阿宁低着头往回走,好的不来坏的来,刚走了几步一拐角就撞上了李嬷嬷,那李嬷嬷恶狠狠的拧了阿宁一下,把阿宁疼的差点差点站不稳身体,又斥责道“你这个死丫头死哪儿去了,才几天就学会偷懒了是吧,宴会还没结束就敢跑了,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是吧。”阿宁连忙辩解道“阿宁不是要偷懒,是身体实在太不舒服了,有拜托别人把酒交给翠儿姐姐的,”“还翠儿,今天要不是皇上来了,从宫里带了酒,不然今天你耽误了各位大人们的雅兴,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这个月的工钱别想拿全了,扣你一半工钱,我看你这个丫头还敢偷懒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