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到三少内院当差
    皇上?皇上今天居然都来府上的家宴了,都怪自己睡着了,居然错过了一睹龙颜的机会,多少人一辈子都没见过皇上呀,居然因为自己睡着了错过了,唉造孽呀造孽呀,还好皇上还从宫里带来了酒,不然今天自己就凉透了,阿宁在心里把皇上的八辈祖宗都感谢了一遍,默默发誓道以后一定要做个南朝的好好百姓,为南朝的江山社稷添砖加瓦。不过也不知道今日那个公子有没有把酒送到,还劳烦了人家一场也不知公子姓甚名谁,以后也不知怎么感谢,阿宁也是有恩必报之人的,不过今日还多亏了皇上,真真是雪中送炭呀。

    阿宁倒是不在意被李嬷嬷训斥,毕竟自打来了沈府以后,李嬷嬷三天一小训,五天一大训早就习惯了,只是扣了一半的月钱把阿宁快肉疼死了,本来可以多攒一些银子给娘看病的,不过也怪自己早不生病晚不生病偏偏赶上这个时候病,一个丫鬟哪有资格生病呢。阿宁知道自己今日出了这么大的差错只能一直低着头给李嬷嬷认错。“阿宁下次绝对不敢了,李嬷嬷说的对,是阿宁的错,阿宁以后一定更加小心侍奉主家,不出差池,”“以后,你还敢有以后,下次再犯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把你卖到花楼,我让你仗着自己有两分姿色就敢偷懒。”

    “你要让谁吃不了兜着走”。突然传来了一个清冷又淡漠的男子的声音,“是三少爷呀,三少爷万安,这个小丫头今天还想偷懒,老奴正在教训她呢,三少爷不必管这种粗实丫鬟的事自有老奴管教,”那李嬷嬷谄媚的给三少爷答道。“哦,你是说府里的是还轮不到我来管教吗?”三少爷淡淡的扫了一眼李嬷嬷。

    李嬷嬷听到以后吓得赶紧跪地“老奴不是那个意思,三少爷你误会老奴了,老奴的意思是这种丫头老奴有的是办法对付她们,不必劳烦三少爷这么尊贵的人管教”。“让这个丫头以后来我院内当差吧”三少爷眼角望向阿宁说到。阿宁听到以后惊呆了,眼睛直直的盯着三少爷,自己现在的身份还不配去内院伺候小姐和公子们的,因此阿宁此刻听到以后也是十分的震惊包括李嬷嬷也很震惊。“三少爷不可呀,这个丫鬟是新来的很多府里的规矩都不懂,还不配到三少爷的内院里服侍呢,”李嬷嬷忙慌张的答道。“我说可便可,府内的事还轮不到你来告诉我什么可什么不可,”三少爷语气不耐的对李嬷嬷说到。

    “是,三少爷,谢三少爷提点,奴婢以后自当竭尽全力,鞍前马后为三少爷出生入死效犬马之劳。”阿宁连忙低头,跪下给三少爷诚恳的答道,这些话是阿宁在村子里,逢年过节陪阿爹听村子里唱戏的人学来的词,阿宁当时问阿爹这些话是什么意思,阿爹当时给阿宁说就是下人被主家提点以后,全力报答主家的意思。阿宁现在觉得自己从一个粗使丫鬟到内院当差三少爷这自然是在提点自己,自己肯定要表一下忠心的,不能让三少爷觉得自己是个白眼狼。

    “鞍前马后,出生入死?你倒是个忠心的丫鬟,”三少爷嘴角微微的抽搐了一下第一次见到一个丫鬟这样表忠心的,怕是把毕生所学的词都用上了吧。阿宁自当自己这份真诚的表述,三少爷肯定被自己打动了,“奴婢定忠心侍奉三少爷的”。阿宁心里此刻是十分的欣喜的,到了三少爷房内伺候,就不是普通的粗使丫头了内院的活比现在少,而且李嬷嬷也不能随意训斥自己了,还有春兰姐姐和自己可以一起相互照应,每个月的月例也高。而且而且,,,三少爷还是那般谪仙的一个人,这最后一点阿宁在心里默默的想,阿宁知道自己的身份低微,只是感觉自己一个乡野丫鬟居然能侍候这样谪仙的人是自己的荣幸。

    说完以后三少爷便转身离去了,消失在那片竹林里,竹林挺拔秀丽一如三少爷的身姿一般。三少爷离开以后,李嬷嬷便转身同阿宁讲到“你倒是个巧嘴的丫鬟呀,别想着今日去了三少爷的院中了,以后就不受我的训教了,老奴在这府中都当差二十多年了,收拾你这种黄毛丫头还是有这点本事的,以后在三少爷那儿当差,绝对不能给我偷懒,还有教你的规矩你也没忘了吧,敢在主家那里出差错可不是扣银子那么简单了,明日里早早的去内院报道”李嬷嬷虽是个嘴狠的角色,但也清楚阿宁虽然蠢笨,倒是没有什么歪心思,因此也没有为难阿宁,交代了几句便让阿宁下去了。

    李嬷嬷走后,阿宁便转身回房,一路上想着以后同春兰姐姐去内院当差十分的开心,在府中这么多日子嘴角终于露出了舒畅的微笑,月光下,竹影斑斑,落在阿宁白嫩的肌肤上,阿宁小巧的脸蛋挂着简单的笑容,竟像个月下的精灵一般皎洁美丽。在林中亭子内饮酒的四公子看到了阿宁这般笑脸,心口竟微微的一滞,那一丝纤细的身影,在月光下竟是那般的干净纯粹。

    “四少,你在看什么呢,怎么不看奴家是奴家不美吗,”一个娇滴滴的女子身着一身红色薄裙躺在四少爷的怀里,佯装微怒的望向四少说到。随即,四少低头,嘴角含笑望着怀中的女子,“美,美人儿柔弱无骨,本少爷十分喜欢,”那女子听到以后,笑的更加娇媚双手又攀上了四少的脖子,想亲吻四少的唇角,四少也低头向怀中的女子,闭眼的一瞬突然脑海里又闯入了一抹身影望着月光时的那抹笑脸,随即便推开了怀中的女子,同那女子说到自己身体不适,让那女子先离府,改日再见。

    那女子十分生气的同四公子说到“你怎么能这样对奴家,奴家今日专门来四少这儿还推了其他的公子的邀约。”四少爷突然眼神凌厉的望向那个女子,眼神全然不似往日的桃花眼那般多情又深情“我说退下,不明白吗,还要本少亲自送你走吗”。那女子被四少的眼神吓到,连忙起身同四少说到“奴家知错,奴家这就离开,改日奴家再同四少饮酒。”那女子离开以后四少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今日这是怎么了,他可是宰相府的四少爷,世人皆知他四少爷放荡形骸,风流多情。今日难道竟为了一个小丫头就这副模样吗?思及此,四少又狠狠的摇了摇头觉得是今日饮酒过多才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