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你来了
    阿宁几乎一路小跑到了自己住的地方,到了房内春兰姐还有平儿姐都已经在房内了,阿宁忙走到春兰姐跟前和春兰姐说“三少爷明日让我去他房内当差,以后我们就可以一起了。”春兰听到以后也是十分的惊喜“三少爷院内可是很难进去的,我还是因为在府内当差时间长了,干活又勤快才被府里的嬷嬷看中了,才能进三少爷院内当差的,没想阿宁妹妹尽然这么快就能到三少爷院内当差,以后你我可以一起照应。”

    “切,不过是去三少爷院内当差,至于这么高兴吗,真是小门小户的女儿,没见过世面,”平儿说完冷哼一声,又故作不小心把脚狠狠的踩在阿宁的脚上,把阿宁疼的眉头皱到了一块,看阿宁这般样子才舒心的转身更衣上床睡觉,。原来这个平儿十分喜欢三少爷当初来府里就是想去三少爷的院内当差,结果三少爷没要她这才去了五小姐院子内当差,听到阿宁居然去了心中自然十分的不快。

    到了第二天早上阿宁就梳洗好陪春兰姐一块去三少爷的内院,沈府的宅子就占了方圆几里地,阿宁虽然在府内已经当差将近一个月了,不过也只是在前庭和后院活动并没有真的在府内好好的参观过,如今陪春兰姐去三少爷的院子这才把府内仔细的瞧了瞧。

    俩人走在长长的廊子里,两旁还种着各种珍稀花草,左边还有很大的一塘池水,之前家宴的溪水便是汇集到了这里,池水上还有一个亭子,两旁摘了很多的柳树,如今春天柳树正是抽枝发芽的时候,转过连廊阿宁和春兰走在鹅卵石铺的石子路上,这些鹅卵石是经过仔细挑选的并不磨脚,石头两侧铺着草坪,还有很多的假山石,上面还附着青苔,南朝的春色都藏在了沈府内了。

    阿宁和春兰在路上走着,拐角处便遇上了府内的二小姐,二小姐今日穿了一件淡青色的裙子款式并不复杂,裙角刚刚及底,脚上穿了一双绣着兰花的鞋子,头上扎了几个簪花,落落大方十分的简单但是又能让人看出这些衣服绝不是寻常人家之物,把二小姐的样貌衬托的越发脱俗。二小姐身边还陪着几个丫鬟,陪二小姐去院内和母亲请安。阿宁和春兰看到以后连忙和二小姐行礼齐声的同二小姐说,“二小姐安”。

    二小姐淡淡的看了一眼轻轻的点了一下头,阿宁和春兰正准备离开,突然二小姐又开口道“这位丫鬟看着十分面生,是府内新招的丫鬟吗?” “是,二小姐,这个丫鬟是刚进府不久的,现在,我正准备带它去三少爷院内当差,”春兰姐答道。

    “去三弟房内当差呀,三弟平日房中的丫鬟最少,倒是稀罕,这个丫鬟长的也是十分的惹人怜爱呀,”二小姐说到,随即看向阿宁又淡淡的笑道“你可要服侍好我的三弟,他性子虽然不太平易近人但是也不会轻易的责罚下人的。” “是,三小姐,奴婢一定竭尽全力。”阿宁答道。说完以后二小姐便和身边的丫鬟离去和大夫人请安了。

    阿宁和春兰两人在旁边目送二小姐离去以后,便继续向前走去,春兰还同阿宁说到,“这府内就数二小姐的脾气最好,虽是相府嫡女,但是平日里也不和府内的五小姐和六小姐争抢,性子也是淡淡的,如今二小姐也到了成婚的年纪也不知会哪家公子会这般有福气。不过也有人说,太后除了想让柳含烟进宫,还想让二小姐也进宫,即可以拉拢相府,皇帝又是咱们二小姐的表哥可以亲上加亲,不过这也是听府内旁人说的,不只真假,阿宁你可莫要把这些话说出去,”春兰姐姐和阿宁嘱咐到。

    阿宁连忙和春兰姐说到“那是自然,府中只有你同我关系亲密,我肯定不会说出去的,春兰姐你放心。”说完还把手举起来要发誓,把春兰都逗笑了。俩人一路说着走着转眼就到了三少爷的院内。

    三少爷的院子在沈府的最里面,院子十分的大,进了门以后,院子十分的干净,地上铺着整块的青石板,内院除了正室还有好几个偏室,院子左侧还有一个小池子,上面还有一座小桥,走过小桥有一个十分精致的八角亭,周围全是花木,还有几颗修剪整齐的桃花正开着花,阵阵春风袭来花香四溢,又不是很浓郁的花香,十分的清新安神的气味,院角还有一个很漂亮的秋千,但是可以看出来主人已经很久不使用了,秋千的缠绕处都有了淡淡的锈迹,院子里侧还有一个小小的偏室应该是府内的丫鬟住的地方,但是三少爷喜欢独居,因此并无人居住,后面还有个后院里一个竹林,石板错落的铺成一条小路周围还附着青苔,两旁还有一些灯柱,夜里可以放蜡烛在两旁的石柱内。

    阿宁和春兰到了以后并没有看到三少爷,春兰便和阿宁讲了三少爷院内的规矩,“三少爷平日里喜静,尽量不要在院子内喧哗,三少爷最注重干净,每日都要把三少爷居住的正室的床褥换洗一次,三少爷喜欢六分热的茶水,茶凉以后要快速的给三少爷换水,也不可过烫,三少爷平日里喜欢在后院竹林的竹屋内歇息,你平日里无事不可随意到后院竹林走动,还有三少爷不喜欢别人动他院内的秋千,这些你都要记住了。”

    阿宁在旁一直点头,心里默默的记下,三少爷的喜好,难怪那个秋千看上去旧了,原来三少爷不喜欢别人动那个秋千呀,那个秋千上曾经做了什么人,能成为三少爷的禁忌,也许是那个柳姑娘吧。阿宁正想着呢,突然传来了三少爷的声音,“你来了,”阿宁忙回过头,三少爷身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衣,头上戴着同样月白色大发冠,用一个玉簪别着,如墨一般的长发散落在背上,额头一丝头发轻轻的飘扬着,眼睛如同一潭深墨一般望不到底,淡淡薄唇轻抿着,仿佛刚才的声音并不是从他的嘴里传出来的一样,只是那么淡淡的看了阿宁一眼,阿宁便觉得心头一滞,只一眼便是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