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为我更衣
    三少爷和四少爷两人饮酒到了很晚才各自会院里休息,走的时候还对阿宁眨眼笑了一下,把阿宁吓得连忙低头装作没看到,阿宁和春兰姐就守着亭子,等到都走了收拾干净以后才回房中休息,第二日两人就早早的去三少爷院里侍候了,把院子整理干净三少爷差不多就该起床了,春兰姐去打水了,阿宁就进室内服侍三少爷起床更衣,许是三少爷昨日的酒还未醒,阿宁唤了好几声三少爷都没有动静。

    阿宁便上前去推三少爷起床,若是往日三少爷是院内的公子,自然想睡多久都无碍,但是现在老爷还有大夫人都在府里,早上还要去给老爷夫人请安的,于是阿宁只好站在三少爷跟前叫三少爷起床梳洗。

    三少爷静静的躺在床上,穿着一身白色的里衣,皮肤像玉一般洁白无瑕,长长的睫毛轻轻的落在脸上打出了一片阴影,睡着的三少爷不似往日里那般谪仙一般的男子,也没有了往日眼神里的那般琢磨不透深不见底了,静静的睡着只有浅浅的呼吸,眉头轻轻的皱着,不知道在思量一些什么,阿宁竟不舍得叫醒这样的少爷,但是时候已经不早了阿宁轻轻地走过去,用手指戳三少爷。

    结果阿宁的手指刚到三少爷的身边,突然三少爷就睁开了他的眸子,伸手拽着阿宁,眼神深不见底的望着阿宁,三少爷的力气很大,把阿宁疼的咧嘴倒吸一口冷气,连忙挣脱,“少爷,是阿宁呀。”“你来我房内作甚”三少爷松开了手问到。“阿宁刚才在外面唤了好几声三少爷,都不见有动静,这才进来叫三少爷的。”阿宁委屈的答到,胳膊已经被三少爷掐红了,没想到三少爷睡着还有这么大的警觉。

    “过来,给我更衣,”三少爷起身同阿宁说到。“好。”阿宁低着头走到三少爷的身边准备为三少爷更衣,阿宁到底还是个小姑娘,为男子更衣自然十分的羞涩,而且阿宁也从来没有为男子更衣过,男子的衣服该怎么穿倒是让阿宁十分的为难。

    阿宁思来想去应该也和女子穿衣差不多吧,阿宁正在思索内,三少爷已经起身站在床榻旁边张开双臂,等着阿宁为他更衣了,阿宁看三少爷这般样子,便拿起旁边的外衣要为三少爷换上,结果三少爷脸色直接就黑了下来,“先为我换里衣,”三少爷同阿宁讲到。

    “哦哦,好,我马上为三少爷换,”说完阿宁就十分不好意思的为三少爷脱里面的里衣,解开衣旁的绳子,三少爷的胸膛就露了出来,三少爷虽然外表很文弱,但是想不到竟然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上的肌肤如羊脂一般,但是背上有几条淡淡的伤疤,应该是很久以前受的伤吧。

    想不到三少爷这样的千金之躯也会受这样的伤,不知道当初经历了什么事情,阿宁的手无意识的扶了上去,又自觉失态,赶紧把手放下来了,而且阿宁此刻也想不了太多,给三少爷换衣服换的脸越来越红越来越红的,手扯着衣服,脸扭向一旁,小手胡乱的在给三少爷穿衣服,阿宁这个模样倒是让三少爷觉得十分的有趣好玩,故意双手抬的很慢,让阿宁使劲的把三少爷的胳膊抬起来换,费了阿宁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里衣换好,等把三少爷的里衣换好以后,头已经抬不起来的,脸红扑扑的,累的胳膊都快抬不起来了。

    然后给三少爷换外衣,还好外衣好穿一些,阿宁一会就帮三少爷换好了,月白色的长袍,外面还有一层轻纱的外衣附在外面,更给三少爷增添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阿宁给三少爷换好衣服以后,春兰姐刚好打水回来了,俩人又给三少爷梳洗以后,阿宁又帮三少爷梳了发冠,用一个玉簪将三少爷如墨的长发冠起来,身姿挺拔,器宇不凡。

    随后三少爷便起身去前院,阿宁和春兰两人跟在三少爷的身后,到了前院里,老爷和夫人已经坐在堂中的正椅上了,大少爷和二小姐还有六小姐已经先过来给老爷还有夫人请安了,“给父亲,母亲大人请安,”三少爷双手弓拳,低头给座上的老爷还有夫人请安,“倾风呀,快快入座,”老爷连忙开口同沈倾风说到,阿宁和春兰在三少爷身后也同老爷和夫人俯身请安,三少爷落座以后,阿宁和春兰也到三少爷的身后站着。

    沈夫人像倾风望过来,阿宁感觉沈夫人的那个眼神好像带着一丝恨意,不过稍纵即逝,又戴上了满满慈爱的眼神,阿宁只当自己今早为三少爷更衣,气血上头,看错了呢。三少爷刚一落座,五小姐就带着一群丫鬟们来了,身边自然也跟着平儿姐,平儿姐眼神十分不屑的望向阿宁,“给父亲,母亲请安,曼儿来迟了,求父亲母亲大人原谅曼儿。”不过语气倒是没有一丝的愧疚。

    “都是自家人说什么责罚,快快起来入座吧。”沈夫人语气和善的同五小姐说到,五小姐随即便起身径直的走到二小姐的座位旁坐下了,五小姐今日也画着精致的妆,十分的娇艳,一下子就夺走了身边身着素衣的二小姐的光彩,到最后四少爷才来,一身暗色的红衣,没有往日那般张扬,同老爷夫人请安以后便不管夫人和老爷是否辞座径直的走到了三少爷旁边坐下了,还朝阿宁笑到。

    四少爷姗姗来迟把老爷气的又是一顿责骂,“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没有一丝公子的正形,今日请安还是这般姿态,你大哥三哥都来了,你才最后一个过来,真是给我沈府丢脸,”“老爷莫说了,四公子年幼便无人管教,四公子的娘走的早,我当时又忙于老爷朝中的事,才让四少爷如今这个性子,要怪你就怪我吧。”大夫人在旁说到为四公子开解。

    “我是无人管教,但是又与你何关,我这个性子不是正和了母亲大人的心意吗。”四公子嘴角含笑的同大夫人说到。“你这逆子如今这个德行和你母亲大人有何关系,是你不听管教,才成了今日这般德行。”老爷气急的同四少爷说到。“算了,老爷别说了,沐白不是有意的,都是自家人不要和自家人置气,时间不早了咱们还是一起用午膳吧。”沈夫人在旁边同老爷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