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陪公子出府
    天刚亮,沈倾风便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浑身十分的酸痛,刚想起身突然发现身边居然还趴着一个人,低头看过去,一张小巧白皙的鹅蛋脸,浓密的睫毛轻轻的覆盖在眼上,精致的鼻子立在一张微微轻张的樱桃小嘴之上,唇不点而朱。沈倾风竟不自然的看呆了,才几日不见这个小丫头竟出落的这般绝色。

    看到阿宁隐约有清醒的迹象,连忙将眼睛移开,问到“你怎么在这儿”。阿宁听到声音忙揉着眼睛醒过来回答道“昨天公子受伤以后,我就将公子伤口包扎了,后来怕公子夜里身体会有不适就留下来照顾公子了”阿宁还带着一丝睡意回答道。

    “劳你费心了,今日之事不可传出去。”沈倾风眼神直直的望向阿宁,“阿宁知道,阿宁自然不会将这件事传出去的,但是公子是遇到歹人劫害了吗,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阿宁担忧的问到。“你不必知道,你只要别说出去即可,”三少爷语气带着一丝不容置疑。“是,阿宁不问了,”阿宁看公子不愿意说就不敢再问下去了。

    沈倾风说完以后就低头看向自己身上的伤口,竟一时十分语塞,这个小丫头是拿自己当猪捆呢吗?包扎的纱布左一层右一层,捆的地方还是死结,但是又感觉这个捆法有一丝眼熟又想不起来了,沈倾风也没有深想便让阿宁扶自己起来。

    阿宁在旁边连忙的扶沈公子起来,经过一夜,沈公子的脸色已不似昨夜那般苍白了,已有一些血色了,但是竟然还有一丝较弱的美感像个病美人,让阿宁忍不住在心里腹诽,三少爷这么怕被人知道,莫不是因为劫匪是因为三公子的美色才劫持三公子的,然后三公子抵死不从,才受了这么重的伤回来,担心家丑不可外扬这才让自己保密的吧。

    思及此,阿宁用十分怜爱的眼神看着三公子,把三公子看的浑身发毛,像是猜透了这小丫头在想什么,脸色阴沉的说“收起你脑子里那些龌龊的想法,”“公子,你在说什么呢,阿宁心中什么都没有想。”阿宁连忙低头珊珊的说到。

    “你今日便随我出府吧,去府外的宅子暂住,”沈倾风同阿宁说到。“好呀好呀,从入府以后就没有出去过了,”阿宁十分欣喜的同三公子说到,“那我要不要再叫上春兰姐一同去呀,”阿宁又连忙问道。“不必了,你随我去即可。”

    阿宁担忧的问到“那我们今日就走吗,公子你身上的伤怎么办,恐怕不便出行。”“无妨,这些皮外伤不碍事,”阿宁虽然心中十分担忧,但三公子这么快的出府恐怕是不想让老爷他们知道。

    之后三公子便让阿宁扶着他从竹林后的一个侧门出府了,没有告知府内的人连春兰姐也没说,出府以后阿宁感觉外面的天都比沈府内的蓝,在一个拐角处停着一辆马车,三公子就让阿宁扶他进了马车,阿宁也进了这个马车,这是阿宁第一次坐马车,马车外面看着十分的普通只是体积很大,进去以后才发现里面被布置的及其舒服,铺着软榻,还有一张小几,摆着一些茶水。

    三公子进了马车以后就阖眼休息了,这也是阿宁第一次离三少爷这么近,这么近的看三少爷,闭上眼的三少爷不似往日那般深不见底,给人十分无害的感觉,阿宁趴在案几上,忍不住的偷偷看三少爷,只觉的天下怎么有这么完美的男子呀。

    “看够了吗?”三少爷闭着眼睛说到,把阿宁吓了一跳,连忙把眼睛看向别处,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马车又行驶了一段时间,阿宁在上面被晃的昏昏欲睡的终于停下来了,停在一个宅子门口。

    “还不下车吗,要本少爷扶你下去吗?”三公子幽幽的同阿宁说到,阿宁连忙起身扶三少爷下车,这三少爷不开口还是个谪仙的公子,一开口就把人噎死。阿宁这才仔细看了宅子,漆黑的木门,十分的低调,进了宅子里面,进去以后,里面不似沈府的宅子那般精致华丽,十分的古雅很配三少爷的气质,进了院子以后,有一道长长的连廊,右侧中了很多的金丝竹,阿宁扶着公子往庭院内部走去。

    “公子,你回来了,身体现在怎么样,都怪手下办事不利,才让公子遭了暗害,”一个看上去十分端正的黑衣男子在旁说到。“无妨,我已没有大碍,她想让我死罢了,我偏偏不会让她得意,这次下手的都是江湖上的高手,应该花了大价钱把,不过都是一群废物,你查清楚他们之间的往来。”三公子眼神狠戾的说到。

    把阿宁看的一身寒意,和往日的三公子一点都不同,仿佛这个杀伐果决的人才是三公子,“是,属下遵命,我这就去查办,属下告退。”那个男子说完就离开了,做事十分的干净利索。

    阿宁讲三公子扶到了房内,三公子便躺下休息了,阿宁就在房外侍候了,府内只有几个下人,这个宅子不是很大,阿宁一会就把宅子转完了,但是里面的布置阿宁十分的喜欢,清净雅致的,阿宁看府内好像没有给三公子做饭的人,便一个人去了厨房去给三公子准备吃的。

    宅子的厨房里面材料应有尽有,应该是有厨师的,但是并不在,阿宁进去以后,便杀了一条可以养伤的大黑鱼,将鱼内部清洗干净,切了一些姜丝去腥,又淋了一些花雕酒给鱼研制去腥,又麻利的将鱼放在蒸笼内蒸鱼,出锅以后又浇了一些热油为鱼增香,旁边还一直炖着乌鸡汤,放了一些枸杞红枣,十分的滋补,随手炒了几个小菜,忙后完以后就中午了,连忙端着盘子里的菜去三少爷房内。

    进去以后将菜摆好,就去侧室叫三少爷了,三少爷坐好以后拿起筷子轻轻的夹了一些鱼,吃了以后倒是觉得味道不错,平日里府中的饭菜虽然精致但是却不似这般有烟火味,感觉不像是府内的人做的问到“这是谁做的菜,”“公子,是我做的,宅子内的厨子不在,我就擅自为三少爷做了滋补的饭菜,可还可口。”阿宁忙紧张的问到怕三少爷不喜欢自己做的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