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初见柳含烟
    自己刚进府,沈相一行人就着急忙慌的回府了,同行的还有大夫人,不过在看到自己以后脸色变了又变,最后脸上有挂满了笑容,“倾风,你没事可真是太好了,从你回府那日,之后听说你马车受惊落入悬崖,我就一直在派人找你,怕你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如今你没事真的太好了”沈夫人假意的说到。

    那群没用的东西,杀一个孩子都杀不死,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是我派的杀手来杀他的,可惜了担心他们几个没用的废物杀人以后将事情暴露,已经偷偷将这几个废物杀死了,如今也不知道这个沈倾风知不知道是自己要杀他的,他娘是个妖精和我抢老爷,如今这个小孽种还要和我儿子抢位置,想到此处沈夫人更是恨的牙痒,死死的盯着沈倾风,笑里藏刀。

    “多谢母亲牵挂,我的马车在路上遇到了一群山匪,他们几人想劫持我,不过还好马车受惊,我掉落悬崖,这才侥幸活了下来,”现在还不是时候杀她,要等自己羽翼丰满以后,再将沈夫人千刀万剐,求死不能,报娘亲的仇,现在杀了她还不够。

    自己已经让师傅调查过那几个杀自己的杀手,他们几个都是宫里的人,此事恐怕连皇上也有参与,不过那毒妇做事可真是干净利索,居然这么快就将那几个人杀人灭口了,不过也多亏了她将那几个人灭口了,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知道当年的事和今日的事都是她办的吧。

    “倾风,都怪爹让你离开京城,才让你受此大难,你现在身体怎么样了,可怜我儿了,是爹不对,等你伤好以后我们还回京城住”沈相十分懊悔担忧的说到。“有劳爹爹挂心了,我身体已无大碍了,我在这儿就可以了,不必去京城了。”

    “你如今受了伤,需要静养,你就住在府内的后宅,那儿安静适合养伤,不要在门口久站了快些回去,”沈相看沈倾风脸色十分苍白连忙让人搀扶回去了,“三哥,你的伤是大夫人做的手脚吗?”路上看四下无人旁边的少年沈沐白轻声的问到。

    “此事你不必费心,我自有打算”“好的,三哥,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这次我也不回京城了,在这儿陪你,对了,刚才父亲在前院说了,因为你此次受伤,父亲朝中的一些好友想来府上做客,顺道看望你一下,不过你现在伤势还很重不必出来见人,”沈沐白在旁说到。

    “恩,我到了,四弟请回吧”“成天一副死人脸就不会笑一笑,我可是不远千里回来陪你的,你还不领情,”沈沐白气鼓鼓的小脸对沈倾风说到。“我没让你留下来陪我,你想走就走吧。“诶,我说你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呢你,算了不和你一般见识了。”沈沐白说完便扭头就走。

    不过也多亏了这次宴会才让自己见到了那个救自己的女孩,那天前厅正在宴请宾客,自己推说身体不适,并没有去前厅,只是在院内休息,突然一个少女走了进来,问自己这是哪儿,自己偷溜出来了一趟就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那女孩只比自己小了几岁,模样身份的清纯可爱,身穿一身粉色对襟外套,下面一个雪白的垂地长裙,头上扎了两个可爱发髻,粉妆玉琢模样十分好看,虽然年幼已有天人之姿了,走起路来十分的有大家闺秀的做派,不过自己当时并没有认出来她就是救自己的女孩,只是把她当做了一个迷路的女孩。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怎么不去前厅,前厅可热闹了,你们这儿好大呀,我才走了一会就迷路了,对了还没和你说我的名字,我是御史大人的女儿,我叫柳含烟,你找的可真好看,像画里的人,”那女孩和自己说到,随后有看院子里有一个秋千,直直的跑到了秋千那里,在秋千上荡了起来。

    秋千随着女孩的晃动慢慢的摆了起来,还有女孩的裙摆也摆了起来,眼波流转十分的灵动,还回头朝自己笑到,让自己帮忙给她推的再高一点,但是自己当时并没有在意,只是过去给她指路想让她快点离开,自己不喜欢在思考的时候被别人打断,于是便走上前去准备劝这个姑娘离开。

    “你出门以后,沿着池塘向南走,经过那道连廊就到了,你回去吧。”“我还没玩够呢,我在玩一会。”女孩不情愿的说到。自己走近以后才发现女孩腰间竟然挂着一个玉佩,正是自己那日给救自己的姑娘的那个玉佩,怎么会在她这里,难道她就是那个姑娘吗,想到这里自己生平第一次因为一个人紧张了起来。

    “你这个玉佩从哪里来的,”自己连忙问道。“你问这个干嘛,这个这个这个玉佩自然是我的,一位朋友给我的”女孩说到还连忙捂住了那个玉佩,说完就从秋千上下来,跑出去了。没想到这个姑娘就是当初救自己的人,更没想到居然就这么相见了,自己第一次那么压不住自己内心的喜悦,不过她可能没认出自己吧,也是自己当时浑身是血的,脸上也是血污,自己还用布遮住了自己的脸,她应该是没认出来自己吧。

    那个玉佩是绝对没错的,那是母亲留给自己唯一的遗物,世间仅此一枚。但是现在还不能过早的告诉她自己就是山崖下的少年,万一被她知道以后,再被大夫人知道了自己当时的遭遇,再查出来对女孩和自己都不利。

    当年,那个女孩给自己扎的纱布就是这个样子,没想到府里的小丫鬟阿宁也是这样的手法,沈倾风一直盯着身上的纱布出神,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自己对柳含烟一直因为这件事放在心头的位置,不过她就要入宫为妃,自己要马上行动了才行,想到此沈倾风眼中的那抹温柔都不见了只剩下杀气,你们慕容家欠的债该慢慢的结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