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阿宁被绑架了
    阿宁自从进府以内已经好久没出去过了,现在好不容易得到机会出府,而且三公子也不管自己,自己可以偷偷溜出去玩,本来想回家看一下自己的娘亲还有阿爹,但是如果回去的话,恐怕天黑也赶不回来了,于是阿宁便想着就在附近的集市上逛一逛,于是趁府内的下人不注意便偷偷的溜到了街上。

    还真别说在府内待久了,看惯了府内的精致静谧,出来这外面这么热闹才让人觉得活过来了,因为阿宁住的小镇,乌水镇虽然不在京城,但是往来的商贩却一点都不少,南来北往的人都来这里交易,吃的喝的玩的都是南朝最全的,镇子很大,沈府也算在这闹市之中的唯一的一方宁静之地了。

    平日里和阿爹来镇上也都是买药匆匆就离去了也没好好欣赏过镇上的风光,今日阿宁一个人出来要好好看看镇上的景色,还有顺道看看有没有娘喜欢的东西,等到下次回家带给娘,娘一定很高兴。

    出了公子这个宅子的后门,过了几条街道就到了集市上,集市上到处都是卖东西的,还有好几家包子铺,馄饨店,镇子上还有一家大酒楼,阿宁正好路过那里,酒楼名叫宝月楼,在里面吃饭都是镇子上方圆几十里内的大户人家,不过像沈府这样的人家自然不会去这里面吃饭,家里的厨子都是京城里来的。但是宝月楼也有它的特色,中秋佳节时候登到顶楼望月,会让人感觉仿若和明月共生。而且包月楼的顶楼好像只对自己公子开放。

    阿宁望了望包月楼,拿着手里的包子继续往前走去,出来以后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吃饭呢,刚好路边的包子摊出炉了新鲜热乎的大肉包子,阿宁买了两个,躲在宝月楼下吃了一个,剩下一个边走边吃,两边的商品琳琅满目的,把阿宁看的眼花缭乱。

    阿宁被路边的一个首饰摊吸引的走不动路,那些簪子,簪花款式都很简单,价格也不贵,但是阿宁不舍得给自己花钱,看来看去就选了一个银簪,上面镶这一个温润的玉兰花和阿娘的气质十分的相似,阿宁便花了七十文钱给娘买了这个簪子。

    看完以后天色已经不早了,阿宁又在附近的几家摊铺前看了一会,“小姑娘你一个人出来买东西呢吗?”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阿宁转身望去,阿宁并不认识这个女人,一个中年女子身材微胖,满脸堆笑的问向阿宁。“是,我一会就回去了”阿宁友善的回答到。“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我是别的镇子过来做生意的,第一次来乌水镇,不认识回去的路了,眼看现在天色都黑了,我看姑娘面善,能不能帮我找找出城的路”说完又满脸堆笑的望着阿宁。

    “可以”阿宁回答到,因为阿宁常陪父亲来镇上,因此出镇的路阿宁很熟悉。“那姑娘你能陪我过来一下吗,我的货还放在巷子里,你陪我去取货,取完咱们就走,真是多谢姑娘心善了,”那个大娘说完就拉着阿宁往巷子里去。

    “没事,我可以自己走的,你不用拉着我,”阿宁被拖拽的十分不舒服,便挣脱胳膊想要摆脱这个束缚。“不好意思,拽疼你了,我轻点拉着你,姑娘长的可真好看,是哪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呀,可有丫鬟陪着你出来”大娘在旁拉着阿宁问到,“大娘你搞错了,我不是什么千金小姐,没有人同行出来”阿宁在旁答道。

    阿宁又随这个大娘坐绕右拐了好几道巷子也没到,阿宁越发觉得不对劲,这个大娘打扮虽说是外来人,但是又操着乌水镇的口音,应该不至于连出去的路都找不到,而且还把货放在这么隐蔽的地方,不至于出去的路却找不到,这个大娘虽然在和自己套近乎可是感觉像是在打听自己是否有同伴,“大娘,你去把货拿出来吧,我在外面等着你就好。”阿宁对大娘说到。

    “不行,你要随我一同去,万一我一会走错路了怎么办”大娘突然语气变的不容反驳的说到,“放心,我就在这儿等着你,”阿宁边说边挣开大娘的双手,那个大娘突然脸色大变,刚才的笑容全都收了起来,对着巷子大声喊道,“快出来,她想跑”。阿宁连忙摔开那女子的手,有用脚狠狠的踩了那个大娘的脚,甩开腿就往巷子外面跑。

    后面出来一个男子,长得面容十分的凶狠,“站住,你别想给我跑,” “你这不中用的东西,快去抓那个小贱人呀,可别让她给我跑了”刚才那大娘恶狠狠的说到,阿宁只能撒开腿就像前跑。

    阿宁跑的几乎快虚脱了,躲在一个巷子的水缸后面,隐约还能听到那两个人追赶的声音,阿宁只得祈求老天保佑,希望自己不被发现,等到外面没声音了,阿宁才慢慢的钻了出来,结果刚一出来,那两个人就在巷子口站着。

    “我看你往哪儿跑,老实点少受点罪,不然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你,”那婆子恶狠狠的和阿宁说到,阿宁看着迎面的两人,心里害怕到了极点,十分悔恨今天自己跑出来了。阿宁准备向后跑去,可是回头的路是个死胡同,完了完了,老天这是要灭了我呀,阿宁在心里欲哭无泪的想到。‘

    “我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什么也不会好吃懒做的,你们不要抓我,”阿宁回头像那俩人哀求到,“不会也没事,我看你长的细皮嫩肉的,从你出来就盯了你很久了,你会伺候人就行,”说完那俩人猥琐的一笑,拿着绳子便要捆阿宁。

    阿宁力气小,没一会便被这俩人捆的结结实实的“这次的货可真不错,我好久没见过这么正的货了,得卖到京城的花楼去才行,肯定值一个大价钱,这次可发了”那女子高兴的说到,“是呀,这次的货太好了,我都想尝尝,”那男子猥琐的说到,“你敢,我把你狗腿打断,你敢碰一下,老娘跟你没完,”那俩人将阿宁捆的结结实实的,用一块布堵住阿宁的嘴,像巷子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