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和四公子一同回府
    “阿宁姑娘现在大仇得报,那在下就安排马车将姑娘送回去吧”慕容烨开口对阿宁说到。“真的不劳烦公子了,阿宁自己会回去的,阿宁带的有银两可以回去的,”阿宁推脱到,心想到自己一会再去找找应该会有便宜的马车的,实在不行自己就把给母亲买的发簪卖了,虽然值不了几个钱,但是也能解燃眉之急,以后再给母亲买,最重要的是不能再劳烦这位公子了,阿宁着实不想再欠着这个公子了。

    “公子现在已经不早了,我赶回去还需要时间,等到日后再见阿宁定报答公子的恩情,咱们现在就此别过吧,”阿宁怕那公子再劝说阿宁,连忙的和公子道别,说完也不给慕容烨说话的机会转身就跑,只剩慕容烨和身旁的侍卫呆呆的站在那里。

    这丫头又跑了,这么怕欠自己的吗,慕容烨十分无奈的看着阿宁跑的背影。“李湛,你跟着阿宁姑娘,看她安全上马车再回来”慕容烨对身旁的李湛吩咐到。“是,属下这就去办。”李湛抱拳领命以后就在后面悄悄的跟着阿宁,这还是自家皇上第一次对一个人如此上心,而且还是对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姑娘,虽然心中十分的疑惑但是并不敢多问,连忙去按照皇上的吩咐悄悄的跟着这个小姑娘。

    阿宁跑了以后,转过街角向后面看了看确定两人没有跟过来才停下来了,然后便又开始漫无目的找去乌水镇的马车,容公子是个大好人,所以自己不能再麻烦人家了,然后阿宁又找了两家,有一家拉货的说让阿宁坐在货车上要一钱四十文银子,已经是最低的了,而且再过一个时辰就出发了,阿宁讨价还价了半天那人也只再便宜十文钱,因为阿宁如果坐上去,能拉的货就少了,要这个价钱也不算太高。

    “老板,你们等我一会,我马上找个典当行,把手中的簪子当了,把路费凑够就来”阿宁和这货车的老板说到,说完就赶忙去找典当行。但是马车位置有点偏,附近没有典当行,问了路人,最近的典当行也在城西,阿宁听闻又是一阵头大,怎么自己现在诸事不顺呢。

    自从阿宁失踪以后,四少爷就派人出来找阿宁的踪影,“门主,我已经派人调查了,阿宁姑娘今日下午在镇上逛街后来被两个贩子带上马车,去往京城的方向了,”黑衣人在旁对沈沐白说到,“快给我备车,去京城”沈沐白的眼睛闪过一丝焦急,得知阿宁竟然被两个贩子带走了,连夜驾车往京城的方向赶,那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居然要动阿宁。

    结果刚到京城那个手下又来禀报阿宁被两人救下了,现在已无危险了,而且阿宁还和那个公子一同吃饭,“哦,是吗,她倒是朋友不少,本公子是来京城找乐子的,可不是来找那个丫头的”沈沐白听闻阿宁“丰富”的经历后故作不在意的说到。

    “但是阿宁姑娘现在好像银两不够,准备找当铺凑银子回去”那人又禀报到,不过心中十分的无语,以前听说过自家门主是多么多么厉害,如今这个模样着实和传说中的样子不符呀,十分纠结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自家门主昨日夜里就为这个叫阿宁的姑娘着急,现在又故作不在意的样子。

    “她和我有什么关系,你下去吧,”沈沐白嘴硬的吩咐手下走后,然后就让车夫在城西一直晃悠,从阿宁身边过去了三次,那丫头居然都没有看到自己,“少爷,要不我去替你叫一下阿宁姑娘吧,我已经在这儿转了三趟了,马儿都吃不消了。”

    “谁说我是在找她,这里景色不错本公子想在这里多逛逛。”沈沐白摇着手中的折扇说到。“行,咱们继续转”车夫十分无语的答到。阿宁忙着找附近的当铺,没注意到四公子,倒是瞧见附近有一个看上去就骚里骚气的马车一直在附近转。

    沈沐白看那个笨丫头还没瞧见自己,于是又让马车从阿宁身边经过一次,这一次沈沐白还故意用内力将马车的车帘吹起,功夫不负有心人,那丫头终于看过来了,“四少爷,四少爷,好巧呀,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咱们府里的阿宁呀,”阿宁没想到居然会在京城遇到四公子,十分激动的像马车里的人挥手到,希望四公子能注意到自己。

    “阿宁?我怎么不太记得有这一号人,赵伯,咱们府上的丫头太多了,这又脏又臭的倒是没见过,你知道咱们府上还有这个人吗?”沈沐白摇着折扇像驾车的赵伯问到。那赵伯心中十分的无语,这公子今日是怎么了,怎么感觉脑子有问题,不过自然就只是在心里想了想,有顺着话答到“许是有这么个人吧,好像在三少爷跟前伺候。”

    “四少爷你贵人多往事,你看是我呀,咱们还见过很多面的,我是阿宁呀,我昨日被拐到了京城,现下好不容易逃出来了,但是回去的路费不够,四公子回府吗,你可以把我顺便捎带回去吗”阿宁像抓到救命稻草一般恳求到。

    “我正好也要回府,但是你现在又脏又臭的,本公子的马车这么漂亮,不想和你同乘一辆马车”沈沐白又傲娇的说到。一旁的赵伯已经快听不下去了,昨日连夜就往京城跑,遇到了又故意不相认,如今还嫌弃人小姑娘。

    “啊,公子你就帮帮我把,我就坐在马车外面的沿上,绝对不干扰你,回府以后我会好好答谢公子的”阿宁看四少爷不想带自己连忙请求到。“那本公子看你可怜就帮你一次吧,你要好好记住本公子的恩情,可别看到我就翻白眼”沈沐白桃花眼含笑的望着阿宁,此刻的四公子在阿宁心里的形象十分的高大,突然发现四公子居然发现了自己每次看到四公子就翻白眼,等一下他不是刚才不认识自己吗,怎么记得这个,随即狐疑的看向沈沐白。

    沈沐白看到阿宁看他,连忙开口,“还上不上车,再晚本公子就自己走了,你一个人回去吧,到时候再被卖了也没人管你,”阿宁听闻连忙座上马车的外檐上,虽然是马车外面但是地方也十分的宽敞,阿宁爬上去之后坐着倒也舒适。

    “皇上,那个姑娘遇到了他们府上的四公子,现在已经和四公子一同回去了,”李湛在看到阿宁上车以后就回去和慕容烨复命了,“沈沐白,他来京城做什么,不过阿宁既然上车了,那我就放心了,咱们也回去吧,今天出来一趟还收获颇丰”慕容烨转身准备回宫。

    “那皇上咱们还去御史大人府上吗,咱们今日出宫不就是去御史大人府上吗?”李湛在旁问到。昨日里有消息说御史大人的女儿柳含烟偷溜出城去往了乌水镇,皇上听闻以后就吩咐自己和他一同出宫说是去拜访一下御史大人,“不必了,回宫,今日发生之事不许和任何人提起。”慕容烨眯起了凤眼同李湛说到,“是,皇上。”

    “四公子,我家公子昨日里有没有发现我不见了,”阿宁在马车外像沈沐白问到。“不曾,你家公子昨日里见了老情人,如今喝的烂醉如泥,正在房内昏睡呢”沈沐白回答到。“哦,我还以为他会来找我呢”阿宁在外面焉焉的回答到,原来公子昨日里见了柳姑娘呀,三少爷一般不会把自己喝醉的,看来昨天应该伤心了,阿宁在心中想到。

    “你想什么呢,你一个小丫头丢了就丢了,要不是本大少爷大发慈悲救你,你还以为你能回来”沈沐白又对阿宁冷嘲热讽的说到,“知道了,多谢大慈大悲的四少爷愿意拉我回去,阿宁今生感激不尽”阿宁本来就难受,这四少爷还伤口上撒盐。

    “不谢,回去以后怎么报答本少爷,”沈沐白又追问到。“阿宁什么也不会,但是勉强和阿娘学了一些刺绣的手艺,阿宁回去给四少爷秀一个荷包把,希望四少爷不嫌弃”阿宁想了想自己也没啥拿的出手的本事,就刺绣倒是得到了娘亲的真传,希望四少爷能喜欢。

    “切,一个破荷包,本公子才不稀罕。”沈沐白听闻阿宁给自己绣荷包,心中竟泛起了一丝喜悦,嘴角还挂上了笑容,但是嘴硬的拒绝到,不过在马车内阿宁倒是没看到四少爷的表情,“那好吧,公子既然不喜,那阿宁就把这份恩情记在心中就可以了,”阿宁顺着四少爷的话说到。“诶,,谁说我不要的,本公子刚好缺个荷包,”四少爷又连忙反驳到,阿宁头顶一片黑线划过。

    俩人斗了一路的嘴,后来把阿宁都说困了,靠着马车就睡着了,等阿宁再醒来就到乌水镇了,总算在天黑之前赶回到了沈倾风的外宅,阿宁再看这个宅子,心中竟十分的感慨,自己虽然才离开了不过一日,不过这一路上的经历着实凶险,没想到还能活着回来,心中十分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