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剩阿宁一人照顾三公子了
    “不好意思,你让我松手的,”四少爷低头看着阿宁嘴角的笑意盖都盖不住,我是让你松手,不是让你把我扔地上呀,阿宁愤愤的看着四少爷,从地上爬起来,刚才这动静太大了,阿宁已经不敢在说话了,周围的眼神都向阿宁看了过来,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就摔地上了。

    “你这个没礼数的丫鬟,在门口大呼小叫不知礼数,碰伤了小姐把你腿打断”五小姐的娘拉着五小姐在旁说到,“五娘严重了,五妹自小身强体壮的,碰不伤”沈沐白又开口说到把五夫人气的站不稳,“娘,四哥居然这样说我,”五小姐听闻沈沐白居然这样说自己,还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气的不行,“沐白,有你这样说妹妹的吗,你五妹自小就身体较弱的很,那经得住这种粗使丫头碰,”五夫人语气不悦的对沈沐白说到。

    “五娘莫不是记错了,孩儿幼时被五妹拿着追着打了大半个宅子,五妹那猛的像一个野牛一般。”沈沐白继续补刀到,阿宁在旁抿着嘴使劲不让自己笑出来。“你,你”五小姐和五夫人同时指着沈沐白,眼睛瞪的极大气急到说不出话。

    这时已经在马车的沈相看着门口一直喧嚣不停,不悦的说到,“行了,你们几个在外面这样还不嫌丢人,赶紧上车,” “知道了,老爷,”五夫人语气一下子变得十分顺从,拉着旁边的五小姐往马车上走,“本小姐告诉你,别看本小姐走了,下次见你有你好果子吃,”五小姐从阿宁身边过的时候又狠狠的威胁到。“五妹,打狗还要看主人呢,”旁边的沈倾风听到五小姐的威胁,淡淡的开口说到。

    “快走吧,再磨蹭一会老爷又要说咱们了,”五夫人拉着五小姐向前走去。“你们都向着外人是吧,算了,本小姐马上要去京城了,不和你们一般见识了,”五小姐被身旁的五夫人拉着向马车走去。虽然公子的话是向着自己,但是这形容着实不妥,公子你还不如不说,阿宁眼神幽怨的望着沈倾风。

    终于上马车以后,他们一行人才浩浩荡荡的离府了,府内的丫鬟下人们才松一口气,大家都各自回去了,现在屋里就剩下阿宁和春兰姐了,俩人相处的十分和谐,每日按时到沈倾风的院内打扫落叶,偶尔四少爷会过来陪三少爷喝酒,顺带再戏弄阿宁一会儿。

    转眼已经快要入夏了,这一日阿宁洗漱完之后并没有看到春兰姐,四处寻找也不曾看到,阿宁只好自己一个人去三少爷院内,到了以后阿宁看到了春兰姐已经到了,只是今日的穿着和平日不同,阿宁十分好奇的走了过去。

    听到春兰姐和三公子在谈话,“公子,如今我的契约已经到时间了,家里人已经给我在镇子上寻了一门亲事,日后恐怕不能伺候公子了,不过有阿宁姑娘在,虽然平日里这丫头大大咧咧的,倒是个没心眼的能全心全意照顾公子的,我今天下午就出府了,往公子批准。”春兰语气略带不舍的和三公子说到。

    “春兰姐,你怎么这么快就要离开了,我一个人照顾不好公子的,”阿宁再旁不舍的挽留到,“春兰已经到了适嫁的年龄,让府内的嬷嬷给春兰多置办一些嫁妆,让春兰出府的体面一些,”三公子语气没什么感情的和阿宁吩咐到。

    “谢少爷,那我就先下去了,”春兰语气十分不舍的走了,阿宁能看出春兰的不舍,因为春兰已经在府上待了四年了,对这儿早有感情了,如今说走就走着实让人难受,阿宁也不管三公子了,连忙跟上春兰姐,想送一下春兰姐。

    “你回去照顾公子把,我还有回去收拾一下行李,等到下午我家里人就来接我了,你不用惦记,定亲的是镇子上医馆里的二儿子,听说为人十分正直,”春兰拉着阿宁的手,语气十分温柔的和阿宁说到。“可是我舍不得你,府里只有你一个朋友,你走了就剩我一个人了,”阿宁不舍的说到。“傻孩子,你以后也要出府的,不用难过,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要早些回去收拾了,”说完春兰就转身离开了。

    望着春兰离去的背影,阿宁心里突然莫名的酸酸的,自己也会和春兰姐这般离去吗,“你这个小丫头,看什么呢,怎么也想走了,你还没给本公子报恩呢,从上次到现在多久了,你莫不是骗我呢吧”突然耳边又传来四少爷的魔音。

    “谁说我不给你了,你再等几日我肯定给你绣一个最漂亮的荷包,”阿宁连忙说到,不给沈沐白再说自己的机会,“我还要回去打扫呢,四少爷回见”说完又溜走了,“我等着”说完看着阿宁的背影大笑到。

    回去以后,看着本来就空空的院子如今更加空空,让阿宁感觉更加难受了,给三少爷磨墨的时候也不专心了,竟然把墨水洒在了少爷的衣服上,“啊,公子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给你搽,“阿宁连忙用拿墨的手去给沈倾风搽,沈倾风的面色越来越难看,拎着阿宁去里屋让阿宁给自己换衣服,阿宁被这阵势吓得,直接踩在公子的衣带上,直直的摔在公子的怀里。

    沈倾风用手接住了阿宁,阿宁现在正在长身体,阿宁的重量都堆在了沈倾风的身上,俩人贴的十分紧密,此时俩人的姿势十分的暧昧,阿宁整个人脸都红到了耳朵根,急忙从沈倾风的怀里出来,这是阿宁第一次和沈倾风挨的这般进,甚至能清楚的闻到沈倾风身上带着的一股淡淡的沉香味,让人十分的安神。

    阿宁抬头望了一眼沈倾风,看到沈倾风的脸色并没有变化,不过阿宁并没有注意到沈倾风微微泛红的耳朵根,“出去,做事一点都不稳重,要你这丫头有何用,”沈倾风对阿宁训斥到,“是,少爷,阿宁下次会注意点的”阿宁也自知今日惹了不少麻烦,不好意思的低头出去了。

    等沈倾风换好衣服出来以后,阿宁已经把午膳布置好了,今日换了一件淡青色的长衣,把公子衬托的更加的清新飘然,阿宁还是第一次看公子穿其他颜色的衣服,曾经一度以为公子是不是就一身衣服不换呀,要不是每次洗衣服洗得胳膊疼,真的怀疑自家公子没换过衣服。

    阿宁再次惊叹自家公子的气质,真不愧是南朝第一美男,还好公子整日在府里待着,这要是出去了得招多少花引多少蝶,沈倾风坐下以后看阿宁的脸色一直为难的样子,以为阿宁因为春兰走了,心情不好于是想着带阿宁出去放松一下。

    “晚些时候,你同我出府吧,正好惊蛰听说镇上晚上会有活动,你随我出去一趟吧,”沈倾风喝着茶眼角扫向阿宁淡淡的说到,以为阿宁肯定会满口答应,上次不就是偷偷出府才被拐走的。阿宁听到公子突然带自己出府,倒是十分的惊讶,而且自己刚刚的才想过让公子在府里待着最好。

    突然就说要出去,阿宁十分怀疑公子有读心术,“不不不,在府里就挺好的,”阿宁连忙挥手拒绝到,像沈倾风这样的出去以后以阿宁的小身板可是保护不住。“是吗,真不想出去吗,听说晚上附近会有各地的小吃,那我同子阳去了,子阳就是阿宁那日出府在公子外府见的一个下属。

    “啊,公子我去,你别找别人了,我可以保护你的,”阿宁信誓旦旦的说到。沈倾风看着阿宁这般瘦小的模样觉得十分好笑,嘴角荡起笑意,阿宁竟然不觉看呆了,公子的笑是阿宁见过的世间最美好的东西,仿若冬日的暖阳可以融化冰雪,阿宁从没见过公子这般笑过,平日里虽然十分的清冷整日一副不在意世间万事的模样,这样笑着更让阿宁觉得沈倾风真实的活着。

    “公子,你笑着真好看,不要成日里板着脸,”阿宁忍不住的说出来,结果阿宁刚说完,沈倾风瞬间收起笑意,好像再多笑一下会让阿宁占到多大便宜一般,阿宁心中十分的无语,早知道就不说了。

    用过午膳以后,阿宁将东西收拾干净以后,公子便让阿宁去换一身衣服,晚些时候便一同出府。阿宁得到命令以后,连忙欢快的跑回住处,到了以后春兰已经把东西收拾完了离开了,本来三个人的房间现在就剩阿宁一人,让阿宁十分的有感触,不过春兰也算自由了,在这儿就算再好也是下人。

    阿宁换了一身外出的衣服,十分的简单,一个淡色只有一点淡淡的天蓝色的裙子,十分清丽的颜色,还有一个束腰,把少女的身姿挣脱的越发轻盈,这是阿宁在府里发的衣服,当时一人一套,等阿宁回来已经被平儿挑剩下了,春兰姐年纪又长一些,不太适合这种比较稚嫩的颜色,于是阿宁便选了这套,不成想居然十分的和身,料子也是丝质的还有一些轻纱穿上十分的轻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