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公子的耳朵红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三公子,阿宁有一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阿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脑海里会跳出这么一个奇怪的词,反正是把阿宁正准备递出去的手吓的缩回来了,“阿宁,你长本事了是吗,现在都当街毫不避嫌和男子拉拉扯扯了,”沈倾风本来只是路过这里,没想到居然看到了阿宁和别的男子在街上,而且举止居然还那么亲密,突然一种无名之火涌上来了。

    “没有,这不是别的男子,他是孔玉哥哥,我们自小就相识的,”阿宁连忙开口反驳到,“所以就当街喂食吗,”听到自幼就相识沈倾风的脸色更黑了,阿宁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啥,但是就是特别的紧张。

    “阿宁,这位公子是谁,”孔玉看着马车里那个面色不善的男子问到,“对了,孔玉哥哥,我还没和你说呢,我现在在咱们镇上的沈府当差,我就在他院中做事的”阿宁连忙和孔玉解释到。

    “是吗,这位公子看起来十分的不好相处”孔玉突然脸色也变了,平日里阿宁只感觉到孔玉身上的书生气,今日感觉孔玉比平日里不一样。“你应该就是沈府的三公子吧,我和阿宁是自幼就相识的青梅竹马,做这些举动不过是幼时就经常做的,”孔玉眼神直直的看着沈倾风没有了往日的温润和善。

    “对对对,公子,他说的对,我们真的是从小就认识了,他就像我哥哥一样的。”阿宁在旁连忙附和到。“像哥哥一样吗,”沈倾风突然笑着看着孔玉语气加重的说到,把阿宁看的一身鸡皮疙瘩,自己明明也没做错事呀,而且这也不是在沈府,自己是卖身进沈府了,但是这也是休工的时候,自己干嘛这么害怕。

    想到这里阿宁胆子也大了起来,“公子,我们先走了,等到晚些时候我就回府了,”说完就拉着孔玉的衣角低着头准备溜走,“你还想走,赶紧给我上来,不然这个月的工钱给你扣了,”沈倾风知道阿宁最在意那些工钱开口威胁阿宁到。

    一听到扣工钱,阿宁赶紧停下准备溜走的脚步,十分抱歉的看向孔玉,小声的对孔玉说到“孔玉哥哥,他要扣我工钱,我不能被扣工钱,要不你先回去,咱们改日再见,“说完阿宁十分不好意思的看着孔玉。

    “阿宁,你如果不想在沈府,就辞了,我正好秋天要到京城殿试缺一个书童,你可以做我的书童”孔玉满眼期待的眼神亮晶晶的看着阿宁,看的阿宁十分的为难,“对不起,孔玉哥哥,我已经签了卖身契的,至少要在这里两年的,我如果走了,是要赔双倍的,其实这三公子平日里人不错,就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凶,你别担心我,”阿宁宽慰的给孔玉说到。

    “还站在那里啰嗦什么,上车,”沈倾风看阿宁和那个青梅竹马恋恋不舍的样子,黑着脸语气冷冷的说到,“好好,我马上就来了,公子,”一听到沈倾风催促自己,把阿宁吓得赶紧和孔玉道别,还把手中的芙蓉酥塞给孔玉,“孔玉哥哥,你一定要尝尝这个,真的很好吃的,我得走了,咱们改日再见”说完就转身爬上了马车,和孔玉哥哥挥手道别。

    孔玉手里拿着阿宁递过来的芙蓉酥,站在原地小声的说到阿宁等我,等我金榜题名时就回来娶你。阿宁上马车以后打开车帘看孔玉还站在原地不动,伸出手对孔玉挥手到,“孔玉哥哥,你早些回去吧,我们改日再见”一边挥手一边说到,“不想被踢下去,就坐好”沈倾风看着阿宁依依不舍的和那个男子挥手,语气冷冷的说到。

    车外的孔玉看着离去的马车,轻轻的挥了挥手,看着手中的芙蓉酥,轻轻的拿起了一块,是和阿宁说的一样,很好吃。孔玉在看到马车中的那位沈公子以后,心中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感觉,觉得一些事情可能要变了,一种失去的感觉,感觉自己可能要失去阿宁了,想到这里孔玉摇了摇头希望只是自己多想了,年幼就和阿宁一起长大,自己唯一的心愿就是迎娶阿宁,至于金榜题名他倒不是很在乎,只是作为一份承诺让自己值得阿宁托付终身。

    听到沈倾风要把自己踢下马车,阿宁瞬间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坐在马车上,“公子,你怎么生这么大的火,我今天有没做错事”阿宁感觉沈倾风今天的火真的是莫名其妙,“还说自己没错,你是沈府的婢女,在府外同男子这般,败坏我沈府的名声”沈倾风闭着眼睛语气不悦的说到。

    “什么叫同男子这般,我和孔玉哥哥自幼就认识,我们一直都是好吃的一块分着吃的”阿宁撅着小嘴不服气的辩解到,“一直?”沈倾风的语气又冷了几分。“偶尔偶尔”看着身边的谪仙公子已经快变成冰山美男了,阿宁吓得话都说不清楚了。

    “以后再让我看到你在同他来往,工钱全扣了”沈倾风知道这丫头最看重那些工钱,于是开口威胁到,“不来往不来往,公子千万别扣,”阿宁接过话赶紧随声应和到,心里打着小算盘,反正只要不让沈倾风看到不就好了,自己可以偷偷见孔玉呀,毕竟孔玉秋天是要去殿试的,一别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但是自己还要为了五斗米折腰,因此先答应再说。

    沈倾风看了一眼阿宁,又开口到“以后你过节才可以回家探亲”,“啊,为什么呀,公子,别人都有的,为什么呀取消我每个月的休假”阿宁一听到以后只有过年过节才可以回去,瞬间人也坐直疑惑的反问到,“没有为什么,到了,下车”沈倾风面不改色的说到。

    沈倾风下车以后,阿宁就一直在后面跟着嘀嘀咕咕的,“你再说我小心眼,过节也不许回去”沈倾风在前面走着突然开口说到,“啊,公子听错了,我是说公子真是一个风姿飒爽的人,”没想到沈倾风居然听到了,这耳朵也太好使了吧,阿宁忍不住走到沈倾风跟前凑的很近想看看沈倾风的耳朵和自己有什么不一样。

    沈倾风正在前面走着,突然面前出现了一张脸,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你这丫头在干什么,真是不成体统”沈倾风把脸转过去,躲开阿宁直勾勾的视线,“公子,你耳朵怎么红了,你果然和平常人是不一样的,”阿宁好奇的问答,随即又想到这可能就是为什么公子的耳朵比自己耳朵好使的原因。

    “你不知道女子要避嫌的吗,和别的男子在外拉拉扯扯,如今还这般靠近我,真是不知羞耻”,沈倾风听到阿宁说的话,语气不善的说到,说完就大步流星的离去了。“我哪里不知羞耻了,明明你的耳朵就是不一样吗,上次也是我那么小声都能听见,”阿宁感觉肯定是自己发现了沈倾风的小秘密他恼羞成怒的。

    于是小步跟上沈倾风,之后的日子沈倾风总是对阿宁爱答不理的, 阿宁跑过去倒茶,沈倾风就起身离去,阿宁磨好墨水沈倾风就去竹林里弹琴,不过阿宁始终没觉得自己做错什么事了,倒是每日问心无愧该吃吃该喝喝,而且看不到沈倾风更是逍遥自在的很。

    又过了几日,阿宁正在院子里整理沈倾风的字画,放在受潮,突然管家过来说有人找,阿宁也买想到会是谁来找自己,也十分好奇的跟着管家出府去看谁来找自己,从侧门出去以后,孔玉哥哥正站在竹林下,看到自己出来了,笑着和自己挥手。

    “咦,孔玉哥哥你怎么来了,你今日不在书房看书吗?”阿宁看到来人只孔玉之后十分惊喜的跑过来问到,“我不放心你,便来看看你,还带了你爱吃的芙蓉酥。”孔玉看到阿宁以后笑着将手中的芙蓉酥递给阿宁。

    阿宁看到芙蓉酥以后两眼都放着光,“孔玉哥哥你对我太好了,这个这么难买你肯定一大早就来了,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你还要考试呢,你要在家里多看书的,”阿宁接过以后,一想到孔玉哥哥可能为自己耽误的时间十分内疚的说到。

    “比起看书我更像来看看你,”说完孔玉就看着阿宁,阿宁感觉这次孔玉回来以后看自己的眼神和以前不一样,阿宁也说不出来哪里变了,但是就是和以前不一样了,“我哪有书好看呀,人不是说书中自有颜如玉呢,孔玉哥哥可一定不要松懈了,我在这里好好的,你不用担心我,等你殿试完了再来找我也不迟,”阿宁拿起芙蓉酥边吃边说到。

    “阿宁不用担心我,我怕不多看看你,阿宁就不见了呢”孔玉用开玩笑的语气笑着说到,“阿宁怎么会不见呢,孔玉哥哥你想多了”阿宁听到以后笑着说到,“对了,孔玉哥哥,我得赶紧回去了,不然一会公子就要说我了,”阿宁一想到沈倾风的眼神就害怕,连忙和孔玉道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