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阿宁的初吻
    和孔玉又说了几句话以后,阿宁就从后门回府了,阿宁刚进公子的院子里,没想到沈倾风已经在院子里站着了,本来阿宁是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偷的溜进去,没想到沈倾风就站在房檐下,直直的看着阿宁还有阿宁手里拿的那袋芙蓉酥。

    “我上次说的你一句都没听进去是吗”沈倾风看着阿宁淡淡的开口说到,“没,我都听进去了,”阿宁边说边将手里的芙蓉酥往身后藏,“那你刚才出去见什么人了,”沈倾风开口质问道。“我出去买这个了,公子你要吃吗”阿宁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的快飞出去了,为了保住自己工钱只好撒谎了。

    “撒谎的话,一年的工钱全扣了,”沈倾风语气不急不慢的说到,“别别别,公子我是出去见孔玉哥哥了,但是我们就说了两句,没有做你说的那种拉拉扯扯的事,而且我也和孔玉哥哥说了以后尽量少见面了,”阿宁连忙一五一十把事情都交代了,活像一个认错的小媳妇。

    “尽量少见?”沈倾风每次都能抓住阿宁的每句话的重点,“不见不见,以后不见,而且孔玉哥哥还要殿试,没时间再来找阿宁的”阿宁连忙开口保证到,“一口一个孔玉哥哥,叫的倒是十分亲近”沈倾风语气冷冷的说到。

    “你以后就住我院里吧,今天把院子里的花草全部修建了,还有你堆了五床的床褥全部洗了,”沈倾风说完就转身回屋还把门紧紧的关上,“啊,我在住这里吗,”阿宁在沈倾风身后询问到,但是沈倾风已经把房门关上了,不理阿宁。

    阿宁一想到一会把院子里所有的花草都整理了,就头大,沈倾风的院子本就很大,到处都是花还有树,这些工作可是四天的量,还有自己偷偷藏起来的五床床褥怎么就被发现了呢,自己倒不是想偷懒,这个主是个洁癖的人,床单被褥换的比阿宁洗脸都勤快,而且这个院里就阿宁一个人,这是要要了阿宁的老命呀。

    阿宁一想到今天把这些工作都昨晚,简直就要老泪纵横了,看着手中的芙蓉酥,阿宁顿时觉得不甜了,说干就干,这个院子本来是有一个专门给丫鬟下人住的地方,沈倾风的意思应该是让自己在这儿住了,还是先把住的地方收拾出来吧,这个烦人精让自己住这儿应该是为了更方便剥削自己仅剩的劳动力。

    阿宁把衣服的袖子用绳子炸起来,头发全部扎起来挽成一个干脆利落的发髻,那个偏房一直没人住,里面家具倒是十分齐全,桌椅都十分的精致,但是灰尘也不少,阿宁在院中打了一桶水,将里里外外打扫的干干净净就将自己没有多少的行李放进去了。

    收拾好这些以后,阿宁就坐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一直修建到了天都黑了,也不过是将院子的一角修理出来,沈倾风也终于从房里出来了,“公子,我已经整理了一天了,可以休息下来吗,”阿宁看到以后连忙开口恳求到,希望沈倾风能大发慈悲放过自己。

    “我说了整个院子,阿宁慢慢整不着急的,今天一定要修剪完”沈倾风还十分善解人意的说到,说的阿宁差点就信了这公子这么善解人意了。“可是公子,我饿了,我已经一天没吃饭了”阿宁饿的捂着肚子眼神十分可怜的和沈倾风说到。

    “阿宁姑娘不是已经吃过芙蓉酥了,应该不会饿吧”沈倾风嘴角挂起一丝淡淡的微笑,在外人看来这般模样简直如同谪仙下凡,但是此刻的阿宁看着自己公子如同看到恶魔一般,看着如此纯白无害的公子怎么这么腹黑。

    阿宁一肚子的气,没处撒,拿着手中修剪花草的大剪刀,对着草木就一顿胡乱剪,“小阿宁,你这是在干嘛怎么对这些小花小草下此毒手,你要是有什么气撒我身上”四公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抱着酒进来了,“我家这位公子,不让我吃饭,还让我一个人把整个院子的花草都修剪了”阿宁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坐在石凳上的沈倾风,开口诉说沈倾风的罪行。

    “哦,三哥,不知我家小阿宁做了什么事让我这个三哥这般”沈沐白走到沈倾风身旁笑着问道,自己印象里三哥可不会为了一点区区小事这般的,“你问问她自己,”沈倾风接过沈沐白递来的酒开口说到。

    “阿宁,你做了什么事惹我家这位仙人不悦”沈沐白十分好奇的问到,“我也没做什么,不过和我的孔玉哥哥见了两面”阿宁十分委屈的说到,“孔玉哥哥?”沈沐白又开口问到,“我俩个人并没有做什么事,我两个自幼就相识,我不过伸手喂孔玉哥哥一个芙蓉酥被三公子看到了,非说我有辱沈府,说我作风有问题,让我做这么多的活,但是我和孔玉哥哥没做出格的事”说完阿宁还瞥了沈倾风一眼。

    “你还喂你那个孔玉哥哥?三哥只让这个丫头打理你的院子怕是不够,我院里的花草也深了,不如让她明天去帮我的院子也打扫了,”沈沐白听完嘴角的笑意也没了,十分赞同沈倾风对阿宁的处罚。

    “啊,不是吧四公子,”阿宁十分不可置信的看着沈沐白,突然感觉自己是不是找错人了,看着眼前做的哪是两个美男呀,这简直就是两个恶魔呀,“公子,后院的草我还没除干净,我先去除一下草”阿宁说完就抱着手里的工具跑了,生怕那俩人不让走。

    “三哥,是为阿宁生气吗”沈沐白开口问到,“怎么可能,她只是我的侍女,在外这般让府里蒙羞罢了”沈倾风冷冷的开口反驳到,“是吗,沈三公子还会为府里的脸面着想了,倒是罕见”沈沐白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嘴角带着一丝戏谑的笑,十分的妖孽。

    “你今日来我这里做什么,”沈倾风岔开话题,开口询问到,“怎么没事就不能来吗,”沈沐白开口反问到,“没事就走吧”沈倾风开口下逐客令到。“别呀,柳含烟再过五日就要嫁进宫里了,三哥不着急吗”沈沐白嘴角勾起一丝笑意问到。

    “她入宫做她的妃,与我何关”沈倾风面不改色的说到,但是拿酒杯的手明显变得用力了,“那三哥不在意就好,”沈沐白太清楚沈倾风的性格了,他怎么会不在意柳含烟呢,不过在强装罢了。

    说完以后沈倾风便一直喝酒,沈沐白就陪着沈倾风喝酒,虽然他知道柳含烟配不上沈倾风,但是自己这三哥倒是个执着的人,京城中那么多的名门望族的千金小姐不顾矜持只为了见三哥一眼,可三哥从年少心里就只有柳姑娘这一个人,不过这柳含烟除了有一具皮囊,沈沐白实在想不出她有哪里吸引三哥的地方,而且三哥也不是看重容貌的人。

    两人之后喝了好多的酒,之后有一位暗卫在沈沐白耳边耳语了一句之后,沈沐白这才收敛起眼中的醉意,随那位暗卫一同用轻功离开了,阿宁收拾好后院以后,才拿着工具从后院回来,回来以后看到院中已经只剩下沈倾风一人了,沈沐白早已经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沈倾风还醉倒在石桌上,阿宁看着醉倒的沈倾风十分的头大。

    这家伙酒量不行还喝这么多酒,俩人在地上扔的到处都是酒壶,而且自己也不能不管他,但是沈倾风这么大一个人,自己要怎么把他拖进去呀,看的阿宁直皱眉,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阿宁去沈倾风身边,先拍了拍沈倾风一点反应也没有。

    阿宁只好将沈倾风的胳膊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使出浑身的力气将沈倾风从桌子上扛了起来,平日里看着也是一副翩翩谪仙公子,这醉了以后倒是下凡了,沉得简直如死猪一般,阿宁将沈倾风拖到床上以后,已经累的坐在了地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一个人居然真的把沈倾风拖进来了。

    看着醉酒以后的沈倾风,倒是十分的人畜无害,想起白天沈倾风欺负自己的样子,阿宁突然忍不住想捉弄一下沈倾风,阿宁嘴角扬起了一抹狡黠的微笑,像一个小狐狸一般,偷偷的趴在沈倾风的跟前,用手指夹住沈倾风高挺的鼻子,过了一会沈倾风果然在挥手挣脱,阿宁突然心情大好,也不气白天的事了。

    阿宁正在得意,突然躺在床上的人长臂一揽将阿宁揽入了怀中,然后然后,阿宁正在惊呆之际,突然感觉到了唇边一阵柔软,沈倾风居然吻上了阿宁,阿宁整个人震惊到不能动弹,整个人大脑一片空白,沈倾风的吻带着一丝微凉还有一丝酒的清香,让阿宁那一瞬间也仿佛喝醉了一般。

    阿宁正处于震惊之中,睁大了眼睛,整个人的姿势保持着僵持,突然耳畔传来了沈倾风呢喃的声音,“烟儿,不去好吗”阿宁僵着的身子突然被这个声音惊醒,连忙推开沈倾风,然后起身跑了出去,跑出去以后,阿宁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酸酸的,阿宁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那么强烈的难过,不知道是在难过自己的初吻就这么没了,还是在难过沈倾风认错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