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你是要做采花贼吗
    “其实也没做什么,就是不小心把嘴里的点心吐了公子一身,”说完阿宁呲着牙对一旁驾车的子阳勉强一笑,“那姑娘你就老老实实在外面坐着吧”一旁的子阳听了阿宁做的事以后,感觉这丫头刚才没有被直接踢出来公子已经算仁慈的了。

    阿宁努力的扯动自己的嘴角对一旁的子阳笑到,是呀不被踢出来真的是大发慈悲了。一旁的子阳兄倒也是十分的仗义,果然把马车行驶的速度降下来了一点,阿宁这才感觉好了一点,“子阳,要本公子亲自驾车吗”里面的沈倾风语气不急不慢的说到,但是语气里带着的怒气让阿宁只是听声音都害怕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公子,属下知错,”子阳听到里面的沈倾风的声音以后,一脸歉意的看了一眼阿宁,随即又挥动马鞭加快马车行进的速度,阿宁在心里又偷偷的问候了几遍沈倾风以后,将手紧紧的抱住马车的栏杆,颠的阿宁五脏六腑来回翻腾人也几乎快飞出去了,终于在天黑之前进了京城。

    进了京城以后,马车先路过繁华的街道,之后停在了一个朱门白墙的大宅之外,马车刚停下来,阿宁的脚一落地就连忙跑的宅子外的一颗树旁,抱着树干拼命的干呕,不过还好没吃什么东西,倒是没吐出来什么,只是感觉浑身不舒服。

    想起来自己第一次来京城,虽然坐在一个破马车上,但是好歹自己晕过去了,倒也没什么感觉,这一路上马车真的是颠的胃都要出来了,“要吐离远一点别在我的宅子门口,”沈倾风从阿宁的身边走过,语气里全是嫌弃,阿宁心里虽然很气,但是看到沈倾风的衣服上还有自己在马车上吐出的渣渣以后,倒也不好意思再开口了,沈倾风说完就径直进了府里,阿宁一个人在外面干呕了以后,也捂着肚子勉强的走了进去。

    这里应该是沈倾风在京城的外宅,不是沈相的沈府,这儿的宅子和乌水镇的宅子不同,更加的气势恢宏了一些,只是大门都比在镇子上的大门高出了许多,而且和镇上的外宅不同,还有不少下人在这里,沈倾风刚进去门口就有一位管家在旁候着“公子,您回来了,府内以收拾妥当,可以直接用膳了”那个管家说话做事十分的恭敬利落。

    “不必了,先去沐浴更衣”沈倾风说完那个管家就带着沈倾风进入内宅了,阿宁现在哪儿也不想去就想找个地方躺下去休息一会,进了大门以后,地上铺着的青石砖又大又平整的,直直的铺到了正堂的门口,门口又有这几阶玉石石阶,院子的两侧有种了不少的花草,给宅子带来了不少的生气,侧廊的木头上都雕刻着花纹,还中了不少阿宁不认识的植物攀爬在侧廊的架子上,还散发着暗香,右侧的白墙上还有很多镂空的图案,即大气又雅致,曲折游廊通向院子深处的住宅。

    阿宁虽没见过什么世面,但是沈府的审美在阿宁看来是十分独到的,既不附庸风雅又不追随大流,有自己的独特庭院风格,阿宁进去以后,也不知道沈倾风准备安排自己住哪儿去,只能一个人在院子里晃悠。

    正晃悠着呢,阿宁突然肩膀被一个拍了一下,阿宁回过头去往到,身后有一个婢女打扮的人,那个婢女年龄和阿宁差不多大小,梳了两个发髻,眼睛大大的,模样十分的可爱,睁着大眼问到,“你是今日虽公子一同来的侍女吗”那女孩问到。

    “是我,你可以叫我阿宁,你也是在这个府上干活的吗”阿宁好奇的问到,“是阿宁姑娘呀,我叫灵兰,你叫我兰儿就好,我在这个府上已经三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公子带婢女来的,老实交代你和公子什么关系,是不是公子想开了要收一房侍妾了”,“打打打住,这个兰儿妹妹你在想什么呢,我和公子什么也没发生,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婢女”阿宁发现这个姑娘不是一般的话唠,再不打住一会估计就把自己安排的明明白白了,而且还越说越离谱了。

    “阿宁姑娘几岁了,”兰儿瞪着大眼睛问到,“立冬以后就满十五了”阿宁十分好奇这个小姑娘为什么问自己的年龄,“才十四岁呀,那你要叫我兰儿姐姐,我比你年长一岁”那个兰儿笑盈盈的说到。

    “但是你看着好小呀,”阿宁感觉蛮不可思议的,这个女娃娃看着明明很小嘛,圆圆的脸蛋,怎么看都是个妹妹,“那是我长得小,阿宁你得叫我姐姐才行,对了你在这儿站着干嘛,我看你在这儿晃了好久了,”那个兰儿睁着大眼问到。

    可算说到正点上了,阿宁感觉这个姑娘的想法十分的跳脱,自己也差点被她带跑偏了,“我想问一下下人们住哪儿,这是我第一次来,不知道下人住哪儿”,“你同我来,我带你去”那个兰儿十分的热情拉着阿宁的手就往院子深处走。

    “你还是我见的公子第一个带回来的人呢,你和公子是什么交情,我可不信你们只是主仆的关系,不然我怎么没见过公子带旁人回来,”那兰儿姐姐的八卦劲儿还没下去,“我们真的只是主仆,而且路上还差点被公子踢下马车,你觉得我们还有什么关系,”虽然听到兰儿说自己是沈倾风带来的第一个婢女,心中还是有一份小骄傲的,但是除了主仆关系,两人可是真的没有兰儿说的其他的关系,而且自己现在估计还是沈倾风的眼中钉。

    “好吧好吧,我还以为公子铁树开花了,带回来这么好看一个姑娘,白高兴一场,我在这个府里三年了,其实也没见过公子几面,公子很少来这个宅子的,不过这儿房间不少,你晚上就住我隔壁如何,”兰儿一边拉着阿宁的手一边问到,“好呀,”阿宁倒是不介意住哪儿,反正有个住的地方就可以。

    “你从镇上来,饿了吧,走,咱们先去吃饭吧”,“好,那公子那儿一会怎么办,”阿宁一听到吃饭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不过还是象征性的问了一下沈倾风的情况,“这个你不用管,府里自然有人处理的,咱们去吃好吃的”兰儿拉着阿宁的手就去下人们吃饭的地方。

    吃饱喝足以后,兰儿和阿宁就分开了,兰儿平日里主要负责院子里的一些杂物,阿宁就去沈倾风那儿看还有什么吩咐,“你还知道回来,”刚进去沈倾风就冷着个脸问到,阿宁看到沈倾风这样吓得吞了一口口水,“我一直都在院中的”,“你把本公子衣服弄脏以后,也不负责本公子的沐浴更衣吗”沈倾风嘴角挂起一丝笑意语气冷冷的问到。

    “奴婢知错”阿宁低着头也不敢看沈倾风的眼睛,在镇上的时候也没说过让阿宁伺候更衣,如今来了京城就这般,京城的风水难道会让人变得骄奢淫逸起来吗,“公子还有什么需要阿宁的,公子尽管吩咐,”阿宁语气十分诚恳的问到。

    “不需要,你下去把”沈倾风说完就准备起身离去,“那公子早些休息,阿宁先下去了,”沈倾风撇了一眼阿宁,这丫头也不至于语气这么轻快吧,早知道然她再待一会了。阿宁刚走,没一会,沈倾风的房门就又被打开了,“公子,你说的可是她”屋内一个声音响起。“恩”男子身体背对着那人回应到。“公子,你确定那个丫头能担此重任”那人又开口问到。

    “你在质疑我的眼光吗”那男子的语气不带感情冰冷的回答到,“属下不敢,属下定竭尽全力帮助公子的大业,属下告退”说完那人就转身出门。阿宁回到房中以后,利落的将身上的以后脱的只剩一个里衣一个鲤鱼打挺快乐的扑到房内的木床之上,正准备闭眼睡觉,突然房外传来敲门的声音。

    “谁呀,”阿宁开口问到,“是我,兰儿,我来看看你”门口的兰儿开口说到,“你等我一下,我去给你开门”阿宁听到来人以后便起床去开门,门一打来,兰儿就站在门口笑盈盈的走了进来,“阿宁,你怎么睡的这么早,”兰儿看阿宁已经脱的只剩里衣问到。

    “今天太累了,你不知道从早上到现在我坐了一天打车还没闭过眼呢,”阿宁揉着眼说到,突然,那个兰儿声调变大开口问到,“啊,阿宁,你为什么发育的这么好,”兰儿看到只穿着里衣的阿宁,年纪比自己小但是胸口已经十分的有料了,十分惊讶羡慕的问到,自己的还是前胸贴后背呢,阿宁听到以后,小脸蹭的一下红起来了,跑过去捂住兰儿的嘴,“你瞎说什么呢,不许胡说”阿宁红着脸反驳到。

    “我哪有胡说,想不到你年纪不大,该有的倒是不小”兰儿十分坚持的说着眼睛还直勾勾的盯着,“不理你了,你回你房间,我要睡觉了,”阿宁红着脸要推兰儿出去,“咱们可以一起睡”,“不和你一起睡,我自己睡,”阿宁连推带拽的终于把这个兰儿姐姐赶出去了,京城里的人说话都这么直接的吗。

    阿宁一边想着一边打着哈欠就爬上床睡觉了,此时房顶之上正站着两个人,这两人的脸都有一片可疑的红晕,正是府里的三少爷和四少爷,沈倾风也不知怎么了,可能因为一想到柳含烟马上就要进宫了,睡不着,不知怎么就用轻功飞到了阿宁的房顶上,结果阿宁的房顶上早就坐着一个人拿着酒壶,正是沈沐白。

    结果两人的武功都很高听力更是了得,两人都清清楚楚的听到房内两人的对话,为了缓解尴尬,沈倾风开口问到“你怎么在这里”,“我还要问三哥大半夜不睡觉跑到自家丫鬟的房顶做什么,是要做采花贼吗”沈沐白眯着桃花眼,戏谑的开口问到沈倾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