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长安夜色
    沈倾风白了一眼沈沐白,“睡不着出来随便走走”,“那是我误会了,不过三哥走的地方还真是随便,我还差点以为三哥是采花贼”沈沐白的语气里充满了调笑。“你在这上面做什么”沈倾风开口反问到。

    “和三哥一样,出来随便走走”沈沐白学着沈倾风的语气说到,“那你早些回去”说完沈倾风便准备转身离去,“别呀,三哥不多待一会”,沈沐白在后面挽留到,“早些回你府上,这儿是女孩子家的房顶”说完沈倾风就飞身离去了,只剩坐在原地的沈沐白。

    沈倾风离开以后沈沐白拿起手中的酒壶喝了一大口酒,眼里突然升起了一丝玩味的笑,手上拿起了一片瓦片,伸手向房下扔去,“啪叽”一声瓦片扔到了地上,阿宁刚进入梦乡突然就被这声音惊醒了,“谁”阿宁从床上坐起来问到。

    沈沐白又朝下面扔了一块瓦片,阿宁这才觉得不对劲,连忙穿衣起来,将门打开跑出门外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见地上扔着几片房顶的瓦片,都已经被摔碎了,阿宁抬头向房顶望去,看到房顶坐着一个人。

    那人一身红衣,在夜风中张扬的飞起,阿宁看清房顶的人以后,瞬间一肚子的火气就上来了,也不管是主是仆了,“沈沐白,你大半夜不睡觉跑我房顶做什么,你不怕我去衙门告你个采花贼”,“哈哈哈哈,好呀,阿宁尽管去告,说不定官府里的人一高兴再把你封为我的侍妾呢,”沈沐白看着房下气鼓鼓的阿宁大笑的说到。

    “你别在上面嘚瑟了,你给我下来”阿宁盯着房顶的那个笑的花枝招展的四公子恶狠狠的说到,“好好好,阿宁我下来”说完沈沐白就用轻功从房顶飞身落了下来,站在阿宁的眼前,桃花眼微微的眯着,一身张扬的红衣,嘴角挂着不羁的笑,和阿宁的距离不过一尺,阿宁也没想到这个主子,下来的倒也干脆,一时语塞呆呆的站在那里。

    “阿宁我下来了,你要和我说什么呀”沈沐白弯下腰趴在阿宁的耳边说到,“啊,公子请自重”阿宁吓得赶忙把沈沐白推开,向后退了几步,“阿宁,人家那里不自重了,是你让我下来的”沈沐白故作委屈状的和阿宁说到,“打住,你什么时候来的京城,还有你为什么在我的房顶,而且还向下面扔瓦片”阿宁一口气把心中的疑问全都问出来了。

    “京城又不是阿宁的,我怎么不可以来,这儿也不是阿宁的房顶,我是在三哥院中的房顶,哪里知道阿宁就住在下面,至于瓦片呀,阿宁你闻,我喝醉了在耍酒疯呢”沈沐白又凑近阿宁一条一条认真的答道。“就算你不知道,就算你耍酒疯,那沈大公子,现在可以走了吧”虽然沈沐白的每一条理由都很牵强,阿宁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反驳,只想赶紧让这个烦人精快点走。

    “阿宁有没有见过长安。城的夜色”沈沐白开口问到,“我哪儿见过,倒是上次被拐来的时候跑了一夜”阿宁边说边揉眼准备进屋休息,“那我带阿宁去看”,“啊”还不带阿宁反应过来,沈沐白居然直接揽起阿宁的腰飞身像府外飞去。

    “你你你,你这个登徒子,你放开我”等阿宁反应过来脚已经离地了,阿宁整个人又惊又怕的,“阿宁又要让我放开吗”沈沐白开口问到,笑的不怀好意,“别别别,现在先别,你把我放地上”阿宁想到上次摔在沈府门口,连忙请求到千万不能把自己放下。

    “阿宁,你看一下下面”沈沐白充满磁性的声音在阿宁的耳边响起,阿宁这才低头向下看去,“哇”阿宁不自主的惊呼了出来,这是阿宁第一次飞在上空中,从前听说过江湖里有武林高手,能用轻功一跃便是几里地,以前在村子里只当是村里人夸张,如今看来原来是真的,而且飞的好高。

    阿宁看着脚下的京城,第一次在上空看眼下的京城,十里长街挂满了夜灯,而且如今马上要举行封妃仪式了,路边很多店铺已经开始挂起了红灯笼,一片红彤彤的喜气洋洋,街上行走的人也变小了很多,在往前看去就是皇宫了,入皇宫的城门已经铺上了长长的红色地毯,做好了随时迎接他们的新妃入宫的准备。

    “好美呀”,阿宁看着脚下的一切由衷的感叹到,“那阿宁还要下去吗”身边的沈沐白开口问到,一袭宽大的红衣将娇小的阿宁裹在衣袍之中,“再等一下,我还没看够,”这种机会简直太难得了,看着这样的烟火人间,阿宁能忘了所有的烦心事,阿宁此刻只想再多看一会。

    “刚才你不是嚷嚷着要下去”沈沐白一边说一边故意松开了阿宁一点,“啊”把阿宁吓的赶紧揽紧了一些沈沐白,虽然十分不情愿,但是此刻受制于人只能牢牢的抱住,看着阿宁这般害怕的模样沈沐白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随即脚尖在房顶一点,飞到了一座高楼之上,“这儿看景色更美”沈沐白将阿宁放下说到。

    “这儿是哪儿,好高呀”阿宁站在楼顶的房檐之上,小心翼翼的向下望去,“这儿是长安城里的第一高楼,在这儿你还能看到皇宫里面,本公子今日带你见见世面”沈沐白坐在房顶身体向后倾斜着说到。阿宁抬头向远处望去,果然能看到皇宫里面,里面的宫灯统统都亮着,照的一片灯火通明,真不愧是皇家住的地方气势恢宏,不过离得远,阿宁也只能看个大概。

    阿宁抬眼看了好一会才看够了坐下来,坐在沈沐白的旁边,身后就是一轮明月,照在阿宁洁白的额头之上,一片皎洁,沈沐白望向阿宁问到,“可会喝酒呀”,阿宁老实的回答到,“不会”,“那今天就尝一尝”沈沐白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酒递给阿宁,阿宁连忙挥手摆脱,“公子,我不会喝酒,我不喝”,“这样的美景,还有这样的长安城,阿宁真的不尝一尝这样的美酒吗”沈沐白在旁开口劝说到。

    阿宁被沈沐白说的心动了,而且上次自己稀里糊涂的就被沈倾风拿走了自己的初吻,心里其实一直都很烦闷,人们不都说酒能解愁吗,想到这里阿宁也不再矜持了,伸手接过沈沐白的酒壶,仰起头将酒大口的灌入,“咳咳,咳,这酒怎么这么难喝”阿宁刚才喝酒的豪意完全不见了,酒也太难喝了吧,阿宁被这酒辣的一直干咳开口问到。

    “哪有你这样喝的,真是白白浪费了我的好酒,喝慢一点,人看着不大,喝起酒来倒如此的豪迈”沈沐白被阿宁的样子笑的前后仰,开口嘲讽到,,阿宁白了一眼笑的前俯后仰的沈沐白,又仰起头喝了一口酒壶里的酒,这次喝感觉比之前好多了,阿宁就这样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

    等沈沐白回过神来的时候,阿宁已经喝的小脸通红,仰着脸对着沈沐白傻笑,沈沐白倒是没想到这小丫头居然会把自己灌醉,“你这丫头,本公子只是让你尝尝,你把自己灌醉干嘛,”看着喝醉的阿宁沈沐白感觉这丫头心里肯定有心事,不然不会喝这么多酒。

    “我还要飞”阿宁拉着沈沐白的衣服一脸期待的说到,“你想得美”沈沐白看着喝醉的这丫头心里正想着该怎么给三哥交代,“小气,那我自己飞”阿宁一边说着竟然直接爬到了楼顶的边缘要向下跳去,还好沈沐白眼疾手快将已经飞出去半个身子的阿宁拉了回来。

    “再耍酒疯,本公子就把你扔下去”沈沐白看着这样的阿宁开口威胁到,“你们都欺负人”阿宁被沈沐白凶了以后,忍不住小声的啜泣起来,“你们真的都好讨厌,你为什么要认错人”阿宁在沈沐白的怀里喃喃的说到,“你说什么,认错什么”沈沐白开口询问到。

    许久不见回应,低头一看这丫头已经睡着了,看着睡着的阿宁,沈沐白心中突然漫起了一阵暖意,这些年他一直游戏人间,活在对母亲的愧意之中,现在终于找到了一个让他想去守护的人,可为什么这个人是三哥选中的人,“阿宁,你以后如果愿意的话我会带你走,无论天涯海角”沈沐白看着怀中的人低声说到。

    “嘶,头好疼呀”阿宁从床上醒来以后感觉头晕目眩的,特别是太阳穴一阵阵痛,慢慢的才想起来昨晚发生的事,自己昨晚好像被沈沐白带出了府里,还飞在了京城的上空,之后自己好像喝了很多的酒,再之后的是阿宁就记不清了,想到这里阿宁连忙低头看去,还好还好衣服都在,自己是怎么被四公子送回来的,阿宁也记不清楚了,不过四公子倒是个君子,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以后再也不能喝酒了。昨晚如果自己不喝醉的话还是挺美好的一个晚上的,第一次看到这么美的长安城,想一想沈沐白除了有时候爱捉弄人,其实人还是蛮不错的。

    “阿宁,阿宁,你怎么还不起”阿宁正在愣神的功夫,门外传来了兰儿的声音,“马上就起来了,”阿宁连忙应和到,“门没锁,我进来了啊”兰儿十分热情的跑了进来,“你昨晚听到瓦片掉落的声音吗”兰儿开口问到,“没,没听到”阿宁将头偏过去反驳到,“阿宁,你身上为什么这么大的酒气,”兰儿十分好奇的问到。

    “你闻错了吧,我要起床了,还要去公子房内”阿宁为了躲开兰儿,连忙起身,“不用去了,今早公子很早就出府了,”兰儿开口说到,“公子出府了吗,那我再睡一会”阿宁一听到不用侍候公子了,准备再睡个回笼觉。

    “不要再睡了,今天街上可热闹了,你和我一块出去逛逛呀”兰儿拉着阿宁在旁说到,“不去,不去,我想睡觉”,此刻的阿宁只想睡什么也不想干,“好不容易有时间的,别睡了,”兰儿在旁使劲的拖拽着阿宁,硬是把阿宁的困意赶走了,索性阿宁也起床准备陪兰儿去街上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