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阿宁,我来接你回家
    “走开,离我远一点”阿宁拼命的向后躲去,那个男子扑过来直接一把抱住阿宁,阿宁整个人被抱起双脚离地,在空中拼命的挣扎,“你别想跑了,你还能跑哪儿去,你就乖乖听我的吧”身后的那个男子笑声猥琐的搂起阿宁,“你放开我,不然我家公子一会找到你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我家公子可是宰相府的”阿宁急的拿出沈倾风来压制这个猥琐的人,“就你一个小丫鬟你以为宰相府会在乎你是谁吗,等一会生米煮成熟饭了,本公子就去宰相府把你讨来做小妾”说完那男子抱着阿宁就往府内走去。

    “滚开呀”阿宁双手使劲的去掰开钳制自己的那双手,然后用头狠狠的向后面砸去,身后的那人一阵吃痛,松手抱着头部将阿宁放了下来,“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也不打听打听,本大爷在京城的名声,本大爷可是户部尚书的儿子看的上你,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那个面向十分猥琐的男子终于露出本来的面目,抱着头眼神凶狠的盯着阿宁。

    “我就是死,也不要你说的福气,你快点放我走”阿宁边说边取下头上的发簪,抵住脖子威胁到。“小美人别冲动,咱们有话好好说”那男子看阿宁一副宁死不从的模样,怕阿宁真的死在府里,赶忙好生相劝,一边劝一边向一旁的家丁使眼色。

    阿宁用簪子抵着脖子一步步向后退,突然身后那个家丁向阿宁扑了过来,准备将阿宁手中的发簪躲过去,还好阿宁眼疾手快,将手中的发簪向那人手中刺去,有连忙用脚狠狠的踩了那个家丁一下,那人大叫一声吃痛的向后躲去,阿宁趁着两人愣神的功夫赶紧向府内跑去,出去的大门已经被封死了,只能先躲在园中。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还能让一个小丫头片子跑了,赶快去给我追”那位公子狠狠的向身边的家丁指挥到,还用脚踢了一脚那个家丁,“是是是,少爷,我马上去找,她跑不了的,你等着少爷”那人边说边向阿宁跑的方向追去。

    沈倾风府内:

    兰儿在看完燕国来的皇子以后,大饱眼福随后又四处找阿宁,并没有看到阿宁的踪影,等了许久也不见阿宁回来,之后想起来阿宁应该去找那个容公子了,兰儿本来准备去找阿宁,突然想起来上次自己和府里的嬷嬷一块去采置年货时候路过那个容府的时候。

    嬷嬷说那家是户部尚书的一处外宅,户部尚书的儿子就住在那儿,说那位公子的作风十分的不正,为人十分好色最喜欢将街上长的漂亮的女子劫走做侍妾,仗着有一个户部尚书的爹撑腰无法无天,私下里没少干这些逼良为娼的事,但是自己当时也就随便一听并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

    自己今日这么一说不是把阿宁向火坑里送吗,想到这里兰儿急的团团转,那丫头也不说一声自己就去了,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该怎么办,兰儿本来准备追出去,去找阿宁,但是一想自己就一个人,去了那里恐怕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想到这里兰儿只好先回府内找公子去救阿宁。

    兰儿一路小跑抄近路赶回府里,“公子,咱们公子回来了吗?”兰儿着急的问到门口的管家,“还没有,出去有事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兰儿姑娘有什么急事吗”那门口的管家问到,“是有急事,咱们府里的阿宁一个人去了京城里的容府,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怕她有危险”兰儿着急的说到,“啊,阿宁姑娘怎么一个人去了那里,那位容公子在京城的作风一向是极差的”那管家听到以后也十分的着急。

    “对呀,都怪我当时忙着看燕国来的皇子也没和阿宁说清楚,如今想起来但是阿宁已经一个人去了,怎么办,咱们现在要快些去救阿宁”兰儿焦急的和管家说到,去的越晚阿宁的危险就越增加一分。

    “兰儿姑娘你先别急,咱们现在贸然去定是不行的,咱们几个下人那人是户部尚书的儿子,咱们要是为了一个下人这么贸然去了恐怕那人不会轻易放人”那管家虽然也挺着急,但是他们去了,只怕那位容公子会把人藏起来将他们赶出来的,“那怎么办呀”兰儿虽急但也觉得管家说的有道理,“咱们再等一会把,等公子回来了,那人肯定得放人”管家开口说到。

    “唉,可是公子什么时候才会回来,阿宁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都怪我”兰儿已经急的快哭了,“兰儿姑娘先别急,咱们再等一会”那管家开口劝慰到。两人只好站在门口等着沈倾风回来。

    容府:

    阿宁一路不回头的向院子深处跑去,身后的那个家丁一直在追,还好这个府院里面很深,花草也多,阿宁一路跑到后院深处,蜷缩起来躲在假山后面,那个家丁在阿宁的附近找了一圈还好没有看到,又往别处找去了,阿宁在里面躲了好久,最后又从里面出来躲在一个废旧的柴房里,里面堆了很多的柴火,阿宁就躲在那些柴火后面一点声音也不敢出。

    躲了不知道多久,阿宁的身子已经躲麻了。在黑黑的柴房里,阿宁一直不敢放松警惕,手里握着发簪,盯着门口的动静,“找到了吗”阿宁听到门外有传来那个人的声音,“还没,公子,你别急,肯定就在院子里跑不了的,”那位家丁回答到,“真是个废物,一个丫头片子都找不到,要你有什么用”那人责骂到身旁的家丁。

    阿宁整个人的身体都处在紧张状态,随时做好和外面那人拼命的状态,心里一直祈祷着公子能来救自己,不过公子应该不知道自己不见了吧,就像上次自己被拐走了两天公子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不见了,如今自己真的遭遇不测的话,公子应该也不会知道吧,想到这里阿宁不知道为什么心口突然一阵刺痛,阿宁难受的捂着胸口。又过了一会外面安静了下来,阿宁才终于喘了一口气,但是躲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如果没人来救自己,自己早晚会被发现的。

    沈公子府:

    “公子,你终于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我就算豁出我的小命也要去救阿宁了”,兰儿在门口等的来回的踱步终于看到了回府的三公子,激动的跑到跟前说到,“阿宁,阿宁出什么事了”,沈倾风在听到阿宁的名字以后脸色紧张的拽着身旁的兰儿问到。

    “公子,快去救救阿宁把,阿宁现在一个人在容府,已经一下午没回来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兰儿急的带着哭声说到,“容府,那个户部尚书的儿子那儿吗”沈倾风脸色变的十分的紧张全然没了往日的云淡风轻,“是,就是那个容府,公子你快去救救阿宁”兰儿赶忙点头应到。话音刚落,沈倾风直接用轻功飞身离去还不待兰儿反应过来就不见了。

    容府:

    沈倾风飞身离开之后,眨眼间就到了容府,沈倾风在听到阿宁一个人在这里之后,根本就来不及思考就到了这里,生怕自己来晚一步阿宁再遭遇不测,沈倾风第一次除了柳含烟之外的第二个人让他这么害怕失去,到了容府以后大门紧紧的关着,容平你也配动我的人,想死吗?沈倾风浑身充满杀气的飞身落入容府内。

    阿宁一个人在柴房里待了好久,又饿又害怕的,身上也全是灰土,整个人也昏昏欲睡的,突然听到门外有动静了,阿宁连忙握紧手中的发簪做好同归于尽的准备,只听砰的一声门被人踢开了,阿宁在黑暗中逆着光,看不清来人,门口以后直直的将手中的发簪刺出去了。

    “嘶”只听那人一阵吃痛,阿宁这才看清那人的样子,手中的发簪也落地上了,那人一下抱住了阿宁,“阿宁,是我,我来接你回家了”沈倾风趴在阿宁的肩头轻声说到,阿宁听到沈倾风的声音以后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哪怕在柴房里待了这么久随时做好同归于尽的准备也没让阿宁哭出来。

    在听到沈倾风说的话以后终于忍不住了,哇的一声放声的哭了出来,紧紧的抱着沈倾风感觉心里委屈终于能释放出来了,公子终于来接自己回去了,“你怎么才来呀”阿宁带着哭腔满脸都是灰土把沈倾风的白衣蹭的也全是灰土的说到,“阿宁不哭”沈倾风抱着阿宁轻声的安慰到。

    等阿宁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才放开了沈倾风,然后才看到自己居然将沈倾风的衣服蹭的都是黑的了,十分不好意思的看着沈倾风,没想到往日十分洁癖的沈倾风居然没有嫌弃自己,之后沈倾风拉着阿宁走出柴房到了府里的正院之中,看着沈倾风拉着自己的手阿宁心里产生了一种莫名悸动,阿宁自己都没意识到,只是傻傻的让沈倾风拉着自己向外走去。

    “阿宁,他哪只手碰的你”沈倾风语气冷的能让人结冰看着地上的那个容公子问阿宁,“公子,咱们走吧,我现在已经没事了”阿宁用手轻轻的拉着沈倾风的衣角说到,不想沈倾风为自己惹事,“说”沈倾风的语气带着不容置疑,阿宁看着地上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容公子说到“两只手到碰了我”。

    那位容公子眼神惊恐的看着走过来的沈倾风,一直往后躲去,“你别别碰我,我可是户部尚书的儿子,你碰了我我爹不会放过你的”那人声音颤抖的说到,“是吗,就凭你也配碰我的人,区区一个户部尚书也配一提”沈倾风的语气不紧不慢缓缓的走到那位容公子的身边,明明是一个谪仙一般的公子但是此刻看起来倒是像地狱里来的修罗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