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封妃大典
    随即,一声杀猪一般的惨叫,那位容公子的两个胳膊居然直接被沈倾风废掉了,两个胳膊无力的垂在胸前,看的阿宁直接闭上了眼睛,阿宁倒不是什么圣母心肠,如果不是公子今天来救自己,自己恐怕已经遭受这个公子的毒手了,而且也不知道有多少好人家的姑娘被这个猥琐的男子糟蹋了,阿宁感觉公子这样做简直就是为民除害。

    但是阿宁最担心的就是,这公子怎么说也是尚书家的公子,自己公子就这么把他两个胳膊废了会不会出事,阿宁在回去的路上一直十分担忧这件事,沈倾风倒是向什么也没发生一样,风轻云淡的在前面走着,阿宁实在忍不住了小步跑上前问去。

    “公子,那人好歹也是尚书大人的儿子,你就这样将他胳膊废了是不是太冲动了一些”阿宁小心翼翼的开口问到,“那人可用那两只手碰到了你”沈倾风反问到,“嗯”阿宁又想起之前不愉快的经历闷声的回应到。

    “那就该废,区区一个尚书,本公子今天帮他教育那个废物而已,阿宁不用担心”在沈倾风眼里尚书大人好像对他一点威慑力都没有,阿宁这才稍微心思稳定了一些,小步紧跟在沈倾风身边,而不是在只是在身后看着沈倾风的背影,今天的公子特别帅,阿宁看的嘴角一直傻笑。

    “收起你嘴角的口水”沈倾风眼睛看着前方说到,阿宁忙用手一搽才发现自己这是被沈倾风嘲笑了,“公子,你今日出府去了哪里”阿宁好奇的问到,“我去了哪里与你无关,倒是你今日一个人来这里做什么”沈倾风边走边回应到。

    “我来这里是为了找上次帮了我的恩公,一位京城里的容公子,没想到这并不是容公子的住处,我还险些遇害了”阿宁一边叹气一边惋惜的说到,“那人就对你那么重要吗”?沈倾风突然转过头来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直直的看着阿宁语气加重的说到。

    “没没,只是那位公子毕竟有恩与我,我想当面答谢一下而已”看着沈倾风的反应阿宁也吓了一跳语气结巴的说到,“你以后再一个人出来,我是不会救你的”沈倾风语气清冷的说到,阿宁也没想到沈倾风的态度突然转变这么快,刚才还对自己好言好语的,而且为了自己惩罚那两个恶人时候那么帅,突然又变得冷冰冰的和往常一样。

    “阿宁知道了,阿宁以后不会乱跑给公子惹麻烦了”,阿宁赶紧给沈倾风保证到生怕这位爷一会再生气了,以后不管自己了,之后一路上两人再无言语走回了宅子,“明日早些起来,皇帝大婚,你同我随沈相一同入宫”沈倾风在回房前同阿宁说到,“去皇宫吗”阿宁兴奋的声音都提高了不少。

    沈倾风撇了一眼阿宁并不言语直接回房了,阿宁回去的路上倒是十分的兴奋,平常人哪有机会进皇宫呀,自己来这儿一趟虽然也糟了不少罪,但是能进皇宫对年幼的阿宁来说实在是太大的惊喜了,阿宁刚到房内坐下,兰儿就跑过来敲响了阿宁的房门。

    兰儿看到阿宁以后十分激动的搂着阿宁一直说对不起,“阿宁,都怪我差点把你害了,你要打要骂都行,我绝不还手”兰儿看着眼前脸上灰头土脸的阿宁充满歉意的说到,“兰儿姐姐不怪你的,是我自己没有和你说就走了,我以后不会乱跑了”看着眼前充满愧疚的兰儿,阿宁赶忙哄到。

    “那你没出什么事吧”兰儿看着阿宁担心的问到,“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多亏了公子过去救我”兰儿一听到公子过去救阿宁瞬间整个人的眼睛都放大了,“阿宁,你仔细和我说说公子怎么救你的”刚才担忧的样子完全不见了,一脸八卦的看着阿宁。

    “就是过去把我从容府救出来了,然后还惩罚了那个可恶的容公子”,“啧啧,英雄救美呀,好浪漫呀,阿宁你好幸福呀,居然还被公子那样的极品大帅哥英雄救美了,你是不知道公子听到你不见的时候有多紧张”兰儿的眼里投来了羡慕的目光,恨不得给阿宁再鼓个掌。

    阿宁一脸无奈的看着一旁还沉浸其中的兰儿,“你不要再乱想了,我明天还要早起呢,你快回去睡觉”阿宁一边推着兰儿一边说到,“别呀,阿宁你还没给我讲详细的地方呢,讲完我再走”兰儿的身体一直向后倾斜着十分不愿意走。

    “改日再讲改日再讲”阿宁继续用力退,终于使上了吃奶的劲儿终于将兰儿推出去,这兰儿人看着小小的十分可爱推着也太重了吧,阿宁累的胳膊肘都疼,“阿宁,你下次一定要和我说详细的,你先睡吧,身体有哪里不舒服的要告诉我”兰儿在外面继续大声的说到,“知道啦,你也累了一天了快回去休息吧”阿宁在里面说到,心里也十分感动兰儿如此的关心自己。

    阿宁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总是想起沈倾风推开门救自己的画面,嘴角一直忍不住的向上扬起,第二天天不亮阿宁就已经起来收拾干净了,本来阿宁以为自己起的已经够早了,没想到沈倾风早早的就立在院中等着阿宁了。

    “公子早呀”,阿宁走上前打招呼到,“你要睡到什么时候去,都这么晚了才来”沈倾风看了眼阿宁语气不悦的说到,说完就向府外走去,“这天还不早吗”阿宁看了一眼天色十分无语的小声说到,随后也跟上沈倾风,一同上了门口的马车,不一会马车就到了相府。

    虽然柳含烟还没有封后,但是在南朝皇妃也是有很大的迎亲阵仗的,皇妃从皇城外坐上十六人抬的花轿从永庆门进入皇宫,穿殷红长袍,入宫之后同皇上在中宫接受太后的封礼,晚上会有宴席,宴请官员和外族来的祝贺的使臣,百官一日不上朝,百姓一日可以走过护城河在皇城下游乐,为普天同庆之意。

    封后仪式和封妃仪式不同,封后仪式十分的正统盛大十八人抬的凤鸾花轿,从未央门进宫,直接在前朝举办封后大殿,穿正红凤袍,头戴珍珠镶的金丝头冠,文武百官恭迎,由皇帝亲自迎接,在前朝内由皇帝亲自将凤玺传于皇后,举行庆典三日,百官休朝三日,罪不至死者可受大赦。

    这些见识还是阿宁从兰儿那里听来的,阿宁一个小山村里来的乡野丫头,只知道皇帝有很多的妃子,但是还不知道这些不同的妃子之间的区分也都如此清楚,做皇帝的妃子可真累呀,阿宁只是听兰儿说了一些封后要做的礼节还有一些规矩阿宁的头都已经大的不得了,果然成大事者都要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的,阿宁以后只想找个普普通通的人家过寻常日子。

    马车很快就到了相府,相府内的人都已经穿上了红色的正衣,平日里喜欢穿素色衣服的二小姐也穿上了红衣,和平日里人淡如菊的二小姐不同今日倒是增加了不少娇艳的气色十分的光彩动人,但是在二小姐的脸上并不见喜色。

    “倾风,你怎么还穿着一身白衣,今日穿白色可不吉利,你快去换了”沈相看到沈倾风以后脸色不悦的让沈倾风去换衣服,“孩儿知道”沈倾风低着眸子看不出喜怒,随即进府内,阿宁也连忙跟着沈倾风走了进去。

    阿宁穿的倒是十分的喜庆,知道今日是个大喜的日子,把平日里觉得颜色艳丽的衣服也拿出来穿上了,红衣把阿宁的肌肤衬托的更加雪白,娇艳的红唇仿佛随时都能滴出血来,沈倾风到了沈府的内宅以后,进入了一个偏室,阿宁也一同进去服侍,一件暗红色的锦袍,阿宁将衣服给沈倾风换上,穿红衣的公子,阿宁还是第一次见,不像沈沐白整日都是一身妖艳的红衣,沈倾风穿上红衣以后,身上少了一些往日的谪仙气质,增加了几分妖孽的感觉又带着几分清冷,阿宁不自觉的看呆了,真是妖孽中的神仙,神仙中的妖孽,这两者沈倾风是怎么兼备的。

    阿宁能看出沈倾风眼中的不悦,其实沈倾风也可以不来的,也许公子想送柳含烟最后一程吧,看着心爱的人步入皇宫,成为别人的妃子,以后再见恐怕就很难见到了吧也许这就是最后一次见面了,随后,沈府内的人便一同入宫了,官员们在内阁等候,官眷们则在御花园中等候。

    阿宁随着马车一路上不停的将车帘掀开看外面的景致,十里红灯已经挂起了,通往皇城的路上已经站满了宫人,钦天监的人拿着圣旨已经在门外恭候,阿宁第一次见到这种皇家阵仗,看的十分的目不转睛,“把车帘放下”沈倾风的沈倾风语气不悦的说到,“好”阿宁连忙老老实实坐在轿中,身旁的沈倾风从出门以后就一直冷着脸,阿宁整个人都快被这种低气压给压得喘不过气了。

    六月六,黄道吉日宜婚嫁宜动土,容貌倾城的柳含烟终于要入宫为妃,成为慕容烨的第一个皇妃,在御史府内的柳含烟,早已经迫不及待的希望自己能嫁入皇宫了,从出生到现在她就一直是按照皇后的礼节在培养,虽然现在还是个妃子,但是也是第一个皇妃,她相信凭借她的姿色,成为皇后不过举手之间的事,至于沈倾风就当做一场年少的旖旎的绮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