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封妃大典(二)
    柳含烟端坐在镜前,身边有六七位伺候换装的丫鬟,柳含烟本就生的容貌极美,如今再由丫鬟们这般精心的画过装以后,更是倾国倾城,头上戴着一个珍珠金丝发冠,额头前垂直一颗从燕国进贡的东珠,将眉宇间映照的愈发明媚,眉目如画一头青丝被束起在发冠之中露出纤细的脖颈,此刻的柳含烟称得上南朝第一美人。

    一身殷红的长袍,上面绣着大朵的芍药花,花纹用金丝掐边,在阳光下愈发生动,柳含烟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十分的满意,慕容烨,你见到这样的我可会动心,嘴角也勾起了一抹笑容,将一切收拾妥当以后,柳含烟才缓缓的抬起脚步走出了房门。

    门外站着御史夫人和御史大人,柳含烟赶忙上前行礼,“女儿给父亲母亲大人请安,以后怕是不能经常在父亲母亲大人身边了,”说完柳含烟抱着御史夫人眼角微红,美人落泪愈发让人心疼,“烟儿呀,不可,从今以后你进宫以后就是皇妃了,我和你父亲就是臣子了,我们见你以后还要行礼,”御史夫人看着被自己疼在手心里的柳含烟也是万般的不舍。

    “娘,你不管女儿以后什么身份,你都是女儿的娘”柳含烟抱着自己的娘亲十分不舍的,“傻孩子,进宫以后一定要记住家里面教你的规矩,一定要好好服侍皇上,莫要惹皇上生气记住了,好了,时候不早了,你该出门了”御史大人看着自己的女儿也十分的不舍,但是女儿能进皇宫以后若是成为了皇后也是能光耀门楣的事。

    “烟儿都记下了,父亲母亲保重女儿要走了”说完柳含烟收拾好自己的仪态由身边的嬷嬷搀扶进入了门外的轿辇,上了马车以后,柳含烟回头望了一眼自己从小长大的御史府,身后跟着长长的车队,马车缓缓的启动,从京城的大街上路过。

    街上的人都躲在店铺里,从门口窗户里都一个个探出脑袋,想一睹皇妃的风采,可惜被厚厚的车帘挡住了,看不清里面的人,柳含烟坐在车中看着去往皇宫的路,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看着皇宫离自己越来越近,柳含烟嘴角的笑意也越浓。

    红色的马车缓缓的行驶过了护城河,到了皇城之下,“柳含烟接旨”一身尖锐的男声响起,柳含烟的马车停了下来,一旁的宫女将柳含烟从马车上缓缓的搀扶了下来,柳含烟走上前将皇上赐给的升职接过,接过皇旨以后,柳含烟救坐上来一旁巨大的红色轿辇,由十六个宫人抬起。 坐在轿辇之上的柳含烟将一个红色的团扇放在面前,轿辇缓缓的抬起,从永庆门进入。

    “公子,公子,你去哪儿了”阿宁从下了马车以后就没看自家的公子,也不知道去哪儿了,阿宁到处找也没看到,这儿是皇后的御花园里,里面的花草还有宫廷看的阿宁眼花缭乱的,附近看了许久也没看到公子,只好一个人站在角落里,这儿的人阿宁也不认识,更不敢在这儿乱说话,可能随便碰到一个人就够阿宁掉一层皮了。

    阿宁就站在沈府的一群人后面东张西望,今天四公子居然没来,阿宁感觉那么一个爱出风头的人不来还挺意外的,来这里只能由大夫人来,其他几位夫人是不允许来的,所以五小姐虽然一直恶狠狠的看阿宁,但是也没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阿宁就躲在一堆人后面老老实实的待着。

    柳含烟上了轿辇以后不经意间抬头看去,看到了站在远处一身暗红红衣的沈倾风,随即很快将眼睛移开,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沈倾风的眼神让柳含烟十分的不自在,昨日沈倾风来找过自己,自己也和他说了以后不要再见了,而且还交代过他让他不要来,可是怎么还是来了。

    柳含烟将身体坐的更直了一些,为了让自己看上去不在乎沈倾风的样子。等到轿辇走了一段路以后,柳含烟有用眼角的余光向远处望去,看到了沈倾风离去的背影,柳含烟的心口突然一痛,沈倾风别怪我,怪就怪你的出身吧,我柳含烟生来就是高高在上的,只有最尊贵的人才配的上我。

    柳含烟收起了眼底的那丝悲伤,抬起高高的头颅,望向宫殿正中坐着的一身赤红龙袍的男子慕容烨,嘴角挂起了一丝让人看上去就十分温柔的微笑,轿辇停下以后,柳含烟缓步走至殿前,南朝的皇帝陛下,慕容烨在看到柳含烟的容貌以后也露出了一丝惊艳的表情,随即又收起了眼神中的感情。

    柳含烟看到了慕容烨眼中的经验,心中十分的得意,果然天下的男子都一样,连你慕容烨也逃不掉。慕容烨的右侧还坐着太后,一身紫色的华服,保养得十分到位,看上去皮肤非常的光滑紧致,让人们看不出实际的年龄,坐在那里不怒自威十分的有尊仪。

    柳含烟走至宫殿正中,“御史大人之女,柳含烟姿容端庄温良恭善,封为淑妃,居住永乐宫”一旁的钦天监的人在旁宣到,“臣女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对于这套流程柳含烟早已经烂熟于心了,十分自然的结果旨意,之后又是一阵繁复的利益,封妃大典才结束。

    在御花园中阿宁本以为今日自己能见到大世面了,结果从早上到现在就在御花园里等着,身旁的贵妇人们也早都安奈不住了,开始互相交头接耳的交流,相府的大夫人不愧是皇家的公主,坐的十分的端庄。

    阿宁在角落里一直站着,突然一旁有个人拉了阿宁一把,将阿宁拉到了假山后面,阿宁本来就站的十分的偏,现在直接被拉到了一个小角落里,阿宁虽然十分的吃惊,但是不敢大喊,连忙抬头向那人看去。

    那人阿宁并不认识,是一个面容十分凶狠的女人,身边还站着一个穿的十分华贵身形微胖的女人,也面色不善的看着阿宁,“你们是什么人”阿宁开口问道,“你还敢问我是什么人,我是户部尚书的夫人,你这个小贱人居然把我儿子的手整废了,你看我不拔了你的皮”那人狠狠的说到。

    “原来是那个无耻之人的娘呀,教出那样的儿子,娘也好不到哪儿去吧”阿宁一听居然是之前那个猥琐的男子的娘,整个人也十分不善的回答到,“你居然敢用这个语气和我说话,我看你是活腻了,我给你说我进来就一直盯着你看,居然敢伤了我的宝贝儿子,我让你不能活着走出京城”那个容公子的娘狠狠的对阿宁威胁到。

    “容夫人,你怕不是忘了这是哪里,这儿可是皇宫,你敢在这里动我吗,莫不是想让容大人丢官吗”阿宁此刻并不怕这个容夫人,知道这人只是威胁自己,这儿怎么说也是皇宫而且今日还是皇上大喜的日子,除非这人是个蠢货才敢在这里动自己。

    “你个牙尖嘴利的小丫头片子,你真以为我不敢动你吗,现在外面正热闹着呢,我们府里的马车就在外面,我将你绑到马车之上,到时候偷偷的运走,谁会知道没了你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丫头片子,”那个容夫人嘴角勾起一抹狠戾的微笑,她知道在这里肯定不能动手,所以一直在找时机,这丫头一个人站在这么远的地方,正好自己可以把她运走。

    她动了她的宝贝儿子,虽然自己也知道自己儿子在外面干的混账事,但是自己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但是有人敢伤她的儿子那就是找死,自己百般求老爷让老爷去找那个沈家三公子的事,但是老爷怕把事情闹大了,最后对他们尚书府不好,但是她可不怕,动不了宰相府的三公子,还动不了一个丫头片子吗。

    “容夫人,你是真蠢还是假蠢,这儿这么多人,只要我叫出声来,就会有人发现的”阿宁连忙反驳到,“放心,我会让你叫不出声的,翠翠上”那容夫人面色凶狠的吩咐身边的下人,“知道了,夫人,”说时迟那时快还不带阿宁反应过来,那个翠翠好像会点功夫一样,一手刀劈过来,还不带阿宁反应就被劈晕了。

    “你个丫头片子还和我斗,真不知自己几斤几两了,翠翠把她拖走”那个容夫人看了一眼已经倒地的阿宁吩咐到身旁的人,阿宁整个人被劈到以后就失去意识倒在了地上,那个翠翠走上前去将阿宁拖着往花丛深处走去。

    “皇上驾到”一声尖锐的男声响起,“翠翠,你先将这个女的拖进马车里,我要先过去给皇上请安了,不然被老爷发现就不好了,”那个容夫人说完就着急忙慌的向外走去,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阿宁眼神中十分的得意。

    慕容烨和太后还有新封的淑妃一行人出现在了御花园中,早已等候在这里的家眷还有官员们全部起身向慕容烨还有太后已经新封的皇妃行礼,一阵繁琐的礼节以后也都各自落座,经过一天各种繁琐的礼节以后,众人也早都累了,各自桌前也都开始逐渐上菜,每一道菜都是奇珍异馐,都是在宫外不曾见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