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子不教父之过
    阿宁吞了口口水继续说到,“容公子是奴婢的恩人,十分的大度善良,救奴婢于水火之中,大恩难报,因此奴婢自从被容公子解救以后,但是却因为不知道容公子的家住在哪里,每日夜不能寐寝食难安,终日想着报了容公子的大恩大德,自从来到京城以后便想着报当日的救命之恩”,阿宁现在只希望自己的马屁能感动台上的那人。

    阿宁说完这一大段马屁以后终于要说正事了,“结果奴婢到了京城以后并没有找到当日的容公子,找到的却是户部尚书的儿子,结果结果他的儿子竟是个登徒子,民女也差点遭遇他的毒手”,还不待阿宁把话说完,那个容夫人便要开口打断。

    “你这个小狐狸精,休要胡言乱语,我儿为人品行端正,是遭了你这个贱人的勾引才做了出格的事”那个容夫人急红了脸向阿宁反驳到,在她眼里自己的儿子自然是万般好,那些错事自然都是别人的勾引。

    那个容夫人话还没说完,慕容烨的一记眼刀便杀了过去,把容夫人嘴里剩下的话全部噎了回去,阿宁现在倒也不怕了,也学着慕容烨眼神狠狠的向那个容夫人杀了过去,在他们这些达官显贵人的眼里,向阿宁这样的小人物的命还不如他们的一件衣服值钱吧。

    容夫人倒也没想到阿宁这种人居然也敢这样直视她,被气的本就丰硕的脸涨的满脸通红,两旁的官员还有家眷们都是抱着看热闹的态度在看,毕竟无论是处置哪一位,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个乐子,在场的也就户部尚书一个人被吓得脸色惨白,他也知道自己儿子的德行,但是这个儿子是他们的老来子,特别是夫人更是溺爱儿子,平日里自己也是骂不得说不得。

    如今捅了这么大的娄子,也着实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夫人居然敢在皇宫里劫持人,容大人现在看着容夫人的眼神恨不得将这个脑子里全是草包的夫人吞了。

    阿宁继续开口说到“容夫人说这话也不怕被人耻笑,你儿当日怎么对我的,你不清楚你儿恐怕最清楚不过了,我当日大意,误以为你们的容府就是我的恩公住的地方,结果被骗进去以后,险些遇害,多亏了我家公子及时过去 将我救了下来,不然阿宁恐怕那日就自残在了你们尚书府内”。

    慕容烨在听到阿宁居然在找自己的时候,面色也有了一些变化,当听到阿宁居然差点因为找自己遇害,最后还好被救的时候,心里居然突然松了一口气。一旁的柳含烟看着台下的女子,十分的不悦,但是碍于这么多人都在,日后自己还是要成为一国之母的,只能一直保持端庄的模样,而且这个女子居然是沈倾风身边的下人。

    沈倾风你连身边的一个小小的下人都管不住,你凭什么娶我,让她在我新婚之日在此抢了所有的风头,沈倾风这就是你送我的礼物吗,柳含烟本来看沈倾风不在心中有一丝的愧疚,如今沈倾风虽然不在,可是他的下人却强了自己的风头让皇上现在眼中全是台下那个低贱的丫头。

    柳含烟收起了心中的那份愧疚,只是看着台下的阿宁,看她还要说些什么。“本以为这事就此了结了,不成想尚书夫人竟还不放过奴婢,竟然敢在皇上大婚之日,将奴婢掳走杀害,还好奴婢命大才得以逃脱,不过惊扰了皇帝陛下的婚礼,民女罪该万死”阿宁说完以后心跳才缓了下来,阿宁打死都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在这么多人,还有皇帝的面前说这么多话。

    那位户部尚书听完以后,连忙起身跪在台下向皇帝求情“都怪我教子无方才导致了今日的事,微臣愿意待我儿受过,而且我儿已经遭受了应有的惩罚了,已经被宰相府的三公子废了两支胳膊了,日后微臣定严加管教,至于我那位不知死活的夫人,她也是爱子心切,才做出了如此伤天害理之事,我回去以后会罚她在去寺庙里吃斋念佛三年,以抚慰阿宁姑娘今日所受的惊吓”。

    “容大人,今日才知道教子无方吗,京城的尚书大人的儿子都敢在天子脚下做出如此伤天害理之事,是想告诉世人朕治国无能吗”慕容烨拿起手中的酒杯淡淡的开口说到,说完以后容大人已经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了,整个人跪在地上颤颤巍巍的。

    慕容烨能在上位以后三年就将南朝治理到这种程度,其中的手段自然是常人所不能想的,而且慕容烨最不喜的就是官员们仗势欺人欺负无权无势的百姓,尚书大人此刻感觉自己头有点晕,恨不得将自家的婆娘一巴掌拍死,就算想动这丫头也不及于这一时,出去在动手也好,如今闹到了皇上这儿自己怕是完了,真是白长了一身肥膘里面全是草包。

    “皇皇上,微微臣自然不是这样想的,是微臣的错,微臣知错”那尚书大人被吓得一直磕头,“你应该和你身边的阿宁姑娘求情,而不是朕”慕容烨虽然对尚书大人爱子有一些耳闻,但是没想到竟做的如此过分,而且阿宁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他们尚书府恐怕都不够他慕容烨泄愤吧。

    尚书大人连忙将头转向了阿宁,“求阿宁姑娘饶过我儿还有我那位杀千刀的夫人”。“阿宁,你就得饶人处且饶人,就算了吧,你现在不是没事嘛,日后我们宰相府也会好好补偿你的”沈府的二小姐也没想到事情闹到了这般地步,也顺着尚书的话和阿宁求请到,二小姐心里想着这个面子阿宁应该会给的吧。

    那位尚书大人听到以后,连忙将头转向二小姐这边,“二小姐真是心善,老夫定不忘二小姐的恩情”那尚书大人感动的热泪的盈眶的感谢到。阿宁倒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但是这件事自己差点两次搭上小命,虽然在他们眼里阿宁的命不值钱,可是阿宁的命也是命,阿宁也只能活一次呀,就这么算了阿宁不甘心。

    二小姐求情以后不少往日和尚书大人交好的大人们也纷纷的附和,都夸宰相府的二小姐识大体,懂礼数,让阿宁就此了结此事,不过坐在台上的慕容烨倒是十分不屑的看了一眼沈青青,自己这个表妹哪儿都好就是太端着了,不知人间疾苦。

    坐在左下的燕离一直看着台下的一切,也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沈青青,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并不掺和他们的事,不过没想到来这里一趟能看到这么精彩的事倒是不枉此行,倒是十分好奇这个小丫头如今是自己忍气吞声顺着那位小姐的话,还是继续为自己争辩,不过这么个小丫头应该很快就会败下阵吧,。

    “二小姐,阿宁觉得你说的有道理,确实该得饶人处且饶人”阿宁语气不急不慢的说到,二小姐听到这里也露出了很善意的笑,以为阿宁同意了自己的建议,“但是,阿宁觉得这样的话,对那些已经遭到了迫害的女子,不公平,阿宁虽然此番只是遭遇了一些惊吓,但是那些女子呢,她们甚至连为自己伸冤的机会都没有,养不教父之过,尚书大人难道不应该承担一些责任吗,尚书大人享皇家俸禄,本该爱民如子的,可是他的儿子做了这样的事,他却一直放任不管。”

    “因此,奴婢可以不要任何的赔偿,只要犯错的人受到应有的惩罚,也算对那些已经遭遇不测的女子的一些慰藉,奴婢希望尚书大人以及尚书夫人和他的儿子受到应有的惩罚”阿宁说完这些话说完以后,正衣冠端正的跪在皇上的面前,天下大道阿宁不懂,但是恶人该受到应有的惩罚这些阿宁还是懂的。

    二小姐倒也没想到一个小丫鬟居然会这么字正腔圆的反驳自己,面子上也十分的挂不住,开口欲说一些什么,但是被一旁的沈夫人拉了下来,沈夫人也没想到府里的一个小小的小人会惹了这么大的风波,沈倾风跟前的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自己女儿再说下去岂不是落得一个和尚书大人同流合污,不知他人疾苦的名声了。

    阿宁此刻也没想太多,就想讨回公道,而且她相信皇上是一个明理的人,不然也不会帮自己这么一个不起眼的人两次了,“那阿宁姑娘想怎么处置尚书大人一家”慕容烨看着端端正正跪在下面的阿宁问到。

    “阿宁认为,先解救那些已经被那位容公子卖了的良家女子,还有对那些造成伤害的家人做一些应有补偿,来换的受害者的原谅,若是不原谅的话,那此事就此作罢,至于不原谅的南朝的律法怎么定,尚书一家就怎么处置”坐在两旁的人都纷纷向这个小姑娘看了过来,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既给了尚书大人认错的余地,也用律法来给尚书大人施压。

    慕容烨看阿宁的眼神也不同往日,十分的赏识阿宁说的这番话,自己和她见过两次,每一次都是匆匆就别过,没想到她也竟也有些骨气。“那就按阿宁姑娘说的做,尚书大人还不快谢过阿宁姑娘,至于剩下的就看那些受害者是否原谅你了,若是不原谅,尚书大人比我更懂南朝的律法吧”慕容烨漆黑的眼眸看着尚书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