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三十五章 加急密信
    “被陈子川那个混账耍了,南边确实有马,但是南边的滇马全是小马,我开始还以为送来的都是小马,还没养大,后来才知道这些马只能长到那么大。”周瑜没好气的说道,“不过马场没问题,就需要引进优质马种,我和曹司空那边商谈了一下……”

    “哦哦哦。”孙策赶紧表示周瑜干的好,不敢再发表什么作死言论了,没办法,有些时候周瑜真的是惹不起啊。

    周瑜默默地吃着东西不太想搭理自己的义兄,隔了一会儿周瑜放下碗筷缓缓的开口说道,“虽说被陈子川坑了一把,不过东西倒是真的,没有太大的出入,他给的牧场管理这些也确实没有问题。”

    “呃,那我们这边为什么没有养牛羊?”孙策不解的看着周瑜询问道,“我印象之中我们这边都是马场。”

    “一个是没有良种,另一个陈子川的大牧场,虽说有大草原,但更多的是用来让牛羊马这些散步,保持状态的,嗯,如果仔细思考一下其实更多是让战马运动的,陈子川的牧场附带的草原不是用来让牛羊吃草的!”周瑜颇为无奈地说道,他早就发现陈曦很多事不按套路!

    “呃,牧场不用来放牧吃草,用来让战马运动,这个很有趣。”孙策吃着牛肉,一脸惊奇的说道。

    “他是圈养,然后种牧草,投入精料和牧草养殖,让牛羊快速长大到能吃的那种方式。”周瑜一脸淡漠的说道,“那家伙养牛羊纯粹是为了吃,跑得多了消耗的也就多,长得慢,所以统统关起来,大概是这种思维模式吧,不过应该是没错了。”

    孙策目瞪口呆,第一次听到还有这种操作,不过想想的话,貌似很有道理的样子。

    “总之我们这边牧场是没有什么可能了,回头我在南越那里找个地方看看能不能再建设一个牧场吧,总觉得陈子川那个家伙是故意在逗我玩。”周瑜略带不爽的说道。

    “哦,对了,我记得你当时不是养了很多的滇马吗?现在怎么办?”孙策好奇的看着周瑜询问道,这次真的不是在扎心。

    横了一眼孙策之后,周瑜叹了口气,“浪费了我那么多人力物力,我岂能将那些东西统统丢出去,自然是将它们当驮马用了,不过说起来,当驮马,这些小马的耐力还都是非常不错的,比人力好太多了。”

    孙策眼见周瑜冷静下来,也就不再多问,指着锅,招呼周瑜继续吃肉,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啼鸣,这是信鹰的声音。

    和普通军务由快马送递不同,当出现大事的时候,中原这边会由信鹰传递消息,这些信鹰只有长安,秣陵,邺城以及川蜀成都四个地方有,当初长安会盟之后,为了防止出大事,陈曦才给其他三个家伙一人送了几只信鹰,用以传递重要消息。

    这一声啼鸣直接让孙策一惊,这都一年了,没见过曹操,刘备,刘璋三个家伙给自己发过信鹰密信,毕竟这玩意的速度之快,近乎都是亚音速或者音速,用上这玩意基本就意味着出大事了,去年一年那么多幺蛾子都没人用过,这次居然用这东西传讯,这是要完的节奏?

    孙策拎着筷子直接冲了出去,对着天空打了一个口哨,信鹰带着爆音飞了下来,孙策心头一沉,这波要不是大事,孙策表示自己绝对冲过去和曹操好好谈一谈。

    从信鹰的腿上解下来密信,让仆人将信鹰带下去喂点吃的喝的,而周瑜这时也已经走了出来。

    “什么事。”周瑜这时一改之前的温润,身上带着某种统帅一方,喝令天下的威严,这才是战场上的周瑜。

    孙策翻了翻白眼,随后朗笑道,“我也没看呢,天知道是什么内容,不过能以信鹰来送,只能说是出了大事,不过就现在这个情况,什么程度才算是大事?刘备出手了?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啊。”

    话说间孙策将密信直接递给周瑜,“你看吧,你看完说结果就是了,看看曹司空想要耍什么也好。”

    周瑜伸手接过卷成一团的密信,不知为何,尚且还没有看到内容的他,已经莫名的猜到了几分内容,就是不知道是西方,还是南方了,不过从曹操那边送来,应该是西方了。

    压下内心的杂念,周瑜打开密信,蝇头小篆,周瑜不由得脸色一黑,写的这么小是想干什么,还让不让人继续看了。

    “掌灯,回去看。”周瑜黑着脸说道,总觉得曹操是故意的。

    另一边,比孙策这边早了一个时辰收到密信的曹操,现在已经召集了麾下文武,甚至连马腾、韩遂也一并邀请了过来。

    “相关事宜我已经发往了邺城,秣陵和成都,用不了多久他们也就会收到相关的内容,这是西域送来的急报,都看一下。”曹操将已经抄好的密信,两人一份发了下去,他现在也是心头一沉。

    原本收到从西域送来的关于罗马和安息大战的情报,曹操还有一种偷偷摸摸去捡尸体的想法,毕竟两虎相争,随便捞点虎骨,虎肉,虎尾巴,虎皮什么的,也能赚不少。

    因而前一段时间曹操暗地里便开始研究如何去捡安息的尸体强大自我这种事情。

    结果这还没过几天,一没等到曹操研究出来正确捡尸体的方案,二也没让曹操有时间好好感慨一下罗马和安息的强大,现在就来了让曹操更疯狂的情报。

    贵霜,也就是去年在汉室朝堂上咆哮着要娶汉室公主,说了没有,对方直接翻脸,威胁汉室,结果被典韦和马超拿下之后,一直没下文的那个号称带甲百万的大国。

    本来这件事都被曹操丢到了脑后,让大鸿胪刘虞通知刘璋看着去解决这件事,毕竟都过了大半年了,大月氏还没有下文,曹操也就以为对方还是那个小瘪三。

    曹操现在什么情况,所有人都知道,摄政长公主不干活,就是不干活,死活都不干活,曹操只能当着别人非常羡慕的权臣,人称日理万机曹丞相,为这事曹操又开始吃药,避免头疼,他可不想去华佗那里当什么开颅的试验品。

    虽说华佗一再保证,那怕是开颅了,也能保证曹操的性命无忧,但对此曹操还是表示敬谢不敏,而为了避免被抓去当作试验品,曹操对于脑袋疼这种事情非常关注,每天保养,避免出现头疼。

    开颅?哼,我曹操的脑袋岂能让你华佗拿去开颅,别以为你是医科大佬,入庙的人物,我就会准你,离我远点。

    自然,为了保养好自己的脑袋,避免华佗盯上,曹操尽可能的降低自己大脑的疲劳程度,像贵霜这种小事自然就丢到脑后了。

    更何况正常也不会太关注这件事,毕竟已经通知刘虞去和刘璋交接,既然刘璋在催,那自然会有一个结果交代什么的,毕竟刘桐从来没再提过这件事,曹操都以为刘璋那边已经解决了,结果今天突然收到这么一个消息。

    现在曹操冷静下来想想,以刘桐那种性格,可能那件事过去后不久,就将这件事丢到脑后了,至于贵霜什么的,刘桐现在还记不记得有这么回事,可能都需要有人提醒。

    然而,就在刚刚,曹操收到了新的关于贵霜的情报,西域那边司马懿送来的战报,那个已经被汉室遗忘到某个角落的大月氏准备出兵了,嗯,一开始这个消息曹操并没有当回事,但是往下看之后,曹操有点木,然后赶紧发报,这次是真出大事了。

    一个预估有军魂军团战斗力的超级精锐军团,两个双天赋超精锐军团,七万多身穿轻甲的正卒,以及数量未纳入计算的低种姓炮灰。

    由于内奸太过高等,贵霜南部高种姓不拿下边低种姓党人,因而将帅的资料很详实,但是兵力反倒还要预估。

    大致兵力在十五万到二十万,真正可战之兵八到十一万,内气离体级别的将帅高达二十三人,而且这还只是贵霜南方高种姓的力量。

    要知道贵霜这个国家,甚至能南北一分为二,而北方在兵力和战力等所有和战争有关的方面仿若稳压南方一头。

    就现在纸面上表现出来的战力,曹操莫名的感觉到去年在汉室朝堂上,贵霜使者咆哮的那一句带甲百万真心不是说笑的。

    这等实力,算上辅兵和民夫,不吹不黑,给你搞出来一个雄兵百万真心没太大问题。

    正因为有了这份可怕的实力支撑,曹操才陡然醒悟过来,去年的时候贵霜使节为什么会做出那样让汉室无法接受的事情。

    因为他们同样是一个强大而有力的帝国,他们同样不容轻辱。

    不过事已至此,曹操也没什么好说的,话都放了,还能吞回去?别说汉室现在还真没公主,就算有,你现在都蹬鼻子上脸了,汉室岂能给你面子,开什么玩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