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四十一章 学界国王
    就在雷欧因为种种发现而对罗斯福家族的底细进行推测的时候,迪菲·罗斯福已经结束了祝酒词,然后在几个人的簇拥下离开了大厅,其他罗斯福家族的人负责接待客人,宴会也重新开始了,大厅内再次变得嘈杂了起来,不少不喜欢这种嘈杂环境的人都离开了席位,去到花园。

    虽然这是一次晚宴,但真正在桌上吃东西的人并不是很多,绝大多数人在来之前就已经吃了东西,来这里也不是为了宴会上的食物,而是为了宴会上的人。

    雷欧并没有前往花园,而是在大厅的雕像前走动着,不时的停下脚步欣赏着这些雕像。

    正如之前听到的那样,罗斯福家族的似乎对白鹿非常痴迷,周围的雕像中将近一半以上都是白鹿雕像,而且其余的雕像则是雕刻着远古传说中的一些英雄,而非常有意思的是这些英雄雕塑里面又是以海盗伯爵弗朗西斯·德雷克的雕像居多。

    更为有趣的所有和德雷克有关的雕塑并不是雕刻德雷克穿着提督服饰或者战斗服饰,在海上战斗的经典情景,反倒是德雷克穿着一身学者服饰,在向人们做一些高谈阔论。

    “这些德雷克的雕塑很怪是吗?”这时候和周围氛围有些各个不如的里昂·拉尔森又凑到了雷欧身旁,有些为了缓解此刻尴尬气氛没话找话式的说道:“其实这些雕塑都雕刻得很传神,并没有雕错。所有人都认为弗朗西斯·德雷克只是一个勇猛的海上战士,但实际上德雷克伯爵还是一位学识渊博的学者,只是因为他的海上传奇经历实在太有名了,以至于所有人都忽略了他另外一个身份。”

    “另一个身份?”雷欧饶有兴趣的看着里昂·拉尔森。

    见到雷欧对自己的话有了回应,里昂·拉尔森稍微松了一口气,自我感觉周围的尴尬气氛稍微缓解了一点,于是他就回答道:“其实德雷克伯爵还有一个身份,他是皇家学院的奠基人,也是皇家学院建造费用的出资者,只不过因为第一任院长伯明翰先生的名声实在太大了,所以使得所有人都只记得伯明翰先生,认为皇家学院是伯明翰先生投资建造的。”

    “还有这回事?”雷欧对这个消息也感到有些惊讶,因为他从未听过类似的传闻,只是他并不认为里昂·拉尔森会随便编造这种轻易就能撒谎的说法,手头上肯定有证据。

    就像雷欧所猜测的那样,里昂·拉尔森担心雷欧认为他在胡说八道,连忙补充解释道:“其实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只记录在皇家学院最早的一份备忘录上,只不过在德雷克伯爵死后,王室似乎因为一些原因把这件事掩盖了,销毁了那些和德雷克伯爵有关的备忘录,在故意制造一些传闻,最终使得这件事的真相被完全掩盖了。”说着,他的脸上又露出了一丝骄傲的神色,说道:“不过,我的祖先曾经是伯明翰爵士的随身记录员,他亲身经历的皇家学院从无到有的经过,也将这段经历记录在了日记之中。在这里面也有和德雷克伯爵有关的事情,比如提到德雷克伯爵的学识甚至超过了伯明翰爵士,伯明翰爵士经常会以学生的身份请教德雷克伯爵一些问题。”

    在里昂·拉尔森说话的时候,雷欧也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他记得伦勃朗老人曾经提到过在维纶有几个藏书家族,这些家族的藏书就连伦勃朗老人也感到羡慕和嫉妒,而英格王国的拉尔森家族就在其中。

    想到这里,雷欧就不禁觉得自己或许应该借着这次机会,和眼前这个里昂·拉尔森结交一下,有机会的话可以去拉尔森家看看那就连伦勃朗老人也非常羡慕的藏书。

    在这种想法的推动下,雷欧也适时的抛出一些合适的话题,延续这一次交谈。

    里昂·拉尔森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学者,而且是那种很传统的、搞研究的学者,他不懂得怎么应酬,心情也不会隐藏,会很容易的表露的脸上,这使得雷欧很够很轻易的找出他感兴趣的话题,让彼此的关系醉着一些讨论逐渐深入。

    没过多久,里昂·拉尔森就将雷欧视为一个值得深交的好友,并且雷欧一些若有若无的暗示下,主动邀请雷欧前往他家观看那些藏书。

    这时候,在门口等候的府邸接待仆人弗兰克进入到了大厅内,踮起脚、昂起头,视线在大厅内反复寻找了几遍,发现了雷欧后,就急匆匆的走了过来,然后非常得体的朝雷欧和里昂·拉尔森行了个礼,这才朝雷欧说道:“先生,您的信件已经交给了罗兰爵士,罗兰爵士看过您的信件后,非常急切的想要和您见面,请问您现在有时间吗?”

    “罗兰爵士?菲迪亚·罗兰爵士吗?”里昂·拉尔森有些惊讶的确认道。

    虽然同样是英格王国的学者,但学者也分高等和低等,里昂·拉尔森绝对算是低等的学者之列,他更多的是依靠家族的荣耀来支撑学者的体面,但菲迪亚·罗兰就不同了,他是最顶端的学者,哪怕是整个维纶学术界也是如此,甚至有人认为他的成就已经超过了皇家学院第一任院长伯明翰爵士。

    然而,如今这样一位站在学界顶端的学者却如此迫切的想要见自己身边这个新认识的朋友,这让他不禁疑惑对方究竟是什么身份,学者还是贵族?

    虽然雷欧来此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见一见这个菲迪亚·罗兰,但他并没有表现出迫不及待,抛下旁边的里昂·拉尔森就此离开,而是转身朝里昂·拉尔森,问道:“拉尔森先生,有没有兴趣一起去见见这位罗兰爵士?”

    “啊?”里昂·拉尔森对雷欧的邀请感到惊讶,在他看来雷欧在得到菲迪亚·罗兰后,应该抛下一切立刻动身前往才对,如果换了他肯定会这样做,可现在雷欧却没有离开,反倒对自己提出了邀请,这让他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尊重,内心也莫名的感动,更是将雷欧视为了真正值得深交的好友。

    虽然他也很想答应雷欧的邀请,毕竟菲迪亚·罗兰在英格王国的学界就像是神一般的存在,能够与之讨论问题是一件值得骄傲一辈子的事情,但他也有自知之明,自己的学识恐怕就连菲迪亚·罗兰的徒子徒孙都不如,贸然前往只会自取其辱。

    所以,里昂·拉尔森拒绝了雷欧的邀请,并且非常正式的邀请雷欧在这两天前往拉尔森家的庄园,在得到了雷欧肯定的回复后,他就主动离开了。

    “带路吧!”在里昂·拉尔森离开后,雷欧才朝弗兰克吩咐道。

    “请大人随我来!”弗兰克低声应道,然后转身领着雷欧从侧门离开,进入到旁边的园林小道内,朝位于园林一侧的书楼走去。

    在路上,弗兰克忽然说道:“如果大人有能力的话,可以帮帮拉尔森先生,拉尔森家族毕竟也是赛特港非常有名的学者家族,就这样破败下去,对我们赛特港出生的人来说,也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

    雷欧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弗兰克,从之前弗兰克的为人来看,他对仆人的规则遵守得非常严格,绝对不会说出超出规则范畴之内的话语,而现在弗兰克的话就已经有些违规了,要是被罗斯福家的人知道的话,那么他被责罚还算是轻的,很有可能是被直接辞退。

    “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拉尔森家族?”雷欧有些疑惑的问道。

    弗兰克有些严肃的回答道:“拉尔森家族一直都在免费的教授平民区的穷人小孩学习各种知识,我当年也因为在拉尔森家族开的小学校里学会了识字,才能够成功被罗斯福家族选中,成为罗斯福家的仆人,脱离那个……总之,我对拉尔森家族非常感激,希望能够帮拉尔森家族做些什么。”

    “拉尔森家族遇到了什么困难吗?”雷欧没有质疑弗兰克的话,而是询问正题道。

    弗兰克回答道:“里昂先生听信了一个朋友的蛊惑,以为一家美加利加的矿产公司在那边发现了新的矿脉,所以想要在这家公司股价还低的时候买入,等升高了再卖出,赚一些钱,修缮拉尔森庄园。不曾想这只是一个骗局而已,不仅仅没有矿脉,就连公司都是假的,最终所有的钱都被骗了,使得现在拉尔森家族的日常开支都无以为继。而里昂先生为了维持在平民区那间学校,已经开始变卖家中的一些古董了,在这样下去,迟早会将庄园卖掉了。”

    “为什么他不关闭那间学校?”雷欧又问道。

    弗兰克看了看雷欧,说道:“或许是为了面子,也或许是真的想要让平民获得免费学习的机会,总之里昂先生都是在努力维持着学校的正常运作。”

    “抱歉,我不该怀疑这种善举!”雷欧承认错误道。

    弗兰克感到有些意外,愣了愣,说道:“雷欧先生,您和其他人不一样。”

    雷欧问道:“因为对一个仆人道歉吗?”

    弗兰克微微点点头,说道:“在这个庄园里面,哪怕身份再低的人,也不会向我们这种仆人道歉。”

    雷欧没有回应,跟在弗兰克身后走了一段距离后,说道:“拉尔森家族的事情我会考虑的。”

    “谢谢。”弗兰克就像是自己获得了奖赏一样,露出了笑容。

    两人又走了一段距离,穿过了一片精心设计的园林后,来到了一座被无数鲜花包围的小楼外。

    这时候,楼外已经有人等在了那里,见到弗兰克带人过来后,立刻迎了上来,非常快速的用眼神朝弗兰克询问了一下,在弗兰克微微点点头后,便非常恭敬的朝雷欧行礼,然后说道:“您好,罗兰爵士已经等候您多时了,请随我来。”

    说完,便接过弗兰克的任务,在前领着雷欧穿过花园,进入到了小屋内,一路走到了书房前,便停下脚步,转身向雷欧行礼,说道:“罗兰爵士已经等候多时了,请进。”

    走入仆人打开的门,雷欧进入到了书房内,只见书房很大,也很简朴,没有什么华丽的器物,和雷欧改造后的书房一样,书柜被镶嵌到了墙上,一排排的书籍堆满了书柜,并且从气味上来判断,这里的书籍全都是古籍古书。

    雷欧的视线在书柜上扫看了一下,从上面的名字发现了大量已经绝版的古书,几乎所有的书籍都涉及到了古代神话、文明遗迹之类的资料,而且所有的书籍都非常专业,甚至在书架的顶层还有一些更为古老的羊皮卷和草纸卷。

    书房里面没有书桌,只有几张椅子和一个暖炉,此刻一个老人非常专注的爬在椅子前的茶几上,周围堆积着一些古籍,从种种痕迹来看,这些书籍刚才都翻阅过,而老人显然没有从这些书籍上找到想要的答案,口里反复嘀咕着一些话。

    虽然声音不大,但因为房间很空旷,使得雷欧即便不通过超常的听力,也能够听得很清楚。

    很显然雷欧留在心上的那些来自王城的文字已经难住了眼前的老人,他对这种新发现的文字充满了好奇和疑惑,身心完全沉浸在对文字的破解之中,哪怕雷欧走到了他的身边都没有任何察觉。

    “你应该使用蒙帕语系来破解这段文字,而不是卡德加语系。”雷欧在老人旁边站立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道。

    老人完全沉浸在破解文字中,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时候有个人在旁边开口提示是何等的怪异,反倒像是身旁本来就应该有个同行学者一样,头也没有抬一下,一本正经的讨论道:“不对,不应该是蒙帕语系,这些文字的书写方式很显然是早期的印刻文字,既然是印刻文字那么当然要用卡德加语系来解读呀?”

    “你只是从字型来判断这种语言的语系,可语言的字型毫无意义,内容才是语言的精华,”雷欧俯下身子,伸手在那一行文字几个起到连词作用的文字上指了指,继续说道:“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就应该发现这几个文字的作用是用来连接整个语句的,而它们出现的频率和蒙帕语系的用词规律非常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