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汉诺萨女人
    在所有人的印象中,两年前从其他湖上镇调任过来的马雷克就是一个窝囊废,如果不是后台够硬的话,早就被人给取代了,而且从这两年的举动来看,他似乎也没有展现出什么过人的能力,所以不单单警卫局内部看不起他们的这个局长,就连城卫所也完全当他不存在。

    从现在城卫、警卫因案件而对峙的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马雷克在这些人眼中的地位,如果城卫所真的看重马雷克的话,就不会让一个底层的城卫军官和他这个警卫局局长对峙了,很显然在城卫所的眼中,马雷克就只是相当于一个底层城卫军官而已。

    可所有人都想不到这个看上去窝囊头顶的警卫局局长竟然是一个隐藏起来的大怪物,单凭一个人就轻松解决了十几个实力不差的城卫,看他现在轻松的样子似乎还没有用力。

    “长发马雷克!我知道了你是长发马雷克!”这时,最先被捆绑住的那名城卫军官忽然惊声叫道。

    城卫军官的大叫声立刻引起了城卫和警卫的注意力,当他们听到叫声中的内容后,一个个全都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无比震惊的看着马雷克,并且眼中也难免带着一丝怀疑。

    而站在尸体旁边检查情况的雷欧也被这声惊呼声给吸引了一下注意力,不由得朝脸色平静的马雷克看了看。

    虽然雷欧才来这个世界几,但对长发马雷克的名声也是如雷贯耳。

    这段时期雷欧所收购的那些书籍中,就有不下二十本记载着这位传奇人物的传奇事迹。

    虽然每一本记载的、有关马雷克的事迹都不太一样,但对马雷克的形象描述却都相似,无一例外都是体形庞大、力大无穷的巨人。

    也正因如此,使得雷欧在知道警卫局局长名叫马雷克后,根本就没有往这个名声传遍十镇的传奇人物身上去想。

    根据书上的描述,雷欧了解到长发马雷克是最近一百年里雾区守卫城堡对抗雾怪袭击的大战役中最富传奇的强者。有关马雷克的事迹各种各样,记录这些事迹的书籍也为数众多,但无论那本书籍都必然要记录一件事,这件事也就是马雷克的成名之战。

    在那一战中,马雷克所在的防卫队被派遣到某个地点负责阻挡雾怪的入侵,原本队应该只是面对少数一些游离雾怪群落,但因为另一边雾区守卫城堡的攻势太过猛烈,使得大量雾怪选择绕路到马雷克所在队负责的区域,进入防区。

    面对铺盖地的雾怪族群,马雷克所在的队很快就死得只剩下了马雷克一人,而在没有任何后援的情况下,马雷克一人镇守防区,硬生生的将成千上万的雾怪挡在了防区外。当救援的人到达防区的时候,看到的只是漫山遍野的雾怪尸体和靠做树干上休息的马雷克。

    此后,马雷克成了任职的第十雾区守卫城堡的一员悍将,每次战斗都是冲锋在第一线,死在他手中的雾怪数以万计,他也成了有记录以来,杀死雾怪最多的人。

    原本按照正常规律,立下这么多战功的马雷克应该成为第十雾区守卫城堡的高层,在守卫城堡的现任总司令退役后,接任总司令的位置,成为第十守卫军团的总司令。

    但不知为何,在两年前有关马雷克的消息忽然从雾区守卫城堡消失了,有传言他回到了十镇,凭借军功成为了贵族,也有传言他已经战死在雾区了,总而言之就是此后再也没有马雷克的任何消息。

    所以,在这名城卫军官叫出长发马雷克的名字后,其他人在惊讶之余,也都有些难以置信,心中难免生出质疑的情绪。

    “你认识我?”马雷克朝那名城卫军官询问道,而这一声询问也就等同于他默认了那个传奇强者的身份。

    那名城卫军官一改刚才对峙时的鄙视和不屑,神色充满的尊敬和崇拜,听到询问时,连忙像个属下一般,回答道:“我曾经在第十雾区守卫城堡任职过,不止一次在远处见到过阁下战斗时的景象。”

    马雷克点点头,微微晃了一下头,缠绕在这些人身上的肉须很快解开,并缩了回去,隐藏到了头发里面,看不出任何异常。

    “你现在带人离开,这里由我负责。”马雷克再次提出和刚才一样的要求。

    只不过,这一次城卫军官没有再继续与他对峙,反倒像个下属一样朝他尊敬的行了个礼,然后指挥着手下,快速离开,只剩下那些还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的警卫们。

    马雷克又朝自己的手下吩咐道:“你们几个去周围的民居询问一下情况,看是不是有人知道这里的情况?”

    “是。”听到马雷克的吩咐,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的手下们也不敢再像刚才一样对命令懈怠,被打倒在地的警卫也纷纷爬起来,一边偷偷看着马雷克,一边听从命令,去往周围的民居询问情况。

    在警卫和城卫都离开后,马雷克依然能够感受到远处看过来的异样眼神,想到身份识破后将会面对的各种情况,他就不禁叹了口气,随后走到了雷欧身边,询问道:“雷欧先生,你这里有什么发现吗?”

    雷欧淡然的回答道:“尸体和之前的死者一样,凶手下刀很老练,可以认定是同一个人所为。”

    见到雷欧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对自己真实身份表现出了惊讶、崇拜等异常感情,马雷克在感到诧异的同时,也让他对雷欧的身份感到有些疑惑,感觉这人或许不仅仅是普通的药剂师协会成员。

    “你见过这人吗?”雷欧故意向马雷克询问道。

    “没见过!”马雷克蹲下身子,仔细的看了看这个汉诺萨联盟的女子,皱了皱眉头,道:“她身上的衣着也很怪,好像不是十镇流行的衣服样式。”

    马雷克也很快感觉到了异常,随后他熟练的在尸体衣服中寻找了一番,将找到的东西逐一,放在了地上。

    在这些零碎东西里面,雷欧发现了不少熟悉的东西,比如汉诺萨联盟猎人大赛冠军的奖牌,大陆列车的车票存根等等。另外在马雷克搜查的同时,雷欧也发现一些被女人刻意隐藏起来的变异器官,比如她的肩胛骨部位,多了一双巨大的嘴,由此可见这个女人应该是暗世界的眷族。

    虽然发现的东西很多,但雷欧却没有发现两样必须发现的东西,一种就是武器,另外一种就是药剂。

    包括雷欧和惊蹄乱踏在内,无论那人对自己的实力有何等的自信,他在参与金橡树街九号这件事之前都必然会准备充足的武器和药剂,以应付各种不可预览的危险和伤害。可现在这个女人身上却没有一件武器和一支药剂,这很显然有些不合常理。

    “这个女人不是妓女。”马雷克忽然道。

    雷欧明知故问道:“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

    马雷克看了看雷欧,皱了皱眉头,似乎不满雷欧会问这样一个问题,但还是耐着性子,道:“她的身体很强壮,非常强壮,身上很多痕迹表明她经历过很多战斗,是个经验丰富的战士,身上的祖态化呈现出隐性,所以……”到这里,他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愣了愣,跟着又仔细的查看了一下尸体双肩异变出来的嘴巴,皱眉道:“怎么会这样?”

    雷欧问道:“你发现什么了?”

    “你又发现了什么?”马雷克站起身来,转头严肃的朝雷欧问道。

    雷欧沉默了一下,心中分析了一下马雷克的前后行为,试探性的道:“她身上的祖态化很古怪。”

    “你去过雾区?”马雷克愣了愣问道。

    “没有。”知道自己分析正确的雷欧平静的摇了摇头。

    “看来你在药剂师协会的身份不低,竟然连这些事都知道。”马雷克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然后打量着雷欧,又朝一名向这里看过来的警卫招了招手,同时向雷欧道:“这里不是话的地方,两个刻度时后到警卫局的停尸间来。”

    完,他没有再给雷欧开口询问的机会,转身朝走过来的警卫迎了上去,然后指着尸体细心的吩咐一些事情。

    见此情况,雷欧也没有再在这里停留,转身向回走去,在走过一个拐角的时候,他朝巷中一个阴影地带招了招手,跟着便看到之前领着他过来的那只有着一定智慧的精灵鼠从阴影处跑出来,停在了他面前。

    “你去告诉白靴公爵,我找它有事,在房子里等它。”雷欧就像是和人话一样,对这只精灵鼠吩咐了一声。

    精灵鼠听到后也似乎能够听懂雷欧的话中意思,冲着他点了点头,然后就快速的跳到了墙角处,沿着墙角跑到了巷深处。

    没有花费太多时间,雷欧就回到了自己的临时住所,来到巫师书籍房间的密室中,随手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块石头模样的物体,放在了工作台上,拿过一盏特制的强光油灯放在眼前仔细的看着。

    这块石头似乎是一个雕塑的残缺部分,因为被那个汉诺威女人紧紧的攥在手中,所以雷欧在发现了之后,觉得这应该是一件重要的东西,只是由于有其他人在一旁,不合适仔细查看,他就接着检查尸体的动作,将这块石头收入到了口袋之中。

    现在仔细看过之后,雷欧脸上露出了少许疑惑。

    首先这块碎片肯定不是这个梦境世界的产物,因为在碎片上面刻着几个字是加莫雷语的基础字根变体,含义是某种祈祷词的前言,有伟大、慈祥等含义。而这些已经没有任何力量的变体文字,雷欧可以在不戴特制眼镜的情况下将其看清楚,所以这块石头几乎可以肯定是来自梦境世界之外。。

    其次,在那些变体文字上面还有一些看上去很像鳞片的浮雕让雷欧感到有些眼熟,因为浮雕上的鳞片非常奇特,呈现出八棱状,而且中间有一些看上去和基础字根很相似的花纹。

    “副脑分析。”雷欧心中命令道。

    随着雷欧的命令下达,很快副脑系统就在资料库中快速的比对各种各样的资料,从中找出一种和这浮雕鳞片相符的图案,没用多长时间比对结果就出来了,并且投射在了他的眼镜上。

    “是祂!”看到结果后,雷欧也感到非常意外。

    经过比对,这块鳞片浮雕竟然和众巢之母所生的卵表面的鳞片是一样的,甚至包括上面那种看上去很像基础字根的花纹符号也是一模一样。

    在笼城的地下城市中,雷欧曾见到了一尊众巢之母的完整神像,因为当时的环境以及未知力量的保护,神像保存得非常完好,一些细节也保存下来,比如众巢之母蜘蛛身体的尾巴部位生下来的那些卵。

    这些图像也被完整的记录到了副脑资料库之中,当时雷欧只是习惯性的记录所见到的一切新鲜事物,没想到现在竟然能够派上用场。

    判断出这块碎片的来历后,雷欧又将这块碎片拿出来仔细的看了看,或许是因为心态、想法的不同,使得同一样事物的细节在他眼中的含义也变得不同起来。

    刚才雷欧判断这块蛋壳鳞片是某个浮雕或者雕塑上面掉落的碎片,但现在再看这块碎片,他感觉这块碎片并不是雕像的石头碎片,反倒更像是真正的蛋壳碎片被石化后的状态。

    就在这时窗户传来的敲打声,雷欧立刻上前将窗户打开。只见白靴公爵已经听到自己手下的报告赶了过来,它像个熟人一样不等雷欧招呼就跳到了屋里,快速的爬上了桌子,朝雷欧问道:“那边发现的尸体怎么样了?我……”

    白靴公爵刚刚了一句话,就像是被异物堵在了喉咙里一样,有话不出来,身体僵硬得像是石化了一样,并且无比惊恐的看向桌上放着的那块蛋壳鳞片。

    当雷欧想要询问白靴公爵怎么回事得时候,白靴公爵却像是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吓得跳到了雷欧的身上,快速的爬到了雷欧皮外套的兜帽中,身体剧烈的发抖,恐惧的情绪溢于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