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零七章 是敌是友?(一更)
    当然,前面的那等攻击,轩辕梦竹如若是要抵挡下来,不受到伤害的话,其实也是没有问题的。

    可惜,这里除了轩辕梦竹之外,还有着飞岚在这里,为了将这等攻势不波及到飞岚,所以轩辕梦竹要使出更多的力量才可以。

    毕竟田文栋可是无差别的攻击,他是没有任何顾虑的,但是轩辕梦竹可不行。

    所以在这等对抗之下,轩辕梦竹占据到了劣势,被前面的力量冲击给打伤了。

    田文栋见状,那原本也是凝重的脸上,此刻也是露出了一抹那阴险的笑容,见到了轩辕梦竹受伤了。

    尽管说伤势不大,但是能够看见轩辕梦竹那一直保持着笑容的脸上,黛眉微蹙,露出了不一样的表情,这就让田文栋心中十分的舒畅了。

    “轩辕梦竹,怎么了,我才刚刚动一点真格你就已经是承受不住了,就凭你还想要保着那个女人,我看你现在的自身难保了”

    “迫不及待的想要我给你表扬了吗,那么姐姐我倒是可以表扬你一句,刚刚的攻击,算是合格了。”

    轩辕梦竹将嘴角的鲜血给擦拭干净,将呼吸再次是放平缓了下来,恢复了正常,绝美的容颜之上再次是恢复了笑容。

    看着田文栋那样子,就好像是那长辈看着小孩子一样,说的好像田文栋真的就是那做了什么厉害的事情,迫不及待的想要长辈夸赞两句。

    田文栋阴冷一笑说道“轩辕梦竹,你也就现在逞逞口舌之快了,如果你还要护着那个女人的话,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到了。”

    田文栋语罢,也是没有在和轩辕梦竹在多言语,身形一闪,直接是朝着轩辕梦竹冲了上去,四面八方的灵威压制再次是袭来,攻击也是犹如那密不透风的网一样,从天而降。

    不仅仅是对着轩辕梦竹而来,更是对着飞岚而来。

    如若这一次轩辕梦竹还要去帮飞岚抵挡的话,那么她必定还要在受伤,但是不挡的话,那么飞岚这一次也是必死无疑了。

    不管轩辕梦竹做出任何的选择,那么田文栋都是这一次对决的优胜者了。

    轩辕梦竹此刻见状也是立刻抵挡住了一部分的攻击,但是那攻击实在太强了,就算是她也是无法在原地一动不动。

    最终轩辕梦竹整个人的身躯也是被力量直接给打的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身后的石墙之上。

    而剩下的力量也是直接打在了飞岚所在的地方,那如雨般的攻击,也是接连砸下,霎时间尘灰飞扬而起,直接是将那地面都给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哈哈哈,轩辕梦竹,这一次你已经保不了她了吧,和我作对找死。”

    田文栋整个人此时也是发出了那猖狂无比的笑声,现在飞岚已经死了,轩辕梦竹一个人,对于田文栋而言,已经是根本不放在眼中了。

    他早就已经做好了不拿神剑灵石的准备了,不过也绝对不可能让轩辕梦竹和飞岚得逞的。

    这种情况而言,对于田文栋已经是一个十分高兴的事情了。

    “轩辕梦竹,那个女人你保不了,这神剑你也休想拿。”

    “我现在对神剑又不感兴趣了,而且我不拿,自然会有人去拿的,但是绝对不是你,田文栋。”

    “还在大言不惭,飞岚那臭女人已经死了,就凭你想要拦我,别做梦了。”

    轩辕梦竹嘴角微微上扬,绝美的容颜之上勾起一抹那妩媚的弧度。

    “该死的是你才对。”

    一个冰冷的声音传进了田文栋的耳中,那声音近乎是和那攻击同一瞬间到达的一样,在背后一股那可怕的杀意袭来,让田文栋整个人也是为之一惊。

    田文栋猛然回头看去,只见飞岚从天而降,直接是朝着田文栋冲杀了上去。

    那速度快的惊人,很难想象前面飞岚还受了不轻的伤势。

    田文栋立刻是提剑去挡,哐当一声,剑刃相交,田文栋整个人也是被这冲力给击飞了出去,虎口之处都是被震的裂开了一道伤痕,鲜血直流。

    将那剑柄都给染上了颜色,变得有些湿滑。

    轩辕梦竹此刻也是早已经是做好了准备,在飞岚动手的瞬间,也是对着田文栋发动起了攻击。

    “糟糕。”

    田文栋暗道不好,前面飞岚的攻击已经是勉强抵挡了下来,但是现在轩辕梦竹再次袭来,田文栋整个人的身形都还未稳定住,想要抵挡住轩辕梦竹的致命一击只怕是不太现实。

    铮

    轩辕梦竹手中轩辕琴直接是用着玉指在那琴弦上扫弦而过,田文栋只感觉自身在空中忽然动弹不得了,就好像是被无形的力量给抓住了手脚一样。

    田文栋也是将力量完全运转而起,在在被束缚的同时,将那力量给震碎开来。

    但是就在这一瞬间,轩辕梦竹已经是来到了田文栋的面前,鬼缠剑高高的举起,然后顺势挥舞而下。

    此刻田文栋已经是再也没有任何的招数可以抵挡下来了,等待着他的只有死亡。

    哐当

    就在这一瞬间,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鬼缠剑在离田文栋还有着不到半米距离的时候,突然也是再也无法向下了。

    只见在那半空之中,鬼缠剑劈砍在了那一根晶莹剔透的水晶柱上一样,那水晶柱在鬼缠剑的力量之下,依旧是光滑无比,就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待到仔细一看才能够发现,这三根手指差不多粗的水晶柱,是一把长戟。

    在那戟身上,有着两只不知名的鸟儿雕刻在上面,栩栩如生,就仿若是活物一般。

    好似随时都有着可能从那戟身上,张开双翼飞出去一样。

    那三叉戟锋芒毕露,散发着那强烈无比的寒意,四周的气温都是随之骤降,仿若就连空气都要被冰冻起来了一样。

    田文栋此时并未感受到那自身受到任何的攻击,也是立刻睁开了双眼,只见一把长戟横挡在自己的头顶之上,保全了自己的性命。

    田文栋见状也是立刻闪开,与之拉开了距离。。

    那三叉戟的主人也是迅速的向后一撤,来到了田文栋的身边,一双冰冷的眸子死死的看着轩辕梦竹,带着杀意。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碧灵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