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62章 一道保命符
    第1462章 一道保命符

    迟慕白……

    兰雪国,清家。

    两个完全看起来搭不上边的人,为什么会对彼此有所了解呢?

    云辞和林绘锦很是疑惑的眼神看着迟慕白。

    而迟慕白则是不可轻闻的叹了口气:“说起来也是一次因缘际会的事情,曾经清家有一位大人物重病,兰雪国上下的名医都无法根治,也不知道从何而来听见了我父亲的名声,便带着人寻到了我离境岛。”

    “我的父亲曾经是给那清家的大人物看病治病过的,所以对清家的人我们应当也算是有所了解了。”

    曾经寻到了他离境岛……

    迟慕白这般开口之后,云辞和林绘锦却陷入了沉思,离境岛很是隐世,就算是她们这些亲近的人,要是没有云舒宫的人前来带路的话,恐怕也是要费很大一番功夫才能找到,毕竟岛所在的地方很是隐秘,又很难找到。

    且这是因为知道离境岛上有着云舒宫的人和迟慕白,云辞才会将眼光放在离境岛的身上,然后顺势去寻找。

    可是那清家的人,既不事先知道离境岛上有什么,又没有人在前引路,却能找到离境到上,找到迟慕白的父亲来给那清家的大人物看病,由此可见这个清家究竟是实力宏厚到如何程度才会这般强大,可以来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也不为过吧!

    怪不得吃慕白的表情会这么凝重,并且还说着,即便现在明眼人眼中看着的清家是没落了,可是实际上清家依旧强势的真正含义所在了。

    林绘锦忧心忡忡地看着云辞:“看来事情还是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他们以为从南家家主的口中问到了事情的关键便能很快的找到解决的办法,只需要她和云辞亲自去一趟兰雪国,亲自见到清家的人一探究竟就可以了,不想在他们面前所等待着他们的,只是更艰难的险峻和障碍需要他们去跨过。

    见云辞和林绘锦脸上的担心,迟慕白反倒是笑了笑:“不过你们倒不用担心清家的人,清家的人虽然很是强势,可是一些该讲的道理还是讲的。”

    “做人经商无非是要讲究诚信这两个字。”

    迟慕白缓缓的朝着云辞和林绘锦解释道:“且当年家父救了清家的那位大人物之后,便是让清家成了我迟家的情分,清家也承诺过将来如果我迟家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想要他们帮忙的话,他们也会不遗余力的帮助我们,算是还了当年的人情。”

    话音落下迟慕白便从自己的腰身间解开了一枚玉佩,送到了林绘锦和云辞的面前:“你们将这枚玉佩在拜访的时候送到清家的人的面前,他们看了之后就会对你们打开方便之门,即便是清家所做的一切不能如你们所愿,起码对于你们来说,也不会太叫你们为难!”

    迟慕白虽然只是三言两语的交代了自己手中玉佩的用处,但是云辞和林绘锦却都明白那枚玉佩真正的含义所在。

    有着这样的一个玉佩,而清家又那般强势的地位之下,无疑是一道保命符。

    若是运用的好了,可以说,这辈子的性命都不成问题了。

    如今……

    迟慕白却是这般的慷慨的将东西拿了出来交到了林绘锦和云辞的面前。

    林绘锦看着迟慕白手中的那枚玉佩,眼神中很是惊喜地闪烁着亮光,可是在面对那枚玉佩的时候,林绘锦伸出去的手却是有些迟疑的,心里面也是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将那玉佩接过来。

    既然清家这般强大,而之前多年清家又是欠下迟家一个人情,倘若这枚玉佩留着的话,将来迟家有什么要求?清家都会怎样去完成,无疑是一个底牌。

    但是若是迟慕白将这个玉佩交给了自己和云辞的话,岂不是自己白白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吗?

    似乎察觉到了林绘锦的顾虑,迟慕白却是不由分说的将这玉佩塞到了林绘锦的手中,有些威严地斥责道:“且不说我们本身就是这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云舒就因此这么一个弟弟和弟妹,我是你们的的姐夫,便是我们有什么好东西给你们一起也无足轻重,况且那清如风所炼制的蛊虫迫害的不仅仅只是云辞和绘锦你们两个人,他所简直的蛊虫更是身上关系着天下的百姓!”

    “我身为一个大夫,这辈子对权势和财富都没有什么渴求的心思和想法,也更加不感兴趣,对于旁人而言的强势的清家可能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是对我来说,却是不值得一提的!”

    “我所思所想的事情就是能提高自己的医术,去救更多的人,解开更多疑难杂症,若是你们两个能将清如风给处置,并且找到解开蛊虫的奥秘和玄机,与我而言也是一件值得让我高兴的事情,更算是我对这件事情也有所参与,你们便不用觉得不好意思了!”

    “何况我和云舒一直都在离境岛与世隔绝,即便当真是有什么为难的地方,也不至于会因为少了这一个玉佩,少了清家欠我们的一个人情就举足无措,为难起来,我们也根本就没有任何用武之地!”迟慕白不由分说的将玉佩塞在了林绘锦的手中,忍不住开口劝说道。

    “拿着吧,你们若是觉得心怀有愧,那边好好调查,争取早日将清如风给解决了,也变算得上是对得起我这枚玉佩了。”闻言,见迟慕白如此笃定云辞倒是没有太多的推脱,低沉沙哑的声音缓缓开口道:“多谢姐夫。”

    林绘锦看见云辞也是点头了,也便感恩的将那玉佩收了起来,随后郑重的朝着迟慕白躬了躬身,跟着云辞的话开口说道。“多谢姐夫!”

    云辞脸上的幽深凝重不改,黑曜石一般的双眸目光有些悠远的看着迟慕白:“还有就是朝旭国的这些人,也要拜托姐夫帮忙好生照顾,尤其是……南家家主……”

    尤其是……

    南家家主。

    云辞声音顿了顿,随后漆黑的一双眸子目光闪烁着亮光,更是别有所指的提起了南家家主这四个字……

    其中是涵盖了不少的意思到底!

    现在南家家主身上是种着血蛊的,若是能将南家家主好好的研究一番的话,即便找不到解药,也会让迟慕白对血蛊有所了解,可以防患于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