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75章 萌妹情敌
    “嗡!”

    一架直升机从铃木家别墅群上方经过,下面到处都是机动队员,不管是屋顶还是房屋的各个入口,而且探照灯几乎没什么死角,整个铃木宅邸都被包裹了起来。

    高成在窗户边站了一会就有光束照了过来。

    每次都这样大规模布置,根本就是浪费警力……

    “实在是太奇怪了!”中森银三布置完毕后,却没有和激动队员们在一起,反而时不时像跟屁虫般盯着高成,暗自嘀咕出声。

    “我说中森警官,”高成被盯得浑身不自在,“到底哪里奇怪了?”

    开始还好,但刚才铃木次郎吉演示过房内陷阱,重启重量监测仪的时候,房内地面突然出现了一张新的基德预告信,而且这次才是真的预告,就和以往一样。

    结果中森警官当场就变了脸色。

    “肯定是在重量探测器关掉的时候放进去的,这样重新打开防盗装置才会没有反应,”中森银三手里拿着基德卡片道,“那个时候我们都在门口……”

    “的确是这样没有,”高成额头跳动,“可是又不是只有我有机会放进去。”

    “没错,可是仔细想想……”

    中森银三凑近道:“几乎每次基德活动的时候你都在场,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成了基德克星,实际上都没人看到你和基德交手。”

    “就因为这个?”高成僵笑连连。

    他还没无聊到给基德当助手,顶多在不违背原则的时候帮帮忙。

    “中森警官,你有这个功夫盯着我,还不如想想怎么阻止基德。”

    “我当然知道!”

    中森银三拧着脸重新查看基德卡片。

    “如同预告一样,在月亮从黑暗中露脸之前,前来拜领铁狸腹中的珍宝……结尾还是那张笑脸,可恶!这家伙果然来了!”

    园子跟着小兰几个从拐角走出来,见状朝高成问道:“城户,基德是不是已经伪装成谁了?”

    “大、大概吧……”

    高成趁着中森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凑到园子身边小声问道:“这些天次郎吉叔叔有没有奇怪或者跟以前不一样的地方?”

    “啊?”园子脸颊微红道,“我、我也不太清楚,不过这里的女佣们应该知道……”

    “帮我悄悄问一下她们,除了那个新来的女仆。”

    “好……”

    园子迷迷糊糊地离开金库前的走廊,虽然高成说了别问新女仆,不过还是遇到了推着餐车过来的那个年轻女仆小姐。

    看着笨手笨脚可爱类型的女仆,园子暗暗狐疑。

    男人都喜欢这种类型吗?

    “园子小姐?”女仆主动问道,“找到怪盗基德了吗?”

    “没,还没呢。”

    园子回过神来,看到女仆推着餐车要从金库走廊经过,不禁好奇道:“女仆小姐你要去哪?”

    “啊?我要把晚饭送到老爷房间去……”

    “送给叔叔?”

    “是啊……我是刚来所以不太清楚,最近的晚饭老爷好像都是在自己房间里一个人吃,其他的女仆都很担心呢。”女仆仿佛怕被责备般认真解释道。

    园子眼一亮,继续问道:“叔叔最近有没有奇怪或者跟以前不一样的地方?”

    “奇怪的地方?”女仆愣道,“好像去收盘子的时候总少了两个,她们也不知道为什么……”

    “说到奇怪的地方,不止吃饭和盘子,”铃木次郎吉新雇佣的男拥,那个唯唯诺诺戴着眼睛瘦小青年跟了过来,接话道,“据说吃饭后还会道金库房间去检查一下金库,还拄着拐杖去……”

    “叔叔要拄拐杖?”

    园子惊奇了,次郎吉一直都是活力四射的样子,体力比年轻人还帮,从来就没用过拐杖。

    “听说也是这几天才这样,而且总是在里面和谁说话,”男拥不太确定道,“可能在和别人打电话吧……”

    柯南存在感微弱地站在过道口,将几人的话听在心里,微微怔了怔,转向同样过来的高成问道:“城户,你让园子问这些,难道是发现了什么吗?”

    “很显然啊,一开始的那封预告函就很奇怪,”高成看着问话的园子笑道,“所以我这次过来不是因为基德,只是想知道次郎吉老头到底遇到了麻烦,需要特别伪造预告函找一个小偷过来帮忙。”

    “难道说……”

    “对,小偷最擅长的也就是开锁了,那个老头大概是忘记怎么打开铁门了,这种时候表现得神神秘秘的,又特地对外说他的狗生病,依我看,估计是那条狗不小心被关在了金库里面,不见的两个盘子大概是分别装了清水和食物,通过铁门下方的缝隙用拐杖推进去……”

    “应该就是这样了。”

    柯南嘴角抽了抽。

    传说中的机关师三水吉右卫门制造的大金库,号称绝对无法被攻克的“铁狸”,最后居然要找怪盗打开……

    “你会一直关注那个女仆小姐,那也就是说……”柯南看向笨手笨脚的女仆,笑容突然僵硬了,“喂,不会吧?”

    “我只是猜测而已。”

    高成余光注意到另一边臭着脸的中森警官,没有再多说。

    其实弄清楚铃木次郎吉的目的后就很好判断了。

    特意在公布预告函的这几天招聘保镖还有佣人,根本就是在给基德机会。

    如果基德提前过来的话肯定已经调查清楚,没必要等到今天防守最严的时候帮忙,这点看来最晚进入铃木家的女仆最可疑,正好又是这个时候要送晚餐去次郎吉房间,和次郎吉单独见面。

    当然最主要的,重量监测仪关闭的时候,高成一直盯着,很确定一起的人没有做手脚,也就当时在侧门外找狗的女仆位于死角。

    “警戒铃木家的所有队员注意了!”中森银三拿着对讲机大喊出声道,“基德预告的出现时间就要到了!全体提高警惕,别看到认识的人就放松,也许你旁边的队友就是基德假扮的!那家伙可是化装高手!!”

    女仆将餐车推进铃木次郎吉房间后不久,铃木次郎吉又像前几天一样挎着包带着拐杖一个人进了金库,说是进行例行检查,而且不许任何人偷看。

    几分钟后从金库房间出来后,又说约了茶木警视吃饭,和保镖一起从后门离开。

    高成和柯南默契地没有管太多,而是和小兰还有大叔一群人去铃木家餐厅吃饭,园子向其他佣人打听清楚叔叔最近的异常后,也回来告诉了高成。

    “奇怪,叔叔到底怎么了?”园子纳闷道,“难道是因为基德要来,才会变成这样吗?”

    “有什么好奇怪的,”毛利小五郎满足地品尝美食,不以为意道,“大概是要用拐杖和盘子才能打开金库吧,就算一根烟也能触发防盗装置,金库本身要打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奇怪这种事情还不如想想基德要怎么打开金库。”

    “可是基德到底扮成了谁呢?”

    “刚才不是说了吗?那三个新招的人最可能是……”

    高成在旁边默默的吃着饭看园子几个讨论。

    反正就不好阻止基德,如果可以的话他已经想回去睡觉了,可是偏偏园子是个基德粉,实在不让人放心……

    头疼。

    最大的情敌好像是这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