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33 什么要求
    林家父子回到家,也不管林老爷子是不是饭后正在午休,直接冲到老爷子院子里。

    此时老爷子正院子里的花架下乘凉,闭目养神。

    “爸”林爱国进院子就喊。

    老爷子眼皮都没睁开,“多大岁数了,还那么莽撞。”

    “不是啊爸,我们去见了卓航。。

    “我知道啊,你们早上出门的时候告诉我了。”

    “你不想知道卓航说了什么”

    “想知道,但也能猜个大概。”林老爷子还是老神在在。

    林爱国有一瞬间的语塞,关子也卖不下去了。

    老爷子又呷了口茶,“哪些地方”

    “啊爷爷,你真猜到了。”这次惊讶不已的换成了林昌。

    “阿昌啊,你这在外面那么多年我看着长进也不大啊,不喜形于色这是基本的要求。”老爷子顺便借机给孙子上课。

    林昌本来就有点怵林彰,被不轻不重地说了两句,有点畏缩,“是,爷爷。”

    “才刚说了不喜形于色,你又是这个样子的你这样从政,我也不大放心啊孩子。”

    这次林昌没有说话,只是很快调整了坐姿,挺直了腰板,

    “哪些地方”老爷子又问。

    “h市副职和g市正职。”林爱国回答。

    这是他们要入仕的第一个问题,老爷子反问,“还算有诚意,只是你们怎么想的”

    林爱国和林昌父子两个面面相觑,其实他们在路上也进行过讨论,意见有点相持不下。

    林爱国倾向于省会城市,虽然是个副职,但省会的发展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城市发展显然是截然不同的。

    林昌则更倾向于临海城市,他知道自己没有经验,临海城市的正职他都觉得高了一点,觉得自己有点德不配位。

    父子两个把自己的观点说了一下,都看向了林彰。

    林彰听完了父子两个话,脸色有点不太好,他甚至对自己想让孩子入仕的决定产生了质疑。

    手里的小茶壶磕在了旁边的藤桌玻璃上,清脆地声音像是桥在父子两个心上,人也从躺椅上起来,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

    “他的要求呢”

    这下父子两真的愣住了,努力回想了一下,相互对了个眼色,“爷爷,他没提要求。”

    “他傻”老爷子说。

    父子两被老爷子问住了,很显然,傻的不是卓航而是自己,可是,细细回想之下,真的没有哪句话是要求啊。

    林爱国不敢接话了,一个是老子,一个是儿子,要是被训了,在儿子面前多没面子。

    “爷爷,他就说你你生日快到了,该热闹热闹了。”林昌说。

    老爷子皱眉想了想,很快就舒展了眉头,“这还没提要求”

    “不是,让你生日热闹热闹算什么要求。”

    “人家吃饱了撑得给你送官当“

    父子两个又是一阵沉默。

    老爷子看这个样子,叹了口气,“要不你们再想想当年我们家差点就全折了,要不然就回南洋去做生意去吧。”

    “爸”

    “爷爷”

    父子两个一起喊出了声。

    “你们好好想想卓航为什么会找上我们,再找人出去打听打听最近卓家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尽快。”老爷子说完就起身进屋,还把门给关上了。

    这边林家老子也如何纠结,林家父子如何不解暂且不提。

    卓航和林家聊完了之后又找上了唐峰,只是他没有提前约唐峰,而是直接去到唐峰办公室。

    不知道卓航是提前打听过还是运气好,最近一直忙外事活动的唐峰难得有一天空闲坐下来处理一下堆积的工作,卓航就找上门来了。

    卓航和田小夏是什么关系唐峰自己是一清二楚的,只是两个人都没有在他面前正式说过这个事,加上唐峰实在在田小夏面前没有什么做父亲的底气,便一直也没拿到明面上来说。

    唐峰甫一看到卓航出现在自己办公室门口还有点惊讶,不过也就瞬息的工夫他也猜到了卓航来找自己的原因。

    只是唐峰还没想好怎么称呼卓航,直接喊名字,显得太生疏,毕竟这是极有可能成为自己女婿的人,像叫亲近的小辈一样喊又不太能喊出口,毕竟也没多熟。

    幸好卓航先喊了,“唐叔叔,你好。冒昧打扰。”

    唐峰扣着西装纽扣站了起来,“小卓啊,你来了,请坐。”

    卓航在唐峰办公室靠墙的一组沙发上坐下,唐峰也走过去解开西服纽扣坐了下来。一时间,两个人都没说话,像是在相互较劲,在打量对方,又像是在组织语言。

    唐峰有心感谢卓航给自己提供的一些材料,让自己能重新夺回唐家的掌家权,说是掌家权其实也夸张了点,毕竟也不是什么大家族,但是自己至少在唐家内部不仅有了发言权,甚至还有了决策权。

    可是在办公室这种地方,还真不是聊这个话题的好场所。

    唐峰的助理端来两杯茶,又出去了,卓航才开口。

    “唐叔叔,我过来是有事想请你帮忙的。”

    唐峰一挑眉,稀奇,还有卓家人请自己帮忙的一天,“你说。”

    卓航迟疑了一下,还是问“不知道叔叔认不认识我大哥,卓阳。”

    “虽然不是一个系统的,但是又工作上有接触,不熟。”

    “那我哥哥和家里不太和睦的事你知道嘛”

    “略有耳闻,不太清楚。”

    卓航担心自己开门见山说来意唐峰不大会放在心上,反正自己家这点事也没有刻意隐瞒,有心人真要打听也只是时间问题。

    “我哥哥这几年和家里几乎是不往来的,因为他之前谈了个对象,是农村考上大学的,家里不同意,后来出车祸没了。”

    唐峰眉头一皱,这个事自己还真不知道,不过,因为对象出车祸就不和家里人往来,这其中怕是有什么原因。

    不怪唐峰想太多,唐峰在唐家那种关系复杂的家庭里,各种小手段小心机见得实在不少。

    卓航看唐峰的表情就知道这是聪明人,不需要多说,“家里已经知道我谈对象的事了。”

    “还是不同意”唐峰接着说。

    “我也没说对象是小夏,他们打听到小夏头上也是迟早的事,十有八九是不会同意的。”

    “所以,你要让我去找你爸,说小夏是我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