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92章 恶源又现
    作为一名知人善任的君主,湛长风从不会让自己陷入忙碌,起了一个头后,便将各方面的事务都安排给了属下。

    这会儿正是战宫的初兴期,连硕狱和图腾军都被她遣去各方星界捕捉溢散在天地间的恶源了,她只能自己溜达游玩。

    沙漠不远处分布着十几个古老的聚集地,她悄无声息地走入其中一处,大袖一摆,身上的常服变成了具有当地特色的姜黄色麻布罩衣。

    此片地域受温差、土壤的影响,特别适合种植灵果,即使地理位置偏僻,也不妨碍它的“果乡”之名响遍成逊大界,十数种对修士修炼有益的特产水果,在外面被抬出了天价。

    一千年一熟的小蟠桃,更是上了古天庭耀升池的食案。

    不过这片地区依旧不繁华,它受圣兰卡尔沙漠的气候影响,修炼环境方面比不上外边的青山绿水,再一个,有限的资源被当地修士牢牢把持着,外人根本插足不进来。

    这有限的资源中,最重要的便是种植灵果的灵田。

    据悉此地一百万平方公里,被十六个种植部落把持着,每个部落各有一种珍稀灵果,他们守望相助,将果乡打造成了铁桶,连最近的苍空教都伸不进手。

    他们的珍稀水果都是供给顶级大势力的,中上等水果则在各地坊市打开了一片天。

    从果乡出身的种植师,亦是深受各方追捧的存在。

    今日是阿卡部落聚集地的开放日,同时也是阿卡部落增添新鲜血液的日子,他们会在今天,将新招来的有种植天赋的年幼小族人正式入籍。

    对外来修士而言,最大的欢喜是今天所有灵果打八折,还有免费的灵果宴!

    这一天,也是外来修士最多的一天,慕名而来的闲散修士、打算采购的商贩店家,堵满了四坊十街。

    “听说今日来了许多贵客,遂真尊者会用小蟠桃招待呢。”

    “小蟠桃最是延年益寿,吃上一颗,多活万年,也唯有尊者准圣吃得上了,按惯例,这千年一宴,定会请界中诸宗派的掌门尊者来一趟,奉上小蟠桃,此次小蟠桃先贡到古天庭去了,不知还有没有剩下的。”

    “请他们吃小蟠桃,不过是要诸方多关照阿卡的小后辈,现在遂真尊者都将小蟠桃送到古天庭了,还在意他们不成?”

    “嗬,主家的事情可不好说,咱能吃街上的灵果宴就是幸事了。”

    遂真尊者乃阿卡部落的首领,也是十六种植部落中,唯一一位尊者,众部落以其马首是瞻。

    此外,遂真尊者身为一名种植大师,养护着九天唯一一片小蟠桃林,结友甚广,在九天小有名气。

    这一次,她也向战宫递了邀请帖,不过湛长风隐去了自己的行迹,战宫和圣兰卡尔城方面都是姬朝月等人出面的,这次的邀请帖自然也到了他们手中。

    湛长风不贪那一个小蟠桃,暗来私访,是为圣兰卡尔城寻找第二支柱产业。

    正巧这一片都盛产灵果,她想着是不是可以弄出一个酒城来,她手中的酒方并不多,但她觉得配酒这事儿,跟配药差不多,调出几种酒来不是难事。

    长街上多的是灵果铺子,湛长风这家看看,那家瞧瞧,几乎每种灵果都买下了些。

    那厢,聚集地最气派的山庄里,成逊大界中的掌门王侯已落座,姬朝月、陆过、梁上君三位也姗姗而来,顶着一众略含深意的目光朝遂真尊者寒暄了两句。

    遂真尊者身着土黄色道袍,梳着道髻,面庞偏黑,眼角生着细纹,粗看只以为是一个过惯了风餐露宿日子的中年坤道,生性却豪爽,像极了这片天高地远的辽阔平原。

    她一出声,笑意就由内而外散发出来了,叫人倍感亲近,“早闻战宫三位的威名,今日得见,不甚荣幸!”

    陆过立马热情接话,“嘿,我们哪里来的威名,遂真道友才是名声赫赫呐,瞧我们一直忙着恶源那档子事,托了您的福,第一次见在座诸位尊者天君。”

    他笑眯眯地朝坐席中的各方来客道,“借遂真道友的场子给诸位问个好,战宫与天道盟达成了清除恶源的合作,在炎天的这段日子里,还需诸位配合!”

    大老粗模样的奉胜王搂着自己胸前的胡子,飞来一眼,“哦?战宫不打算在此久留吗?”

    “这哪说得准,看什么时候将恶源除干净吧。”陆过回完一句,赶紧将话头交给遂真尊者,“祝阿卡部落又添新血液,长长久久,生生不息。”

    遂真尊者会邀战宫三位来,一为“邻里”之礼,二也是被几方好友撺掇的,成逊大界想见战宫掌权者真面目的修士可不少!

    不过她再怎么着,也不会让他们在阿卡的宴会上你来我往勾心斗角,故而顺势接了话,宣布宴会开始。

    遂真尊者友人多,地位也高,各方都很给她面子,席间其乐融融,并无差池。

    外头各条大街上也摆上了长桌,琳琅满目的灵果任由过路人品尝。

    湛长风懒得挤上前,闲庭散步地进入一小巷,到了另一条小街上,灵果摊子将这条小街挤得只剩下了一条窄道。

    她心思一动,目光投向不远处靠在墙角的几个笼子,每一笼子里都装着一枚奇丑的黑色灵果,形似被岩浆浇过的废石,表面坑坑洼洼。

    “这火炎果是何价格?”

    盘坐一边的邋遢修士见来了生意,撸起袖子叫苦道,“你识得它,当知晓,它面上的坑洼,是沙漠流火撞出来的,我可是冒着性命危险,才从那死亡之地捞了几个出来,我也不多要,一口价,一枚三份精髓!”

    三份灵脉精髓可相当于一千五百万上品灵石了,一件普通真宝也没这个价。

    火炎果属于鸡肋型灵果,它一颗下肚,只会将人烧得经脉尽毁,通常,它只被人用作炼制毒药,或让修炼火系功法的修士拿去淬炼身体。

    邋遢修士在这里蹲了三天,也没人来问价钱,但他能肯定,来问的修士,定是需要它的,那就不能怪自己坐地起价了。

    湛长风其实纯粹是临时起意,她看到这火炎果,便觉得可以利用它配出一种烧掉恶源的烈酒。

    明知邋遢修士在胡乱叫价,她也不恼,“二十份精髓,我买下你这些火炎果,你顺带将找到它们的位置告诉我如何?”

    邋遢修士眸子微动,大声嚷嚷着,“不行不行,火炎树多珍贵,我傻啊,二十份精髓就将它的位置卖给你了!”

    “那就罢了。”既然圣兰卡尔沙漠中有这种灵果,她直接遣人去寻也是可以的。

    邋遢修士瞧着她毫无留恋的背影瞪大了眼,这怎么就走了?!

    “喂,二十份就二十份!便宜你了!”他赶紧抓起几个笼子追上去,开玩笑,好不容易遇到肯买它们的人,他怎能让她跑了!

    这玩意儿要是砸他手里,他的辛苦不都白费了吗!

    邋遢修士是个沙漠寻宝人,这趟进沙漠,能找到的最值钱的东西就是火炎果了,还为此搭进去了一件真宝。

    他可不想再去摘这玩意儿了,卖了它的位置也无妨。

    “十份。”

    “什么?”

    “十份精髓。”

    “你咋还对半砍呢!”邋遢修士见她又要走,狠狠跺了下脚,“十五,不能再少了!”

    湛长风正要买下这些火炎果时,忽听巷子那头的主街上传来一阵骚乱,神识扫去,只见一众修士被黑气缠绕,痛苦地掐着自己的脖子,仿佛要呕出什么。

    参造恶源之炁?

    它是怎么出现的?

    湛长风打开一个笼子,禁灵解除,那巴掌大的黑色丑灵果中冒出金火焰,恢复成了真正的火炎果模样。

    邋遢修士震惊地看着她抓起能将一名天君烧成重伤的火炎果,随手扔了出去,一共扔了六个。

    六个火炎果在长街上方结成一阵,只见日头大盛,金光闪烁,火雨簌簌而下,将嚣张扭动的大片黑气砸得七零八落。

    这......火炎果还能这样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