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正文 第2827章 如魔
    那一双眸子,缓缓睁开。

    漆黑如夜,如笼罩世间,在这一瞬,那吞荒村狩猎队的生灵,身躯轰然一震。

    旋即,这一尊生灵爆碎成满天血雾。

    甚至,连惨叫声都不曾有,直接便湮灭在了这世间。

    吞河,乃至于吞荒村狩猎队的生灵,都不由僵立在原地。

    肖战等烈荒村的生灵,更是目瞪口呆。

    一股浓烈的寒意,从肖战等人的心中升起,如坠寒渊。

    连手都不曾动一下,那位吞荒村狩猎队的强者便直接爆碎成血雾。

    这是何等神力,何等神通!?

    “吞林!”

    然而吞荒村狩猎队之人,回过神来后,却是目疵欲裂。

    吞河的脸色,更是在这一瞬,难看极点。

    “为吞林偿命!”

    一道近乎咆哮的怒吼声,从烈荒村的入口内响起。

    一尊魁梧的身影,在吞荒村狩猎队,实力仅在吞河之下的一尊生灵动手了。

    他狂奔而来,手中石刀,在这一刻轰然而起,向秦轩披落。

    骤然,那石刀凝滞了,秦轩仍旧盘坐未动,那一双淡漠的眸子,就仿佛在俯瞰苍生。

    “吞狱!”

    吞河爆喝,却见那一尊生灵就仿佛凝固在空中,丝毫不得所动。

    秦轩身躯,在缓缓腾空而起,离地尺余,白衣之下,双足点落在这巨石上。

    他淡漠的望着吞荒村的生灵,不过是一道目光,轰然间,那一尊生灵,便湮灭成了齑粉。

    秦轩负手,迎面那吞荒村的生灵。

    下一刻,在一道道怒吼声中,十数位吞荒村,狩猎队的生灵向他杀来。

    秦轩却视若未睹,从这石上走下。

    其步伐缓慢,但那些杀向他的生灵,在靠近其身时,石兵,身躯,轰鸣中,化作了一团团血雾。

    秦轩从这血雾之中慢步而行,一袭白衣,却如若魔神附体。

    “住手!”

    吞河反应过来,近乎是失声吼道。

    他眼眸内血丝弥漫,望着狩猎队内近乎被视为手足般的同村之人,彻底消散在这一片天地中。

    一旁,那些还未动手的生灵,终于察觉到了秦轩的恐怖。

    “河哥,这家伙不是普通人!”

    有人脸色苍白,望着秦轩慢步走来。

    吞河双拳紧握,身躯之上,更是在颤抖。

    他猛然吸一口凉气,施礼道:“不知大人出自哪一部落,是我吞荒村冒犯了大人,还望大人勿怪!”

    说到此处,吞河沉声道:“在下曾跟随过邯璇部落的邯璇游大人,大人应该已有第七灵境了吧?”

    话语入耳,秦轩淡淡的看了一眼吞河。

    他并未回应吞河,然而下一瞬,秦轩身遭,便有一缕缕青白色的长生帝力浮现。

    帝力如丝,悄无声息间,便贯穿于生灵。

    吞荒村,出却那吞河之外,所有生灵,在秦轩长生帝力之下,生机,瞬间便已经陨灭。

    天地间,骤然间,一片死寂。

    莫说是吞河,就算是肖战等人,也不曾想到,秦轩会再动手杀人。

    吞河已经表明于邯璇部落的强者相识,也放低了态度,秦轩竟然不曾放过吞荒村狩猎队的生灵!?

    “你!”

    吞河回过神来,望着那一尊尊化作风沙消散的身躯,一双眸子,如若滴出血来。

    “滚!”

    秦轩口吐神语,仅仅一字,近乎便将吞河震的七窍溢血,如落叶般,砸落在地上。

    “吼!”

    荒象察觉到吞河受伤,当即便动四足,向秦轩杀来。

    轰轰轰……

    大地在震颤,那一尊丈高的荒象,狂奔而来,一双象牙,如若长矛,欲贯穿秦轩之身。

    下一瞬,有长生帝力如丝,轻而易举便掠过这荒象之身。

    轰轰!

    这一尊荒象,赫然间便被一分为二,身躯向两侧倾落在大地之上,发出轰鸣声。

    象血染透这大地,在蔓延。

    秦轩眼中,却连一抹光芒都不曾有。

    一道影子,从远处骤然间爆射而去,吞河托着重创之身,他近乎竭尽全力,向远处奔逃。

    那一双眸子,仿佛浸透在鲜血之中,哪一种怨恨,近乎让人头皮发麻。

    烈荒村内,一片死寂。

    浓烈的血腥味随风而起,飘落在肖战等一众人的鼻腔中,让他们猛然惊醒。

    “大,大人!”

    肖战都有些结巴,不顾伤势,望向秦轩。

    那一双眸子内,满是恐惧与敬畏。

    秦轩的实力太恐怖了,一瞬间,遍覆灭了吞荒村的狩猎队。

    最重要的是,秦轩的喜怒无常,更让人心中生畏。

    在那一双淡漠的眸子下,包括他们在内,就像是这位大人口中所说……

    不过蝼蚁二字罢了!

    秦轩淡淡的看了一眼肖战,“若再吵我,尔等相同!”

    他衣袖微微一震,旋即,便有火焰席卷这一方大地,焚灭尸躯。

    之前狼藉一片之地,在这一袖之中,呗一扫而空。

    肖战等人脸色苍白,所有人都满是恐惧的望向秦轩。

    秦轩却是满面淡漠,对于他而言,神土内的生灵,没有一位是无辜的。

    哪怕是再弱小者,若是能入神境,都会选择杀入仙土之中。

    就在这时,肖战在几人搀扶而来,“大人,吞河离去,怕是会去寻邯璇部落的强者!”

    “邯璇部落,传说中是有神境存在的。”

    肖战低声道,在好意提醒着秦轩。

    秦轩却已经淡淡转身,只有一道淡淡的声音传出。

    “那便都屠了!”

    仅仅五个字,却让肖战的身躯一震,望着秦轩的背影,久久不能出声。

    随后,秦轩在此归入巨石上盘坐,不曾有声息。

    肖战等人在这一事后,更是不敢招惹半分,哪怕是议论声都不曾存在了。

    近乎是两天日夜,在森冷的寒夜中,秦轩的眼眸,却再一次睁开。

    他望向西北方向,隐约可看到漆黑的轮廓,那是烈玉荒山所在。

    “大帝神灵!?”

    秦轩轻声吐出两字,那一双漆黑的眸子内,闪烁着一抹淡淡的光芒。

    旋即,秦轩脚下便一踏,乱界翼在这夜中展开,微微一震,白衣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