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洁癖
    周晓讪讪一笑,没想到这位新来的杨顾问竟然这么和蔼可亲,还特意跟他解释了下其中的原因。

    只是,完全没听懂啊。

    什么精神念师,什么精神屏障,有那么玄乎吗,人就好好的站在那里,怎么可能会有人注意不到,又不瞎?

    幸亏他这话只是在心里想想,并没有直接说出来,否则要是让旁边的钱海给听到了,估计能气得吐血。

    杨帆好像看到了周晓的不以为意,轻笑了笑没有再多言,目光继续回到朱采薇与杨果二人的身上。

    大蛤蟆的攻击还在继续,一会儿吐舌头,一会儿喷口水,一会儿立定跳远,气急了它甚至还会将后背上的大疙瘩全都竖立起来,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往外喷射乳白色的毒汁。

    不过,这些招式在身体灵活得如一只猴子一般的朱采薇面前,根本就不见效。

    反倒是朱采薇,连番上窜下跳的躲避中,身形越发地迅敏灵动,神情也不再惊惧慌乱,渐渐地放松下来,就像是发现了一个好玩的新玩具一样,变得兴奋、跃跃欲试。

    胆气已壮,心中再无惧意。

    杨帆满意点头,要是朱采薇有胆子再反击那么一下两下,就更完美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丫头明明已经有了反击的余力,却迟迟不肯下手,以致于白白浪费了许多反败为胜的大好时机。

    是觉得这只大蛤蟆长得恶心,怕溅到一身血吗?

    愚蠢!

    杨帆微微摇头,末世中的妖兽千奇百怪,真要算起来,这只大蛤蟆还算是比较可爱的,要是让她遇到了屎壳郎或是驻船虫之类更恶心的妖兽,难道还能因为它们长得太丑太恶心就不战而逃吗?

    没有这样的道理!

    武者,就当心无所惧,敢于斩杀挡在自己身前的一切妖兽。

    连死都不怕的人,还会怕恶心?闹呢?

    钱海似乎也注意到了朱采薇身上的问题,轻声向杨帆问道:“杨顾问不准备提醒她一下?力不可久,守不可持,像朱小姐这样一味的被动防守实在是太危险,一个疏忽可能就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不必理会。”杨帆神色冷峻地摇了摇头:“咱们现在说得再多,也不及她自己亲身体会一次来得更为深刻,适当地给她一些教训,很有必要。”

    钱海嘴角一抽,这是亲师傅没错吧,还能盼着点儿自己徒弟的好吗?

    一时间,钱海竟然头一次开始怀念起自己的那个无良师傅来。

    原以为那老头儿就已经很不靠谱了,没想到跟杨帆一比,那老爷子简直就是天使啊,当年老爷子要是也这么待他,他可能早就被玩死了吧?

    决战场中,朱采薇依然在躲来躲去,不过在场外围观的三人一猫,全都明显地看出,这丫头有点儿后继不力了,头上渐汗,气息粗喘,跳跃转挪之间,也没了刚开始时的那股利落劲儿。

    钱海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真气耗尽,后力不支,不出三个回合,这丫头必然会遭到致命一击。

    钱海甚至都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救援的准备,结果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猫叫,精神一恍惚,身上刚刚聚起的力量陡然消散。

    钱海心神一凛,忍不住扭头向杨帆看来:“杨顾问,你……”

    杨帆面无表情地淡声言道:“钱局长,我刚才说过,这是属于她们两人的试炼,外人谁也不许插手,希望钱局长能够给我这个面子,就站在这里耐心观看就好。”

    钱海气急,想要再出声劝说,结果刚一开口,就被决斗场中朱采薇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声给打断。

    “啊~!!”

    “师傅救命啊!!”

    朱采薇的右脚崴了一下,身子一个趔趄侧身摔倒在地,而那只大蛤蟆此时已悬身半空,正在疾速向她扑来。

    朱采薇吓得花容失色,双手捂脸,惊声尖叫,一但被蛤蟆精欺身到近前,她必然是凶多吉少。

    钱海与周晓同时色变,只有杨帆还在若无其事地撸着他怀中的猫,一下一下又一下,力道适中,速度适宜,把小花撸得眼睛微眯,昏昏欲睡,爽得一批。

    大蛤蟆的速度很快,只在瞬息之间就已经跃身到了朱采薇的头顶上空,嘴里的口水甚至都滴落在了朱采薇的脚下。

    “呱!”

    大蛤蟆兴奋大叫,这个小虫子终于不再乱蹦乱跳了,它也终于可以饱餐一顿了!

    还未落地,大蛤蟆就忍不住冲着还在地上大声尖叫的朱采薇伸出了它五米多长的大舌头,疾如闪电。

    完了!

    钱海与周晓同时一声惊呼,就在他们以为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明星就要惨遭蛤蟆吻的时候,朱采薇的身体竟然毫无征兆地向左平移了一米左右的距离,堪堪避开了大蛤蟆弹射出来的恶心巨舌。

    轰!

    巨舌落地,把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四溅的水泥砖屑夹杂着蛤蟆舌头上的唾液,飞溅拍打在朱采薇的身上,生疼。

    同时,她的衣服上,头发上,外露的双手与脖间,全都粘满了粉屑,若不是她的双手一直捂着脸,此刻她至少会有半张脸上全都粘满了蛤蟆的唾液。

    “啊!!这是什么啊!!”

    “好恶心!!”

    很快,察觉到身上有些异常的朱采薇,嘴巴里面再次发出震耳欲聋的惨叫,声音凄厉,比之刚才更甚。

    她不停地伸手拍打着自己的双手与衣服,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阵阵恶臭呛得她眼泪都流了出来。

    她想吐,她恶心得想要发狂!

    从小到大,她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狼狈过,恶心过,她迫不及待地想要把身上的这些脏东西全都拍打掉,什么蛤蟆精,什么生死危机,全都被她给甩到了脑后。

    钱海的眉头一皱,只是溅到身上一点点妖兽的口水,又不是什么致命的伤害,有必要这么夸张吗?

    你现在可是还在与妖兽对战啊喂!

    生死就在一瞬间,哪里还有瞎功夫去清理身上的口水?闹呢?真把战斗当儿戏了?

    “采薇小姐好像有轻微的洁癖!”

    周晓似乎想到了朱采薇这位大明星的一些网络资料,一脸心疼,恨不得立马就冲过去把偶像搂在怀里好生安慰一番。

    但是看到朱采薇身边虎视眈眈的大蛤蟆,周晓的双腿一软,硬是没敢往外迈出一步。他确实很想去英雄救美,但是,实力特么不允许啊。

    “洁癖?”

    钱海一愣,周晓这丫是不是对“轻微”这个词语有什么误解,没看到朱采薇连死都顾不上了也要去清理身上的污秽吗,这特么哪里轻微了?明明都已经深入骨髓了好不好?!

    所以,这就是朱采薇迟迟不肯反击蛤蟆精的真正原因?

    这就是杨帆为什么非要留下一只看上去特别恶心的蛤蟆精来让两个徒弟试炼的根本所在?

    果然是亲师傅啊,下手就是毒!

    不过这一次钱海倒是没再多说什么,因为他也意识到了朱采薇身上问题的严重性。

    除非朱采薇一辈子不与妖兽对战,否则这个洁癖的毛病不改,她早晚都难逃一死。杨帆今天的手段虽然激烈了一些,但说到底,也是为了救她。

    看到朱采薇在场中几欲癫狂的表现,杨帆也是一阵懵逼,天可怜见,他可真不知道朱采薇也有这样的毛病。

    他留下这只大蛤蟆的本意,原是想着刺激杨果来着,毕竟在鸿景湾别墅区的时候,杨果的房里干净得让人心寒,杨帆还以为有洁癖的是这个小丫头,完全没有想到,朱采薇竟然也是一样。

    这算不算是误打误撞,一箭双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