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0五章 缠斗
    张武正的剑还没够着纪诗嫣的马,便听到耳后拳风之声呼呼大作。侧头一看,见萧爻双手齐舞,正抓拿过来。微一沉吟,只得先行躲过萧爻。

    张武正哼的一声,缓缓收剑,向左迈出一步。避过了萧爻,避过后并不加理会,持剑向纪诗嫣的马腹下砍去。

    萧爻心道“既然要劝他们,那就劝到底。”跟着踏上一步,斜刺里崩出一拳,从侧面挥扫张武正的肩头。

    张武正虽使长剑去砍纪诗嫣的马,却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双眼睛仍是盯着萧爻,注意着他的动向。见萧爻又上前纠缠,不由得眉头一皱。喝道“你再啰嗦,别怪我手下无情。”

    萧爻笑道“情面还是留三分的好。张道长,武当剑法驰名江湖这么多年了,你又练得这么纯熟,还请让着点儿,好不好你要是一次把我打怕了,下回我可不敢再跟你过招,那多没趣啊。”

    张武正哼地一声。喝道“你要强作好人,帮那姓纪的女子挡剑,我就要叫你吃些苦头。要我让你哼作你的清秋大梦的去吧。”

    张武正这次竟然不刺纪诗嫣的马腹,改攻萧爻。搜地一声,剑刃瑟瑟而抖。剑光罩住萧爻身前八处大穴。这一剑十分凌厉,张武正已使上了武当的上乘剑术。

    萧爻凝神对战,脸上虽嬉皮笑脸,却也不敢大意。道“张道长,你可真会冤枉人啊。”说话之际,已看出张武正这招武功的破绽。双足轻轻一点,向左一侧,让出半边身来,身子微微前屈,伸指点向张武正的腋下。

    张武正心头一怔,他刚刚使出的一武当派太极剑法的妙招孔雀开屏,他曾经以这招击败过无数的江湖好汉。自己在这招剑法上浸润了不下十年,自以为这招剑法已经毫无破绽,无懈可击。不想萧爻竟能在对战之时找出缺漏,守御的同时还能再行攻击。

    张武正见萧爻随手一招,便化解了自己苦心孤诣叁悟出的剑招,疑虑斗增。道“你学过太极剑法”

    萧爻道“我连武当山在哪里都不知道,哪有那样的好福分。什么太极剑法,我见都没见过,更别说学了。”

    张武正一听这话不错。武当武学向不外传,自己是武当正宗弟子,也是先在武当山学十五年的粗浅剑法,作为基础,才得师傅铁琴道人传授这路太极剑。萧爻并非武当弟子,又如此年轻,如何能有那福缘学到武当派的神妙剑法。

    张武正心中暗自诧异“他既没学过这路剑法,又为何能在刹那之间瞧出剑招的破绽呢”

    张武正更不回话,剑尖自下向上挑出,使出一招一衣带水。剑光霍霍,绵密而至。这一招一衣带水虽是剑法,却融汇了棒法中的缠字决。一剑使出,有横打之势,或是直削,又或是曲折回绕。蛮不讲理,纠缠不清。

    萧爻眼见对方这招来得十分怪异。急切之中瞧不出破绽在哪里,左足向后退了一步。

    张武正举剑斜挑,去削萧爻的下巴。

    萧爻脸上微微一惊。眼见剑尖将及咽喉,忽然情急智生,微一侧头,让过这一剑。见张武正中门大开,正要抢攻一招。忽觉剑光闪闪,横削而来。

    张武正那招一衣带水果然不同凡响,直挑之势未尽,手腕一抖,改为横削。

    萧爻忙向左面退避,唰地一声响,剑尖自萧爻的脸颊旁划过。好在他见机快,反应敏捷,才不致被张武正削中。若不然,那一剑只怕要将他的脑袋削掉半边。

    萧爻刚才险些被击中,心下吃了一惊,再不敢大意。他心中暗增戒备“武当剑法造诣独到,果然不是一般寻常剑法可比拟的。”脸上却仍是一副嬉笑之态。道“张道长,武当派是武林中的名门正派,剑法有这样狠辣卑鄙的吗”

    张武正刚才那一剑被萧爻让过。他心下虽恼怪萧爻多事,但与他交手两个回合后,却也不得不佩服萧爻机化迅速。

    张武正脸上不露声色。道“你要是害怕,就给我让开,别在这里碍手碍脚。既然想来逞能,那就亮出你的真实本领来,让大家伙见识见识。”

    萧爻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刚刚刺我的那一剑十分阴险狠辣。也是武当派的武功吗”

    张武正不耐烦辩解。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我可没那闲功夫跟你磨叽,接招”

    唰的一剑,剑尖斜斜刺向萧爻的左肩,却是一剑卢沟晓月。

    萧爻眼见张武正使出的这一招与刚才又不相同,知他变换了剑招。道“牛鼻子会的剑法还挺多啊。”

    张武正鼻子里哼哼一声,脸上露出一股得意之色。他专心使剑,一心要击倒萧爻,让萧爻吃些苦头。当真心无旁骛,哪里还顾得上讲话。

    萧爻眼见对方奇招叠出,对方所使的剑招,均是自己从未得见过的。少年人的心性,加上他对武学有一种不解之缘,使他对新奇的剑法很感兴趣。胜负都不在意,一心要探个究竟,到底有什么玄妙在里面。

    萧爻一面化解对方剑招。问道“你这招剑法叫什么名堂挺新颖的,怎么我从来没看过。”

    张武正本来一心只在收拾萧爻,听到这话,禁不住诱惑。接道“你不必大惊小怪,这世上你没见识过的东西还多着呢。如果这也算新奇,那世间新奇的东西也就太多了。”见萧爻把自己随手使出的一招剑法说得十分新颖独到,张武正脸上虽不露声色,自心底泛起一股优越感来。

    自认为平平无奇的东西,猛然间得到别人的赞扬与钦羡。这种事落到谁的头上,都忍不住会产生优越感的。

    忽然,只听林佩蓉道“萧大哥,你少说些话,专心点儿。”

    萧爻听得林佩蓉的出场提示,转头看去。却见林佩蓉一双妙目正目不转睛地瞧着自己,脸上却有些几分闺怒。

    萧爻心道“怎么她也觉得我的话多了吗可我每句话都是发自肺腑、不得不不说的呀。”

    只听嗖的一声,张武正举剑当头劈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