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气丹境修士(新书,求支持)
    北郡大军,观战台上。

    澹台玄目光凝重,面沉如水,周身气血震荡,背后的大红披风,被冲击的哗啦翻腾。

    北洛城关上的城门居然被打开。

    本该被四大宗师武人围攻的陆长空,趁着城门开启的缝隙,钻入城内,逃走了。

    “废物!”

    澹台玄冷静下来,冰冷的吐出两个字。

    北洛城内的三大世家,太让他失望了。

    “机会只有一次,陆长空躲回了北洛城内,犹如缩头乌龟,不会再中计,想要再度出其不意的杀他,难如登天。”

    澹台玄深吸一口气,他知道,攻破北洛城最好的契机,就这样从他眼皮底下溜走。

    在澹台玄的侧方,有一位头戴纶巾,风度翩翩的青衫儒生。

    “陆长空不在城内,没有宗师武人坐镇,三大世家怎么可能会失手?”

    这位青衫儒生摇了摇头,似乎有些想不通。

    “我要的只是结果,我不管过程……”

    “下令,大军出击,趁着北洛城城内还处于纷乱之态,立刻攻城!”

    澹台玄却没有理会青衫儒生的自言自语。

    他当机立断,将腰间的配剑拔出,遥指苍穹,发号施令。

    北郡五万军马,顿时开始缓缓的挪移压境。

    ……

    北洛城头上,气氛有些古怪。

    罗岳看着陆番,张了张嘴。

    他虽然是陆长空的老部下,但是和陆番接触的并不多。

    原来陆少主……是这么狂狼的一个人么?

    手无缚鸡之力的少主凭什么敢说给宗师武人撑腰?!

    “少主……城主已经回城,我们不该此刻出击,最好等待城主,从长计议。”

    “城下有四位宗师武人,凝昭虽然入了宗师之境,但以一敌四,定然会吃大亏。”

    罗岳道。

    陆番坐在轮椅上,倪玉捧着伞,乖巧的给陆番撑着,遮蔽着刺眼的阳光。

    听了罗岳的话语,陆番严肃的点了点头,抵住下颚的手掌探出食指,在脸颊上轻点。

    “罗叔,你说的很有道理。”

    “不过……我陆番,从小双腿有疾,心态扭曲,我这人,心眼小,受不得气。”

    “我爹都不曾骂过我,底下那傻大个凭什么?”

    陆番道。

    说着,再度在凝昭弹性十足的腰部上一拍。

    “凝姐,去吧,公子给你撑腰。”

    “公子,说到做到。”

    陆番一笑。

    凝昭巧笑倩兮,风情万种的白了陆番一眼。

    这一记白眼,不知道是因为陆番拍了她的腰,还是因为陆番说自己受不得气。

    呵,男人。

    凝昭可还记得,之前陆番才说自己脾气好的不得了呢,转眼就变卦了。

    罗岳张了张嘴,无言以对。

    以一敌四,面对四位宗师武人,陆番这是让凝昭去送死啊。

    气血震荡,凝昭身轻如燕的从城墙上飞掠而过,脚掌在城头厚实的砖石上一踩,白裙翻飞,轻纱罗帐起舞。

    居然直接从十五米高的城楼之上,飘落而下。

    正在叫骂的冯狮只感觉头顶一阵劲风传来,心头一惊。

    四位骑乘在马背上的宗师武人也纷纷扬起头。

    “何人?!”

    四位宗师目光皆是一缩。

    随着凝昭从城楼飘飞而下。

    犹如谪仙临世般的画面,让北郡大军皆是一惊。

    风华绝代的姿态,唯美如画,让人目眩神迷。

    凝昭握着蝉翼剑,面色冷漠,像是孤傲的仙子,犹如万年不化的寒冰。

    她的黛眉微蹙,视线锁定冯狮,杀气沸腾。

    辱骂公子的便是此人。

    若不是公子要活人,凝昭立刻便要将此人大卸八块!

    公子活的那么苦,居然还要被这般羞辱。

    此人,该死!

    蝉翼剑横扫,淡蓝色的一缕灵气从丹田内牵引而出。

    一股无形的气浪在她的身边涌动,与沸腾的气血相得益彰。

    尔后,凝昭轻飘飘的落地。

    视线锁定冯狮。

    丰润红唇轻启,冷傲话语响彻四周。

    “气丹境修士,凝昭。”

    “奉公子之命,取你狗命。”

    ……

    北洛城门之后。

    陆长空收回了落在部下尸体上的视线,眼眸赤红。

    忽然。

    他赤果的上身,汗毛竖立,因为他感觉到城门外,有强大的力量在绽放。

    “好古怪的气血……城外是何人出手?”

    陆长空蹙眉。

    倒在地上,脸色苍白的伊月,则是眼前一亮。

    “老爷,是凝姐姐……”

    陆长空一怔。

    “胡说,凝昭不过一流武人,岂会有这等气血?况且,凝昭不是护在番儿身边?”

    陆长空冷肃道。

    伊月有些畏惧的看了陆长空一眼。

    “老爷,奴婢所言,句句属实,凝姐姐得公子仙缘灵气相助,如今已破境入宗师,奴婢来开城门,也是受公子命令。”

    伊月抿着嘴唇,畏惧又倔强的开口。

    陆长空这一次是真愣住了。

    仙缘?

    灵气?

    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辈武人,不信仙佛。

    只信气血和拳头!

    不过,陆长空又陷入了沉默。

    因为他真真切切的听到城门外传来凝昭审判般的话语声。

    ……

    澹台玄持剑立于被数匹骏马拉动的观战台上。

    他看到北洛城头,那道飘然而下,风华绝代的身影,目光不由一缩。

    “此女……是何人?”

    澹台玄深吸一口气。

    如谪仙般的身姿,深深的印在他的心头。

    然而,他周围的武将,却都道不出这人的名字。

    哪怕是澹台玄最信任的谋士,青衫儒生也张了张嘴,无法从脑海中的宗师武人名单中搜出此人的信息。

    “北洛城多了一位宗师……这你们都不知晓?”

    澹台玄扫了众人一眼,怒极反笑。

    他说陆长空怎么敢亲自出城,原来城内有宗师坐镇!

    难怪三大世家会失手。

    若是得知北洛城内还有一宗师,他定会在筹划一下。

    本以为是他坑陆长空,结果……居然是陆长空挖了坑等他跳。

    陆长空……你好样的!

    澹台玄脸色逐渐阴沉。

    “太守莫急,我方宗师有四人,北洛城只有二人,优势还在我们一方。”

    青衫儒生墨矩轻笑道。

    澹台玄也明白这一点,沉下心。

    不过,如今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

    进攻只能继续。

    ……

    “哈哈哈!骚蹄子……老子乃澹台太守麾下大将,你敢杀老子?”

    冯狮听了凝昭的话语,大笑起来,狰狞可怖的瞪了凝昭一眼。

    宗师又如何?!

    他冯狮……乃北郡第一猛将!

    下一刻。

    猛地勒马!

    唏律律。

    骏马嘶鸣声炸响,前蹄高扬,马鬃纷飞。

    然而,马蹄落下,本以为冯狮是要冲锋,哪知……

    冯狮调转马头,头也不回的就骑乘着骏马,飞速往后逃,求生欲十足。

    先怂为敬。

    四位宗师微微一愕,便凝重的对视。

    “气丹境……是何境?”

    “此女自称修士?何为修士?”

    四位宗师眼神交流,他们作为武力巅峰,宗师武人,见识广阔,却从未曾听过气丹修士之说。

    “哼!可能只是此女胡言乱语迷惑我等心智罢了。”

    澹台玄麾下的宗师武将冷冷道。

    下一刻,拍马杀向了凝昭。

    三位武林宗师对视了一眼,也皆是拍马,直逼凝昭而来。

    凝昭的气血虽然古怪而强悍,但是……却也只是寻常宗师武人水准罢了。

    四位宗师策马奔腾,气血震荡。

    他们未曾留下陆长空,此刻,便将气全部撒在凝昭身上,好戴罪立功。

    冯狮往澹台玄大军方向逃。

    四位宗师杀向了凝昭。

    不过,凝昭的视线,却依旧落在冯狮身上。

    四位宗师,未得她一眼关注。

    城楼上。

    “小倪,推我去女墙。”

    陆番轻声道。

    倪玉小脸涨的通红,她便欲要收起伞。

    “我来吧。”

    然而,罗岳却是走到了陆番身后,推动轮椅到了女墙的凹口处。

    陆番远远望去,可见北郡五万大军犹如黑云压境而来。

    视线收回,落在了城墙底下的战斗中。

    他眼眸微微一凝,底下的战斗,必须速战速决,否则一旦拖到大军来袭,哪怕是宗师,也无法抵挡。

    陆番虽然心疼灵气,不过,如今他有炼气功法《创玄炼气篇》,能够源源不断的炼出灵气。

    所以如今,他有奢侈的资本。

    在罗岳疑惑的目光中。

    陆番缓缓的抬起手,食指抵着拇指,宛若拈花。

    这一战,凝昭必须赢。

    既然一缕灵气不够。

    那就再来一缕。

    感应到灵气投放锁定凝昭……

    陆番嘴角微挑,拈花一指轻弹而出。

    ps:求收藏,求推荐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