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事了拂衣去
    宿主:陆番

    称号:炼气士(永久)

    炼气层数:1

    魂魄强度:1

    体魄强度:0.5

    灵气:8缕

    改造奖励:《创玄炼气篇》

    所在世界评级:五凰大陆【低武】

    权限:【任务】、【传道台】、【灵气投放】

    陆番拈花一指,他的瞳孔,系统面板呈现,灵气一栏中,灵气再度缩减一缕,只剩下了八缕。

    “启动权限……灵气投放。”

    “投放目标,凝昭。”

    心神落下。

    陆番的眼前的画面忽然变了,原本明亮的世界,一下子变得昏暗,所有的一切都变成由线条勾勒的半透明,包括周围的人和物。

    就像是一幅从上帝视角观看的透视地图。

    心神一动,居然可以不断的将视角拉近,看到近在咫尺的半透明凝昭。

    凝昭的丹田小腹处,一缕淡蓝色的灵气,仿佛在熊熊燃烧。

    那是陆番之前投放到凝昭体内的灵气。

    意念一动,拈指一弹,仿佛有淡蓝色的花火,对着半透明的凝昭轻轻弹出。

    嗡……

    下一刻。

    凝昭丹田中犹如烘炉,再多一缕灵气。

    而陆番也骤然退出了玄之又玄的状态,原本半透明的可以由他意愿随意缩放的地图世界,恢复成了原状。

    陆番感觉脑袋像是被针扎了一般,他抬起手,捂住了脸,发丝从指缝中垂落。

    系统面板中,魂魄强度一栏,由1变成了0.5,直接削减了一半。

    这下子,倒是和体魄指标,整整齐齐。

    “远程投放灵气……原来是要消耗魂魄强度,倒是有些放飞自我了。”

    陆番苦笑着摇了摇头,深吸了一口气。

    第一次灵气投放,陆番是牵着凝昭的手,这样不需要消耗魂魄强度。

    不过,这一次他在城上,凝昭在城下。

    因为是远程投放,所以消耗了魂魄强度。

    陆番心中警惕起来,若是魂魄强度清零,他会不会变成了傻子?

    看来,哪怕有系统在,他也不能太过于狂狼,虽然说狂热是一种态度,不过若是把自己整成个傻子,那就得不偿失了。

    吐出一口气。

    陆番没有纠结太多。

    布满血丝的眼眸,顺着女墙的凹陷,往下望去。

    又投放一缕灵气,两缕灵气在身,虽然说未曾完全掌握,但多一缕灵气,提升定然会很明显。

    凝昭的实力会有多强?

    陆番倒是有些小期待。

    ……

    城楼下。

    斑驳城门开启。

    陆长空骑乘骏马,赤果上身,握着长戟,面色冷峻的杀出。

    他来援助凝昭。

    让凝昭以一敌四,还是四位宗师武人,他岂能放心?

    若是加上他,以二敌四,或许还有机会退守北洛城内,一位宗师武人的性命,不能随意抛弃。

    远处,策马狂奔逃走的冯狮也勒马回首,观望着战斗。

    这种宗师之战,他不甘心轻易错过。

    不仅仅是他。

    北郡大军踏着军阵而来。

    澹台玄大红披风翻卷,伫立在缓缓移动的观战台上,也盯着北洛城下的战斗。

    ……

    一己之力,抗拒四位宗师。

    哪怕有公子赐予的一缕灵气相助,凝昭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不过,公子说了会给她撑腰,她相信公子……

    公子可是得到过真正的仙缘,要搅动这片天下的存在!

    武林三位宗师,加上澹台玄麾下的宗师武人,四人风驰电掣杀来。

    外功宗师犹如凶猛野兽,内功宗师如决堤洪流!

    凝昭横握蝉翼剑,严正以待。

    骤然之间。

    凝昭面色一怔。

    她清冷而美艳的容颜之上,涌现一抹潮红之色。

    下一刻,红唇微启,眼眸迷离。

    一股暖流骤然从天而降,沐浴她的浑身。

    凝昭仰头,三千青丝倒卷,身上轻纱罗裙翻飞。

    熟悉的感觉,熟悉的味道!

    公子居然隔空传她一缕灵气!

    凝昭激动到难以言语。

    这简直是神仙手段!

    万般情绪,化作了一声娇喝。

    丹田如烘炉,她感觉灵魂仿佛得到了升华,有一种小境界的枷锁被挣破。

    “二段气丹境么?”

    凝昭长长的睫毛一颤,脸颊坨红。

    四位宗师骤然杀来。

    原本让凝昭气血都仿佛停止流动的压力,冰消雪融。

    凝昭蝉翼剑一扫。

    二缕灵气如双龙戏珠般从气丹内涌出。

    身躯旋转跳跃之间,轻纱罗裙翻卷,犹如天上的仙女临尘,。

    噗嗤!

    四位宗师脸上皆是流露骇然之色。

    一招碰撞。

    巨大力量震的他们手掌虎口开裂,口吐血箭,倒飞跌落下马,砸在地上,滑了很远。

    一剑……镇压四位宗师武人!

    整个北洛战场似乎都陷入了震撼之中。

    那轻纱罗裙手握蝉翼剑的女人,成为了全场最瞩目的焦点。

    马蹄声如雨落声,稀稀拉拉。

    握着长戟从城门后驰骋而出的陆长空一脸呆滞。

    这……这是凝昭那丫头?怎么变得如此生猛?

    这是他给陆番找的婢女?

    我府上的婢女……这般牛逼?

    城楼之上。

    罗岳张大了嘴巴。

    眼眸中满是不可置信!

    赢……赢了?!

    凝昭居然真的以一人之力,镇压了四位宗师武人?!

    罗岳似乎想到了什么,扭头看向了坐在轮椅上,面色苍白,但是却淡定自若,仿佛一切都不出他意料之外的陆番。

    “少主……”

    他张了张嘴。

    他的心中有万千疑惑,直觉告诉他,凝昭的变化,定然和陆番有关。

    凝昭飘然落下,面色冷漠,看都不看那四位宗师一眼。

    长长睫毛一颤,目光望向了远处勒马呆滞的冯狮。

    被这目光所注视。

    冯狮骤然回神。

    吓的浑身一抖。

    甘里凉!

    他毫不犹豫,双腿重重一夹,往北郡大军方向逃窜。

    他已经有些后悔,勒马看什么热闹?!

    城楼上。

    陆番坐在轮椅上,歪着脑袋,一只手盖住了脸。

    “凝姐,我乏了,速战速决。”

    陆番有气无力。

    声音不大,可城楼下的凝昭,娇俏的耳朵一动,将陆番的话听的真切。

    瞬息身躯弹射而出。

    速度居然比骏马奔腾还快!

    冯狮亡魂皆冒,手脚冰凉。

    身下卖力奔腾的骏马都给不了他任何安全感。

    他抬起头,看向了踏阵而来的北郡大军,看到了观战台上,红披风飞扬的神俊的澹台玄,带着颤声嘶声吼了起来。

    “主公救我!”

    澹台玄目光一凝,他身边的青衫儒生墨矩也是眯眼。

    噗嗤。

    然而……

    冯狮刚喊完,他骤然回首,却见凝昭不知何时已经伫立在了他身后的马背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

    冯狮遍体生寒。

    “你……”

    魁梧身躯甚至做不出任何的反应,凝昭便轻飘飘的斩出两剑。

    冯狮惨嚎出声,双腿被斩断,血流不止。

    而凝昭剑光流转,挑断了冯狮的手筋,提着冯狮的衣领,飘离了马背。

    轻松写意,一举一动都充满了诗情画意。

    凝昭正前方。

    是澹台玄的五万北郡大军。

    她只是看了一眼,就提着冯狮回去了。

    虽然一剑镇压四位宗师,不过,若想要以一敌五万大军,就有些想当然了。

    公子的灵气虽然让她蜕变,可她也只不过是比寻常宗师强些罢了。

    若是想要一人挡万军,或许得气丹境之上方能做到吧?

    陆长空此刻也回过神来。

    跟在凝昭后面捡漏,将四位还处于懵逼状态的宗师武人抓捕入城。

    而凝昭也提着冯狮飘然冲入城内。

    北洛城那充满岁月气息的斑驳城门,重重合上。

    “贼军来袭,准备战斗!”

    “誓死守城!”

    “卫我大周荣耀!”

    陆长空一入城内,便挥动长戟,发出爆吼,吼声震响整个城头。

    凝昭提着生无可恋的冯狮上了城头。

    城头上,所有守军看向凝昭都是一脸敬畏。

    这女人……太可怕了。

    “此人便是城下叫嚣辱骂公子之人……奴婢将其掳来了,要杀要剐,任由公子处置。”

    凝昭巧笑嫣然,将冯狮扔在陆番面前,道。

    不过,当她看到陆番那苍白脸色的时候,脸上笑容顿时消失。

    心中咯噔了一下。

    饶有兴致的摩挲了下手掌的陆番扫了一眼那倒在地上装死的冯狮,忽然间有些百无聊赖。

    而此时。

    眼前,一行提示文字浮现而出。

    “恭喜宿主完成【支线任务】,获得可支配属性2点,并开启权限【传道台】。”

    “任务评价:乙等(合格)。”

    陆番眉宇微微一簇,任务评价才乙等,看来凝昭的威慑力还是弱了些。

    不过,既然系统提示任务完成,那接下来北郡大军的攻城应该对北洛城造成不了太大影响。

    北洛城的危机解除,陆番也不想在城头浪费时间,不仅仅是因为消耗了魂魄强度而感觉到疲惫的原因。

    更是因为他想要赶着回去研究一下任务奖励。

    “爹,这狂徒便交给你了。”

    “剥皮、跺块,清蒸还是水煮……额,反正任由爹你处置吧。”

    陆番对着爬上城头的陆长空,开口道,不过,后面说着好像有些偏了,就摆了摆手。

    倒在地上装死的冯狮身躯一颤,心中恐惧蔓延。

    陆长空这崽……是魔鬼吗?!

    “凝姐,推我回去。”

    陆番看了凝昭一眼,道。

    任务完成,该事了拂衣去。

    “番儿,是不是受到惊吓了?回去好好休息……”

    陆长空看着陆番那苍白的脸色,有些心疼。

    伊月的话,他并不信。

    什么仙缘之说,简直荒谬。

    这世间,哪有什么仙人。

    凝昭没有言语,也没有和陆长空解释什么,她感觉公子的虚弱和她有关,内心惶恐而心疼。

    托着坐在轮椅上的陆番,下了城楼。

    到了城下。

    伊月脸色苍白而恭敬的回到陆番的身边,倪玉抱着伞柄,亦步亦趋。

    城楼上,士卒们争相奔走,守卫城池。

    城楼下,陆番手搭在铺盖大腿的薄毯上,眯眼小憩,在婢女的推动下,悄悄离去,一如他们悄悄的来,不带走一片云彩。

    夕阳西斜。

    傍晚的余晖洒下。

    将官道上的主婢身影拉的很长。

    ps:求收藏,求推荐票,粉丝榜还差20个满100,求助攻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