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外面的世界这么危险吗
    “支线任务2:从零开始打造超脱势力【当前任务进度:超脱雏形,北洛一霸】”

    “恭喜宿主打造完成超脱势力雏形‘白玉京’,获得可支配属性10点。”

    “提示:宿主请再接再厉,将‘白玉京’打造成超脱势力,预计可获得可支配属性1000点。”

    前方,凝昭风华绝代的出现。

    而陆番的眼前,顿时弹出了系统的提示话语。

    “任务……又有新进度了?”

    陆番眉宇不由的一挑,看完后,他也是不由吐出一口气。

    这个结果,倒是让他有些小惊喜。

    他本以为是要打造出凌驾整个诸子百家之上的超脱势力才会有可支配属性奖励,没有想到,这任务里面也是有区分的。

    毕竟,以陆番如今的炼气层次,要打造出真正超脱于诸子百家之上的势力,是一个任重而道远的过程。

    真正让陆番眼前一亮的是,系统的提示。

    如果真的将“白玉京”打造成超脱势力,居然可以获得1000点可支配属性点,1000点可支配属性点,那就是10000缕灵气啊!

    也就是说,他若是能够得到这些属性点,他至少能够踏入炼气三层。

    不过,陆番很快也蹙起了眉头。

    因为,这么一对比,他忽然发现炼气……好难啊!

    1魂魄强度属性,只能兑换10缕灵气。

    也就是说,1000属性点,也仅仅只能让他跨入炼气三层……

    而如果要炼气100层,得多少属性点?

    他觉得自己可能要疯。

    所以,陆番也算是明白,单单依靠属性点来提升炼气层次,绝对是行不通的。

    绝对还有其他的手段来提升炼气层次。

    譬如,传道台中培育修行人,提成他们炼出的灵气等等。

    这只是一种方法,可能还有其他方法,只是他还没有碰到。

    甚至也可以尝试自行炼气。

    收回心神。

    远处。

    凝昭拖着人影行走了过来。

    她的气息有些起伏,俏脸上带着一丝激动的红晕。

    “公子,奴婢安排完了‘白玉京’的事情后,从湖心岛赶赴而来相助公子,在来的路上,遭遇了这位逃遁的剑派剑客……”

    陆番视线落在了那位鼻青脸肿的剑派剑客身上。

    嘴角不由一抽。

    陆番身边的聂长卿也是有些无语。

    他们此刻都认出来了,这剑客……不就是两次从他们眼皮底下头也不回逃走的剑派宗师么?

    这剑派宗师,没有参战,而且,每一次遇到他们就跑。

    陆番和聂长卿都懒得理会了。

    本以为这家伙已经出了北洛城,远走高飞了。

    万万没想到……

    这人居然被凝昭给逮到了。

    这也太惨了吧?

    那鼻青脸肿的面容下,仿佛带着对人生深深的怀疑。

    “做的不错……”

    陆番也是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还多亏了凝昭,或许,因为她俘虏了这位剑派宗师,才提前判定了支线任务的完成。

    “这剑客剑匣藏四剑,乃是六响宗师……你如何能胜?”

    陆番身边,聂长卿抱着杀猪刀,疑惑开口。

    凝昭的实力,聂长卿知道,一响宗师,二段气丹。

    虽然有两缕灵气在身,可是对上六响宗师,活捉……也有些不太真实。

    陆番脸上也流露出了好奇之色。

    凝昭秀手轻扬,挽了挽额头上垂落的青丝,红唇轻抿,笑了起来。

    “一开始,奴婢的确不是这位剑客的对手,险象环生,不过……在生死之际,奴婢心如明镜,却是不小心悟到了……灵压。”

    “灵压一现,这位剑派宗师便没了战意,一心想逃,奴婢抓住机会便……揍的他鼻青脸肿,并将之擒拿。”

    灵压?

    聂长卿怔住了。

    陆番眼眸一亮,看着脸上带着些许骄傲的凝昭,嘴角微微上挑。

    “来,让公子感受一下你的灵压。”

    陆番轻轻抚掌,道。

    “喏。”

    凝昭将鼻青脸肿的剑客景越扔下,气丹中的灵气调动起来。

    “公子……得罪了。”

    青丝飘荡,白裙蹁跹。

    轰!

    下一刻,灵气交织之间,蓦地有一股压抑感,压向了陆番。

    地上尘土飞扬,陆番的白袍衣袂飘飘,发丝也被吹的飘动了起来。

    伊月脸色瞬间煞白,感觉胸口像是被巨石给压到似的,喘不过气,修长的两条腿,微微颤抖。

    倪玉倒是还好,背着灵压棋盘的她,面对灵压,如沐春风,根本不受影响。

    “还不错,弱是弱了些,至少灵压入门了,凝姐,你学的搬血术也是老爹的搬血术对吧?”

    陆番轻笑起来。

    凝昭的确是领悟了灵压,不过,两缕灵气所形成的灵压,和陆番的灵压,根本没法比。

    不过,在战斗中,却是能够成为取胜的利器。

    鼻青脸肿的景越,就是最好的证明。

    “是的。”

    凝昭气归丹田,俏脸微微红润,躬身道。

    “明日,你来找公子我要修行法,以修行法辅助,灵压威力可更上一层楼。”

    陆番道。

    “多谢公子。”

    凝昭俏脸一喜。

    陆番不再说什么,视线横移,落在了那从地上爬起,准备偷偷溜走的景越身上。

    气丹中,五十缕灵气交错纵横。

    轰!

    翻身而起,欲要如狡兔奔走的景越。

    骤然五体投地,脸颊和地面亲密碰撞,鼻梁都险些撞歪,血溅了出来……

    太惨了。

    景越有种想哭的冲动……

    他苟了这么久,唯一一次出手,便栽了。

    他只是想活……这么难吗?

    外面的世界都已经这么危险了吗?!

    “还跑?”

    陆番一手撑着下巴,一手在铺盖大腿的羊毛薄毯上轻点,淡淡道。

    他散去了灵压。

    景越簌簌的从地上爬起来。

    凝昭已经来到了陆番的身后,酥手搭在了轮椅把手上,伊月退到了一旁,脸上还心有余悸。

    聂长卿抱着杀猪刀,冷漠的看着景越。

    月色渐微凉。

    景越一边抹着鼻血,一边看着坐在轮椅上,温润如玉的陆番。

    他知道,如今只有两个选择。

    死,或者降。

    作为剑派七侠之一,他怎么能选择投降?那是对剑道的侮辱,那是对自身剑心的践踏。

    啪嗒!

    尔后,景越双腿一软,跪了。

    没有一点点的犹豫,跪在陆番的面前。

    “我……我投降,不跑了。”

    陆番微微愕然,不是说剑客之类的都是性子刚烈,宁死不屈的伟岸之辈么?

    这家伙……号称剑派宗师,怎么一点气节都没有?

    不过,对方的举动倒是让陆番表情逐渐意味深长了起来。

    景越鼻青脸肿的样子虽然很狼狈,但识时务的样子却很有型。

    陆番靠在了轮椅上,就这样淡淡的看着景越。

    看的对方身躯,瑟瑟发抖,脸色越发的煞白。

    许久之后。

    陆番才手指轻点羊毛薄毯,淡漠开口。

    “投降可以。”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

    夜色下的北洛城,孤傲的像是一头伫立在平地上的雄狮。

    马蹄践踏声炸响。

    三百铁骑从平原之上,奔腾归来。

    陆长空狠抽马鞭,骏马嘶鸣,一马当先冲在最前。

    城墙剩下的零零散散几位驻守的守军,看到了飞驰归来的陆长空,顿时兴奋传讯。

    沉重的城门,栓子拉起,门板往两侧大开。

    陆长空冷着脸,看着那城墙上零散的守军,咬紧了牙关。

    守军少了这么多,城内果然出了变故。

    他带着三百铁骑,以及摇摇晃晃的由五匹马拉扯的国师座驾,冲入了北洛城内。

    而一入城,嗅到空气中弥漫着的肃杀和血腥。

    陆长空的心……

    骤然便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