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 霸王跪伏,秘境开启
    “秘境规则:天炁令五,地炁令五,唯持有天、地炁令者方有资格入秘境。”

    “秘境规则:秘境外,守护灵压强度:百缕灵气灵压的二十五倍。”

    ……

    这是陆番在构建卧龙岭秘境的时候,花费10点魂魄强度,制定的规则。

    他也让吕木对将第一个规则,传了出去。

    所有人都知道,没有天地炁令,无法进入秘境。

    那这四人是什么意思?

    湖心岛,白玉京楼阁上。

    陆番把玩着棋子,面色淡漠。

    在灵压棋盘上,灵气线条勾勒出了卧龙岭的山脉形象。

    在屏障外五里,有四人徐徐前行。

    “项少云……此人还当真是脾性刚烈。”

    陆番嘴角微微一扯。

    喝一口青梅酒,落下一黑子。

    顿时,风云色变,灵压屏障中积蓄的灵压,骤然释放。

    “我陆番脾气好,就给你们一个挑战规则的机会……”

    “可若是失败,那便是死。”

    陆番若有所思的呢喃着。

    尔后,扬起酒杯,道:

    “小倪,倒酒。”

    ……

    卧龙岭外。

    仿佛百舸争游,有四人徐徐前行,他们顶着天地间弥漫的压力,面色泰然,不急不缓。

    墨守归是一位翩翩俊公子,他的眼眸仿佛都会说话,唇红齿白,俊美非凡。

    他盯着项少云的后背,眯起了眼。

    除了百家诸子、巨子以外。

    普天之下,能够让他墨守归注意的,唯有项少云,李三思二人。

    墨守归和项少云很熟,毕竟,墨家扶持项氏世家,他墨守归与项少云也算是一同长大。

    在十岁前,墨守归都活在项少云的阴影之下,不过,十岁后,墨守归不甘,出走西郡,走访百家诸子,习百家之长,终于成为天下群雄中能够与项少云齐名的存在。

    就在墨守归盯着项少云的时候。

    他的面色骤然一变。

    却见那巨大的仙迹“蛋壳”微微颤动,仿佛有淡蓝色气流从中喷薄而出。

    “那是什么?”

    墨守归深吸一口气,他走访天下,习百家之长,却是从未见过这等东西。

    难道……真的是天机家所说的仙缘?

    骑青牛的李三思也挑眉,白袍纷飞,有些诧异,有些好奇。

    项少云面上则是流露出了狂喜之色。

    果然是灵气!

    一道两道三道……

    他粗略一数,至少有上千缕的灵气!

    若是能够吸收这些灵气,那他的实力定将突破如今的桎梏!

    背负书箱的孔南飞则是擦拭了额头上的汗珠,眼眸一凝,“陛下和老师说的是真的,世间……竟真有这等玄奇之物!天地灵气……这是要改变天下格局啊。”

    四人观望着,却是步履更加的快速了。

    他们都没有拿天地炁令,主要是他们彼此之间也存在比试一番的心思。

    项少云一步落下,终于,跨入了灵压屏障一里范围。

    墨守归、孔南飞也顶着威压跨入。

    至于李三思,则是个另类,他居然不曾下牛背,骑着青牛,顶着压力而行。

    天地之间,仿佛有清脆的落子声响彻。

    下一刻。

    从灵压屏障内,骤然有无形涟漪气浪扩散。

    噗嗤!

    项少云魁梧的身躯,被这股气浪冲中,顿时怒目圆瞪,发出了爆吼!

    他浑身上下,异响不断炸开,仿佛气流入奔腾江河,整个人魁梧若神魔。

    他身躯前倾,伫立在地,目光中凝出了血丝。

    “仙人威压?”

    “没有人能阻拦我获得仙缘!”

    项少云低吼,犹如野兽。

    他是天才,六岁可锤爆宗师,十岁便踏入了五响,十五岁已经有无敌之姿。

    他追求的是武道的极限,不断的突破。

    随着陆番隔空落子,灵压屏障的灵压便彻底爆发。

    一百缕灵气的二十五倍灵压,那可相当于陆番连落五颗黑子所叠加的灵压。

    绝对非凡人所能抵抗的了。

    嘭嘭嘭!

    项少云的双脚漫入了地面中,地面龟裂,可是他依旧伫立着,不让自己被灵压给冲撞飞,以及压趴。

    另一边。

    墨守归也遇到了这威压。

    他腰间剑冲天而起,抵在了地上。

    然而,却被这涌现出的压力,给压的剑身都弯到近乎断裂。

    他没有想到,这仙迹会忽然爆发这般大恐怖!

    墨守归额头上满是汗,他抬起头,盯着那灵压“蛋壳”内。

    蓦地。

    他发现那“蛋壳”上,隐隐约约间,似乎趴着一道人影,那人影的眼珠子贴在其上,透过“蛋壳”死死的盯着外面。

    仙迹中……有人?!

    墨守归心神骤然一紧。

    然而……

    灵压再度爆发。

    噗嗤。

    墨守归喷出一口血,五体投地趴在了地上。

    他脸贴地面发出爆吼!

    “将‘地炁令’给我!”

    他怕了。

    面对天威,面对无法抗拒的神魔之力的时候,他选择屈服。

    咻!

    一道破空声传来。

    一枚漆黑色的令牌,被墨家高手快速抛出,飞驰而来,落在了墨守归的身边。

    墨守归抓住地炁令。

    轰!

    顿时,感觉可怕的压迫骤然消失,有种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轻松感。

    紧紧的攥着地炁令,墨守归看向那“蛋壳”,眼神便越发的炽热了。

    另一边。

    李三思很狼狈。

    因为,他的青牛,在灵压出现的瞬间,直接跪伏。

    使得他身躯失衡,狼狈的滚落在地。

    紧接着,可怕的威压,便压的他五脏六腑几乎都要移位似的。

    他抽出了腰间的木剑,气血迸发,可是却依然扛不住压力。

    所以,李三思妥协了,狼狈的扭头朝外爆吼,再也顾不上风度翩翩。

    因为,若是不妥协,他真的会被这压迫力给活生生的压死。

    五里外。

    一身穿道袍的道姑飘然而落,听着李三思那狼狈的爆吼,道姑面无表情的甩出了一枚白玉令牌,天炁令。

    周围不少人看到道姑,皆是微微一愣。

    这道姑不是别人,正是李三思的亲妹妹,道宗第二,李三岁。

    不过,道姑李三岁不喜欢这名字,她喜欢别人叫她的道号,莫愁。

    书生孔南飞也求救了。

    不,他求救的比李三思和墨守归都快。

    在灵压出现的瞬间,就往外吼,莫天语的身影出现,甩出了天炁令。

    抓住炁令的三人,没有再感受到压力,可是,他们心中却是翻起了滔天巨浪。

    这仙迹秘境……

    果真和阴阳家胡谄出的东西完全不同,是有真材实料的!

    刚才那威压,他们在瞬间,仿佛感受到了死亡。

    如今。

    只剩下项少云仍旧孤身扛压。

    所有人呼吸都急促,盯着仙迹前,浑身颤栗,双脚深陷泥地的项少云。

    西凉武将们,面色狂热,这就是他们的霸王。

    无敌的霸王!

    ……

    北洛,湖心岛。

    “有意思,之前在【传道台】内,就喜欢扛,既然如此,我倒要看看,你能扛多久。”

    陆番又灌一口青梅酒。

    尔后,再度落子,随着落子,楼阁顶上,风云变化。

    北洛湖周围的湖水都泛起了震震涟漪。

    ……

    卧龙岭,灵压屏障前。

    噗嗤。

    项少云瞳孔变大,口鼻溢血,庞大的灵压,宛如山岳,要彻底压垮他。

    他的腰杆,在逐渐弯曲。

    膝盖有些扛不住,颤抖的弧度十分的剧烈。

    嘭!

    终于,项少云扛不住了,他低吼着,双膝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使得地面都裂开。

    在这瞬间,天地似乎都变得寂静,时间宛若静止。

    五里外,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呆住了。

    霸王……跪了。

    一道倩影在人群中浮现,纱裙飘飘,脸上带着担忧和悲伤。

    “少云!”

    洛茗桑用气血力劲将天炁令甩出。

    项少云低垂脑袋,蓦地抬手,掌心接住了天炁令。

    刹那间……

    他身上的压力,冰消雪融。

    可是,项少云整个人,却是有些恍惚。

    ……

    湖心岛上。

    陆番慵懒的靠着轮椅,摇晃着青铜酒杯。

    “还是跪了啊,既然如此……”

    “开胃菜结束了,该上重头戏了。”

    “希望……你们这些天下群雄,可莫要让我失望。”

    陆番轻笑。

    不曾执子。

    反而是放下了青铜酒杯,挽袖探出一修长食指,朝着棋盘上的倒映出的灵压屏障,轻轻一戳。

    “啵。”

    ……

    卧龙岭。

    在众人震骇于霸王跪伏的时候。

    巨大的灵压屏障,毫无征兆,骤然破碎!

    宛若一个在阳光下,呈现七彩色的气泡,被人一指给戳破似的!

    刹那间,狂风大作。

    有让人心旷神怡的气流疯狂的涌动而出。

    而呼啸的狂风中。

    众人抬起手遮眼,隐隐间……

    可以看到,一座巍峨的地宫,缓缓的浮现在他们的面前!

    仙缘秘境……

    开启了!

    ps:我有一指,挽袖,轻勾,求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