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 仙宫内,仙宫外
    仙缘秘境……要开启了!

    所有人心神震骇。

    当阳光下的泡沫,开始支离破碎,浓郁的澎湃气流,便交错纵横在四周。

    山林被呼啸狂风吹的摇曳,惊起鸟雀昏鸦。

    众人眼睛都睁不开,哪怕他们是气血汹涌的武人,也是如此。

    狂风大作,天上仿佛有乌云卷卷而来。

    压抑的气息,萦绕在每个人的心头之上。

    项少云站立而起,他盯着那开裂的泡沫,望着大坑中,逐渐浮现而出的仙气缭绕的仙宫,心神逐渐凝重了起来。

    项少云不得不承认,仙的确很强,两次都遭受过“仙”的镇压,让项少云明白,如今的他,没有资格和“仙”抗衡。

    不过,正是如此,项少云的内心才更加的有斗志。

    自从他修为踏入大宗师层次之后,便失去了目标,而如今仙的出现,等于给他打开了一扇大门。

    迟早有一天……

    他定要取得和“仙”平等对话的资格!

    李三思、孔南飞、墨守归三人也紧紧的盯着那泡沫破裂后,浮现而出的地宫。

    萦绕的淡蓝色气流,每一道气流,都仿佛充满了智慧,像是飘荡在天地间的精灵。

    “这到底是……什么?”

    李三思一身白衫,诧异万分。

    墨守归盯着那仙宫,眼眸中有些震骇和贪婪。

    孔南飞扶了扶背后的书箱,深吸一口气,呢喃道:“夫子说,这些淡蓝色的智慧气流,乃是灵气,天地有灵气……是突破武道桎梏,打破天地束缚的根本。”

    孔南飞的话,让李三思和墨守归越发的震撼。

    能够得到儒教夫子这么高的赞誉,这地宫中的仙人传承,定然万分珍贵。

    要知道,在大周朝,哪怕如今举世伐国师,但是,国师的话语,依旧是权威。

    项少云没有说什么,他自然知道灵气,比任何人都清楚,因为……他的体内便存在着灵气。

    泡沫彻底散去。

    阳光中的紫色,仿佛都被剥离了出来,映照着仙宫。

    紫气弥漫,高贵而神异。

    琉璃金瓦,朱红大墙,灵气萦绕之间,散发着五光十色的璀璨。

    所有人都看呆了。

    仙宫五里外。

    澹台玄浑身都在颤栗,他不可思议的盯着那仙宫,脸上涌现出一抹潮红。

    “仙……世间真有仙?!”

    “若得仙缘,何愁不成人间皇!”

    澹台玄目光中充斥着贪婪和野心。

    羽扇轻摇的墨矩也感到不可思议,这一切……违背了他多年以来对世界的认知。

    不仅仅是澹台玄,其他郡的太守,诸子百家的强者们,同样都惊呆了。

    吕木对伫立在土坡上,拄着碧翠竹杖,望着那散发璀璨光华的仙宫,流露出了一切尽在掌握中的笑容。

    他得意的瞥了眼身边,美妇芊芊惊呆了,瞪大了眼,张着诱人红唇。

    ……

    仙宫萦绕在氤氲灵气中。

    项少云目光一凝,攥紧了手中的炁令,身形骤然爆射而出。

    他要抢尽先机,持炁令,入仙宫。

    在项少云动的瞬间,李三思等人也皆回过神来,闻风而动。

    嗡……

    突然,仙宫一震。

    冥冥中,似乎有仙音缭绕。

    下一刻……

    李三思、项少云等人惊诧万分,他们手中的天地炁令散发出莹莹光辉,脱手飞驰。

    不仅仅是他们。

    原本在人群中观望的那些手持炁令的强者,也藏不住了。

    他们的炁令被强大到无法抗拒的力量所牵引。

    纷飞而出。

    十枚炁令,闪烁璀璨光泽,漂浮在了仙宫之前。

    “炁令齐,仙门启,大鹏一日同风起。”

    “仙缘地,百骨枯,生死今时天命中。”

    骤然。

    仙宫之前,浮现出了两行仙气缭绕,充满压迫性的文字。

    众人仰头观望,金光洒得满身。

    下一刻,十枚齐聚的炁令,在高空中飞速旋转,使得那仙宫仙门,伴随这悠久的嘎吱声,缓缓开启。

    恐怖的吸力,骤然爆发。

    十位炁令的掌握者,身躯不受控制,被恐怖的力量给吸纳入了仙宫中。

    而仙宫之门,轰然一声,再度闭合。

    十枚炁令,迸发极致光辉,宛若流星朝着天地间的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炁令消失了,再一次的散落到了各地。

    所有人惊呆了。

    吸纳持炁令者后,仙宫便再度紧闭。

    “仙宫怎么就闭合了?”

    五里外,澹台玄攥紧拳头,眼中涌现血丝,他没有炁令。

    一边的墨矩,也是眯起了眼。

    “天地炁令,开了一次仙门之后,便再度扩散各处,我等若是再度收集炁令……是否能再度入仙宫?”

    墨矩想到了这一点。

    澹台玄深吸一口气,“哪怕能入又如何?如今炁令再度散落各地,再去寻找……不知要找到猴年马月!”

    “来人!”

    澹台玄爆吼。

    身后,一位武将恭敬而来。

    “召集大军!”

    “准备火弩,没有炁令,老子就强破仙门!用人命堆都要堆出个资格!”

    一边的墨矩蹙起了眉头,羽扇摇曳。

    “主公,不可!”

    墨矩劝说道,他觉得还是寻找散落各地的炁令,再度开启仙门,会比较好。

    “来不及了……既然确定仙宫之内有仙缘,先机何等重要?!”

    “得仙缘才可成人皇!”

    澹台玄扫了墨矩一眼,不加理会劝阻,继续下令。

    墨矩叹了一口气,他忽然有些怀疑,自己选择效忠北郡太守澹台玄,是否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不仅仅是澹台玄。

    在真正确定了仙宫仙缘之后。

    各郡太守都坐不住了。

    有的太守,命人去寻找再度散落各地的炁令,有的则是命人汇聚大军,澹台玄的命令,也让他们学到了。

    他们要以人力破开这仙宫。

    哪怕是仙宫,能挡的住数十万大军的冲击?

    ……

    北洛,湖心岛。

    陆番靠在轮椅上,拎着青铜酒杯,杯中装着温热的青梅酒。

    他端坐露台,头顶上风云变幻。

    风吹拂而来,吹动满身白衫,轻轻摇曳,垂鬓飞舞。

    他盯着棋盘,眼眸中线条跳动。

    “汇聚十枚炁令,方可开仙门,开一次,炁令便散落各地,物以稀为贵,这样……天下人才能对这仙缘追趋逐耆。”

    陆番把玩着酒杯,嘴角微微上挑。

    他的瞳孔中,线条跳动,强悍的魂魄强度在不断的运转,透过灵压棋盘,他仿佛看到了卧龙岭中发生的一切。

    他听到了澹台玄的咆哮,看到了诸多太守们的排兵布阵。

    陆番喝了一口青梅酒,淡笑着摇了摇头。

    视线一转,落入了仙宫中。

    ……

    仙宫内。

    项少云、李三思、墨守归等人伫立原地。

    相比于仙宫外的七彩璀璨,宫内,却死一般的寂静,甚至有些阴暗、潮湿,空气中,更是弥漫着一股死亡的气息。

    不过,仙宫很宽敞,四周有一排排不灭的白蜡烛在燃烧,烛光摇曳,照亮了昏暗地宫。

    “这仙宫……倒有些像王侯墓地。”

    李三思徐徐道,他的声音在地宫中萦绕,回响。

    项少云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他蹙起眉头,环顾四周。

    仙宫中,明明有至少上千缕的灵气,为何……如今一缕都见不到了?

    这些灵气都去了哪里?

    “仙人墓地?仙也会死么?”

    墨守归道。

    孔南飞没有言语,则是从书箱中取出了个金属司南。

    司南摆地,却是根本测不了什么。

    “这仙宫太古怪……”孔南飞深吸一口气。

    墨守归则是揣着剑,眯眼观望四周。

    “你们觉不觉这仙宫是个陷阱?”

    “像是有人,在一步一步的引导我们到这仙宫里面一样。”

    “会不会……是儒教夫子联合阴阳家设的局?”

    墨守归嘴角一挑,瞥了孔南飞一眼,道。

    孔南飞收起了司南,背起书箱,一脸灿烂笑容的望着墨守归:“你知道的太多了。”

    “闭嘴。”

    忽然。

    远处,项少云淡淡道。

    墨守归还想说什么,可是,仙宫中的气氛,骤然发生了变化……

    却见那一排排的白色蜡烛,摇曳的烛火,“嗡”的一声……

    自动跳动成了幽绿色。

    ……

    湖心岛上。

    陆番的瞳孔中,倒映出了仙宫中得到炁令的十人的各自方位。

    “秘境的设定,一开始便是上古炼气士之墓。”

    “仙缘仙缘,既是仙缘,自然不能让你们得到的太轻松。”

    “墓中有灵气,灵气化精怪,杀精怪方可得灵气沐浴……”

    “而且……沉睡中的副本君王也该苏醒了……”

    陆番口中呢喃着,尔后,灌一口酒,轻笑。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落一颗白子。

    白子落下的刹那。

    卧龙岭仙宫深处。

    有一双紧闭了悠久岁月的眼眸,骤然睁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