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第一个秘境通关
    回眸一笑百媚生,当然,凝昭没有笑,不过,这不妨碍凝昭的那回首,在墨矩的心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像是死寂永夜中的雷霆,撕裂了阴暗的天空。

    墨矩用羽扇捂住了胸口。

    “他们是谁?”

    坐在地上的澹台玄徐徐站起,他的眼珠布满了血丝,喘着气。

    “北洛陆平安的婢女和车夫。”

    墨矩道,他的情报中,着重介绍过这两人。

    “他们为什么没有天地炁令,便可入仙宫?”澹台玄望着闭合的仙门,沙哑着声音道。

    “或许……跟他们身后的势力有关,亦或者跟他们的修行者身份有关。”

    墨矩目光有些深邃,道。

    他们身后势力,或许不弱诸子百家,甚至,有可能……超脱百家!

    不过,这句话,墨矩没说。

    墨矩的回答让澹台玄闭上了眼,苦笑了一声。

    “修行者,修行者……真的能修到‘仙’那般程度么?”

    “墨矩,入仙门有十二人,你派人盯梢,有人出来,了解下仙宫内有什么仙缘,另外,派人网罗找寻天地炁令……并且安排和培养衷心武人入仙宫。”

    “天地炁令既然每开启一次仙宫,便散落各地,代表这仙宫并不是只能入一次……或许,此地会成为天下诸多势力培养修行人的地方。”

    “天下大势要变了,在以前,大宗师武人是底牌,或许,在未来……以一敌万的修行人会成为当权者手中掌握的真正底牌。”

    澹台玄睁开了眼,眼中满是血丝。

    墨矩羽扇轻摇,没有想到澹台玄遭受这般打击后,不仅仅没有颓唐下去,反而还悟了。

    想到这,墨矩不由一笑,心中有些热切,哪个谋士不望主成龙?

    “喏。”墨矩拱手。

    尔后,澹台玄转身便走,背后的大红披风飞扬。

    ……

    仙宫内。

    一阵巨颤。

    项少云手中由墨家铸造师打造的盾牌凹陷下去,被砸飞。

    一口血,从他口中喷出。

    本想借助斩杀精怪统领的灵气,一举镇杀这枯瘦道人。

    然而,这道人仿佛知道他的想法似的,居然吸收了整个中室内的精怪,力量暴增。

    项少云被暴打了。

    穿最厚的甲,挨最重的打。

    项少云从未如此狼狈过,从未如此绝望过。

    这枯瘦道人,压迫感太强了。

    手掌一翻,一扇,项少云便被打飞,根本无法近身。

    比起枯瘦道人对灵气的运用,项少云这种只知道灵气增幅气血的手段,简直太弱了。

    枯瘦道人运用灵气,可灵气成掌,灵气化压等等……

    万般手段,打的项少云脾气都没了。

    他从未这般无力过。

    自诩天才的他,六岁便可锤爆宗师,因而,他从未将天下武人放在眼里。

    他高傲,他自负。

    是西郡的最强武将,也是舞动干戚的无敌霸王。

    然而,面对真正的修行人,他却是如此的狼狈不堪。

    李三思握着木剑,白衫被血染成通红,他靠在石壁上,连呼吸都传来剧烈疼痛。

    “修行人,修行人……”

    “世道,要变了啊。”

    李三思呢喃。

    墨守归和孔南飞面色苍白,他们已经无再战之力。

    他们是宗师武人,可,仍旧是人,依旧会感觉到疲惫。

    项少云已经很怪物了,被连续轰飞数十次,一次次的爬起,不知疲倦,挥斧冲杀。

    哪怕是墨守归也不得不承认,项少云的确是强。

    可惜……

    这等人物,今日……可能也要陨落在这仙宫中了。

    噗嗤!

    项少云咳血,连续后退了数步,脊梁挺的笔直,单手垂握长斧。

    他爆吼,拉着斧头,斧头与地面摩擦发出铿锵声。

    漂浮的枯瘦道人姜超,碧绿眼眸微微一扫。

    下一刻,手掌虚抬,无形灵压化作虚幻一掌,印在项少云胸膛。

    似一道灰淡流影,轻飘飘砸中项少云,胸膛骨骼断裂,肌肤以轻微的弧度,将表面附着的血水和汗珠震动而起,像是悬在夜空中的星辰,被震的粉碎。

    项少云的身躯后撤,脚掌与地面摩擦。

    蓦地。

    有一黑一白两道冰冷寒风从他的脸颊侧方呼啸而过,如过隙白驹,割碎他半缕发丝。

    项少云眸光骤然曝闪,定睛而望。

    却见,一把漆黑宽厚的杀猪刀,以及一柄薄如蝉翼的长剑。

    两把武器从中室外呼啸而来,似黑夜流星,划过狭长的光华!

    嗡……

    漂浮着的枯瘦道人手掌一翻,灵压涌动。

    杀猪刀和蝉翼剑逼近他面门不过三寸,便被无形的力量凝滞在空中。

    中室外,两道白影踏雪无痕,施展轻功掠来。

    项少云气喘如龙。

    白影飞速掠过他的两侧。

    李三思眼眸闪亮,盯着那两道出现的身影。

    墨守归目光紧缩。

    “他们是谁?”

    孔南飞嘴唇干裂可是眼睛却是如黑夜中的明星般璀璨。

    北洛陆少主果然还是插手这仙缘了!

    “夫子前日游北洛,回京后,得知秘境在卧龙岭,便派我而来,临行前,曾发出赞誉……湖心亭雨煮青梅,落子棋间气相连。”

    孔南飞一顿,李三思和墨守归不由望了过来。

    “俯首山河群雄笑,北洛城里陆平安。”孔南飞徐徐念完,深吸一口气,能够得到夫子这般赞誉,世所罕见。

    “这两人,便是陆平安的婢女和车夫。”

    孔南飞道。

    “也可以说是……陆平安的白玉京门徒。”

    李三思和墨守归骤然深深吸气,心神震撼。

    “婢女和车夫?”

    此人,甚骚!

    ……

    聂长卿运转《道宗运灵诀》,凝昭运转《地藏经》。

    体内灵气从气丹涌出,周身缠绕,形成灵压。

    他们盯着枯瘦道人。

    专属于修行人的灵压在空气中碰撞。

    聂长卿扬起手,御刀术施展,杀猪刀凭空高速旋转切割直逼枯瘦道人脑袋而去。

    蝉翼剑弹射而归,凝昭握剑,翻身杀出。

    白裙纷飞,灵气附着长剑,剑气喷薄。

    远处,项少云死死的盯着。

    瞳孔紧缩。

    他观察战斗,发现聂长卿和凝昭居然不受枯瘦道人的灵压影响。

    与枯瘦道人战的有来有回。

    实际上,聂长卿和凝昭的实力比起他项少云伯仲之间,但……因为灵压,做到了他项少云都做不到的事情。

    “灵气所形成的压迫……便是修行人和寻常武人的划分么?!”

    项少云恍然有所悟。

    他调动气丹中的五缕灵气,断断续续,不是很熟练的在体外运转灵气形成威压。

    这,便是灵压。

    修行人与寻常武人的鸿沟!

    凝昭都能自行悟出灵压,项少云的天赋并不弱,在观摩战斗后,居然也凝出灵压。

    他心中狂喜,很久没有这种突破的喜悦了。

    他拎起长斧,一步迈出,灵压覆盖周身,果然,枯瘦道人对他的压迫弱了几分,虽然因为他灵压的孱弱,无法完全消除。

    但……并不是不能战斗了!

    项少云加入了战斗,使得枯瘦道人的压力越来越大。

    比起聂长卿的御刀术,凝昭的身轻如燕。

    项少云几乎一冲上前,便遭到了枯瘦道人的毒打,不过,越打他反而越兴奋。

    因为……他感觉到枯瘦道人力量在衰弱!

    一抹曙光宛若黎明的启明星,照亮他的心头!

    终于……

    聂长卿御刀,白袍翻飞,隔空一刀斩中枯瘦道人脖颈,刀漫入血肉内两寸。

    凝昭白裙飘飘,握剑旋转,剑尖刺穿一粒粒空气中漂浮的粉尘,扎入枯瘦道人的胸膛,将其盯在了石壁上。

    项少云怒吼,双手握斧,一跃而起。

    骤然间。

    被钉在了石壁上的枯瘦道人张嘴,发出了尖啸怒吼,仿佛冲击灵魂似的。

    “吾姜超,誓以枯身守卫大帝的荣耀!”

    枯木道人眼眸中绿光大盛。

    下一刻,肉身鼓胀起来,骤然爆炸!

    恐怖的爆炸,让中室内所有人都受了伤。

    密密麻麻,足足上百缕灵气,形成风暴,缠绕在中室之内。

    项少云一跃而起的身形,被灵气暴躁的冲撞,胸前炸的血肉模糊,砸在地面,划出老远,口中咳血不断。

    聂长卿握住弹飞的杀猪刀,嘴角溢出了血,凝昭脸色煞白后撤两步,握剑虎口崩裂渗血。

    感受着席卷中室内的灵气。

    两人皆知,这乃是机缘,因而,不约而同盘膝而坐。

    运转功法,吸纳灵气入气丹。

    项少云翻身而起,也开始捕捉空气中的灵气,气纳丹田。

    枯瘦道人作为这仙宫仙缘中的伟大存在,陨落后,所提供的灵气比那些精怪,甚至是精怪统领要浓郁的多,也更好炼化的多。

    李三思等人也从枯木道人自爆中稳住伤势,面带激动之色,盘膝而坐,吸纳灵气。

    ……

    北洛,湖心岛。

    陆番眼眸中线条跳动,盯着棋盘,眼前浮现出不甘自爆的枯瘦道人姜超,叹了一口气。

    这是他构建的第一个秘境boss,他赋予了其情感和肉体。

    可惜,姜超的宿命在一开始便已经注定,将在自爆中不断轮回。

    第一个秘境,被通关了。

    就在姜超自爆时。

    陆番眼前,系统的提示,骤然弹出。

    “恭喜宿主构建秘境‘卧龙岭仙宫’,并完成世人的探索引导……”

    ps:又是三千字,求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