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半块碎裂的笑脸面具
    北洛城。

    陆长空亲自送老宦官离城。

    陆番拒绝圣旨,陆长空倒是没有多出乎意料,毕竟,以陆番神鬼莫测的修行实力,世俗皇权,的确很难对他形成制约。

    “番儿因腿疾在身,脾性暴戾无礼,望公公回去与陛下言及,莫要怪罪。”

    陆长空朝着老宦官拱手。

    老宦官赶忙还礼,今日……他亲自见到了真正的修行人的威势,对他的心灵产生极大的冲击。

    国师一直说,修行人很强大,会成为天下变数。

    自恃为七响宗师的老宦官还不以为意,然而今日……他怕了。

    当那圣旨诡异悬浮,仿佛要瞬间洞穿他脑袋的时候,他的腿是真的有些软。

    “陆城主,是咱家打扰了陆少主……”

    老宦官情绪复杂。

    “如今,百家诸子与北郡太守澹台玄联手,破了原赤、通安二城,陛下出二令,一令往醉龙,一令往北洛,如今北洛圣旨已到,咱家得速速回京了。”

    老宦官拱手。

    陆长空目光一凛,果然被他料到了。

    北洛城受袭,其余五大护城也同样遭受到了袭击。

    卧龙岭仙宫,修行人的出现,让原本掌握了一切的墨家开始着急了。

    “公公路上小心,不送。”

    陆长空道。

    老宦官拱手,策马飞奔离去。

    陆长空望着老宦官离去的背影,目光眯起,转身前往湖心岛。

    北洛湖心岛。

    陆番将点化后的锅递给了倪玉。

    倪玉吃了炼坏的聚气丹,轻易聚气,踏入了三段气丹境,此刻正乐呵着。

    不过,炼坏的聚气丹,虽然丹毒不是很大,副作用还是有的,也就是让突破后的倪玉一个劲的撅着屁股放屁。

    “噗噗”之声萦绕在整个湖心岛。

    陆番上了白玉京阁楼二层露台。

    凝昭取了青梅煮酒,微风徐徐,陆番摆盘落子,有几分闲逸。

    忽然,陆番心有所感,眉宇一挑,眼前画面顿时化作了线条在跳动,视野开始不断的放大。

    他看到了巍峨机关城,看到了刀光剑影。

    ……

    北郡澹台世家,与墨家和诸多百家联手,入驻了原赤。

    原赤城外十里,江漓一身银铠,他的身后是帝京派遣而出的诸多大周精兵。

    一道道木栅栏,一道道地沟横亘着,远远的与原赤城中的北郡大军对峙着。

    江漓的手,搭在了腰间的不出鞘的长剑上,望着原赤城。

    他隐隐可以看到城楼上,有三道身影伫立。

    一位是佝偻着背的耄耋老者,墨家巨子,墨北客。

    在墨北客身边,是北郡太守澹台玄以及他的谋士,墨矩。

    墨矩羽扇纶巾,他其实不算墨家门徒,因为他很早便离开了墨家独自单干。

    只不过,万万没有想到,最后……自己效忠的主公,还是和墨家混在了一起。

    墨矩虽然情绪复杂,但是他没有排斥。

    和墨家联手,是北郡最好的局面。

    原本墨家站位是西郡,扶持的是西郡霸王。

    大周若真的亡了,天下大乱,到时候争夺天下的便是各大诸侯。

    而真正有机会登顶的只有三者,西郡霸王、北郡澹台、南郡唐家……

    不过,如今墨家与北郡联手,那澹台世家入主帝京的可能性就大很多了。

    江漓望了一会儿,便冷漠的收回目光。

    他蹙着眉,北郡大军迟迟不动手,江漓明白,对方在等……

    等他江漓的弱点。

    手掌摩挲着腰间的剑。

    他的内心有些痛苦,本想许她一世平安,不用掺杂世间的污浊,安安心心做个养鸡女。

    然而……

    世事总由不得他。

    相比于原赤城的风云涌动。

    东湖,墨家机关城,暴雨连天,陷入了恐怖杀伐中。

    ……

    八十一根铁索,终于有西凉武士顶着机关城中射出的弩箭,攀爬上了城池。

    然而,墨家机关城表面,齿轮转动。

    骤然有无数的突刺漫出,将一位位西凉武士刺穿。

    哪怕是一流武人,面对这等手段也如寻常的士卒一般跌落万丈深渊。

    瀑布飞流,与天上暴雨相得益彰,带起浓郁的水汽,冲刷着天地间的污浊。

    一位位西凉勇士的死亡。

    让心如坚铁的项少云也忍不住抽搐。

    大军中。

    有赤膊武人挥动鼓槌,敲打着鼓面震散水花。

    鼓声沉沉间,霸王迈出一步,踏出了战车,靴子踩在地上,溅起水花二尺。

    墨家机关城不愧是天下最难攻克的城寨。

    项少云举头眺望,他看到了墨家一位位忙碌的门徒,看到了那如火红色曼陀罗花瓣的身影。

    想要攻破机关城,唯有以强绝的武力开出一道口子。

    再坚固的盾,一旦破了个口子,很快裂痕便会蔓延。

    这一点,项少云懂得。

    徐徐闭眼。

    项少云眼前浮现过卧龙岭上,被五千军围杀的画面,他看到一位位染血的西凉勇士带着不甘被刺穿跪伏在地。

    他耳畔犹如响起了茗桑凄楚的短笛天音。

    甚至盖过了漫天暴雨的轰鸣。

    骤然,霸王睁眼,眼眸冷漠而无情。

    “杀!”

    霸王低吼,身前的雨水都被炸开。

    他舞动干戚,骤然冲出,一跃而起,冲散漫天雨帘,踩在了粗大的铁索上。

    步履平稳,飞速在铁索上奔走。

    西凉勇士们血液沸腾了,霸王一出手,就像是某种信仰之火被点燃似的!

    所有人挥舞起武器,哪怕被暴雨所倾刷也难以熄灭他们内心中的热火。

    机关城中。

    阿珠半银白面具下的眼眸一凝。

    “诛杀霸王!”

    一架架连射弩纷纷瞄准了踏上铁索的霸王。

    突突突!

    一支支的弩箭穿碎了雨珠,高速旋转着,迸溅无数的迷蒙水花,朝着霸王项少云魁梧的身躯射去。

    项少云稳当的踩着锁链,手中盾牌一挥,所有的弩箭砸在其上,那足以砸退数人的弩箭冲击力,对霸王居然毫无影。

    阿珠面不改色,红唇张启。

    轰!

    机关城墙陡然裂开,有庞大的如蜈蚣一般的十八节机关兽顺着铁索爬出。

    机关蜈蚣,墨家与机关家联合打造的巅峰之作。

    十八节机关蜈蚣,两侧长满了锋锐的钢刀,顺着铁索攀爬,所过之处,钢刀绞杀,横尸遍野。

    血腥浓郁到暴雨都无法冲刷。

    西凉武士用鲜血开出了一条道。

    霸王怒吼,舞动干戚怡然无惧冲向了十八节机关蜈蚣。

    蓦地!

    霸王眯眼。

    他的身躯侧方两米,有雨珠被锋锐之气切割成了两半。

    霸王沾染满雨水的发丝骤然一甩,手中长斧抡起。

    恐怖气血迸发,九响连爆。

    一张笑脸面具浮现在霸王的面前,一道剑光,犹如在空气中划出一道水痕,震碎无数的雨珠,直指霸王咽喉,直击要害,一击毙命。

    杀人如白驹,剑出无一痕!

    天下第一刺客,墨一痕!

    霸王听过这个名字。

    机关城上。

    阿珠火红的长袍翻卷,修长白皙的长腿穿着绣花鞋点在了城墙护栏上,红袖中浮一柄长剑,腾飞而出。

    像是滴入清水中的一滴红墨。

    数位墨家侠客也纷纷抽出武器,顺着城墙一跃而下,直逼霸王。

    杀霸王!

    只需要杀了霸王,西凉大军,不攻自退!

    墨家机关城便守了下来!

    最好的防守便是进攻!

    弩箭呼啸,武人喊杀……

    目标直指霸王。

    嗡……

    剑吟之声炸响,墨一痕的一剑,中了。

    刺在了霸王的暗沉色的盔甲心口。

    然而,一寸便是极限。

    呼啸的斧风铺面,墨一痕长发飘扬,抽剑而归,身躯在铁索上旋转一圈,甩飞无数的雨滴。

    他连续刺出数十剑,皆是刺在霸王挥来的斧头的一个点上。

    巨大的力道,让墨一痕脚尖抵着铁索,往后方滑去。

    天地间仿佛都寂静了下来。

    霸王伫立,披风震碎了雨滴,飘扬不断。

    墨一痕喘着气。

    “九响宗师刺客,机关家诸子,连弩,机关蜈蚣……”

    “这就是墨北客的信心么?”

    项少云深邃的看着戴着笑脸面具的墨一痕。

    远处。

    巨大的十八节机关蜈蚣如猛虎。

    墨家侠士纷纷杀来。

    铁索上,西凉勇士悍不畏死,不断的跌落入深渊……

    悬崖上,战鼓擂动声仿佛与暴雨轰鸣争锋。

    项少云笑了。

    嘴角冷酷一挑。

    “既然如此,我就亲手捏爆你墨北客的信心……”

    项少云道。

    气丹中,魔气运转,魔气从他的肌肤之下蔓延而出,形成了一股可怕的压迫力。

    项少云抬手。

    顿时……

    连天暴雨,漫天雨珠仿佛在刹那……戛然而止,静默在空中。

    墨一痕瞳孔紧缩。

    无边的恐惧蔓延攥住了他的心脏。

    可是,他没有退也没有逃,朝着霸王,平举手中剑。

    霸王单手一斧轻轻挥出。

    斩在了墨一痕的剑上。

    陪伴了他度过无数个刺杀之夜的剑,碎了。

    寸寸断裂,化作了纷飞的碎片。

    巨大的力道轰中墨一痕,魔气所成的斧气,透体而过……

    墨一痕的发丝崩散,他的身躯从铁索上仰面无力跌落。

    飞流的瀑布在轰鸣,无数的雨水从天而降。

    笑脸面具碎了,露出了墨一痕的面瘫脸。

    滴滴雨珠在他的眼睛中放大。

    仿佛倒映着他枯燥又乏味的一生。

    从今天起,他自由了。

    ……

    暴雨连天,山路泥泞。

    驴蹄踩着地,溅起无数的泥花。

    顺着悬崖山道骑着驴不断往上爬的墨六七,脸上浮现出了焦急之色。

    周围的悬崖上,一道又一道的黑影像是落饺子似的的坠落。

    忽然。

    墨六七似乎心有所感。

    黑影从悬崖上落下,被山风和暴雨裹挟,砸向了他。

    他躲开了。

    黑影砸在了地上,溅起了满地的泥水一尺高。

    泥泞中,墨六七看清了。

    那黑影,是半块碎裂的笑脸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