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九章 只希望她平平安安
    帝京。

    紫金宫。

    书桌上,奏章堆叠了一层。

    然而,宇文秀却看都不看一眼。

    因为不用看,他都知道奏章中的内容是什么,必定是弹劾国师、江漓、陆番之语。

    紫金宫的雕花木门推开,嘎吱声让空幽的紫金宫热闹了些许。

    老宦官仓皇而来,拂尘甩动不断。

    坐在龙椅上的宇文秀扫了老宦官一眼,抬起一根手指竖在了唇间。

    “别吓着朕的黑龙。”

    老宦官一怔,赶忙踮起脚,小心翼翼的行走。

    “查到朕所拟的九道天子诏令被谁所偷取?”

    宇文秀道。

    他的话语很冷,冷到充满了杀意。

    宇文秀虽然年幼,但是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和善,很隐忍了。

    可是,这一次的事情,彻底触怒到了他的底线。

    老宦官跪伏在地,深吸一口气,道:“查到了,是大臣何守买通了清扫书房的小宦官,偷走了陛下的九道拟令。”

    “呵……”

    宇文秀轻抚黑蛟,眯起了眼。

    “那小宦官呢?”

    宇文秀问道。

    “押入了大牢,等候陛下发落……”老宦官痛心疾首道,作为宦官之首,管辖的手下出了这等事情,他难辞其咎。

    “可有查到九道诏令去了何处?”

    宇文秀问道。

    跪伏在地的老宦官身躯一抖,许久后,才开口道:“何守勾结众臣,昨夜连发九道天子诏令往原赤城……欲召江漓入京。”

    龙椅上,宇文秀低声的笑了起来,笑声有些悲凉。

    “将那偷诏令的宦官斩首示众,首级送到何大臣府上。”

    笑声停止。

    幽静的紫金宫中,忽然响起了天子有些冷冽的声音。

    趴在地上的老宦官身躯微微一抖。

    ……

    帝京,相府。

    若是此刻有人在此,会发现,相府之中,居然汇聚了大周朝除了国师一脉的诸多大臣。

    相府,是大周朝丞相府邸。

    因为大周朝皇帝亲信国师,丞相一直处于半隐退的情况。

    一直以来,世人只知大周国师孔修,却都对大周丞相不闻不问。

    又因为,大周丞相皆是来自帝京世家,大周皇帝为了削弱世家的掌控力,扶持国师,削弱丞相,因而造成了世人对丞相的不了解。

    相府,热闹非凡。

    大周丞相,赵阔,一位骨瘦如柴,文文弱弱的素装老者。

    他坐在高堂,两侧旗下,诸多大臣在互相争论着什么。

    相府中的大臣们,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帝京的世家集团。

    “陆平安此獠要对付我等,居然不亲自入帝京,只派了车夫和婢女来京!这是瞧不起我等!”

    “相爷,我等还是小心为妙,北洛陆平安此人诡异的很!”

    “北洛城世家根深蒂固,可都被此子以毒辣手段连根拔起,我等不可轻敌!”

    诸多大臣开口,议论纷纷。

    丞相赵阔虽然老瘦,但是目光精亮,他在宇文拓在位期间,跌入低谷,后宇文拓崩殂,他本以为自己的机会到了,结果孔修掌握大权,再度将他打压了下去。

    如今,孔修自身难保,他也是时候该重新走出,让世人认识他这位大周丞相了。

    失去了孔修的辅佐,年幼的天子宇文秀,就是个毛头小子,注定要被他们这些老狐狸玩弄于鼓掌。

    “何大人,你的事如何了?”

    赵阔看向了何守,问道。

    一身袍服的何守,将手中茶杯放下,轻笑起来:“相爷放心,您吩咐的事,都办妥了。”

    “天子连出九道诏令,江漓敢抗一道旨意,但是连续九道……当初的白凤天都不敢抗,他江漓同样不敢。”

    何守捋了捋胡须,轻笑。

    “至于陆平安的婢女和车夫入京……算不得什么事。”

    “北洛城毕竟是陆平安的地盘,但……到了帝京,他什么都不是,北洛世家的惨状,不可能发生在我等身上,更何况,他还只是派遣了婢女和车夫。”

    “区区婢女和车夫,下贱东西,又敢拿我等朝廷重臣如何?”

    何守笑道。

    丞相赵阔抚掌而笑。

    周围的大臣们交头接耳,也皆是称道。

    “万事皆要谨慎,如今原赤城外,北郡大军虎视眈眈,我等更要谨慎,莫要做了亡国之臣呐。”

    赵阔道。

    底下群臣皆是颔首。

    何守倒是不以为意,朝着赵阔拱手:“相爷多虑了。”

    “虽然澹台玄的北郡大军占据了原赤,但是如今退守一百三十里,为何而退?只因其后有叛逆项少云的西郡大军。”

    “两虎相遇,必有一伤,澹台玄如今在意的是项少云的大军,他不敢在这个时候攻打帝京,一旦被项少云抄了底,那便是大溃败,他澹台玄输不起。”

    何守目光闪烁,分析着。

    “如今,我们需要在意的是陆平安派遣入京的那支五百铁骑……”

    “妖人乱国,居然派人入京欲要裁决我等,他陆平安算个什么东西,连个正经功名都没有,不过是陆长空的儿子,居然敢如此猖狂!”

    “既然如此,我等便杀鸡儆猴,以相爷这些年暗中收拢的兵马,杀了陆平安的婢女和车夫,彻底杀破陆平安的胆!”

    “也让我们的小皇帝明白,陆平安成不了他的依靠,唯有我等才是他的依靠。”

    何守一掌拍在了桌子上,道。

    群臣对视,犹犹豫豫。

    首座上的丞相赵阔目光闪烁,尔后,徐徐抚掌。

    紧接着,群臣才纷纷附和。

    何守嘴角上扬,他享受这种被认可的感觉,他前半生郁郁不得志,后半生注定要名流千古!

    ……

    原赤城。

    大周精兵大营。

    一位又一位来使骑乘着快马冲入了军营中。

    整个大周军营彻底喧嚣。

    江漓身披银铠,走出了大帐,帐外,却已经汇聚了六位来使。

    天子连续下了六道诏令。

    此时的天空泛起了鱼肚白,晨曦跃然于天际。

    他看着一位位来使,眼前闪烁过了难忘的画面:

    大漠孤烟直,赤红的夕阳余晖扬洒大漠,将人笼罩的无比赤红。

    那时,他尚年少。

    挎刀立于他一生最敬佩的人的身边,后者望着漫漫荒漠,嗟叹了一口气。

    在九道天子诏令的传唤下。

    无奈放弃了平定西戎之患,于夕阳下,下令活埋了三十万西戎人。

    没错,是戎人,并不单纯是戎兵。

    江漓犹还记得白凤天所说的话。

    “西戎、东夷、南蛮、鬼方以及孔雀国,此五胡终将会成为大周之患,五胡入周境,天下将民不聊生,生灵涂炭,此生无法平定五胡,却只能以此丧尽天良之策,削弱一方。”

    当初的白凤天面对天子九道诏令是何等的无奈,何等的不甘。

    如今,他江漓也同样面对这种情况。

    这或许就是可笑的轮回。

    江漓亲眼看过天子诏令,每一份诏令都是天子亲笔,并盖有天子印。

    九道天子诏令,表明了天子的决心。

    江漓一身银铠,背后的披风漂浮,眺望原赤城,仿佛看到了原赤城外的密密麻麻北郡大军。

    当黎明晨辉跳出了地平线,赤红光芒照耀着原赤城。

    又有三匹快马驰骋,连续三道诏令入大营。

    江漓没有再抗旨,他卸去了银铠,单膝跪地接下了九道天子诏令。

    临行前。

    江漓找到了赤练,道:“带青鸟离开醉龙城。”

    赤练一怔:“离了醉龙,去哪?”

    江漓望向醉龙城,依稀可见那在厨房中忙碌熬煮鸡汤的少女,目光中有些不舍。

    “去北洛吧,找北洛陆少主,他那儿,定是天下最安全的地方,我只希望那丫头,能平平安安。”

    江漓走了。

    在一位位歪歪扭扭的穿戴盔甲的大周军人不舍的眼神中,在九位来使的引领下。

    翻身上马,直往帝都而去。

    ……

    五百铁骑,在罗成的率领下,踏碎了阳光。

    聂长卿端坐马车车架,杀猪刀安静的架在车架上。

    马车内,凝昭和伊月盘坐,闭目养神,运转修仙法。

    帝京城门大开。

    城楼上,守城的士卒和侍卫,目光诡异的盯着从北洛而来的五百铁骑和马车。

    没有人迎接,甚至五百铁骑入了城门后,守城之人便将城门闭合,落下木栓。

    罗成策马,目光一凝,环顾四周。

    帝京繁华街道上,如今却是空无一人,仿佛一座死城。

    隐隐有荡漾的杀机在弥漫。

    马车停驻,马匹鼻腔发出不安的嘶鸣。

    “罗统领,小心。”

    马车内,传来了凝昭的声音。

    罗成徐徐将腰间的长刀抽出,北洛五百铁骑也同样是如此。

    马车上,聂长卿徐徐睁眼,嘴角不屑一撇。

    与此同时。

    帝京第一楼,望香楼,高层。

    一座酒菜摆的整整齐齐。

    何守一身素装,与几位同样素装的大臣端坐,谈笑风生。

    有一位士卒入内,拱手在他耳畔说了几句。

    何守一笑,扭头望向诸位大臣。

    “诸位,好戏开场了,与我一同观看这场好戏吧。”

    何守与几位大臣起身离桌,伫立在了楼栏处,负手居高临下,观望帝京长街。

    却闻长街之上,弓弦绷乱之声炸响。

    万千箭矢从城楼上如雨般宣泄而下。

    仿佛蕴含着死亡的朦胧烟雨,笼罩住了北洛五百铁骑。

    ps:久违的感觉,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