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龙门之前,青衫道姑【第三更,求订阅!】
    帝京。

    紫金宫,皇家园林。

    五匹骏马碾过砖石,停在了园林外的门前,朱红色的墙,在烈日的照耀下,闪烁着耀眼的红芒。

    孔南飞搀扶着国师下了马车。

    老宦官恭敬的持着拂尘,立于一旁。

    绕过能工巧匠雕筑的拱桥,入了皇家园林,天地间的灵气开始变得浓郁。

    孔南飞的目光微微一缩。

    “帝京养龙地么”

    孔南飞心中思索,想通了这点,大周八大养龙地,皇城有一处,这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国师面色如常,“走吧,见见陛下。”

    “喏。”

    孔南飞压下心中的震骇,道。

    园林前。

    一队队的兵马驻扎,使得原本放松休憩的园林变得有几分肃杀。

    江漓一身银甲走了出来。

    “国师。”

    看到孔南飞搀扶的国师,江漓微微躬身,道。

    “江将军一如既往的神勇,不愧为大周军神。”

    国师沙哑的笑了笑,脸上的皱纹堆叠在了一起。

    江漓也笑了笑,搀扶着国师,入了园林。

    “军神不敢当,只是尽全力守护国门,这本就是我辈军人所该做的本分事。”

    江漓道。

    国师笑了笑。

    绕过森严的一队队铁甲军士,进入道了园林深处。

    却见一处碧塘中有巨大的旋涡在流转,旋涡中有一扇精致而巍峨的龙门悬浮,灵气从中喷薄,一头黑龙绕着龙门在吞吐着。

    “养龙地。”

    国师眼眸中精芒一闪而过。

    宇文席端坐木椅,数位宫女在撑伞摇扇。

    看到国师,宇文秀立刻起身,迎了过来。

    “老师,您终于肯出书阁了。”

    “朕可是日夜挂念着老师啊。”

    宇文秀搀扶着国师坐在了椅子上,江漓和孔南飞则是分立两侧。

    “多亏了国师的指引,朕亲自前往了北洛城,得陆平安指导,得黑龙护佑,才能在之前的赵阔谋反中躲过大劫,并一举翻盘。”

    宇文秀激动道,他本就是一小孩子,做了这种大事,自然要找人诉说。

    国师微笑听着。

    许久后,方是摆手“陛下,老臣可从未让陛下去北洛寻陆平安。”

    “陆平安此人深不可测,陛下还是少接触的好。”

    国师认真道。

    “老师多虑了,陆平安很好相处,就是脾气怪了些。”

    宇文秀笑了笑,不以为意。

    他指着养龙地,目光精亮道“这黑龙养龙地,乃是我大周崛起之关键朕已经派人探查过了。”

    “内有兵俑,戮之可得灵气入体,可成修行人,朕大可以此为基础,培养一支修行人大军,不过唯一的缺点是这些兵俑恢复需要时间,并且,并不是人人都可以成修行人,有的人,一个时辰可以完成炼气,有的人却是一日时间都无法凝气。”

    宇文秀感慨道。

    “这是自然,修行人比起武人更加苛刻,武人都有资质限制,更莫说修行人了。”

    国师捋须,道。

    “除了兵俑,还有一座浮空岛,浮空岛之后是一座大宫殿,朕猜测这大宫殿与八座龙门相连”

    “仙人之意有些难以揣测,八大养龙地这是要让我大周,掀起修行风暴”

    宇文秀感慨道。

    “如今,我等暂且只能探索兵俑之地,穿过铁索桥的浮空岛做不到,十人小队刚踏上铁索桥,瞬间便被斩了头颅”

    “江爱卿判断,想要过铁索桥,必须要修行修为到了一定程度方可。”

    国师颔首,他在听着,宇文秀在讲着。

    许久之后,宇文秀渐渐没了声音。

    他看着国师,徐徐开口道“老师,您可要入养龙地秘境”

    这话一出。

    园林中的气氛微微一变。

    孔南飞眉头皱起。

    “陛下,夫子年迈,恐怕入不得养龙地。”

    宇文秀瞥了孔南飞一眼,摆了摆手。

    国师捋须,笑了笑“陛下,南飞说的对,老朽已半截身子入土,比不得尔等年轻人,这仙缘,老朽也没有能力去取,养龙地便不入了。”

    国师拒绝的坚决,就如同江漓拒绝的时候一般。

    宇文秀眯眼。

    他看了一眼江漓,又看了一眼国师,这两人居然都拒绝了他。

    为什么

    他不解,蹙着眉,靠在了椅子上。

    园林中的气氛又变得严峻了起来。

    轰轰轰

    东衍江龙门秘境中。

    可怕的轰鸣在不断的响彻,西凉的军士望着远处铁索桥上的战斗身影,皆是震撼万分。

    那战斗,当真是刺激着他们的眼球。

    霸王如魔神,一手持盾,一手握斧,长斧挥动之间,空气似乎都要发出不堪重负的哀嚎。

    而那两道由紫烟凝聚成的男女身影,却是在不断的翻腾之间,刺出一剑剑。

    剑芒密密麻麻,几乎笼罩了整个铁索桥。

    强如霸王,肉身上也被刺出了密密麻麻的剑痕,在渗透着血。

    那盾牌上,甚至被刺的凹陷了下去,剑痕入盾三分

    铁索桥在摇晃着。

    霸王目光中却满是战意,他没有退缩,甚至兴奋到浑身的毛孔都紧缩,汗毛倒竖。

    他激动,他终于感受到了压力

    紫烟男女,速度极快,像是敏捷的刺客,又宛若潇洒的剑客。

    霸王神力无匹,长斧裹挟着巨力,将对方一人轰出了铁索桥,可是,紫烟逸散,很快又会在桥上汇聚,并且,一柄由烟气凝聚的长剑,从非常刁钻的角度挑刺而出,在霸王身上迸出血花。

    霸王在战斗中,也找到了自己的不足。

    在敏捷上,比起这紫烟男女差太多了。

    其实,单单论气丹修为,化身为魔的霸王比起这紫烟男女差不了多少。

    但是,紫烟男女的手段非常的诡异,防不胜防。

    若非霸王入魔,肉身坚固,皮厚。

    换个人,可能早就饮恨喋血。

    有压力,才有动力。

    霸王兴奋的肌肉在微微颤抖。

    他的眼眸,兴奋中带着狠厉,望向了那浮空岛后的大宫殿

    这紫烟男女便这般强,那大宫殿中的存在又是何等恐怖

    真的是期待啊

    亦或者是真正的体藏境修行人

    霸王低吼。

    肉身魔气缠绕,气丹中的所有魔气彻底爆发,整个人眼眸都涌上了刺红。

    入魔火力全开。

    铁索桥上,只剩下了残影在闪烁,以及无尽的剑光和剑意

    有西凉宗师武人欲要上桥帮助霸王。

    然而,刚刚迈出一步,踏上铁索桥。

    便惨嚎倒飞,整只腿爆碎,染血,被斩十几剑。

    铁索桥上的战斗。

    非顶级气丹修行人,不可入

    天荡山,道宗大坪。

    青砖染血,老道长老的死亡,让整个大坪上弥漫起了一抹惊恐的气息。

    苗任雨瞳孔紧缩,看着面色平淡的聂长卿,攥紧了手中的弓。

    “我是不是太好说话了”

    聂长卿甩了甩杀猪刀,其上的血,溅了满地。

    “所以给了你们我脾气很好,不敢杀人的错觉”

    聂长卿淡淡道。

    话语声落在道宗大坪上,掷地有声。

    松柏在风的吹拂下,发出了“沙沙”声响,有鸟啼声在萦绕着。

    “雨哥,告诉我,茹儿在哪”

    聂长卿,道。

    苗任雨面色苍白,聂长卿陌生的让他心中发颤。

    “在”

    “住口”

    “无尊上之命,谁敢告知他,便是道宗叛逆”

    摘星峰的宽窄入口处。

    一位老迈的道人爆喝。

    “师叔,何必呢”

    苗任雨攥紧了拳头,道。

    “破坏道宗规矩者,便如这孽畜当年的下场逐出道宗”

    这位年迈道人目光爆喝不断,老道长老的死亡,也彻底的触怒他们这些道宗的老一辈。

    道宗作为诸子百家中最神秘的势力,虽然不张扬,但哪怕是儒教国师都不敢招惹,聂长卿居然一人一刀杀上了道宗山门

    聂长卿笑了。

    笑的有些冷的那种。

    手一挥,杀猪刀骤然爆掠而出,御刀而过,那老迈道人爆吼,与杀猪刀碰撞,顿时咳血,浑身毛孔皆是喷出血,倒飞而出。

    杀猪刀飞回。

    悬在聂长卿头顶,殷红的血在往下滴,显得他有些森然。

    他迈步,徐徐往前。

    道宗弟子纷纷惊恐的撤往了摘星峰大坪。

    苗任雨以及其他几位道宗门徒,有些无奈,却也有些惊惧。

    聂长卿太强了。

    这就是修行人的实力么

    强的可怕

    强的不讲道理。

    聂长卿没有大开杀戒,他学会了公子的脾气,是一个讲道理的人。

    “孽畜啊尊上当真是养了个白眼狼”

    一位老迈道人怒道。

    杀猪刀如黑色电光扫过。

    这尊道人便被斩的血溅三尺,倒在了石梯上,使得石梯染血。

    任何有开口谈及他的,聂长卿冷漠无情,雷霆出刀。

    道宗弟子,道宗门徒们吓坏了。

    所有人噤若寒蝉。

    “继续说。”

    聂长卿背负着手,白衫猎猎,淡淡道。

    哪怕踩过尸山血海,白衫却也不沾丝毫的血渍。

    他走过天荡山通往摘星峰的一线天狭道。

    脚步声响彻在四周,却是无人敢拦,甚至无人敢在这个时候出手。

    聂长卿站在摘星峰的大坪上,望着那悬浮在顶端,浓郁的云气,聂长卿徐徐吐出了口气。

    道宗龙门秘境。

    龙门之后。

    道袍翻飞,一道曼妙的身影从这行走而出。

    青衫道袍,布巾挽髻。

    淡漠的道姑,伫立在龙门入口,睫毛微颤,望着聂长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