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章 无悔成魔,霸王入体藏【第三更,万字更新,求月票!】
    “咦?没死?”

    鬼方大军中,八位鬼方勇士抬着的抬椅上,金发男子流露出了诧异之色。

    巅峰筑基境的佛僧一拳,居然打不死一位凝气境的存在?

    要知道,刚才那一拳,佛僧可是没有留手啊。

    凝气境与筑基境之间的差距颇为巨大,佛僧的一拳,足以轰碎诺大城墙。

    莫说是凝气境,就算是普通的筑基境,可能都要被打的非死即残。

    “只能说,这人的肉身……很硬。”

    金发男子略感兴趣。

    佛僧散去了轰拳的姿势,他双掌合十,淡淡的看着霸王。

    刚才那瞬间,他感应到天地间似乎有人在窥探他,他发了一会儿呆,便被眼前这人给偷袭了。

    一斧子斩在他的脖子上,真的很疼。

    险些将他的脑袋都给斩了,堂堂一尊筑基巅峰,若是败给了一位凝气境。

    一位流浪者,还未见到位面之主的面,便被世界土著所斩杀。

    那可就真的是笑话了。

    特别,远处的另一位流浪者还在观看着。

    不过,他是佛,可饶恕此人。

    “阿弥陀佛。”

    “施主已入魔,贫僧渡你。”

    佛僧道。

    下一刻,他迈开了步伐,朝着霸王行走而来。

    霸王目光中满是血丝。

    他在逼迫自己,他欲要突破入体藏。

    在这巨大的压力下,他感觉到了突破体藏的壁垒。

    可是……

    好难啊。

    “入魔?”

    “那又如何?”

    “我项少云,一生问心无愧,入魔又如何?”

    霸王低吼。

    盾牌破碎,他便握着长斧,继续冲向那佛僧。

    “魔者,便是罪孽,便是业障。”

    佛僧淡淡道。

    他的声音很平静,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变得风轻云淡似的。

    战场的喊杀声,飞溅的鲜血,崩飞的四肢,仿佛都与他无关。

    霸王不喜欢这佛僧的感觉,甚至,内心还有些厌恶。

    佛?

    霸王没有听说过佛。

    如今见到,似乎比起那些道貌岸然的儒生还有惹人厌,或许是因为对方的气息,总是无形中压抑着他的魔气。

    气丹中,魔气涌动而起,不断的缠绕在霸王的身躯周围。

    当初在卧龙岭中,一念成魔。

    他无怨无悔,他成魔,是为了有足够的实力保护他所需要保护的人。

    连陆少主都不曾说他有错。

    这孔雀王国的秃驴居然敢说他错,说他有罪?!

    这秃驴算什么东西!

    霸王爆吼。

    手中的长斧陡然甩出。

    撕裂空气,在空中不断的盘旋,呼啸朝着那佛僧的脑袋斩去。

    “你不是贫僧的对手。”

    佛僧道。

    他抬起一掌,身上隐隐有金光普照。

    斧头斩下,顿时站在了金色的光罩上,居然无法寸近。

    霸王继续释放魔气,拔地而起,魁梧的身躯之上,爆发出来强绝的力量。

    咚!

    一拳轰在了那金色护罩上,引起气浪纷飞。

    然而,却是根本无法打破这护罩。

    佛僧淡然,袈裟漂浮,悲悯的看着霸王。

    “施主,你执念太重,被魔之意侵染了意识,毁了纯粹的心,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佛僧说道,尔后,推出一掌。

    霸王顿时感觉巨力砸中了他的身躯,整个人仿佛被炮弹轰中似的,砸飞而出。

    佛僧伸出手,抓住了长斧。

    嗤嗤嗤……

    被他握住的长斧中,似乎都有黑气弥漫开来。

    “你看……你的武器都被魔气所侵染,沾染了太多血腥和杀戮,这些业障,它需要净化。”

    “你若成魔,到时候,会害了天下人。”

    佛僧道。

    嘎吱。

    佛僧手掌用力,长斧顿时寸寸崩断,落在了地上,发出了闷响。

    而远处。

    霸王再度爬起,让佛僧蹙眉。

    此人,当真是……威武雄壮,很能抗打。

    霸王抹去了嘴角的血迹。

    他俯冲而出,浑身魔气汹涌,气丹内的魔气释放道了极致。

    再加上肉身爆发出的气血异响,一瞬间,居然有飞沙走石的异象,犹如一头发怒的雄狮,狠狠的冲杀而来。

    佛僧双掌合十,身躯不断的移动,移动之间,霸王的拳头根本打不中他。

    巅峰筑基,远非凝气境能够比拟的,那是一种境界上的差距。

    “从你身上,能窥望到这个世界的污浊……这个世界需要净化,最终方成为极乐净土,人人善良的佛国。”

    佛僧道。

    “嗤……”

    “你算什么东西。”

    霸王吐了一口血沫。

    下一刻。

    佛僧怒目,背后,金芒炸响,隐隐浮现出了六只手臂。

    六只手臂皆是打出。

    纷纷砸向霸王,霸王面色一变,双臂挡在身前,抵挡这攻伐。

    咚咚咚!

    每一拳似乎都重若千钧。

    霸王被锤的一次次跌落,又一次次的爬起。

    霸王身上铠甲早已崩裂。

    远处。

    项家军看的目眦欲裂。

    他们心目中无敌的霸王,居然被秃驴这般欺负?!

    他心中最敬佩的对象,岂能受此辱?

    有啥的冲俺来!

    许楚怒目圆睁,两个生刺铁球,挥动的虎虎生风,将几个裹着红布的老僧砸的稀烂。

    他迈开步伐,冲向了佛僧。

    “太守!俺来助你!”

    “秃驴找死!”

    许楚爆吼。

    他握住铁链中央,两个铁球则是在外围开始高速的旋转,旋转之间,隐隐有恐怖的撕裂呼啸之风。

    许楚就这般,犹如大风车一般冲向远处的佛僧。

    所过之处,孔雀王国的士卒纷纷被砸碎。

    佛僧瞥了许楚一眼。

    下一刻,他抬起手,屈指一弹。

    咚!

    隐隐有一缕气流炸出。

    两个铁球纷纷炸碎。

    许楚也喷出一口血,身躯横飞出数百米,屁股跌坐在地上,两股颤裂,将地面都坐的碎开,许楚咳血,龇牙咧嘴,脸都紫了。

    霸王拔地而起,趁着这个机会,一拳抡在了佛僧的脸上。

    却是将这佛僧打的脑袋都微微侧偏。

    周围几位项家军冲来,欲要相助霸王。

    这佛僧却是背后六臂轻拍。

    几位项家军便炸裂开来……

    “你看,你为魔,只会害的无数人为你而死。”

    “你若皈依我佛,这些杀戮便不会徒增。”

    佛僧道。

    他一拳打中霸王。

    霸王被砸的横飞而出,这一次却不是跌落,反而是双腿稳稳的砸在地上,口中的血喷洒而出。

    看着那些失去了气息的项家军。

    霸王心中的怒火在滚滚的涌动。

    眼眸中血红之色开始翻卷。

    他……太弱!

    恍然间,他仿佛回想到了曾经在白玉京中的画面。

    画面中。

    他被坐在轮椅上的白衫少年,一念压的跪伏。

    少年说,实力才是稳定天下的根本,才是守护一切的根本。

    他一直追求实力,可是却苦苦无法突破入体藏。

    他曾单枪匹马冲杀北郡五万军。

    他曾以伤换命,灭杀了紫烟男女闯过了龙门铁索桥。

    可是……

    始终差了一丝。

    如今,看着一起喝酒吃肉的属下在他的眼前各个陨落,一股悲意让霸王感觉浑身冰凉,冰凉之后,便是气丹中暴躁的力量在狂涌。

    “魔,注定是悲剧。”

    佛僧看着似乎有些暴走的霸王,淡淡道。

    “既然如此,佛也不收你。”

    佛僧道。

    他口中诵念佛经,下一刻背后,浮现出了一尊金佛,金佛恢弘,高达十丈,随着佛僧拍出一掌,金佛也拍出一掌。

    那遮天蔽日的一掌,瞬间拍中霸王。

    大地仿佛都在龟裂。

    ……

    北洛,白玉京楼阁二层。

    陆番披着鹤氅,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拎着酒杯。

    “压力够了吧。”

    “入魔破体藏,还真是难。”

    “待你入体藏,那日取你一魂,便还你。”

    陆番摇晃着酒杯,杯中的青梅酒在晃荡着旋涡。

    ……

    西郡,虎绕关外。

    漫天飘雪,加上吹拂的风沙,显得有几分刺骨和肃杀。

    大地上,留下了无数具尸体,有西凉铁骑浑身染血,挎刀而立。

    在苍茫大地上。

    有一尊十丈金佛,西凉铁骑,项家军以及诸多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了此地。

    鬼方大军中。

    金发男子笑了笑。

    “结束了。”

    不过,很快,男子的笑容消失了。

    因为,他发现那大块头的气息并没就此消失。

    佛僧凝眸,袈裟飞舞,背后的金佛璀璨。

    挨了这么重的打,都打不死么?

    地面浮现出一个巴掌印的深坑,霸王伫立在深坑中。

    他身躯魁梧膨胀了一圈。

    黑色的魔气,从龟裂的地面缝隙中冒腾而出,不断的流荡着。

    霸王抬起头。

    双眸却是陷入了彻底的赤红之中。

    “体藏……”

    “给我破!”

    霸王嘶吼。

    尔后,魔气汹涌而起。

    这一刻,霸王仿佛回到了卧龙岭那一战,那是他初次成魔的地方。

    有魔主踏空来,询问他是否愿意成魔。

    他无怨无悔。

    而今日,他的回答依然坚定,他不悔成魔。

    “吾之西郡,吾之军团。”

    “由吾霸王来守!”

    霸王抬起手,魔气裹挟着鲜血汇聚,魔气化斧和鲜血凝盾。

    霸王舞干戚,直冲金佛而去。

    霸王的头顶之上,一个魔气旋涡在不断的旋转。

    鬼方大军中。

    金发男子不可置信的站立而起。

    “什么?”

    “战斗中筑基?”

    “这世界的土著……是疯子吗?”

    金发男子莫名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土著都这么疯,那这个世界的位面之主,有多恐怖?

    金发男子脚掌在抬椅上一踩。

    身躯顿时腾飞而出,踩着一道道身影的脑袋。

    他身上破旧的铠甲都开始散发出光明的色泽,他伸出手,朝着虚空中一抓。

    无数的光在飞速的汇聚。

    很快,在他的手中,汇聚出了一柄光明大剑。

    ……

    北洛,湖心岛。

    云雾缭绕的白玉京中。

    陆番嘴角微微上挑,“不错……”

    “不愧是入魔成体藏,堪称史上最强体藏……”

    陆番颔首,憋到极致的释放,会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初入体藏可否斩属性体藏呢?

    陆番有些期待。

    这几位流浪者,按照金芒的说法,是巅峰筑基,也就是衍化属性的体藏。

    比起陆番设定在中心宫殿中的那上古体藏境还要强。

    因而,霸王若是能够斩杀其中一位,定然会很有意思。

    “你既然入了体藏,那昔日取你的一魂,今日便还你。”

    “无悔成魔,好一个无悔成魔。”

    陆番一笑。

    他徐徐从轮椅上站立而起。

    随着站立,身上的白袍骤然化作了黑衫。

    陆番抬起手,屈指一弹。

    嗡……

    一缕半透明的光华,骤然从白玉京楼阁之上迸射而出。

    ……

    佛僧有些惊诧,战斗中突破体藏,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入魔太深,渡不了,那便杀。”

    “就算你入了筑基,也破不了我的佛身。”

    佛僧道。

    他双掌合十,巨大的金佛诵念着恢弘佛号。

    金光大盛。

    无数的血色光华撕裂。

    却见霸王双腿狂奔几乎看不到了影子,眼眸赤红染血,一手握着牵扯着漫天魔气的黑斧,另一手握着缠绕血气的血盾。

    出现在了金佛之前。

    出现在了佛僧头顶。

    黑斧甩动,狠狠的抡起惊天黑芒,砸在了那金佛之上。

    隐隐居然有金铁交戈之声响彻,像是撞击在了实物上似的。

    “你,破不了金佛之身。”

    佛僧双手合十,淡然如水。

    霸王赤红的眼眸盯着他。

    蓦地。

    天地之间,泛起了涟漪。

    像是一颗石头抛入了平静的湖面,蹦跳起一个个涟漪似的。

    霸王抬起头。

    一缕半透明的光华骤然迸射而来。

    扎入他的眉心。

    嗡……

    霸王眼眸中的血红散去,清明之色涌动。

    而霸王的背后,却是浮现出了一道背对着的黑色身影,仿佛伫立天地之间。

    魔主!

    霸王心头俱震!

    魔主伫立霸王身后。

    那裹挟在金佛之中的佛僧,看着那魔主虚影,只见那虚影,仿佛徐徐回首……

    原本淡定的神色消失不见。

    他的心……开始慌了。

    ps:第三更到,万字更新,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