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六章 天地蜕变【第三更,万字更新,求月票!】
    北洛,湖心岛。

    当世界本源被陆番捏碎,扩散出去的瞬间,整个天下似乎都变了。

    天穹之上云层化作了旋涡状,仿佛有擂鼓之声响彻不绝,像是暴雨来临的前夕。

    云层宛若巨石投入的湖泊起伏着巨浪。

    五凰大陆是一个低武世界,哪怕在陆番的卧龙岭和龙门秘境的改造下,达到了低武的极限,但是,依旧是低武。

    无法凝聚世界本源。

    修行人的极致,只能达到淬炼完五脏的体藏境,没有办法衍生出属性灵气。

    这是属于世界的桎梏,属于世界的壁障。

    陆番要让五凰大陆跨入中武,就必须打破这桎梏,撕裂这壁障。

    正常而言,世界本源的凝聚,需要陆番花费无数的时间和经历去凝聚。

    或许是百年,或许是千年,甚至有可能是万年,便可达到世界进阶的标准。

    毕竟,相对于一个世界的衍化而言,千年,万年不过是弹指般的时间,并不漫长。

    但是,陆番却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因而,他没有打散那位面之主的一缕灵识,反而以特殊手段,布置阵法,吸收了另一个中武世界差不多三分之一的本源。

    倒不是他不想继续吸收太多,而是因为,就如人一般,食量是有极限的,若是吃的太撑,会适得其反。

    五凰大陆还撑不下整个中武世界的本源。

    而本源凝聚后,陆番还花费了一段时间来凝练属性。

    本源是拥有意志的,从被陆番释放,冲入云霄开始,就像是一个撒欢的孩子,给五凰大陆带来了巨大的变化。

    陆番很期待这份变化,更期待在这份变化之下,聂长卿等人是否会抓住机缘获得蜕变。

    流浪者联合了五胡入侵大周的时候,陆番之所以没有选择出手,就是为了让大家历练,给众人压力,唯有存在压力,众人的潜力和底蕴才会被释放而出,进而获得蜕变,而在世界本源释放的刹那,能够将世界本源所带来的好处最大化。

    相对于卧龙岭秘境,龙门秘境,这一次的世界本源凝聚,才是陆番布置的最大的仙缘。

    人人雨露均沾的仙缘!

    小应龙展开了翅膀,它乃是天龙种,对于机缘的感应更是敏锐。

    它张大了嘴,不再压抑身躯,化作了长达十米的天龙,翅膀扇动下,卷起风暴。

    它朝着天空发出震耳欲聋的龙吼,充斥着威压。

    天地间的灵气浓度仿佛沸腾一般,开始陡然飙升。

    陆番端坐轮椅,身上的白袍在猎猎作响,满头发丝飞扬,他闭着眼嘴角微微上挑,在感受整个五凰大陆的蜕变。

    小应龙在他的身后吞吐着灵气。

    不仅仅是小应龙。

    岛上的朝天菊,碧椤桃花等等都开始疯狂的吞吐灵气,他们是植株,但是在此刻也仿佛有了灵性似的。

    北洛湖中的游鱼纷纷在远离小应龙的方向,冒出湖面,张着嘴在湖面吐泡泡。

    有的游鱼更是一跃跃出了湖面,仿佛要捉住天地间一闪而逝的机缘。

    这是一场天地间,众生平等的蜕变。

    湖心岛上。

    倪玉刚刚拿出来的一粒包裹糖衣的丹药“吧嗒”一声,便再度跌落在了地上。

    她惊呆了!

    这……发生了什么?

    公子是不是又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凝昭反应的特别明显,她体内的灵气在沸腾,那是一种被呼应的沸腾。

    她看了一眼,悬浮在湖心岛上,闭着眼眸,嘴角带着笑,宛若遗世而独立的公子,长长的睫毛一颤。

    公子在这一刻……宛若,仙人!

    “还等什么,盘膝而坐,淬炼体藏。”

    陆番的声音宛若恢弘的大道之音,在凝昭的耳畔响彻而起。

    凝昭浑身一颤,毫不犹豫,于白玉京的楼阁石梯前,盘膝而坐。

    天地间的灵气浓度到几乎要化作液滴的灵气,往她的身体中疯狂的用来,在一瞬间,她甚至有一种窒息感。

    倪玉和伊月也是反应过来。

    她们的心在颤抖。

    这是……大仙缘啊!

    灵气风暴!

    真正的灵气风暴,北洛湖上当真是发生了一场灵气风暴,而且,不仅仅是如此,甚至,很大程度上,这灵气风暴还有可能席卷了北洛城,乃至……整个大周朝!

    伊月盘膝,心中运行修行法,曾经十分深奥的修行法此刻在她的脑海中,却宛若印刻似的,她整个的思维无比的清明。

    灵气涌入她的体内,不断的翻卷着。

    倪玉小跑到了岛上,取出了黑锅,头顶着黑锅开始修行。

    黑锅在这一刻散发着莹莹的光华,不断的吸收着灵气,而这些灵气还透过黑锅涌入倪玉体内。

    倪玉兴奋的小脸通红。

    这种感觉就仿佛是大夏天吃了一口冰凉润滑的冰镇西瓜,以及在大雪纷飞的冬日,吃了一口火辣的火锅似的。

    真是好……舒坦啊!

    湖心岛作为灵气爆发的中心,作为世界本源复苏的源头。

    灵气自然是充裕。

    而此时此刻,北洛城。

    陆府中。

    正在和吕木对泡茶畅谈的陆长空身躯一震。

    吕木对和他对视了一眼,两人仿佛都在彼此的眼眸中看到了不可思议之色。

    “这是……”

    吕木对慌忙将手中的茶杯放下,大金链子晃荡,飞速走出了陆府。

    陆长空也走出,两人望着那泛着巨大旋涡的天穹,面色巨变!

    “好浓郁的灵气……北洛城中的灵气怎么也变得这般浓郁?”

    陆长空惊叹。

    吕木对面皮子一阵抖动。

    “公子……出关了!”

    “真正的修行人时代……要来了!”

    吕木对的手指点在脖子的金链子上,浑身都在抖,那是激动的抖。

    半截身子入黄土,居然还能看到这等盛况,此生……无憾!

    陆长空当即盘膝而坐,心有所感,开始运转修行法《地藏经》,这一刹那,在这一瞬间,感觉心神通透,整个人宛若有如神助,像是顿悟了似的!

    机缘,天大的机缘!

    陆长空睁开了眼,复杂的看向了湖心岛方向。

    “番儿,到底做了什么?”

    ……

    帝京。

    书阁门外。

    大雪纷飞,将青石路铺盖了厚厚的一层白雪。

    一架豪华马车安置在门前等待着,车夫蜷缩在车前,搓揉着手,哈出热气喷吐在手掌心中。

    孔南飞搀扶着夫子走出了书阁,莫天语背负着背囊跟随在其后。

    “夫子,你当真要前往东阳郡?”

    孔南飞蹙眉,道。

    虽然东阳郡挡住了东夷的攻势,但是仍旧是十分的危险。

    “你不用担心我,好好守护帝京。”

    “你毕竟是臣子,陛下若是做了什么过分的事,自然会有人惩罚他,你勿要与陛下硬碰。”

    孔修道。

    他越发的苍老了,气息也变得无比的孱弱,仿佛随时要睡过去似的。

    “我这儿有两封信,你命信得过的人,一封送往西郡,一封送往北郡。”

    孔修道。

    孔南飞接过了信,他看来一眼信封上的启信人,目光不由一缩。

    他不可置信的抬起头看向了孔修。

    “夫子……”

    “好好修行,坚守咱们儒教的本心,莫要跟你爹一样……你是个好孩子。”

    夫子苍老的脸上,皱纹堆叠,抬起手。

    他本想拍拍孔南飞的脑袋,但是,却只能拍到孔南飞的肩膀。

    扫去些许飘雪。

    莫天语背着行囊,他的脸皮子微抖,看着垂暮的夫子,总感觉自己的卦象,似乎又有点坑了。

    说好书阁和夫子的卦象是大吉的啊?!

    “老莫,照顾好夫子。”

    孔南飞严肃道。

    “一定要带夫子回来。”

    莫天语郑重点头。

    尔后,便与夫子一起钻入了马车内。

    冬日的雪在飘扬,书阁屋顶落了厚厚一层雪。

    院内的芭蕉被大雪压弯,就仿佛夫子垂暮而佝偻的背部。

    木轮碾过大雪,发出嘎吱声。

    孔南飞口中吐出一口热气。

    望着将雪地犁出两道沟壑的马车,他攥紧了手中的信件。

    马车行出了许远。

    蓦地。

    在马车内裹在绒袍中的夫子睁开了沧桑而浑浊的眼睛。

    目光中有精亮之色在闪烁。

    “嗯?”

    他伸出了颤抖的手,掀开了马车的帘幕,大雪顿时从车窗疯狂的涌入。

    他抬起手,一片雪瓣落在了他的掌心。

    夫子迟暮的目光却是陡然一亮。

    “这才是平安一令止战三个月的真正目的么?”

    “心怀天下……这才是白玉京。”

    “老夫……不及。”

    夫子笑着叹了口气。

    从今日起,诸子百家的时代,算是真正的落幕了。

    雪瓣融化,化作了一缕气流窜动在车厢。

    夫子却是一笑。

    “不过,老朽哪怕在黄昏也得绽放一次烈日之华,这样,方能无憾。”

    “只是可惜了,去湖心岛养老……”

    “怕是做不到了。”

    ……

    紫金宫,御花园。

    飘雪的天空中。

    宇文秀拎着木桶,桶中装着生肉,老宦官领着两位小宦官立于身后。

    取了一块块生肉抛入湖中,黑龙飞速的吞吃。

    宇文秀眯眼,带着宠溺的笑,望着吞吃生肉的黑龙。

    忽然。

    黑龙叼着生肉扬起了头,盯着那变化的天空。

    眼眸中骤然流露出了兴奋的光华。

    甩飞生肉,黑龙张嘴发出了一声龙吼。

    覆盖在碧绿池塘上的冰层纷纷炸裂,池塘水冲霄起。

    宇文秀心头顿时一惊,不知道黑龙何故发狂。

    ……

    不仅仅是帝京和北洛城。

    反应最大的却是正沦为修罗战场的三郡边戍。

    南郡。

    那浑身由泥土汇聚而成的身影,失去了优雅和淡然。

    原本运筹帷幄的心态在这一刻,仿佛被碾的支离破碎!

    他抬起头,挽着释放这一层层灵气波动的天穹。

    面色大变。

    “这是……世界本源的气息?!”

    魁梧大汉惊呆了。

    世界本源?

    为什么会诞生世界本源?这不是一个低武世界吗?

    “不……这个世界在提升!它要跨入……中武!”

    魁梧大汉仿佛想到了什么,浑身都在颤抖。

    而南郡中的众人,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南郡的龙门开始震动。

    蟠龙在泥地中翻卷,发出兴奋的嘶吼。

    龙门内,有磅礴的灵气风暴席卷而出,像是飓风呈现扇形从龙门中冲出,尔后弥漫南郡各地。

    南晋城。

    端坐城头的司马青衫骤然睁眼。

    他的心思陡然变得通透了起来,不可置信的望天。

    隐隐约约之间,似乎听到了耳畔有恢弘的大道之音。

    原本三个月在兵俑中以画道凝练灵气到了凝气巅峰的司马青衫,在这一刻……

    心头的桎梏,轰然打破。

    他运转仙人传他的画道修行法,仿佛可以看清自己体内灵气流淌的情况。

    在这一瞬间。

    他仿佛福至心灵,跨入了体藏!

    有磅礴灵气从南郡内用来,化作漏斗旋涡在他的头顶上汇聚。

    洗礼冲刷着司马青衫的身躯。

    战场中。

    唐一墨运转《八脉遁甲魔功》,吸引灵气,冰爽的灵气让他的伤势在恢复。

    景越握着景天剑,呆立原地,陷入了沉思中。

    在他的眼前,仿佛有一抹金色光点在涌动,与他的剑意融为一体……

    让他初步参悟的剑意在这一刻,犹如飞速飙升。

    这让景越产生了一股难明的快感。

    就像是……

    很久以前,他遇到打不过的敌人,飞速逃走,敌人想打却也打不到他的那种……舒爽感。

    不仅仅是景越。

    道阁的谢运灵,以及诸多弟子。

    还有剑阁的剑客,似乎都在这一刻感应到了天地间涌动的灵气,开始产生蜕变。

    这一幕落入了魁梧大汉眼中,让魁梧大汉面色变得越发的难看。

    ……

    西郡。

    邪佛和化身光人的金发男子,不可置信抬起头。

    虎绕关上。

    聂长卿胡子拉碴的嘴角不由的一挑。

    他抬起手,杀猪刀顿时爆射入手。

    他盘膝在城关之巅,发出了萦绕城关的轻笑。

    “原来如此……公子让止战三个月的目的,原来便是为了此刻么?”

    “不愧是公子,尽知天下事。”

    聂长卿笑了起来。

    他的肉身之上,浮现出了四处灵气旋涡,鲸吞着从东衍江龙门中呈现扇形释放而出的灵气,心口处的灵气旋涡开始悄然凝聚,五藏……即将成型!

    “丫头,抓住这难得的机缘。”

    聂长卿看向了十指都在淌血,带着面纱的茗月,道。

    茗月一怔,也感应到了天地间的变化。

    赶忙运转修行法。

    虎绕关外的战场中。

    霸王浑身魔气流淌,他一手握斧,一手持盾,感受着从天上飘落的白雪,感受着白雪中蕴含的浓郁灵气

    忽然便大笑了起来。

    “天……不亡我西凉!”

    下一刻,霸王头顶,化作了巨大的旋涡,无数灵气涌来。

    吕木对和墨六七也早已经盘坐。

    在世界本源凝聚的刹那。

    天下修行人皆是有所感悟。

    天下世人,雨露均沾。

    所有人都要抓住这难得机会。

    邪佛在震骇之后,目光中暴露出无尽的凶芒。

    “杀!”

    光人也是颔首。

    两人对视一眼,巅峰筑基级别的气息开始疯狂的释放。

    在这一刻,他们不打算留手。

    因为他们发现,这个低武世界……有古怪!

    轰!

    邪佛踏出一步,仿佛有无数鲜血涌动,哀嚎的魂魄在翻腾。

    然而。

    他只是踏出一步,便不敢动弹了。

    只因为……

    恍惚之间。

    他们的仿佛看到了迷蒙灵气之间。

    有一道端坐在轮椅上的身影,徐徐睁开了眼眸,淡淡的看着他们。

    一个眼神。

    便让他们连继续动手的勇气……都没有了。

    ps:第三更道,又是万字更新,求月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