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八十四章 白玉京下,公子讲道
    下一棋,观一世。

    浓雾中,陆番在灵压棋盘上落子,与那佛僧魂灵所化的棋子对弈。

    一局对弈,隐隐间,陆番仿佛看到了佛僧的一生。

    每一位流浪者,背后都站着一个世界,以及一个文明,这些文明,对于陆番而言,有着借鉴和参考的作用。

    在对弈中。

    陆番恍然间,宛若看电影似的,眼眸中浮现出了朦胧的画面,像是一场梦。

    梦中,他看到了一位翩翩公子,摇曳纸扇,文武双全。

    公子行走江湖,快意恩仇,杀了恶徒,剿了山匪。

    他意气风发,不将天下江湖的群雄放在眼里,因为他天赋超绝,修行极快。

    修行不过数载便已经达到了凝气巅峰,成为江湖中一等一的强者侠客。

    当他达到凝气巅峰的时候,便是觉得修行的无趣,因为他无法突破凝气跨入筑基。

    他另辟奇径,选择一人一纸扇,单挑江湖门派三十六。

    三十六个门派,被他一一挑战过去,无一例外,公子皆是获得了胜利。

    他意气风发,笑天下群雄。

    门派三十六,难忍受这般辱,齐聚一处山庄,密谈如何对付公子的办法。

    山庄庄主则是亲自出策,让他那未出阁的女儿来作为诱饵。

    于是乎,行走江湖的公子多了一场偶遇。

    上辈子的多少次擦肩而过,换得了这一场相逢的回眸。

    公子便带着懵懂无知的少女行走在江湖,他们走访大川,他们打抱不平。

    当公子要冲击筑基的时候,少女邀请了公子去山庄中突破。

    公子欣然答应。

    而这个消息,也被山庄庄主泄露给了天下门派三十六。

    世人得知公子冲击筑基,惶恐大惊,联合出手,在公子突破之际,围攻山庄。

    大战的结果是残酷的。

    公子翩翩风度消失不见,身上的衣裳染血,发丝纷乱,眼眸中万念俱灰,那是被背叛的失望。

    少女自知做了错事。

    以死的代价换得了公子一命。

    公子泣血,见着少女身死,顿时大怒,怒目扫视门派三十六,杀气凛然。

    所谓正道,不过如此。

    少女以性命代价助他逃了出去,在自诩正派的三十六大门派的追杀下,隐匿于江湖。

    公子逃入了一处寺庙,剃度出家,落几缕青丝,斩三千烦恼。

    他终日观望佛像。

    终于,一年后踏入筑基,成为了被选中的位面之主。

    他无喜无悲,问佛祖,为何渡他不渡她。

    佛祖金像流血泪。

    佛僧懂了,便离开寺庙,双掌合十行走天下。

    他一一走访门派三十六,每一个门派都被上下灭门,留的满地尸骸,血流成河。

    他以他的手段,渡世人。

    僧佛灭了门派三十六,便重新归隐,江湖只留下了他的传说。

    而僧佛也悟得了佛道真意,不断修行,终于踏入了筑基巅峰。

    直到被其他流浪者入侵,僧佛战败,化身邪佛,将整个天下化作焦土。

    ……

    陆番睁开了眼,他的对面,佛僧魂灵所化的棋子已经完全消失。

    经历了梦一场,梦中画面还历历在目。

    “佛与邪……一线间。”

    陆番靠着轮椅轻声呢喃。

    对于佛僧的一生,陆番不做评价,他关注的是佛僧所参悟的佛道。

    那世界本就存在佛道,只不过,并不是很强,而佛僧质问佛祖,参悟了道义,获得了力量,但是却也引来了流浪者,最终导致世界覆灭,佛僧沦为流浪者。

    “世界与世界之间应该是有联系的……佛道,或许还存在更高深的佛道世界,这佛僧所在的世界,不过沧海一粟,正如那佛僧所质问的佛祖,或许便是中武,乃至高武世界中的存在,因而……佛道也能衍化到更高深的层次和境界。”

    陆番若有所思。

    灵压棋盘中,凝聚出了一颗金色的佛珠舍利。

    这是“佛道”的火种。

    陆番倒是没有将之灭去。

    一颗“道种”有多么的难得,哪怕只是低武佛道所凝聚出的佛珠舍利却也万般难得。

    而且……陆番拥有【万法烘炉】,可以对佛法进行推演。

    陆番收起了佛珠舍利,他没有立刻利用【万法烘炉】来推演佛法。

    他也没有继续对一边瑟瑟发抖的金发男和西戎王的魂灵做处理,他将两者和金芒再度镇压入了湖底。

    当然,他也不着急。

    毕竟,刚刚处理了佛僧的魂灵。

    似乎感应到了佛珠舍利中传来的一股奇异的波动,那波动仿佛来自更深层次的力量和意志。

    轮椅上,陆番嘴角微微一撇。

    “倒是有些小阴险,居然想渡我。”

    “可……世间谁能渡我?”

    话语落下。

    陆番的手指在轮椅上一拨。

    顿时一缕银芒迸裂,从轮椅上迸射而出,宛若开天一般,将浓雾切开。

    ……

    众人震骇的看着那被银刃一剑切割为两半的佛像。

    浓雾尽散之间,陆番的身影端坐轮椅,从湖面上徐徐行驶而出。

    “公子!”

    凝昭等人恭敬行礼,看来这一次,公子是真的出关了。

    陆番扫过众人,微微颔首,虽然众人的情况他都了然于心,不过,亲眼所见,还是有些不同的。

    嗯?

    陆番看向了景越,却见景越不知不觉间发生了蜕变,那是一种灵魂上的蜕变,不仅仅拥有了魂灵,甚至这魂灵犹如一把锋锐的宝剑,拥有一往无前的锋锐。

    “居然领悟了剑意……”

    陆番手指在轮椅护手上轻点,微微惊诧。

    剑意可以影响灵魂,一些强大的剑客,甚至灵魂便可为剑,斩天灭地。

    因为凝聚了天地本源,如今五凰大陆的剑意上限大大提高了,威力也会与众不同。

    像之前,天地本源不曾凝聚的时候,大周朝剑道第一人,剑圣华东流,用了数十年的时间,才不过堪堪领悟了剑意皮毛,初窥剑道这条漫长到让人绝望的路。

    而本源凝聚之后,诞生了属性,剑意其实与属性有异曲同工之妙。

    当然,剑意,刀意之类的参悟依旧是很困难,但是,两者的上限被提高了,威力可以达到十分可怕的程度。

    或许……

    当剑意提升到高层次的时候,尚未拔剑,喷薄的剑意,就足以灭杀敌人。

    若是凝聚了灵识,剑意甚至可以斩伤灵识。

    “干的不错。”

    陆番朝着景越点了点头。

    景越对上了陆番的视线,一开始,他还是有些心神惴惴,不过,听到陆番的赞誉,景越仿佛有种窒息的感觉。

    他很快便反应过来,定是他参悟出了剑意,让公子感觉到惊喜。

    他没有辜负公子的看好!

    得到陆番的一声赞誉,让景越有种三伏天吃了一块冰镇西瓜的舒爽。

    陆长空、吕洞玄等人则是欲言又止,他们很好奇之前所发生的异象到底是什么,是否是陆番所捣弄出来的。

    可是,尚未等他们开口,陆番就仿佛知道他们要询问什么似的。

    微微抬手,笑着止住了他们到口的话。

    “天地异象乃是仙人布置的大仙缘,改变了天下格局,准确来说,这次之后,才是真正跨入了修行人的时代。”

    “这一场异象爆发,八大龙门喷薄灵气,整个大周都被灵气所笼罩,一些寻常人,存在灵根者,便都在这一场仙缘中成为了修行人。”

    “其实这是好事,之前的仙缘都掌握在各大庙堂势力手中,南郡南府军,西郡的项家军以及帝京的黑龙卫等等……这样存在一些局限性,尚未存在修行人的时候,大周朝都能诞生百家争鸣这样的盛况,如今存在了修行人,修行道法千万,岂不是更能百家齐放?”

    陆番看向了陆长空等人,道。

    他的话语在,灵识的增幅下,仿佛有轰鸣之声在众人的耳畔响彻。

    众人都是陷入了沉思。

    一场灵气风暴,让整个大周跨入了修行人时代?

    修行人的百家争鸣……

    公子是认真的吗?

    公子难道不怕这些修行人的百家争鸣影响到白玉京?

    不过,众人倒是恍然,以白玉京的力量,绝对是属于那种超脱于局外,观看甚至掌控百家争鸣的存在。

    “我知道你们对天地异象很不解,三日后,公子我会在白玉京楼阁上给尔等解释天地异象出现所带来的变化。”

    “你们对于体藏境之上的境界,应该也有所疑惑吧?到时候,本公子同样会提及体藏境之上的境界。”

    “这三日乃是天地蜕变初期,你们得抓紧时间修行,错过了这段时间……想要再遇到这般机缘,可得等很久了。”

    不知道何时,陆番已经控制着轮椅上了白玉京楼阁,逐渐往二楼而去。

    只剩下声音萦绕在每个人的耳畔。

    而众人,却是根本不知道陆番已经登上了白玉京楼阁二层。

    因为,他们都被陆番所说的消息给震骇到了。

    “体藏境之上的境界?体藏境之上的境界到底是何等境界?!”

    “天地蜕变初期吗?修行人的时代……”

    众人对视,眼眸中皆是闪烁起了精芒。

    对于未知,世人总是好奇,哪怕已经是成为了修行人的他们,也同样如此。

    吕洞玄捏着脖颈上的大金链子,嘴角的胡子都在抖动着,那是因为激动。

    他有种预感,又有大事要发生。

    “小吕,准备玄黄纸!”

    “拟天机令!”

    吕洞玄翘着胡子,看向了持着竹杖的吕木对,道。

    吕木对顿时面色一变……又拟?!

    这次,又得咳多少血啊!

    很快,吕木对找来了玄黄纸,吕洞玄毫不客气的让吕木对一拳捶胸,咳出了一碗血。

    他沾染了血墨,开始拟天机令。

    这一次天机令的消息很简单。

    “三日后。”

    “白玉京下,公子讲道。”

    吕洞玄很郑重,一手握笔,一手捏着大金链子,脸上流露出了满意的笑。

    虽然陆番只是说了三日后会解释一些问题。

    但是……

    解释问题,不就是讲道?

    换一种表述方式,自然就显得越发的高雅,天机阁作为传递公子意志的存在,岂能只是简简单单,干干巴巴的将消息传出去便可?

    要知道,白玉京的门面,便是天机阁啊!

    吕洞玄可以想象的到,又一纸天机令出去,天下定会发生大震动。

    北洛湖畔,陆少主讲道……

    天下第一修行人将讲述修行的心路历程。

    所有修行人怕是都会沸腾吧!

    当然,消息传出去了,吕洞玄也就不管了。

    至于汇聚而来的天下修行人,能否入的了湖心岛,公子又是否会允许着些人听他的讲道……那便与他吕洞玄无关了。

    他天机阁只负责传公子的意志。

    可不负责卖门票资格这勾当!

    陆长空看到吕洞玄拟好的天机令,脸色也是不由凝重起来,显然,他也能猜测的到这则天机令传出去所能引起的动静。

    白玉京作为当今天下,第一修行势力,当初一纸止战令,天下便止战三个月,可以看出白玉京的地位。

    如今,白玉京之主要讲述与修行有关的事情,世人岂会不震动。

    到时候北洛城,怕是会汇聚而来,诸多修行人。

    不过……

    陆长空抬起头,看向了上了楼阁二层的陆番。

    凭栏处,倚靠栏杆的陆番,拎着青铜酒杯,正在品着美酒,似乎感应到了陆长空的目光。

    陆番潇洒的扬了扬酒杯,脸上流露一抹笑容。

    陆长空也是不由一笑。

    罢了……

    以陆番这脾气。

    哪怕全天下的修行人都汇聚在北洛,秩序也不需要他陆长空来担心。

    毕竟,北洛陆平安的脾气,世人皆知。

    ps:状态好了些,写了一章,码文这种事情,心态确实很重要,感谢大家的支持,作者菌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