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世人都觉得朕会败【第三更,万字更新,求月票!】
    漫天飞雪中。

    一道白袍身影,徐徐行走而来,衣衫在风雪中摇曳,腰间挎着把杀猪刀。

    脚踩着积雪,发出刺耳的嘎吱声。

    抬起头,望向了远处的巍峨天函关,聂长卿不由的吐出了一口气。

    半个月了。

    他与李三思驱逐西戎大军,一直驱逐到了漫天飞雪都化作无垠沙漠,方是停止驱逐。

    在他看来,这无垠沙漠就恍若是世界的尽头。

    至少,在聂长卿看来,在这辽阔无垠的沙漠之后,很有可能便是一片虚无,毕竟世界的另一端有什么,他也不清楚。

    因而,他和李三思没有再继续驱赶。

    而是爆发出了急速,回归天函关,毕竟,聂双他们还在等着他。

    登上了天函关的城楼。

    却发现,天函关中,只剩下了聂双一人乖巧在等候。

    “青鸟和罗成呢?”

    聂长卿抖落了白衫上的白雪,问道。

    “青鸟姐去了帝京,听说是江漓被皇帝下了大狱,青鸟姐带着她的鸡崽要去劫狱,罗成怕她出事,便去保护她了。”

    聂双道。

    聂长卿的面色顿时古怪了起来。

    江漓下狱?

    看来这半个月,发生了很多事情啊。

    聂长卿也不急,听聂双慢慢给他说,他揉着儿子的大脑袋,眼眸中有些温柔。

    哪怕他成为盖绝天下的体藏境修行人,儿子仍旧是他内心中的一块柔软。

    听完了聂双的叙述,聂长卿不禁有些唏嘘。

    这半个月,天下发生的变化……不是一点点,而是太大了。

    大到聂长卿都感觉有些陌生。

    “澹台玄立国大玄,号北玄王,霸王立国西凉……”

    “大争之世啊。”

    聂长卿感慨了一句。

    他揉了揉聂双的脑袋。

    “我们该回去了。”

    聂长卿道。

    尔后,他便带着聂双走出了房间,守在外面的大玄国修行人军队,玄武卫则是朝着聂长卿恭敬行礼。

    聂长卿微微颔首。

    澹台玄出兵伐周,每一位玄武卫都无比的重要,却仍旧是分出了两位保护聂双。

    “去吧,去相助你们的王。”

    聂长卿道。

    两位玄武卫对视了一眼,眼眸中闪烁过激动之意。

    尔后,朝着聂长卿拱手,便离开了城楼,准备赶赴跟上伐周大军,大玄国士卒,以战死沙场为荣!

    而聂长卿则是牵着聂双,两人行走在冰天雪地中,往不周峰的龙门而去。

    不周峰山不曾下雪。

    像是有无形的壁障阻拦了漫天的飞雪。

    山上绿树长青,植物生长的茂盛。

    当聂长卿带着聂双到来的时候,又看到了端坐在那青石上吹奏长笛的少女。

    聂长卿凝眸,朝着少女微微颔首,这位少女给他的感觉,无比的恐怖。

    他有种面对深不可测的公子般的感觉。

    不过仔细对比,聂长卿觉得还是陆番更可怕一些。

    少女没有理会聂长卿,继续吹奏的笛曲,笛曲悠悠,不周峰上的绿植都随着笛音而摇摆。

    穿过不周峰的龙门,回到了湖心岛。

    聂长卿恍然有种隔世的感觉。

    “呀,聂双!”

    倪玉看到了聂双,眼睛不由一亮,挥了挥手。

    聂双毕竟还是孩童心性,在聂长卿的笑容下,飞奔而出。

    聂长卿则是一步一步,往白玉京楼阁而去。

    楼阁二层。

    公子靠在轮椅上,手中捏着一枚佛珠舍利,晶莹剔透。

    聂长卿的眼珠子骤然一缩,从这佛珠舍利中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

    是当初西郡战场中,遇到的那佛僧的气息。

    果然,当初那凝聚而出的遮天一掌……是公子么?

    “回来了?”

    陆番抬起头,看了聂长卿一眼,道。

    “你错过了我关于体藏境之上境界的讲述,你可以找凝姐,亦或者是老吕他们了解一下。”

    陆番道。

    聂长卿眼睛不由一亮,体藏境之上的境界?

    “公子,这半个月,我与李三思一起驱逐西戎人到了世界的边缘,无边荒漠,将这些西戎各部落,赶入了荒漠中。”

    聂长卿道。

    “世界的边缘?”

    陆番闻言,不由笑了笑。

    “你确定那是世界的边缘?”

    聂长卿呆了呆,似乎听出了陆番话里有话。

    “你没有亲眼走到那荒漠的尽头,又怎么能说是世界的尽头呢?不曾亲身经历,可莫要妄下定论。”

    “或许,世界根本没有尽头,在你眼中,大周是世界的中心,实际上,大周不过是这个世界的一个区域呢?”

    陆番道。

    聂长卿听的呆了呆。

    “好了,去修行吧……这半个月,你的修行可是拉下太多了。”

    陆番道。

    聂长卿回过神来,赶忙拱手,他退出了白玉京楼阁二层。

    远处,凝昭盘膝而修行,她的身躯上,五道灵气旋涡在盘旋,化作了一件精致的灵气铠甲,比他的铠甲还要精致。

    这半个月他驱逐西戎,修为虽然有增长,但是增长的并不明显。

    毕竟,他已经淬炼完了五脏,想要更进一步,就必须要衍化属性灵气。

    而领悟属性,显然没有那么简单。

    他这半个月没怎么修行,而凝昭却在灵气充足的岛屿上修行,此消彼长,被追逐上却也正常。

    聂长卿目光一扫,却发现了一张熟面孔。

    “是你?”

    “穷画师。”

    聂长卿看到了司马青衫,在惊异的同时,不由笑了起来。

    司马青衫正修炼着,赶忙从地上站起身,朝着聂长卿拱手。

    “聂先生。”

    他可没敢称聂长卿为杀猪匠,虽然聂长卿是这样介绍自己,但是,该有的礼仪他还是懂得。

    “居然体藏了……”聂长卿眉宇一挑,有几分诧异。

    “天地异变时候,侥幸领悟了……再加上经历了陆少主的指点,我如今也勉强淬炼了二藏。”

    司马青衫道。

    尔后,他郑重的拱手:“多谢先生南晋城下的救命之恩,没有先生,便没有青衫今日成就。”

    “在下欠先生一个人情,先生若有何要求,青衫必定赴汤蹈火。”

    聂长卿则是摆了摆手。

    “救你只是顺手,不用放在心。”

    “你拜入白玉京了?”

    聂长卿问道。

    司马青衫摇了摇头,他身上打着补丁的破旧青衫摇曳,看向了楼阁二层,有些遗憾道:“陆少主不愿收我入白玉京。”

    聂长卿眉宇不由一挑,这可就有些遗憾了,看来公子并不看好司马青衫。

    “陆少主说,让我去江湖中自立门派,缔造修行人的百家争鸣。”

    司马青衫道。

    “如今,见到了先生,谢过了恩情,在下便也该启程了。”

    司马青衫笑了笑,背起了书箱,朝着楼阁上的陆番拱手,也朝着倪玉等人拱了拱手后,便取出公输羽为其打造的画笔和画卷,泼墨成墨舟,踏舟而去。

    聂长卿看着司马青衫离去的背影,眼眸逐渐凝起。

    后起之秀,越来越多了。

    随着天地异变的开启,体藏境似乎不再如先前那般困难。

    他聂长卿若是再不努力修行,可能便要被人追逐而过,抛在了身后。

    聂长卿吐出了一口气,继续找凝昭询问公子讲道的细节,以及体藏之上的境界。

    楼阁上的陆番看着有了些紧迫感的聂长卿,嘴角微微上挑。

    有压力是好事。

    压力才是动力,竞争才能进步。

    陆番还真有些期待,到底谁能够成为第一位天锁境,打破低武壁垒,使得五凰大陆成就中武。

    因为,从如今的情况来看,似乎……谁都有可能。

    陆番手中握着佛珠舍利。

    这半个月,他当然也不是什么都没做。

    他通过【万法烘炉】推演了佛法,对佛法陆番也做出了不少的领悟和自己的思索。

    仙、魔、佛三道,如今的陆番,可以说聚这三道于一体。

    “差不多可以将世界升级考核任务给收了……”

    倚靠着轮椅,享受着蕴含着灵气的湖风,陆番思索道。

    虽然流浪者早早就被陆番给镇压和解决,但是,那金发男的魂灵和西戎王的魂灵,陆番还没有处理过,因此任务进度一直都是3/5。

    如今佛道研究完毕,陆番也该考虑世界升级的问题了。

    中武……他还真是有些期待呢。

    至于如今大周朝所爆发的战争,陆番没有插手。

    这是大争之世,他没有理由去阻拦,也没有必要去阻拦。

    一个王朝的兴衰更迭,本就有着定数。

    甚至……

    陆番隐隐约约之间,还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给世间王朝增一个气数之道。

    王朝龙气、气运之说,可以让当世皇者走另类的成道路。

    当然,陆番也只是有这么一个想法罢了,到时候,可以找吕洞玄安排一下。

    聂长卿驱逐西戎半个月,倒是给陆番提了个醒。

    虽然陆番提升了五凰大陆的层次,可是,大周外,除了五胡,是否还有其他的国度,陆番还真的不太清楚,不过,陆番曾经试探过,他可以“看”到聂长卿所说的沙漠的深处,过了沙漠深处,似乎是一片辽阔的土地……

    不知道,聂长卿等人将西戎驱逐到那荒漠中,是否会有人活着穿过荒漠,抵达那片辽阔的土地呢?

    陆番倚靠轮椅,捏了捏眉心。

    要思考的东西好多,可真是把他给忙坏了。

    ……

    大周无道,天下伐之。

    这话语,响彻了大周遍地。

    西凉铁骑在霸王的率领下,跨过了东衍江,浩浩荡荡杀向帝京。

    澹台玄立大玄国,自称北玄王,也亲率大军,北下伐周。

    诸多大郡的太守都是在犹疑,诸多世家军阀在抉择。

    两大巨头伐周之势,如燎原大火,难以阻拦。

    夫子陨落,江漓下狱,大周朝这病鹿如何能够挡得住一头猛虎,一头雄狮的攻伐?

    因而,诸多世家和各大郡都在犹疑,到底要支持哪一边。

    一旦选择,就代表了他们将身家都押入了这一场大争之中。

    哪一方战败,可就是功亏一篑,甚至会葬送百年基业。

    当然,除了这两方,世人还关注着南郡。

    本来世人都以为,南郡也会如澹台玄和霸王一般,分出大周,自立为国。

    毕竟,南郡虽然北伐失败,遭受到了沉重打击,但是,自古江南富饶地,以南郡的富饶程度,未必不能战。

    所以,许多人都在等待南郡的反应。

    可是……

    南郡没有反应。

    唐显生没有任何的反应,唐一墨也没有反应。

    这大大出乎了世人的预料之外。

    ……

    帝京。

    紫金宫,早朝。

    宇文秀高坐在龙椅之上,他一身龙袍,一尘不染。

    底下百官,噤若寒蝉。

    人人自危,脸上都带着惊恐之色,一些大臣已经想好了,此次早朝之后,就打包家当偷偷离开帝京再说。

    大周一旦破了,他们会怕疯狂的宇文秀拉他们垫背。

    老宦官恭敬的立于宇文秀的侧方,不言不语。

    宇文秀感受着朝堂内的气氛,多么熟悉的感觉啊。

    当初,北郡和南郡大军,兵临城下,那时候的大周朝堂也是这般,惶恐不安。

    不过……

    那时候的宇文秀,虽然说是皇帝,但是一切都不在他的掌控中,他就是个傀儡,连说话都要看大臣们的眼色。

    而如今,大周朝堂中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他很满意这种感觉。

    “对于叛军来袭,众卿可有什么要说的?”

    宇文秀淡淡道。

    底下朝堂,无人敢言语。

    宇文秀的手指在龙椅护手上轻点,“没有,那便散朝吧。”

    话语落下,宇文秀站立起身,离开前,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底下的大臣,这些家伙心中想什么,宇文秀岂会不明白。

    这些人可能急着回去卷铺盖逃走。

    不过,他们若是能走出帝京一步,那他宇文秀便不是宇文秀了。

    “世人都觉得朕会败,但是……真以为朕没了孔修,没了江漓……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宇文秀龙袍下的拳头握紧。

    他扭头看向了老宦官:“你命人去将江漓押到御花园,朕要亲自见见他。”

    宇文秀道。

    老宦官的目光顿时一缩。

    不过,他的身躯还是微微躬下,“喏。”

    宇文秀拂袖离去,直往御花园。

    老宦官目光中闪烁着捉摸不定的光华。

    长叹了一口气。

    佝偻着背,往皇城地牢而去。

    御花园中。

    宇文秀负手而立,身上龙袍笔挺。

    他望着碧塘,抬头望着龙门,目光如炬。

    虽然国师战死东阳郡,江漓下了大狱。

    但是……

    他宇文秀就真的没有帮手了?

    不……

    他宇文秀还有最大的帮手,那就是黑龙!

    远超孔修和江漓的帮手!

    御花园中,很静谧。

    黑龙十三甲中有两位着轻甲,带着黑龙面具,伫立在一旁,保护宇文秀的安全。

    轰!

    湖水炸开。

    黑龙从水潭中冲起,狂暴的腥气弥漫着。

    宇文秀一步迈出,探出手,抚在了黑龙的脑袋上,一缕缕的黑气从黑龙之躯中萦绕而出,缠绕在他的身体。

    黑龙已经蜕变了许多。

    黑鳞变得更加的光华璀璨,隐隐之间,黑色中还带着些许的血色。

    黑龙腹部的四个鼓包,已经破开了两个,有两个锋利的爪子,搭在了水潭的边缘,将水潭边缘都抓的碎裂。

    而黑龙头顶上的两个鼓包,隐隐也有破开的迹象。

    身后。

    老宦官走在前端,道:“陛下,江漓带到。”

    尔后,便是黑龙卫甲胄碰撞声和锁链碰撞声。

    江漓手脚皆铐着铁索,押到了御花园前。

    天空飘着雪,江漓发丝有几许凌乱,只不过,他却是抬起头,盯着宇文秀,盯着那水潭中冒出的黑龙。

    可怕的煞气从黑龙之上弥漫,仿佛让天空的雪,都在融化似的。

    宇文秀转身。

    黑龙的眼睛也咕噜一转。

    江漓瞳孔顿时一缩。

    只觉得在这一刻,黑龙和宇文秀的眼神,近乎重叠。

    ps:第三更道,万字更新,求月票,求推荐票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