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九十五章 九凰……第二变!【第二更,求订阅】
    北洛,湖心岛。

    氤氲的雾气萦绕在岛屿之上。

    岛上的众人都在进行着苦修……除了倪玉是对着黑锅在炼丹以外。

    苦修,对于修行人而言,是常态。

    从气丹跨入体藏,需要凝聚灵气旋涡,而凝聚了灵气旋涡后,才开始淬炼五脏,这个淬炼的过程是繁琐而又枯燥的。

    所以,真正的修行人都是耐得住寂寞的人。

    景越在练剑。

    练剑同样是枯燥,在湖中,一剑一剑的刺击,因为领悟了剑意,景越的剑气强大了许多,一剑甚至可以开湖接近五百米。

    要知道,这是克服了水的阻力后所形成的距离,若没有水的阻力,这威力,足以穿透城墙。

    聂长卿和凝昭的修行就有些不同了,他们的修行,需要的是参悟,衍化属性灵气。

    因为这是条未知的路,所以这个过程颇有几分枯燥和迷茫。

    白玉京楼阁之上。

    陆番则是拎着青铜酒杯,温热的青梅酒在被中荡漾。

    空中飘着鹅毛般的大雪,但是在临近陆番身躯的时候,就自然而然的荡漾开来。

    陆番的面前,漂浮着灵压棋盘,在他的身前,有光华,化作一颗颗棋子,与其对弈。

    随着对弈,陆番的眼前,仿佛有一个个画面闪过,画面中的一切,便是一人的一生。

    当最后一颗棋子落定,一世棋局结束,陆番吐出一口气。

    他的眼前,系统面板弹出。

    宿主:陆番

    称号:炼气士(永久)

    炼气层数:3(4层进度:5012/10000缕)

    魂魄强度:108(可兑换:21)

    体魄强度:10(可兑换:10)

    灵气:4011缕

    可支配属性:1083点

    观望着系统面板,陆番嘴角不由的挑起。

    半个月,因为天地本源凝聚,发生蜕变的缘故,如今整个大周朝的修行人就有至少三千,再加上世人修行灵气所提升而获得的增幅提成,陆番如今的灵气储量也突破了五千大关。

    距离第四层也就差五千了。

    而且,这半个月以来,陆番研究佛道,加上熟练摆盘风雨局,如今他的魂魄强度也获得了不小的提升。

    西戎王和金发男的魂灵,陆番全部处理完毕,陆番也算是体验了一番他们的人生。

    不得不说,金发男和西戎王都算是有故事的人。

    不过,世间有故事的人多了去了。

    他们有故事,陆番也不在意,未曾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魂灵泯灭之后。

    陆番的任务算是彻底的完成。

    系统提示弹出。

    “考核任务:抵抗来自天外的四位流浪者,以及一位中武世界位面之主的灵识分身入侵(当前任务完成进度:5/5)”

    “恭喜完成考核任务,获得任务奖励‘试炼塔’。”

    当系统的提示弹出的时候,陆番愣住了,他本以为这次的奖励会很丰厚,万万没有想到,这次的奖励……居然如此的简单,甚至连可支配属性奖励都没有!

    “试炼塔……这次的考核任务,难度还是增强后,得到的奖励也属于增强后的奖励……想来,这座塔,应该不简单。”陆番心中思忱。

    心神一动。

    陆番摊开手掌,在他的掌心中,有一座散发着白玉光华的小塔在漂浮着。

    这塔很奇异,通体仿佛用白玉打造的似的,看上去如梦似幻,散发着晶莹的光泽。

    只要陆番心意一动,就可以将“试炼塔”呈现成实质,摆放到一处。

    整座小塔给陆番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这小塔承载着浩瀚大山,沉重到可以压塌一切似的。

    陆番查看了系统对其的介绍。

    “试炼塔:地阶下品灵具,共分一百层,使用天外灵石以及融合一个中武世界本源之力所打造,专用于培养人才。”

    系统的解释很简单。

    陆番却是看的皱起了眉头。

    这试炼塔的作用,似乎并非陆番想象中的那种攻伐亦或者是防守的宝物,反而是一个培养人才的宝物。

    这就……有点意思了。

    培养人才的宝物,也就是说,有着试炼塔的辅助,那诞生一位金丹境,亦或者是天锁境的存在,就会比想象中容易的多了。

    陆番眼眸不由的一亮。

    强者诞生的容易,对于陆番而言,等同于打造世界的进程会加快。

    这倒是让陆番有些小期待。

    他抬起头,望向了四周。

    要将这小塔放在何处呢?

    陆番思索半响,他曾决定将是塔摆放到北洛城外,甚至以“仙迹”的形式呈现,不过想了想,没有必要这么麻烦,而且,这试炼塔也需要在白玉京的掌控下,所以,还是决定将这“试炼塔”摆放在北洛城内。

    他端坐轮椅,在千刃椅的推动下,下了楼阁。

    “老吕。”

    陆番开口。

    远处,正在眯眼悠然泡茶的吕洞玄赶忙睁开了眼。

    他似乎听到公子在喊他?

    抖了抖身上的落雪,他看到了下了白玉京楼阁的陆番,赶忙凑了上去。

    “公子怎么下楼了?”

    吕洞玄笑道,脸上的皱纹堆叠在了一起,脖子上的大金链子晃动,看上去倒是有些憨态可掬。

    陆番看了吕洞玄一眼,笑了笑。

    这老吕的笑容好像能够感染人。

    “你随公子我去北洛城中转转。”

    陆番道。

    吕洞玄愣了愣,似乎没有反应过来陆番说的是什么意思。

    去北洛城中转转?

    这是去……逛街?

    公子还有这等闲情雅致?

    不过,吕洞玄倒也没有拒绝,当然……他也要有拒绝的勇气才行。

    上了木船,徐徐荡出了湖心岛。

    吕洞玄作为曾经的天机家,能言善道,一路上跟陆番说了许多,当然,都是他说,陆番只是微微点头致意。

    陆番欣赏着湖心岛的风景,心情颇为宁静。

    北洛湖的湖畔,有诸多修行人盘踞着。

    这是之前陆番讲道的时候,来旁听的修行人,那一次讲道,这些人也获得了不小的帮助。

    而且,北洛湖上的灵气充裕,这些人在这儿修行也未尝不可。

    陆番扫了一眼,这些修行人倒也还真不客气,有的人直接铺了床铺在湖畔,甚至连洗漱用具都准备好了,仿佛要长期在湖畔定居似的。

    陆番和吕洞玄下了船只。

    不少人都看了过来,他们看到了陆番,端坐轮椅的陆番,立刻让他们联想到了北洛陆少主。

    传言中,唯有陆少主才是坐轮椅的。

    一时间,不少心思玲珑的修行人皆是起身,朝着陆番行礼。

    “陆少主。”

    “少主好啊。”

    “能见少主出行,三生有幸。”

    ……

    这些修行人行礼,各种声音响彻不绝,让陆番感觉有些不适应。

    不过陆番还是微微颔首。

    与吕洞玄一起,离开了湖畔。

    到了北洛城内,就安静的多了,千刃椅无人推动,但是却能够随陆番的心意而转动,而且如履平地,不起丝毫的波澜。

    看上去舒服极了。

    吕洞玄都有些羡慕,这坐轮椅坐出这种优雅的感觉,全天下也就非公子莫属。

    “公子,我们来北洛城内做什么?”

    吕洞玄有些不解,疑惑问道。

    他才不相信陆番真的只是为了来愉快的玩耍。

    那要玩耍也不该找他这糟老头啊……

    找凝昭、伊月亦或者是茗月这些大美人多好,再不济……倪玉那丫也可以。

    找他这糟老头逛街……这没道理啊。

    “你不是会推演么?你可以算一算?”

    陆番似笑非笑。

    吕洞玄赶忙摆手:“还是算了,算其他人还好,算公子……要夭寿,老头子我还想多活一段时间,看到属于修行人的百家争鸣呢。”

    陆番靠在轮椅上,也不再说话了,轮椅转动在北洛城中转悠。

    闻讯赶来的罗岳带着龙血军赶赴,却是被陆番摆了摆手遣退。

    终于,陆番和吕洞玄越走越偏。

    来到了北洛城的西山之上。

    西山是北洛城后的一片比较荒芜的地带,因为寒冬,落了满地的雪,待到初春来临,雪化了之后,就会露出西山之下的裸露的坚硬土地。

    西山很贫瘠,这儿也没有什么人烟。

    吕洞玄陪着陆番逛了很久,他一直在注意陆番的脸色,却发现一直以来,陆番都是面无表情。

    面无表情,那就是不满意。

    而如今,登上了西山,陆番的脸上终于是流露出了笑容。

    吕洞玄松了一口气,看来,陆番很满意西山。

    但吕洞玄的疑惑又来了,这贫瘠的西山……有什么好的?

    能够引起公子的兴趣?

    “老吕,你观此地任何?”

    陆番笑道。

    吕洞玄扫了一眼,掐指一算,眼皮顿时一跳。

    因为,他感觉,此地仿佛笼罩在一片朦胧中,让他推演算不出任何。

    陆番却是不做言语。

    抬起手,吕洞玄的眼眸骤然一缩。

    因为,陆番的手掌心中,不知道何时,浮现出了一座白玉玲珑小塔。

    小塔在陆番的掌心中漂浮,散发着白色光辉。

    “公子……这是……”吕洞玄张了张嘴。

    陆番却是没回答他。

    只是轻轻一抛,白玉小塔顿时旋转着飞驰而出。

    轰隆隆!

    仿佛天公打雷似的,白玉小塔旋转着不断的变大,越变越大,一瞬间宛若遮蔽了天日。

    黑压压的飘着白雪的云层,都被小塔给撕裂似的。

    塔顶甚至漫入了云层深处!

    咚!

    伴随压抑的呼啸。

    白玉小塔要落下。

    而陆番则是心神一动,裹挟着吕洞玄瞬间消失在了西山上。

    白玉小塔狠狠的砸在了西山之巅,整座西山仿佛一头沉睡中的雄狮,陡然苏醒,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怒吼。

    整个北洛城的人都惊呆了。

    不管是平民,以或者是修行人,皆是抬起头,看向了西山方向。

    却见,西山之顶,浮现出了一座白玉高塔,高耸入云端,有浓云在白玉塔的半身迷蒙漂浮着。

    “那是什么?!”

    “好……好高的一座塔!”

    “好可怕的塔,我只是看着,就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

    北洛城内,彻底沸腾,凭空浮现一座塔,这宛若仙迹般的画面,让北洛城人为之震撼。

    湖心岛上。

    聂长卿和凝昭纷纷睁开了眼。

    景越停止了练剑,倪玉锅内“嘭”的一声,散发出黑烟,“淬体丹”再度炼制失败。

    不过,众人都是有些惊诧的看向西方,那儿……有一座高耸的白玉塔巍峨伫立。

    几人对视了一眼,联想到刚刚陆番和吕洞玄离开了湖心岛,呼吸皆是一滞。

    尔后,湖心岛中的众人,纷纷踏水而行离开。

    北洛湖畔,众多修行人都惊骇了。

    然而,更让他们惊骇的是,踏浪而来的白玉京门徒们。

    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白玉京门徒齐出。

    却见这些白玉京门徒离开了湖心岛,直往西山而去,那儿的白玉巨塔,吸引了众人。

    而西山下。

    吕洞玄呆若木鸡。

    因为他亲眼所见,这座高到看不清高度的白玉塔之前只不过是陆番手掌心中的一座玲珑小塔。

    公子这手段……

    宛若仙人!

    ……

    帝京。

    御花园。

    黑龙张着嘴,停滞不动,它盯着江漓头顶上的那一抹黄色,那一只毛茸茸的瞪着它的小鸡崽。

    江漓则是一愣,这似曾相识的一幕,让他想起了白青鸟。

    鸡崽在此,那白青鸟想来也应该就在附近!

    江漓倒是没有感到太奇怪,以白青鸟的脾气,得知他下了大狱,没有亲自去劫狱,应该都已经算是很收敛了。

    一只鸡崽的误入,让御花园中的众人都是有些懵逼。

    宇文秀更是蹙起了眉头。

    哪里来的鸡?

    忽然。

    他抬起头,看向了远处天穹,却见……那儿有一抹火光陡然涌现。

    一声嘹亮的凤啼响彻。

    黑龙闻声,仰头发出了一声龙吼。

    头顶之上。

    两头火焰缠绕的大鸟在横飞。

    大鸟背上,驮着身影,白青鸟穿着农家女的布衫,看上去十分的朴素。

    但是,她的脸上,却带着义愤填膺和愤怒。

    这什么狗屁黑龙……居然要吃江叔!

    “小凤一,给我打!”

    白青鸟磕了一颗聚气丹,在高空中喊道。

    小凤二和小凤三落下。

    白青鸟与罗成便纷纷落下。

    两人就这般,明目张胆的落入了御花园内。

    看着周围一位位穿着黑甲的黑甲军,罗成的脸都黑了。

    白青鸟说要劫狱,不过,当他们赶到的时候,江漓便被转移到了御花园。

    他们便只能赶赴御花园。

    可是,用常规手段,他们杀到御花园内,江漓可能尸体都凉透了。

    所以,他们只能用非常规手段,从天而降……

    而现在……

    好像有些麻烦了。

    罗成都能感受到帝京中调动起来的大周精兵和黑龙卫……

    他们只有三人,外加三只有点战斗力的鸡崽,想要逃出去,很难啊。

    江漓头顶上的小凤一听到了白青鸟的吩咐。

    但是伫立而起,鸡翅膀一挥,发出了意气风发的一声嘹亮啼叫。

    尔后,火光弥漫。

    小凤一化作了缠绕火焰的炽烈火凰冲向了黑龙。

    黑龙鳞甲似乎都紧张的缩了起来。

    尔后,龙尾陡然甩出。

    啪!

    小凤一所化的火凰便被黑龙给一尾巴抽的旋转的倒飞而出。

    白青鸟的面色顿时一变。

    却见那黑龙浑身迷茫浓郁的黑气,眼眸中隐隐有血色之华在涌动,身躯宛若长蛇在蜿蜒。

    小凤一虽然身化火凰,但是在黑龙面前,气势却完全被压制。

    咋办?

    白青鸟有些六神无主。

    这黑龙……好……好凶!

    罗成凝重抽刀,周围的黑龙卫给他巨大的压力,特别是那几位黑龙亲卫,更可怕,仿佛黑龙的分身一般。

    江漓也起身,三人聚集在了一起。

    “青鸟,控制你的火凰,我们选择突围。”

    江漓冷静道。

    他毕竟是一代将帅,很快就冷静下来,做出了最佳的决策。

    “怎么来,就怎么走!”

    江漓道。

    为今之计,唯有飞出皇城。

    不过飞起来很容易成为箭靶子,同样很危险,但是比起被包围,要好很多。

    远处。

    黑龙发出了嘶吼,鼻孔中喷薄着冰冷的水汽。

    漫天飞雪都被吹散。

    黑龙的爪子在地上猛地一刨,顿时化作黑芒飞射向了小凤一,小凤一怒唧一声,一往无前的撞了上去。

    轰!

    火芒四射,黑龙锋锐的鳞甲承受住了小凤一的冲撞,一爪子抓向小凤一,使得小凤一被猛地拍飞,砸在了雪地中。

    白青鸟心疼坏了。

    这黑龙有些强的过分。

    江漓和罗成则是在疯狂的战斗,逼退黑龙卫。

    宇文秀在远处,盯着战斗。

    他看到了罗成,眼眸中更是闪烁出了璀璨的精芒。

    “北洛城?”

    若真是北洛城的人,那就更不能让他们离开了……

    一旦离开,事情传到白玉京,到时候……白玉京出手,对于宇文秀而言,局势可就会变得更坏。

    “杀!”

    所以,宇文秀拂袖,发出了命令。

    “一个不留!”

    周围的黑龙卫再度冲杀而出,锋锐的武器,斩向了罗成和江漓。

    罗成怒吼,龙血之气释放。

    而白青鸟则是控制这三凰战黑龙。

    她不断的往口中磕着丹药,补充消耗的灵气。

    幸亏有倪玉的聚气丹,否则……她根本扛不住。

    黑龙很强,压制着白青鸟的三凰在打。

    而且,这黑龙成为天龙种,相当于体藏境,实力极强,哪怕白青鸟的三凰觉醒了火焰属性,也仍旧不是对手。

    白青鸟面色苍白,她环顾四周,她明白,她不能败,一旦败了……

    她、罗成还有江漓就都要死在这儿了。

    她咬着牙,脑海中的《九凰变》不断的运转。

    她的脸色变得煞白,口鼻溢血,眼睛中也有血色流淌而出。

    淌出的鲜血染红了她的衣裳,她不断的磕着丹药。

    随着《九凰变》的运转,当初在北郡战场中,与西戎王一战时候的感觉……涌了上来!

    是那种几乎要蜕变的感觉!

    在北郡战场,因为西戎王撤走的及时,使得仅仅只是差了一丝,不曾突破,而如今……

    轰!

    终于,打破了什么桎梏似的。

    白青鸟眼前朦朦胧胧,只听得嘹亮到极致的啼叫之声。

    她的头顶上汇聚起灵气旋涡,暖洋洋的覆盖她软倒在地的身躯。

    “《九凰变》……第二变!”

    到底的白青鸟一声呢喃。

    却见,战场中的小凤一,陡然发出了尖锐啼叫。

    一根又一根火羽从它的体内生长而出,气息也变得越发的强悍!

    展翅,飞驰。

    尖锐的凰爪狠狠的在咆哮的黑龙身躯上扯下了血淋淋的爪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