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九十七章 小丑在殿堂【第一更,求订阅】
    北洛城,西山。

    偏僻的西山,第一次迎来了热闹,仿佛覆盖西山的皑皑冰雪都要被融化似的。

    平地起惊雷,凭空现白塔。

    西山之上,陡然出现一座高大的白塔,高耸入云端,一眼甚至看不到尽头,仿佛一尊庞然大物,屹立在北洛城中,俯瞰着城中的一切人和物。

    许多人都往西山聚拢。

    除了真正感觉到变化的修行人以外,更多的还是看热闹的普通民众。

    陆长空让龙血军维持秩序,他则是和湖心岛上的众人,一起来到了西山之下。

    果然,远远的便看到了吕洞玄和端坐轮椅的陆番身影。

    像这等宛若仙迹一般的白玉塔,也就陆番能搞的出来。

    人影爆掠过空气,众人身躯横移,速度极快,仿佛要撕碎漫天的风雪似的。

    陆番看着聚集而来的众人,倒也不奇怪。

    白玉塔现世,这么大的动静,若是都发觉不了,陆番才觉得有问题。

    倪玉背着个黑锅,跟在凝昭身后,哼哧哼哧而来。

    伊月着一身鹅黄绒装,腰间别着长鞭,跟在倪玉之后。

    “好……好高的塔!”

    倪玉惊呆了,背着黑锅的她,在这白玉塔前,让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蚂蚁站在堆叠了一百层的粘糕前似的。

    聂长卿等人也齐至。

    湖心岛的众人几乎都来了。

    哪怕是闭门不出,专心炼器的公输羽也赶赴而。

    公输羽是有眼光的人,毕竟,他沉迷于炼器无法自拔,不管是眼光,还是鉴赏水平,都远远超过倪玉这些只会“哇”的修行人。

    “好精致的手法,好可怕的能量波动……建造这座白玉塔的人,定是一位大师!这白玉塔,乃是顶尖的灵具啊!”

    公输羽震撼万分。

    如今的公输羽一心研究炼器,对于灵具的等级划分也很清楚。

    陆番也曾和他说过,灵具划分,有天地玄黄,黄阶就是公输羽如今所能打造的灵具层次,如今的公输羽呕心沥血,最多也就打造出一件黄阶高品的灵具。

    而玄阶,乃至地阶……他想都不敢想。

    因为炼器,公输羽的实力其实不弱,如今已经达到了气丹巅峰,不比寻常人的苦修来的弱。

    作为曾经的百家之一,机关家的诸子,公输羽的天赋自然不弱。

    “公子……这到底是何等层次的灵具?”

    公输羽的眼眸中流露出狂热,他盯着那白玉塔,眼眸中只剩下了这灵具,他仿佛看到了天下间最美丽的女人,目光都挪不开的那种。

    炼器成痴,或许说的便是公输羽。

    能够花费一生的时间去制作一件暗器,公输羽对于炼器的喜爱,已经远远超出爱好这个层次了。

    “别太在意灵具的等阶,如今你的修为足够强,灵具层次在地,适合你,一样能爆发出惊天威能。”陆番道。

    “至于这塔,算是地阶吧。”

    陆番补充了一句。

    地阶?!

    公输羽浑身一震,整个人的身躯差点要瘫软在地上。

    他狂热的盯着白玉塔。

    陆番没有理会公输羽,扭头看向了聚集而来的众人。

    身后的“试炼塔”毋庸置疑,是给人试炼用的。

    他看向了聂长卿和凝昭,招了招手。

    “公子。”

    凝昭和聂长卿,出现在陆番面前。

    “此塔名曰‘试炼塔’,共百层,你二人入其中,量力而行。”

    陆番道。

    凝昭和聂长卿一愣。

    试炼塔?

    难道是公子打造出来,让他们修行用的?

    “喏。”

    两人没有疑惑太多,陆番倒也不可能害他们,因而他们躬身之后,便转身看向了白玉塔。

    白玉塔很大,而且雕刻精致,飞檐勾栏,宛若精致的艺术品。

    陆番倚靠着轮椅,气定神闲的看着。

    之所以选择凝昭和聂长卿最先进入其中,主要就是因为这两人都已经淬炼完了五藏,能够五藏联动,化出灵气铠甲,需要的就是感悟属性灵气。

    这试炼塔对两人正好有帮助。

    凝昭和聂长卿来到了“试炼塔”下。

    凝昭长裙飞舞,青丝飘扬,伫立在白玉塔的门前,莫名的有一股巨大的压力,让她的心都忍不住在颤抖。

    她抬起手,按在了白玉塔的门上。

    轻轻一推,仿佛推动了封闭了悠久岁月的石门似的。

    门开了,白玉塔内漆黑一片,凝昭和聂长卿的身形入了其中,很快便消失不见。

    外面的众人都很好奇,不少人伸长了脑袋,想要窥伺塔内的情况。

    白玉京之主又搞出来的东西,必定不是什么简单玩意。

    倪玉凑在陆番的身边,有些好奇的看着,她从布囊中取出了一把包裹着糖衣的聚气丹,一粒一粒的磕着。

    景越负剑立于陆番身后,瞥了一眼倪玉手中的一把聚气丹,耸了耸鼻子,不屑的哼了一声,尔后小心翼翼的从胸前衣襟中取出了一个布囊,捏起一粒聚气丹,舔了一口,又小心翼翼的包好塞了回去。

    物以稀为贵,倪玉这丫头根本不懂得只有一粒聚气丹的快乐!

    “公子,这塔内是什么?会有危险吗?”

    倪玉好奇的问道。

    景越也是竖起了耳朵。

    陆番笑了笑,一手撑着下巴,一手在凤翎护手上轻点。

    “塔内……自然是让他们突破桎梏的地方。”

    “我之所以让两人入塔,就是给他们一些竞争的压力,白玉塔共百层,你想想……若是老聂能够达到五层,而凝昭只有四层,凝昭会不会不甘,而心存不甘,就会更加奋进的修行……”

    陆番披着白色绒氅,徐徐道。

    景越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公子,这塔有百层,为什么是老聂只能爬到五层?”

    倪玉捏起一粒包裹糖衣的聚气丹,塞入口中,咯嘣咬下,好奇道。

    聂长卿和凝昭可都是淬炼完五藏的体藏境,距离成为体藏巅峰就差衍生出属性灵气,仅仅一步之遥。

    陆番瞥了倪玉一眼,似笑非笑。

    “你入塔,你若能爬上三层,公子我就奖励你一份特殊的丹方。”

    “若是爬不上三层,呵。”

    陆番的话,让倪玉脸皮子微微一抖,手中抓着的那一把聚气丹都差点抓不稳,险些洒落在地。

    好像……很可怕的样子。

    不过,公子说奖励一份特殊的丹方,还真的让她有些期待。

    聚气丹倪玉都有些吃厌了,可是淬体丹又炼不出来,因而,倪玉还真的颇有些期待新的丹方,希望是一种口感极佳的丹药吧。

    相比于外面众人的轻松。

    跨入“试炼塔”中的凝昭和聂长卿可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

    帝京外。

    大风刮起大雪扬。

    鹅毛般的雪将地面盖上了厚厚的一层毯子。

    二十位黑龙铁骑有些错愕的看着那用双手剥开额前发丝的邋遢书生。

    万万没有想到,那书生……居然是孔南飞!

    他们曾经的统领!

    黑龙位有两位统领,一位是江漓一位是孔南飞。

    后来,江漓下狱,孔南飞因为黑龙亲卫掌控了黑龙卫,也就逐渐离京消失。

    没有想到,此时此刻居然出现。

    而且是以这般一副邋遢的模样出现。

    罗成认得孔南飞,曾经多么儒雅的一个人,居然变成了这般模样?

    是因为夫子的死吗?

    夫子的死,对孔南飞的打击有些大?

    可是,看孔南飞也不像那般脆弱的人啊。

    “孔统领,你应该清楚,黑龙卫办案,插手者,死……”

    一位带着黑龙面具的黑龙卫端坐在马匹上,道。

    孔南飞抱着酒坛,斜看了这人一眼,顿时笑了起来。

    “看来……是翅膀硬了?”

    “江兄,别来无恙啊。”

    孔南飞笑了笑,朝着江漓拱了拱手,尔后,手中的酒坛便抛了出去。

    江漓一手抱住白青鸟,一只手接过了酒坛。

    “大雪天的,怪冷簌,喝口酒暖暖身体。”

    孔南飞用有些邋遢的衣袖,抹了抹嘴角。

    尔后,摇摇晃晃走向了二十位黑龙铁骑。

    看着这些穿着整齐铠甲,干净利落的黑龙卫,孔南飞摇了摇头,眼眸中闪过一抹悲哀之色。

    那位跟随着孔南飞而来的少年也抽出了背后的长枪,枪尖抵地,拉扯过白雪,在雪中扯出了一道痕迹。

    他安静的站在孔南飞的身后,默不作声。

    但是,那逐渐凝重而起,以及身上弥漫开来的灵气,却是让罗成和江漓有些意外。

    这少年,竟也是一位修行人。

    “既然如此,孔统领,得罪了。”

    二十位着黑甲,戴着黑龙面具的黑龙卫动了。

    马蹄践踏,使得白雪颗粒分明的飞扬。

    肃杀之气,一瞬间在寒冬中交错纵横。

    “浩然宗,传承于夫子……”

    孔南飞徐徐道。

    在这一瞬间,邋遢的他,变得正色,伫立在白雪中,儒衫在猎猎作响。

    一股无形的气从他的身躯中涌动而出。

    口中,诗词诵念,字字铿锵,口若悬河。

    二十位黑龙铁骑,灵气迸发,他们发起冲锋,手中的武器更是在灵气涌动下,散发出无与伦比的锋锐。

    “杀!”

    一位黑龙铁骑发出了怒吼。

    然而,孔南飞诗词诵念到最后,露出了震碎飞雪的大笑。

    他抬起手,地上的白雪仿佛化作了一只手掌,被无形的气所裹挟。

    天空上,飘簌的飞雪也被弹开,有半透明的手掌,轰然落下。

    上下盖合。

    瞬间白雪覆盖了二十位黑龙铁骑。

    马匹嘶鸣声在响彻,以及滚动的白雪声音。

    孔南飞摇摇晃晃的背过身,接过了酒坛子。

    “走吧……不走,黑龙亲卫就赶来了。”

    孔南飞喝了一口酒,打了个嗝。

    江漓抱着白青鸟,蹙眉看向了孔南飞:“孔兄,你怎么……”

    然而,他还没有问出,孔南飞便是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

    “夫子在征战,小丑在殿堂……可笑,可笑。”

    “浩然,我们走。”

    孔南飞嗔笑的说了一句,在雪地中留下道道脚印,便消失在了飞雪中。

    江漓抱着白青鸟,回首看了一眼帝京。

    他想起了给他打开城门的老兵,不由的攥起了拳头,眼眸却是很平静,看不出喜怒。

    他郑重扭头,与罗成一起,离开了此地。

    在江漓等人消失后不久。

    黑龙亲卫带着黑龙卫赶赴而来,以及黑压压的大周精兵。

    他们看着雪地里碎裂染血的黑龙面具。

    让人开挖白雪。

    很快,二十位黑龙卫的尸体便挖了出来。

    检查了一下尸体,黑龙亲卫的脸上流露出了严肃之色:“瞬间被巨大力量碾压而死……敌方出现了一位大修行人!恐怕是体藏境……”

    这位黑龙亲卫深吸了一口气。

    伫立起身,望着那一望无际的雪原,身躯莫名有些寒冷。

    江漓被人救走了……

    接下来,真正的风暴将席卷大周。

    ……

    御花园中。

    宇文秀伫立在水潭边,有两位黑龙卫伫立左右,护佑他的安全。

    黑龙在水潭中疯狂的搅动着,龙血流淌,近乎浸染了水潭,使得腥气弥漫。

    他的身躯伫立在水潭边,漫天的飞雪飘落而下。

    宇文秀盯着水潭中的黑龙,老宦官则是伫立在他的身边。

    不过,很快,宇文秀便摆了摆手,示意老宦官离去,水潭边只剩下了两位身披铁甲的黑龙卫。

    这一战,让宇文席意识到了什么。

    黑龙似乎还不够强。

    轰!

    潭水炸开。

    黑龙的脑袋从潭水中猛地冲出,龙首与宇文秀的面庞相距不过一寸之距,哗啦啦的潭水像是雨水般洒落,淋透了宇文秀的身躯。

    两位黑龙卫赶忙抽出了刀。

    不过,却是被宇文秀抬手压制住了。

    “弱小便是原罪,世人便都敢欺辱。”

    宇文秀抬起手,抚在了黑龙的脑袋上,黑龙身上有狰狞的爪痕,那是小凤一踏入凰羽境所抓出来的爪痕。

    “你也很渴望变强吧。”

    “你从弱小到如今的强大,朕能感觉到你的渴望,你渴望脱离束缚……”

    宇文秀轻轻的抚摸着。

    黑龙的眼眸中有血色流淌,许久之后,眼珠子转动,看向了那两位黑龙卫。

    宇文秀笑了笑。

    沉默了许久。

    “去吧。”

    吼!

    话语落下。

    黑龙瞬间动了,化作黑芒从水中冲出,锋锐的爪子瞬间抓住了一位黑龙卫,另一位黑龙卫顿时大惊,抽出了手中的武器。

    然而……

    黑龙的尾巴狠狠扫来,将他抽飞,黑龙从水潭中冲出。

    一阵动静之后,水潭边安静了下来。

    宇文秀徐徐转身,往水潭外行去。

    地上有染血的黑龙面具,以及残破铠甲,宇文秀蹲下,双手捧起雪,将面具掩埋,尔后,离开了御花园。

    身后,传来了咀嚼的声音。

    御花园外。

    老宦官躬身静立。

    宇文秀望着漫天飞雪,以及远方天空的阴霾,笑了笑。

    “等会让人清理一下御花园。”

    宇文秀吩咐了一句,就离开了。

    “喏。”

    老宦官躬身。

    许久之后,他才是抬起头,白净的脸回首,带着晦明不定的表情,看向了御花园……

    终于开始对修行人下手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