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零八章 世人皆负朕,朕便负世人【第一更,求订阅】
    北洛,西山。

    试炼塔。

    恐怖的刀芒在席卷着,将底下的原始密林绞碎,一棵棵大树被斩断,发出沉重的声音,砸落大地,使得地面震颤不已。

    聂长卿身形在大树之间穿行,不断的挥舞着手臂,隔空掌控着杀猪刀,斩出一道道凌厉刀气。

    五位体藏境的诡异生灵,面具圆孔下的冰冷眼眸没有任何的情感。

    他们也隔空操控着杀猪刀。

    斩出凌厉刀气。

    聂长卿以一敌五,杀猪刀一化二,二化三,三化五。

    与这五位诡异生灵碰撞。

    聂长卿战的酣畅淋漓,对于刀法有了更深层次的感悟,这些五位诡异生灵,在实力上,不如聂长卿,但是,却爆发出了不弱于聂长卿的战力。

    险象环生之间,聂长卿的杀猪刀宛若划过黑夜的流星,斩出了万千刀芒。

    聂长卿明白这种实力上的差距,具体在哪里。

    “力量掌控上的问题么?”

    聂长卿的眼眸越来越亮,他学着这五位诡异生灵,不将力量全部浪费,每一缕力量都用在了实质上。

    这样下来,他忽然发现自己杀猪刀的威力竟越来越强。

    甚至他的杀招,御刀。

    威力也变强了许多,一刀斩下,一位诡异生灵连人带刀被聂长卿斩为了两半!

    撕裂开一个突破口,聂长卿就宛若奔腾往东的河流水,越发的失去了掣肘和束缚。

    手中的杀猪刀,挥舞的越发的犀利,无数的刀芒席卷在原始密林的上空。

    剩余的四位初入体藏的诡异生灵,便纷纷在聂长卿的刀芒之下,陨灭。

    当最后一位诡异生灵生死。

    聂长卿浑身染血,单手握着杀猪刀,伫立在一棵参天老树之上。

    他对刀法的感悟,更上一层楼。

    甚至,隐隐身躯之上,有一股要斩破一切的可怕气息。

    “刀意。”

    聂长卿胡子拉碴的嘴角微微上挑。

    之前他便模模糊糊感受到刀意,但是,如今……他才是真正参悟了属于他的刀意。

    就像是一直压在他心头的一块大石头,被他一刀劈碎似的。

    试炼塔……

    聂长卿真正有些明白了试炼塔的作用。

    的确如公子所说,是给人突破桎梏的地方。

    “恭喜闯过试炼塔五层,获得一次本源感悟的机会……”

    就在聂长卿整理战果的时候,脑海中顿时有声音响彻而起。

    聂长卿一怔,不由抬起头。

    却见头顶之上,有风云在涌动。

    有大道之音从那天空之中传下,刹那间便笼罩住了聂长卿。

    聂长卿只感觉自己堕入了一片奇异的天地。

    他感受到了公子曾说过的属性。

    有炽热的火,有清凉的水,有坚硬的土,有生机的木,还有无坚不摧的金。

    这便是属性么?

    灵气衍生出属性,方有跨入金丹和天锁境的资格。

    聂长卿盘坐着,金木水火土,对应淬炼的五藏,但是……这五种属性其实只是根本,除了这五种属性之外,还有风、冰、光等等之类的属性。

    不过,较之五大属性并不明显。

    聂长卿就像是一块海绵,在疯狂的吸收着本源中所蕴含的信息。

    他在感悟,他在参悟,原本初步凝练的刀意,在这一刻,变得越来越强。

    “我该衍化何等属性?”

    聂长卿感受着漂浮着属性力量,陷入了沉默。

    其实属性的力量,对于聂长卿这等参悟了刀意的刀客而言,作用并不大。

    但是,却也能提升些威力。

    聂长卿最终还是选择了“金”之属性,无物不破的属性,很适合刀客。

    轰!

    一抹金芒垂落而下,聂长卿气丹中的灵气顿时涌动而起,与这金色的光华互相纠缠,生生不息。

    就犹如两种气体碰撞,融为一团似的。

    原始密林之上。

    聂长卿骤然睁开了眼眸,他的眼底之下,有金色的光芒在闪烁着。

    手中的杀猪刀扬起,灵气沸腾之间,有金色刀芒骤然斩下。

    大地龟裂出一道沟壑,足足有五百米长!

    聂长卿身上沸腾的灵气才徐徐的回落。

    看着那狭长的沟壑,聂长卿沉默了,融入了金之属性的刀气,威力比起之前,强了太多。

    难怪公子说,唯有衍化了属性方有机会踏入天锁之境。

    因为,淬炼完五藏都只能算是打基础,为有衍化了属性灵气,才是一步登天。

    大道之音消失,五彩的霞光也散去。

    原始密林中一片狼藉。

    聂长卿伫立原地,染血的白衫猎猎。

    脚底下,有白色阵法浮现,玄奇的阶梯延伸往第六层。

    不过,聂长卿却是没有继续闯。

    他退出了试炼塔。

    试炼塔底层。

    聂长卿头顶上的“五”模糊之间,化作了“六”,尔后,他便睁开了眼。

    在试炼塔中浑身是伤的他,端坐蒲团,却是完好无损。

    这试炼塔的奇异,让聂长卿越发的对陆番敬畏起来。

    公子搞出来的东西,果然都神奇无比。

    从蒲团上站立起来,却见凝昭、倪玉等人仍旧在冲击试炼塔,聂长卿也没有久留。

    迈步离开。

    在他出塔的瞬间,湖心岛上,陆番便感应到了。

    灵识一动,传音聂长卿。

    聂长卿微微一怔,他还准备去寻公子,没有想到,陆番就已经先来找他了?

    看来……又要搞事情了。

    ……

    帝京皇城。

    萧条肃杀的皇城长街,飘落的雪,覆盖了厚厚的一层。

    御花园前。

    大军挺近。

    澹台玄没有骑马,他握着武器,与一身银铠的江漓,一齐往御花园方向而去。

    江漓的情绪很复杂。

    就如宇文秀感到熟悉的画面,江漓又怎么可能会不感到熟悉呢?

    上一次,赵阔叛乱,宇文秀也是在这御花园,以黑龙为底牌,瞬间翻盘,镇压了叛逆。

    那一次,江漓是来护驾的,是见证者。

    而如今……

    他江漓却成为了攻打者。

    澹台玄大红披风翻卷,握着武器,他没有退缩在远处,哪怕这御花园中有着凶名赫赫的大周黑龙,但是澹台玄仍旧是踏足了。

    霸王背负干戚,身后项家军,迈着沉重的步伐跟随着他。

    御花园前。

    两军逼近。

    黑龙卫却是在节节败退。

    宇文秀背对着众人,轻抚着黑龙,背影看上去有几分倔强和孤傲。

    霸王有些凝重的看着这头黑龙,从这黑龙之上,他感受到了一股威胁性的力量。

    这黑龙,很强!

    比起东衍江中的那条龙要强太多。

    不过,霸王无惧之,他一步迈出,魔气顿时开始疯狂的涌动,犹如一尊魔头遥望黑龙。

    黑龙飞扑而出,龙爪抓地,碎石被抓的四溢纷飞。

    然而,出乎霸王的意料之外,这头黑龙的目标,竟然不是他们。

    反而是最近的黑龙卫。

    一口咬下,一位黑龙卫瞬间被黑龙吞噬,血溅了三尺。

    霸王瞳孔一缩。

    澹台玄和江漓等人也是身躯俱颤。

    他们都听说过黑龙吃人,但是真正发生了,这样的一幕,还是给了他们巨大的冲击和刺激。

    宇文秀居然当真放任黑龙吃人?!

    这疯子!

    这头邪龙!

    黑龙卫都懵了。

    他们没有想到,培养出他们的宇文秀,居然放任黑龙吞吃他们,这是何等心灵上的冲击。

    他们曾经苦苦守护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就是这样一尊邪物吗?

    有的黑龙卫甚至忘了抵抗,被黑龙一口吞吃,这一幕是震撼的。

    御花园瞬间沦为了人间炼狱。

    一声怒吼,黑龙那环绕一圈的鳃鳞猛地张开,不断的抖动,抖落簌簌血点。

    黑龙头顶之上的鼓包在蠕动着。

    隐隐仿佛有峥嵘之物要突破而出。

    “这黑龙在临阵突破!”

    霸王凝眸,骤然爆喝。

    他握着干戚,猛地冲出,一步踏地,身躯腾飞而起,黑气缠绕着他的身躯,魔气不断的裹挟着他的身体。

    扑向了黑龙。

    黑龙嘶吼,锋锐的龙爪陡然拍出。

    霸王盾牌抵挡。

    咚!

    巨大的力道,将霸王压在了地上,霸王双腿扎在雪地中,手中的长斧抡起,狠狠的劈在龙爪上,却只是劈出了四溅的火星!

    这黑龙的防御,极强!

    黑龙怒吼,头顶上的鼓包在蠕动着,尾巴一扫,数位奔走而来的项家军便纷纷被甩飞。

    澹台玄在远处看着,眼眸中凝重万分。

    他又想起了那个梦,梦中……他浑身沐浴着龙血,亲手斩黑龙。

    斩的便是眼前这头黑龙!

    但是,那是在梦中。

    如今在现实内,澹台玄根本靠近不了这煞气涌动,邪性凛然的黑龙。

    哪怕是霸王,都有些吃不住这邪龙的攻伐。

    宇文秀在远处兴奋的看着。

    黑龙是他的底牌,也是他唯一的底牌……

    曾经的黑龙,带他翻盘过一次,而如今……他翻盘的希望,仍旧是黑龙。

    这普天之下,能不负他的,唯有黑龙!

    “世人皆负我,我便负世人!”

    一身金甲的宇文秀,攥起了拳头。

    吼!

    黑龙的口中喷薄出了极强的气浪,黑龙卫被吞吃了一干二净。

    黑龙头顶上的鼓包终于破裂。

    锋锐的顶角从中蔓延而出,漆黑的龙角,散发着冰冷的光泽,黑龙的气息在这一刻,节节攀升。

    轰隆隆!

    天地间的灵气,疯狂的往黑龙的身躯之上凝聚。

    黑龙口中迸射出了一道极其雄浑的能量,宛若一团黑色的火焰,骤然喷射向了霸王!

    龙……吐息!

    御花园中的地面顿时化作了一片焦黑。

    霸王身躯横移,哪怕他挨贯了毒打,却也不敢硬抗这龙吐息!

    这炙热的高温,怕是要将霸王都给融化了!

    “属性的力量!”

    霸王心头震骇!

    不仅仅如此,这头黑龙张开了嘴,口中,有一颗浑圆的黑色的圆珠漂浮而出。

    黑色圆珠的表面,漂浮着一道道凄嚎的魂影。

    黑龙吞吐着这颗黑色的圆珠,使得这颗圆珠,隐隐有蜕变为龙珠金丹的节奏!

    霸王头皮发麻!

    这头恶龙还真的是成精了,居然准备在这个时候,突破成金丹!

    金丹……那是体藏之上的境界。

    霸王可不敢让这头恶龙真的突破。

    一旦这恶龙突破,这一次的伐周之战,必然失败!

    除非白玉京中的那一位出手,否则普天之下,无人会是金丹境黑龙的对手!

    宇文秀在碧潭边大笑了起来。

    他笑的很开怀,黑龙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他盯着霸王,盯着澹台玄,盯着江漓……

    “你们都欺负朕!”

    “每个人都觉得朕好欺负,朕自从坐上了皇位,就没有过一天好日子!”

    “当朕亲手稳住了大周的局势,即将开创属于朕的大周,你们又要来覆灭朕所创造的一切!”

    “凭什么?!”

    “凭什么你们都欺负朕!”

    宇文秀在嘶吼着。

    霸王没有理会宇文秀,他俯冲向了黑龙,长斧抡起,可怕的气息凝聚,化作了一道斧芒,狠狠的辟出!

    黑龙却是不理会,一口吞下了龙珠,窜到了远处。

    斧芒斩在黑龙身上,也只是留下了铿锵之声和一道白痕。

    霸王面色微变。

    澹台玄则是复杂的看着宇文秀。

    到底是宇文秀影响了黑龙,还是黑龙影响了宇文秀?

    “你曾有江漓,也有夫子这等天下一等一的助力,可你想过没有,他们为什么都一一离你而去,当夫子战死,当江漓下狱……”

    “这天下的大势,就已经不在大周。”

    澹台玄道。

    “你闭嘴!朕何错之有?”

    “夫子若不去东阳,江漓若不来辞官,朕岂会做出这般决定?”

    宇文秀扬起手中的天子剑,金色天子剑,璀璨夺目,遥指澹台玄。

    江漓叹了口气:“陛下,若不失望,为何会辞官?”

    他又看向了黑龙:“黑龙邪性,你豢养黑龙,更是罪孽滔天……大周有气数,可就算有气数,也被你给败光了啊。”

    “你没有资格指责朕,谁都没有资格指责朕。”

    宇文秀举着天子剑,道。

    “黑龙!杀!杀光他们!”

    “这天下终究是你与朕的!”

    “八大龙门,独尊朕的黑龙!”

    宇文秀道。

    天穹之上。

    吞吐着龙珠的黑龙似乎听到了宇文秀的话,龙角泛起了寒芒,张开了嘴,尖锐的牙齿在光华下弥漫着冰冷。

    霸王顿时感觉到了如山岳一般的可怕压力。

    蓦地。

    嘶吼的黑龙止住了吼声。

    他浑身的龙鳞都是泛起,猛地扭头,看向了龙门方向。

    却见……

    龙门前,一道人影伫立其上。

    白衫猎猎,胡子拉碴。

    腰间挎着一把杀猪刀,平静的看了金甲宇文秀一眼,又看了远处吞吐龙珠的黑龙一眼,撇嘴。

    “独尊黑龙……”

    “你仿佛在逗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