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二十一章 何人破天锁?【第三更,万字更新,求月票】
    霸王拉扯黑鬃马的缰绳,马前蹄高扬,嘶鸣的白气蒸腾在空气中,扬起簌簌白雪。

    望着北洛城斑驳的城楼。

    霸王的眼神中带着复杂,他又一次的来到北洛城了。

    他记得第一次来北洛城,他强势无比的入城,甚至踏浪登岛,可是却被陆番一巴掌给扇到了湖底,毒打了一顿。

    而今,他又来了。

    其实他不喜欢来北洛城,因为陆番太神秘,太强大了。

    这种强大,给他一种无力感,难以超越的无力感。

    城门开启。

    陆长空披着厚绒氅徐徐而出。

    罗成挎刀跟在其身后。

    霸王翻身下马,看着陆长空,眼眸不由一缩。

    陆长空……居然已经体藏淬炼圆满了!

    霸王如今也不过才这个境界罢了,没有想到陆长空修炼速度竟然也能这么快。

    不过,想到北洛的修行环境,以及陆平安的神鬼莫测手段,陆长空能这般快速的突破倒也不足为奇。

    轰!

    霸王身躯之上,迸发出了一股气势,犹如苏醒的猛虎,似乎有狂风在他的身躯上吹拂。

    陆长空也怡然无惧,面上带着微笑,负着手,厚氅纷飞。

    罗成面色涨红,挎刀的他,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三步。

    两位五藏圆满的体藏境修行人的气势碰撞,气丹境压力很大。

    不过,罗成退了两三步,眼眸中带着凝重,脚掌猛地一跺下,稳住身形。

    霸王牵着黑鬃马,黑鬃马在瑟瑟发抖。

    陆长空也散发出气势,如果说霸王是霸道,那陆长空的气势,就仿佛是一阵云烟。

    势均力敌,不相上下。

    碰撞没有持续太久。

    霸王很快就收敛了气息。

    “不愧是陆城主,项某服了。”

    霸王道。

    这时候,一位守卫方敢从城内小跑而出。

    霸王将黑鬃马的缰绳递给了对方,与陆长空一起,大踏步入城。

    “西凉王此次前来,可是为了北玄王?”

    陆长空与霸王并肩而行,道。

    他遣散了凝重的诸多龙血军,就一个罗成跟在他的身后。

    “澹台玄?我若要杀他,还会放他入北洛?”

    霸王一笑,话语中充斥着自信。

    的确,他若是要杀澹台玄,在皇城的时候便可以下手了。

    一入城,霸王第一眼看到的便是白玉塔,高耸的白玉塔,让他不由的凝重起来。

    “这便是陆少主所创的白玉试炼塔?可以突破桎梏的试炼塔?”

    霸王问道。

    陆长空颔首。

    忽然。

    陆长空的神色微动,因为,他的耳畔传来了陆番的传音。

    他看向了眼眸有些火热的看着试炼塔的霸王,显然,霸王有些蠢蠢欲动。

    “西凉王,你我入岛吧。”

    陆长空道。

    霸王一怔,尔后便明白,应该是陆番得知了他的到来。

    “好。”

    霸王也没有拒绝,他此次前来,的确存在寻找陆番的目的。

    陆长空砸吧了下嘴,这下子,就有点意思了。

    澹台玄在湖心岛,而霸王也在湖心岛……

    当世两位有资格争夺天下的王者齐聚。

    岂会不让人期待?

    三人来到了北洛湖畔。

    却也不用船只,踏着湖面而行,飞速往岛屿中行走而去,以他们如今的实力,踏湖而行,并不算什么难事。

    在霸王入城之后。

    聂长卿也归来了。

    其实聂长卿应该早就回到北洛城了才对,不过,他这一次走的很慢,他一边徒步踏雪而行,一边回顾自己与黑龙一战的不足。

    战败的人,没有资格从龙门归来。

    不过,这一趟行走,倒是让聂长卿的心境洗礼了一番,原本虚浮的实力,巩固了不少。

    ……

    湖心岛。

    白玉京楼阁二层。

    霸王三人一齐登楼。

    露台上,檀香微微弥散,更有浓郁酒香笼罩。

    陆番端坐千刃椅,夹了青梅放入了滚沸的酒液中。

    霸王一眼便看到了陆番,心脏仿佛被攥紧了似的,因为,他感觉不到陆番的气息了……

    没错,以前的霸王,尚且能够感受到陆番带给他的压迫。

    而如今,他却是连压迫感都没有。

    这种情况唯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他变强了。

    另一种……是陆番变的更强了。

    第一种可能性不大,唯有第二种可能,陆番已经强到可以自如的收敛气息,让霸王感觉在面对一个没有修为的平凡人。

    “陆少主。”

    霸王朝着陆番拱手,他压下了心头的震惊。

    “坐。”

    陆番一笑,道。

    霸王和陆长空等人便在楼阁上寻找位置坐下,罗成挎刀站在陆长空的身后,面色凝重。

    “咳咳!”

    坐在一旁的澹台玄咳嗽了几声,表现了一番自己的存在感。

    霸王不由一笑,拱手。

    “北玄王。”

    澹台玄却是哼了一声,没有看霸王。

    霸王也不以为意,毕竟,许楚刚刚从澹台玄手中将还没有握热乎的仙缘给夺了过来,澹台玄能给好脸色才有鬼。

    陆长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青梅酒。

    陆番靠着千刃椅,平静的望着两人。

    霸王的到来,让澹台玄没有说话的意思。

    陆番便看向了霸王,霸王倒是没有推脱,取出了两枚金龙玺印。

    “陆少主可认得这龙印?”

    霸王道。

    澹台玄和陆长空等人都视线横移,落在了金龙玺印上。

    龙印?

    “你不用试探我,这金龙玺印是我弄出来的,你们身上的龙气,也是我弄出来的。”

    陆番抬起青铜酒杯,饮了一口温热酒液。

    淡淡道。

    霸王顿时凝眸。

    陆番居然没有否认?

    还真的是陆番弄出来的……

    “白玉京……要插手庙堂了么?”

    霸王凝重道。

    陆番难道准备以这金龙玺印控制他们,达到掌控天下的目的?

    那霸王绝对不能忍,哪怕他明白自己的实力不是陆番的对手,他也会奋起反击。

    他霸王,哪怕死,也不愿做一个傀儡。

    白玉京楼阁上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和剑拔弩张了起来。

    陆长空眯起了眼,澹台玄则是凝眸。

    最轻松的,或许莫过于陆番了,仍旧捧着酒杯,喝着热酒。

    “白玉京若是要插手庙堂,你挡得住?”

    陆番轻笑。

    他抬起手,白皙的手指上落了一片雪。

    遥指澹台玄,道:“我若现在就开口,让北玄王成帝,你……敢阻?”

    陆番的语气很平静,也很坦然,仿佛在陈述一件和稀松平常的事情似的。

    霸王却是眼眸一缩。

    霸道!

    陆番比他霸王更加的霸道。

    可是,霸王不得不承认,陆番说的……的确有道理。

    因为白玉京太强了,他陆番……太强了。

    强到甚至不需要和他虚与委蛇。

    “当然,你也不需要紧张,白玉京不会插手庙堂……你们身上的龙气也不会有任何的副作用。”

    “那龙气代表的是你们的国运。”

    “龙气强则国运强,也就代表你们强……你们每人皆有四丈五龙气,龙气共九丈,九为极数,代表至尊。”

    陆番道。

    “所以,你拿走北玄王的帝龙印也没有什么作用,龙气不够,无法让帝龙印的合二为一。”

    霸王若有所思。

    “至于龙气,对修为的增幅其实有限,主要是防止邪秽影响皇权,若有九丈龙气在身,一喝便可喝灭邪秽妖物,不会出现妖物乱国之事。”

    陆番说道。

    澹台玄和霸王闻言,终于是明白龙气的作用了。

    一直缠绕心头的困惑,也终于得到了解释。

    霸王倒是感觉到有些可惜,龙气对修为的增幅有限,甚至可以说没有。

    对于霸王而言,就形同鸡肋了。

    他想要变强,龙气却帮助不了他,虽然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但是,不免让他有些失望。

    至于邪秽入侵,霸王根本不以为意。

    他若够强,什么邪秽敢侵入他身?

    霸王有些失望,不再言语。

    陆番笑了笑,看向了澹台玄,问道:“北玄王,你有何困惑?”

    澹台玄本想等霸王离去,在单独找陆番密谈的。

    不过,陆番既然问了,他也没有什么好隐瞒。

    毕竟,打造了大玄学宫,霸王若是想要知道,自然会知道。

    “陆少主,本王突发奇想,欲要创立一个学宫,培养修行人后辈,让孩童们能够从小就踏入修行道,特入北洛,想询问陆少主的看法。”

    澹台玄道。

    陆长空闻言,眼眸不由一凝,打造学宫……

    修行人从娃娃抓起?

    这想法……很大胆!

    也很感开先河!

    霸王闻言,也是一愣,看了澹台玄一眼,却是没有想到,他居然有这般魄力。

    陆番笑了笑,饮了一口青梅酒,却是没有做回答,反而是看向了霸王。

    “西凉王,你觉得如何?”

    霸王坐在蒲团上,摇了摇头。

    “学宫便罢了,培养修行人,本王觉得有军队就够了,以军队的方式培养的修行人,才是真正的强大。”

    霸王道。

    对于学宫的看法,他却是不认同。

    建立一个学宫,需要花费的资源甚至比军队培养修行人更大,可是,培养出来的修行人,却未必比得上军队的修行人。

    因而,霸王觉得,没有必要。

    澹台玄则是眼眸一凝,他看了霸王一眼,不做言语。

    建立大玄学宫,是他经过深思熟虑做出的决定,原本他甚至打算在战胜了西凉后再打造学宫,但是,经历了许楚之事后,他明白修行人的重要性。

    因而,做出了这个决定。

    他要让他大玄国的后辈不会如他一般因为修为而吃亏。

    “北玄王,你还坚持你的想法么?”

    陆番看向了澹台玄。

    澹台玄目光却是一凝,坚定的颔首。

    大玄学宫的建立,势在必行。

    陆番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

    “既然如此,那便建吧。”

    “北玄王看好学宫,西凉王看好军队……那便定个一年之期。”

    陆番笑道。

    “一年后,于北洛城中,你们双方可进行争锋。”

    “胜者,可入白玉京修行三个月,本公子还会为其准备特殊的奖励,如何?”

    话语落下。

    澹台玄浑身顿时紧绷。

    霸王的眼眸也眯了起来。

    “陆少主,若是大玄国在这一年内灭国了……该如何?”

    霸王道。

    “那着赌约自然就取消。”

    陆番的话语很平淡。

    “好。”

    霸王欣然应了下来。

    澹台玄盘坐着,搭在腿上的手掌攥起成拳。

    “好!”

    他应战了。

    远处的陆长空捋了捋胡须,万分感兴趣,这倒是有趣。

    军队培养的修行人和学宫培养的修行人么?

    他看向了陆番,似乎想要从陆番的脸上看出他到底看好哪一方。

    “既然两位都同意了,那便立个约吧。”

    陆番一笑。

    心神一动,探出手,虚空握笔似的,在虚空中书写,一个个文字,仿佛扎入了虚空之中似的。

    内容很简单,就是陆番刚说的内容。

    书写完后,文字尚未散去。

    陆番抬起手一招。

    两个帝龙印便飞驰而来。

    陆番手指一点。

    双方的帝龙印便纷纷盖下了印章。

    “这样,便可。”

    “若这一年内,大玄亦或者西凉被灭国,赌约便作废,如何?”

    陆番笑道。

    将盖好的帝龙印还给了霸王。

    霸王和澹台玄对视了一眼。

    皆是颔首。

    “甚好。”

    陆番一笑。

    尔后,手一招。

    澹台玄和霸王眼前顿时一阵眼花缭乱。

    待到视线清明,便发现,他们已经出现在了白玉京楼阁之下。

    澹台玄还好。

    霸王则是被陆番的手段所惊到。

    陆平安的实力……越发的深不可测了。

    楼阁上。

    陆长空起身,看着陆番。

    “番儿,你这是看好哪一方?”

    陆番却是笑而不语。

    陆长空仿佛已经知道了似的,笑了笑,转身与罗成一起,下了楼。

    就在陆长空刚刚下楼时。

    陆番忽然眉头微微一挑。

    他看向了北洛西山。

    那儿,隐隐有一股强大的气息在弥漫。

    “嗯?”

    陆番眼睛不由一亮。

    这是有人要打破体藏壁垒?

    不仅仅是陆番。

    刚下楼阁的陆长空,以及岛上的霸王,也皆是抬起头,凝重的望向了北洛西山。

    好强大的气息,似乎有人要突破了!

    霸王深吸一口气。

    这股气息很强,难道是有人要从体藏突破到天锁?

    是谁?!

    到底是谁?

    快!

    实在是太快了,到底是谁?

    聂长卿?亦或者是凝昭?!

    霸王眼眸中迸发出精芒,他气息涌动,飞速朝着西山横移而去。

    陆长空也是诧异挑眉。

    欲入天锁?

    这等盛况,陆长空岂能错过?

    他也迈开步伐,脚下的雪仿佛不断的拉扯着他的身躯,刹那便是往西山方向赶赴而去。

    澹台玄和罗成也纷纷感悟北洛西山。

    澹台玄虽然实力弱,但是并不妨碍他看热闹。

    湖心岛上,再度变得静谧。

    只剩下朝天的菊花,娇艳的桃花,摇曳的竹林,以及安静的夫子墓,和夫子墓前跪着的莫天语。

    陆番倚靠轮椅,手指在火红的凤翎护手上轻点。

    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期待之色。

    终于要诞生天锁境了么?

    他期待了很久。

    天锁境一出,便意味着五凰大陆可以开始蜕变。

    不过,天锁境能否诞生还犹未可知。

    因为位面层次的限制,如今突破金丹便要渡劫,跨入天锁,更需要渡劫。

    陆番心神一动,一瞬间仿佛跨过了千山万水。

    端坐千刃椅,出现在了九天之上的位面本源之前。

    这位面本源只设定了金丹境的劫罚。

    而天锁境的劫罚,却未曾设立,如今有人突破天锁。

    陆番觉得他需要亲自定制个雷罚庆祝一下。

    ps:第三更到,万字更新,写的手指都疼了,求推荐票和月票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