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二十二章 饮酒,大笑,渡雷劫【第一更,求订阅】
    西郡,凉州城。

    丁九灯回首看了一眼瞧不见人影的小巷,那斗笠人已经被他甩开,遗落巷子中。

    虽然掌柜的对他不是很好,不过,做人不能忘本,若非掌柜的收留,丁九灯可能已经饿死了。

    “这人找掌柜的做什么?”

    丁九灯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思索了一番。

    尔后,迈开步伐往远处行去,他觉得他有必要通知一下掌柜。

    凉州城的天空,有些阴沉,仿佛灌了铅似的的云层,笼罩在天穹之上,压抑,逼仄。

    丁九灯看了眼逐渐暗下来的天空。

    往凉州城的郊外奔走而去。

    他还真知道掌柜卖货的地方在哪里,曾经有一次,凉州城的官差搜查,掌柜的就带着那些官差去了那卖货的地方。

    往郊外奔走差不多几里地,便看到了一座府邸的影子。

    府邸有些破败,没有佣人也没有守卫。

    掌柜的根本舍不得的花钱给这破旧府邸雇守卫,掌柜的太抠了,连丁九灯三个月后的工钱都抠走了。

    推开了府邸的门,丁九灯迈步入其中。

    然而,丁九灯不知道的是,在他入了府邸后,一道黑影也飞速的窜入其中。

    府邸不大,丁九灯轻车熟路的往掌柜堆积货物的地方跑去。

    不过,跑了两步,丁九灯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他现在过去,掌柜岂不是又有理由扣他工钱?

    不过,顶多扣第四个月的工钱,反正也看不到钱影,没有什么差别。

    所以,丁九灯便加快了步伐。

    堆积货物的地方,却是没有见到掌柜的身影,甚至……

    那些货物,都不曾动过,积了一层灰。

    丁九灯一愣,掌柜不是说来出货?

    蓦地。

    丁九灯的身后,一道黑影飞掠而过,丁九灯后知后觉的捕捉到那黑影的踪迹。

    他愣了愣,过了差不多两三个呼吸,他浑身的汗毛才是倒竖起来。

    他抬起手,拍了拍胸口,后知后觉的说了句:“好可怕。”

    只觉得这府邸阴森恐怖,不想久呆,没有找到掌柜的,那便回永成当铺去吧。

    不过,丁九灯跑了两步,脑子中,有无数的梵音涌动,仿佛有钟磐鼓磬之声炸响在他的耳畔。

    他的脑子似乎都变得清明了许多,隐隐间,仿佛听到了哀嚎声,哭嚎声……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声音在我的脑海?

    丁九灯拍了拍自己的光头。

    他扭头看向了府邸一方,却见那方向,似乎有浓郁的黑气在弥漫,黑气中蕴含着极强大的怨念。

    丁九灯愣了愣,犹豫了一下,站起身,往那方向而去。

    就在他离去后不久。

    戴着斗笠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位置。

    斗笠下的面容带着几分疑惑。

    “诡异的波动……有点类似修行人,这伙计……是修行人?”

    呢喃了一句。

    斗笠人的脚尖在地上一点,身躯便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

    丁九灯眼眸中仿佛有金光在微微闪烁,他的光头似乎都在逐渐暗沉下来的黑夜中亮着微光。

    脑海中,仍旧有不少声音在响彻着,影响着丁九灯。

    他顺着黑气方向而去。

    来到了黑气涌动的源头,厨房。

    却是发现厨房后,还有一个暗门,浓郁的怨气正是从暗门中传来。

    一开始丁九灯还颇为害怕,但是,等他对着暗门发完呆,回过神来的时候,害怕的情绪,却已经消失了七七八八。

    他将耳朵贴在了暗门之上。

    听到了门后的窸窣碎语,似乎有掌柜的笑声。

    “这一趟货交易完,你得谨慎点了,凉州城的官差已经注意到了,你最好从其他城进货。”

    “其他城进货可以,但是……麻烦了点,成本也高了些,这价格……”

    “价格不会亏待你。”

    声音响彻着,口音有些独特,似乎不是凉州城的口音。

    尔后,似乎听到有人拍铁笼子的声音,伴随着阵阵惊恐的哭泣声。

    丁九灯一怔,似乎感觉怨气又浓重了许多。

    他脑海中的钟磐鼓磬声和梵唱声也越来越剧烈。

    让他有种头疼欲裂的感觉。

    斗笠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丁九灯的身后,丁九灯毫无察觉。

    一掌抵着丁九灯的后背,轻轻用力,气力喷薄。

    顿时……

    丁九灯便撞开了暗门,跌跌撞撞的冲入了其中。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安静。

    暗门之后,是一个宽敞的巨大的挖空的密室,可密室中却显得十分的逼仄和压抑。

    尖嘴猴腮的掌柜惊呆了,他看到了丁九灯,看到了熟悉的光头,顿时发出了凄厉的声音。

    “你怎么会在这儿?!”

    铿锵声响,那是白刃被抽出的声音。

    丁九灯站直了身躯,他看向了四周,却发现,这密室中点燃着火把,却是有密密麻麻的铁笼子,铁笼子中,关押的……一个个衣衫褴褛的孩童。

    丁九灯一怔,脑海中的梵唱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响,他的光头隐隐散发着光辉。

    可是,此刻的丁九灯却是顾不得这些,他盯着诸多的铁笼子,看着铁笼中的孩童,隐隐约约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尖嘴猴腮的掌柜似乎有些气急败坏。

    然而,周围的那些人,已经抽出了刀,丁九灯就着火光,才是看清楚了这些人的模样。

    孔雀王国的人!

    这些人握着弯刀,身上虽然穿着大周人的衣裳,但是,那孔雀王国人特有的奇特面孔出卖了他们。

    丁九灯不可置信的看向了掌柜,他终于知道掌柜所谓的货物是什么了。

    掌柜富可敌城的财富是如何来的了。

    似乎发现了丁九灯,牢笼中的孩童们,哭泣起来,呼喊起来,他们疯狂的拍打着牢笼,衣裳虽褴褛,但是眼睛中却绽放着希望的光芒。

    丁九灯只感觉自己的脑海中有什么炸开似的。

    无数的金光蔓延他的全身。

    有无形的气流,飞速的汇聚在他的身躯之上。

    丁九灯身躯在微微的颤抖。

    他脸上的不可置信尚未消失。

    他下意识的双掌合十,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动作。

    一位孔雀王国的贩子,流露出冷冽之色,手中的弯刀陡然扬起,朝着丁九灯的光头便要斩下。

    不过……

    呼啸声响彻。

    带着嘶鸣。

    一把银色的剪刀,撕裂了空气,洞穿了此人。

    黑暗中。

    戴着斗笠的身影行走而出。

    剪刀沾染着血,漂浮在空中……

    尖嘴猴腮的掌柜吓坏了。

    “这些大多数都是战争遗留下来的失去了双亲的孩童。”

    “很多的渣滓总是披着光鲜亮丽的衣裳,行走在黑暗之中……”

    斗笠人看着掌柜,淡淡道。

    他来到了丁九灯的身边,目光有些奇异的看着丁九灯。

    这永成当铺的伙计,得到过仙缘么?

    竟然是一位修行人。

    斗笠人的话,让丁九灯目光波动了一番,尔后,脸上微微扭曲,甚至带起了几分悲愤之色。

    丁九灯很清楚因为战争而失去双亲的孩童有多么的可怜和痛苦。

    因为,他曾经体会过。

    那种孤苦伶仃……

    而这些人,竟然将这些孩童们当成了货物。

    因为这些孩童无依无靠,就可以随意放肆了么?

    丁九灯的光头微微泛起了光。

    无数的灵气在他的身后汇聚,化作了一尊金色的佛影。

    丁九灯盯着掌柜和那些杀手。

    忽然就平静了下来。

    他双掌合十,光头澄亮,徐徐开口。

    “贫僧,劝你们要善良。”

    ……

    北洛,西山。

    试炼塔。

    试炼塔下围拢了诸多的修行人,此刻,诸多修行人感受着从塔中释放而出的强大的气息,面容之上,皆是流露出了震骇之色。

    压抑的气息,让不少人身躯微微抖动。

    修行人对于气息的感应更加的敏锐。

    霸王,陆长空皆是飞速踏雪而来。

    聂长卿看到了霸王,诧异一番,却是没有太在意。

    江漓和赤练也看到了霸王,最让他们意外的是,在霸王之后,罗成和澹台玄也哼哧赶赴而来。

    刚刚与澹台玄告别的江漓看到了澹台玄,面色变得有几分古怪。

    澹台玄则是朝着江漓露出了一个微笑。

    好巧啊。

    众人都好奇,到底是何人突破。

    可是,他们在试炼塔外,却观察不到。

    而试炼塔内。

    几人都是诧异的看着那盘坐着的一道身影,却见那身影身上的气息在不断的凝实,灵气如漏斗一般疯狂的席卷。

    凝昭从蒲团上站起身。

    景越抱着景天剑也面色凝重,倪玉,白青鸟,聂双也都好奇而惊叹的看着。

    远处。

    蒲团上。

    邋遢书生,满身的儒衫在纷飞着,那犀利的发丝被灵气吹拂的根根都在飘扬。

    凝昭的面容上浮现出震骇之色。

    “这是……要突破体藏,入天锁么?”

    她没有想到,孔南飞居然能够做到这样的程度,要知道,孔南飞入试炼塔的时候,体藏都尚未圆满。

    这么快速的突破,他的修行根基能稳的住么?

    入天锁,能成功么?

    谁都没有想到,第一位入天锁的,竟然会是孔南飞。

    毕竟,之前孔南飞的实力在诸多体藏中,排不上号,而如今,反而超越了众人,一跃成为了第一位冲击天锁境的存在!

    天穹之上。

    陆番漂浮在位面本源之前。

    他抬起手,五指跳动,阵法符文纷飞,像是在编造着什么。

    一道道仿佛代表了秩序的符文锁链从位面本源中缠绕而出。

    二重雷罚,共三道。

    如今的五凰大陆也就只能承受的了这样的雷罚。

    而这,也就是陆番所设定的天锁境雷罚。

    唯有冲击天锁境才能触发,结金丹而突破的修行人,只能引动最寻常的雷罚。

    陆番编写完毕,笑了笑。

    身形顿时消散,回归到了白玉京楼阁二层。

    因为有过雷罚体验经历,所以,陆番对于雷罚的编写,虽然称不上得心应手,但是却也没有遇到太多的阻碍。

    二重雷罚,严格来说,就是阉割版的三重雷罚,威力降低了许多。

    当天地间的浩然气开始凝聚的时候。

    陆番便明白冲击天锁境的是谁了。

    竟是孔南飞。

    陆番不由挑眉。

    他本以为可能是凝昭呢,却没想到,竟然是孔南飞。

    “是因为第五层的天道本源感悟,加上《正气歌》,心有所悟,所以准备趁势一举破境?”

    陆番倚靠着轮椅,手指在其上轻点着。

    能成么?

    哪怕是陆番,却也不太清楚。

    因为……

    太早了。

    孔南飞从体藏到冲击天锁境,这时间跨度实在是太短,孔南飞甚至没有来得及巩固突破体藏境所带来的变化,以及实力变强带来的强大。

    如今的突破,却是给陆番一种,有些操之过急的感觉。

    因而,能否成功,陆番也不太懂。

    不过,孔南飞既然敢突破,或许也会有一些把握吧。

    湖心岛上。

    莫天语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

    他望向了西山方向,那高耸的白玉塔,他感应到了浩然正气……

    是孔南飞在破境么?

    他取出了龟壳和铜宝,吐出一口气。

    看在他和孔南飞的交情上,他觉得他得给孔南飞算一卦。

    莫天语跪伏夫子墓前,正襟危坐。

    铜宝塞入龟壳,轻轻摇曳,碰撞铿锵声响彻不已。

    尔后,三枚铜宝从中扬落,落在了地上,堆叠着。

    “大凶之兆啊。”

    莫天语瞳孔不由一缩。

    ……

    西山。

    试炼塔的门开启了。

    凝昭带着倪玉、白青鸟等人走出了试炼塔。

    这时候,众人也才明白,破境的……竟然是不曾出塔的孔南飞。

    “是那邋遢书生?”

    “孔南飞啊,夫子孔修的亲孙子!”

    “孔南飞这是要继承夫子的荣耀?”

    不少修行人都是惊诧万分。

    霸王蹙眉,竟然是孔南飞?

    江漓则是心惊,孔南飞的实力他很清楚,怎么短短时间就达到了足以破境天锁的程度,到底发生了什么?

    孟浩然激动的脸都赤红,自家师父要破境成为天下第一位天锁境,他怎么能不激动?

    一旦孔南飞成功,浩然宗之名,定然传遍天下!

    “师父,一定要成啊!”

    孟浩然攥紧了拳头。

    轰隆隆!

    蓦地。

    众人抬起头,压抑,沉闷,逼迫的感觉让所有人都喘不过气。

    凝昭和聂长卿看着滚滚而来的黑色浓云。

    这是……雷罚!

    当初公子也经历过一次!

    而如今,孔南飞居然也引动了雷罚……

    他当真要破天锁了么?

    孔南飞能成功么?

    凝昭,聂长卿,霸王等五藏圆满级别的强者,情绪很复杂。

    他们一方面希望孔南飞能成功,可是,又不希望孔南飞能成功。

    因为,他们心中其实也怀揣着成为第一个冲击天锁境的存在。

    而如今,这个机会被人捷足先登了。

    轰隆隆!

    白玉试炼塔中。

    沉重的门,轰然打开。

    孔南飞一身邋遢儒衫,他面色沉凝,一步一步的从试炼塔内行走而出。

    一瞬间,他仿佛成为了世人的焦点似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他的身上。

    没有人开口,也没有人打招呼。

    因为……

    大家都知道,孔南飞破天锁之路才刚刚开始。

    天穹上的黑云中,仿佛有一片雷池,雷霆在其中翻卷着。

    孔南飞邋遢儒衫纷飞,仰起头,望着天上的雷云。

    他的心头有几分震骇,那是天威啊。

    人能够与天威抗衡么?

    但是,在震骇之后,便是炽热……

    人……为什么不能与天威抗衡?!

    孔南飞想着,不由大笑起来,迈步踩踏着厚重积雪的雪地。

    漫天飞雪早已经停滞。

    孔南飞单薄的身躯,伫立在了试炼塔的平地之下。

    众人早已经飞速掠出,让出了范围。

    “浩然!可有酒?!”

    伫立着的孔南飞,忽然扭头,看向了远处的孟浩然,道。

    孟浩然一呆。

    这都要渡劫了,还问有没有酒?

    不过,孟浩然没有询问,将早已经准备好的一坛酒拎了起来,抛向了孔南飞。

    孔南飞眼眸不由一亮。

    儒衫飞扬。

    接住了那酒坛,一掌拍开了封泥,往口中灌酒,酒液哗啦,大笑之声响彻不绝。

    庞大的灵气旋涡盘旋在孔南飞的身躯周围。

    他的头顶之上。

    浓郁雷霆终于裹挟不住,轰然砸下。

    砸向了那正畅快饮酒的邋遢书生孔南飞!

    ps:求推荐票,求月票哇~